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炼魂令
东山愚公2018-03-13 19:063,644

  柳升却并没有继续让人背着,而是让人砍伐树枝做了一副担架,由两个盗贼抬着他走。

  他并不是贪图享受,而是打算等那一味药材寻到之后,立即就开始那种药剂的炼制。

  他虽然伤势不轻,胸背、大腿好几处伤口,身上到处都包扎着布条,但魂力仍然充沛,他打算抵达“穿山妖”的山寨前,炼制出足够的药剂,以免因为药剂不足误事。

  项前按照柳升的安排走在队伍的前端,赫连小烟则和小丫头玲珑一起,一左一右伴在他的旁边。

  玲珑虽然只有十五六岁,但颇有一些鬼精灵。由于先前“洗澡”事件的余怨未消,她对项前地位突然蹿升颇为不服气,又不相信项前真的能使用短剑,不断地缠着项前问这问那,到得后来,竟要抢短剑过去,说要研究一番。

  这让项前吃了一惊:这小丫头片子虽说比自己小了好几岁,但自幼随着赫连小烟修魂,已经是一级初位魂师,颇为厉害,若是抢去短剑不还,自己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项前连忙从腰间抽出短剑,紧紧地抓在手里。玲珑见他不让看,不屑地小嘴猛撇,却也不来硬抢。

  项前稍为安心,老黑那又憨又慢的声音却突然在他的魂海里响起:“小黑皮,你点燃灵魂之火了?”

  项前一愣,连忙一边支支吾吾地应付着玲珑,一边在心里回应道:“老黑,你先前怎么回事?我叫了你好几次,你怎么一直没有动静?我有好多事想问你?”

  “我在短剑里出不来,你只有拿着短剑,我才能与你联系上。”老黑仍然是慢吞吞地道:“你要问我什么?”

  “是这样啊。”项前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对这把圣级的短剑充满好奇,又极为期待,有好多问题想问老黑,但一时之间却又不知从哪里问起,想起吸了赫连天魂力的事,于是道:“赫连天是四级魂师,我吸了他魂力,能直接成为四级魂师吗?”

  “那不可能。”老黑道:“现在这把剑只能吸,并不能转化魂力!”

  “不能转化魂力?”项前有些失望,又有些诧异:“那我怎么能点燃了灵魂之火?你……不会搞错了吧?”

  老黑道:“不会搞错的。这把剑内的魂阵,原本是按着我本体的能力所布设,既能吸也能转化,但现在转化魂力的魂阵不能用。”

  “你的本体是什么?”项前被他的这番话勾起了好奇心,把心中的迷惑暂时放在一边,问道:“老黑,你既是圣级妖兽,又是怎么被……嗯,被弄成了这把剑的器魂的?”

  圣级妖兽的厉害不用想也能知道,要将一个圣级的妖兽杀死,并捉住它的灵魂炼化进魂器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两三个圣级的魂师联手行动,也未必能办得到。

  “我的本体就是‘猪头蜥’,成为器魂的事……需要说老半天的。”老黑明显的不愿提起这事,顿了一下就把话题转开了:“小黑皮,这是哪里?你还是和‘青猿’盗贼团的那些人在一起?”

  项前倒也能够理解他避而不谈的原因,毕竟无论是谁,对于回忆被杀死的经过,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于是也就不再追问下去,简略地向老黑介绍了自己眼下的处境。

  “你的那个药剂,”老黑倒也厉害,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真的能毒倒那些妖莽?”

  对于自己的药剂究竟能不能毒死那些花皮毒蟒,因为没有实验过,项前并没有十足的把握。那毕竟是前世的药方,谁又能百分百地断定在这个异世也适用!

  项前最重要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攻占“穿山妖”的山寨,而是让“青猿”盗贼团能够掉头向东去。

  能攻占“穿山妖”寨固然皆大欢喜,即使不能,也可以避免“青猿”的这些残兵一头撞在其他四团联兵的铁壁上,可以使得“