16、洪袖
东山愚公2016-12-16 03:123,474

  施展《醍醐灌顶大法》确实有着极大的风险,稍有差池,就会使受功者成为白痴,或者直接要了他的小命。因此,通常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是宁可使自己的魂力随着死亡自然消散,也不敢通过《醍醐灌顶大法》将它灌给自己的后辈!

  柳升这时候话题跳来跳去,项前有些适应不过来,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表达什么一个意思,给他搞得心里毛毛的,小心应道:

  “有危险的事嘛,师父在对我施法前,已经说明了,我也听别人说过。我已经快要十八岁了,这个时候才上手修练,已经迟了,这一辈子,已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成就。我不愿意一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接受《醍醐灌顶大法》,是一个机会,我是自愿的。”

  “好,有志气,有胆气,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不过,你师父让你做掌门,咱们‘青猿门’这个掌门,却实在不是好做的!唉,本派被迫逃离根本之地,沦落为盗,现在又遭到这么大的劫难,已经很难再说是一个修魂门派了,做这个掌门,不但没有什么尊荣好处,反而会带来不小的危险!”

  “你如果有什么其它的想法,甚至哪一天想离开‘青猿’团,师伯也不会来逼你。但看在你师父传你魂力、赠你记忆的情份上,你若真的要走,那把短剑还是留下来吧!别的人虽说不能用,拿着也是一件废物,但那毕竟是可以证明本门存在的传承信物。”

  项前一惊:他今天绕来绕去,说了这许多,难道这才是最终目的?是看出了自己想逃,特地来试探?

  似乎又有些不大像,难道是打悲情牌,想通过这种手段,让自己心甘情愿地留下来,老老实实地为青猿门效力?

  但话又说回来,由于北边不远的地方正在打仗,而且战火很可能蔓延到这一带来,到处都是人心惶惶,到处都是乱糟糟的,自己孤身一个半大少年,又是刚刚才点燃灵魂之火,即使离开“青猿”盗贼团,要想寻一个地方安安稳稳地住下来,办作坊,似乎也不大可能!

  这究竟是逃走,还是继续在盗贼团呆下去啊?

  项前心里胡思乱想,口里却自然而然地对柳升的怀疑连连否认。

  在两人说这几句话的时间,洪家老堡的队伍已经全部从坡下经过,转上了小路。

  那洪袖却仍是在身后两个人的陪伴下,一直伫立路口处,直到队伍走远,转入一条林木茂密的小山谷,这才和两人一起慢慢地往回走。

  项前紧张起来,柳升也不再说话,只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坡下三人。

  柳豹与肖狐狸、赫连小烟等人,早就潜入了那片树林中,“青猿”盗贼团的大队人众,也都悄悄靠了过来,埋伏在山坡后面。

  洪袖等终于来到了柳豹等人埋伏处,十来个人突然冲出。

  洪袖等连声惊呼喝斥,询问几人来历。那洪袖语音清脆,听来年龄并不大。

  柳豹等人自然没有谁理会她的喝问,默不作声地便发动了进攻。

  双方众寡悬殊,洪袖等又是猝不及防,“呯呯嘭嘭”没几下,又有几下魂技的光芒闪烁,洪袖等连携带的武器也没来得及取出,便被打倒在地。

  赫连小烟抓起被她打倒的洪袖,柳豹等也提起其他两人,向山坡上走来。

  项前虽然早就知道赫连小烟颇为厉害,是青猿门年轻一辈中的好手之一,但这时亲眼目睹,仍然着实惊讶了一把。

  冲突伊始,赫连小烟就小豹子一般冲出,直扑最靠近树林的一个男子,飞快地挥拳踢脚,动作快得让项前看不清楚。最后更是趁着洪袖招架柳豹的进攻,突然转身,施出魂技擂在洪袖的背上,将她擂倒。

  赫连小烟的魂技,更是让项前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那竟然是一个足有人的脑袋般大小的拳头,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黝黝的黑色晕光,一拳就将洪袖砸翻在地。

  静夜之中声音传得远,这里距洪家老堡的寨墙只有一二百步远,墙上的守夜的堡勇自然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但由于有树林挡着,想必一时搞不清状况,只起了一阵不大的骚动。

  至于另一个方向出征“穿山妖”的队伍,也许是由于走得远了,又有山坡挡着,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变,并没有什么动静传过来。

  柳升带着项前起身迎上,双方很快接近。

  那洪袖果真只有十八九岁,身段匀称修长,模样也颇为俊俏,只是因为遭到袭击,衣饰凌乱,长发披散,显得甚是狼狈。

  也不知是因为受了伤还是赫连小烟使了什么手段,洪袖并不挣扎,任由赫连小烟提着,只是勉力抬头,转眼往四下里打量。

  赫连小烟将她放下,却仍在她身后盯着。

  洪袖并不显得如何慌乱,抬手掠起垂在脸上的一缕头发,朝山坡下缓缓靠上来的大队盗众望了望,又打量着柳升,疑惑而又吃惊地道:“‘青猿’团?赫连团长?你们……这是要去进攻‘穿山妖’!”

  柳升微微动容,点头道:“老夫柳升。洪姑娘,得罪了。姑娘小小年龄,竟然能一眼看出咱们是要去进攻‘穿山妖’,这份机敏,老夫意外的很。”

  项前也是意外之极:仅凭“青猿”盗贼团在这里出现,就有于转眼之间猜出其最终的目的来,她又是怎么做到的?

  洪袖道:“原来是柳先生。据小女子所得到的消息,‘青猿’团遭其他四团袭击,伤亡惨重,没想到柳先生仍然聚有这么多人,竟然还敢于逆境中奋起一击,不愧智者之称,小女子佩服之至。柳先生,小女子既然落入贵团之手,那就请爽快些,开个价吧。以柳先生智计,想必也不会开出令本堡无法拿出的价码,致大家不得不鱼死网破。”

  项前又是一惊:这个洪袖,消息倒是灵通得狠!

  却听柳升道:“洪姑娘,你既能猜出我们是要进攻‘穿山妖’,想必也能猜到我们的最终目的。现在,我们的生意,可是被你们洪家老堡抢了,这份损失,只好从你们这里找回。”

  洪袖缓缓摇头:“柳先生,这话可就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了。即使‘穿山妖’留守的人手不多,以贵团剩下的这些人,又一定能拿下他们的山寨?又何来抢生意之说?”

  “以小女子的揣猜,贵团冒险到这边来,应该是存着侥幸之心,想从‘穿山妖’那里得到一些粮食之类。这样吧,敝堡愿提供干粮五百斤,治伤药剂五百支,金币三十枚,以解贵团燃眉之急,贵团也不必再冒险去进攻‘穿山妖’寨。柳先生以为怎样?”

  “哈哈,洪姑娘虽然机敏,但这个揣猜却错得厉害,一点也不靠边!”项前心中一动,突然涌起一个大胆的想法,也不待征求柳升的意见,便拉着身旁的一名盗贼跨前一步,“哈哈”笑着道:

  “对于攻占‘穿山妖’的山寨,我们又岂会没有把握?又岂是只为了一点点粮食?至于治伤药剂,我们就更不需要。”

  这名盗贼手中,提着一个皮袋,袋里盛放的,就是柳升刚刚炼制好的治伤药剂。

  柳升、肖狐狸、赫连小烟等均是意外而又吃惊地睁大了眼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项前却毫不理睬众人的诧异,自顾从那名盗贼手中一把抓过盛放着药剂的皮袋子,小心地倾出一滴药剂,滴在那盗贼右前臂的一个伤口上。

  没有任何意外的,一阵淡淡的雾状白光闪过之后,那盗贼手臂上的伤口转眼间不见了踪影。

  这次轮到洪袖失去了淡定,她吃惊地瞪圆了眼,张口结舌地道:“这……这是……尊级药剂?这么高品质的药剂,你们……怎么得到的?”

  项前并不回答洪袖的疑问,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下去:“我们远道而来,却不料生意被洪家老堡抢了,又恰好与洪姑娘相遇,干粮嘛,自然要请姑娘接济一些,另外还想请姑娘在堡内为我们寻一座大一些的院落。我们‘青猿’团要改行了,要弃盗从商,开办药剂作坊!”

  “这种药剂,是你们自己炼出来的?”

  “当然是,就是来这边的路上,我大师伯刚刚炼制!诺,你没看到,因为找不到什么东西盛放,就是这么一只皮袋装着吗?那个,嘿嘿,不知姑娘愿不愿意与我们合伙开作坊呀?姑娘也看到了,这么厉害的药剂,只要炼制出来,自然是生意兴隆、金币滚滚啊!”

  洪袖渐渐地镇定下来,眼珠子转了转,轻声笑道:“这位兄弟,好精明的盘算啊!你是想让我洪家老堡替你们抵挡那四个盗贼团?”

  项前大摇其头:“不是替我们,是咱们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击退他们的进攻,然后安心地经营作坊,大赚金币。贵堡墙高池深,又有三千人口,本团……不,本作坊拥有近二百人,大部分都是魂师,伤势又皆已痊愈,大家同心同德,只要守上十多天,那些乌合之众失了锐气,便只能老老实实地离去。”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呀,”洪袖沉吟一下,然后继续狡黠地转动着眼珠子,扫视了项前身后柳、肖诸人一眼,淡然地道:“只是,即使击退了那四个团,你们也难以安心地赚金币吧?毕竟,‘青猿’盗贼团名头响亮,又岂是说改行就改行的?县尉府方面,又岂会让你们安心地在这里赚金币?”

  “这么简单的事,聪明如洪姑娘者,又岂会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姑娘怕是不舍得吧?”项前不着痕迹地拍了洪袖一下马屁,然后道:

  “贵堡大举出动,去袭击‘穿山妖’的山寨,自然是志在必得了。那里有一二百名盗贼,将他们拿住,押送县尉府,岂不是刚好可以为我们赎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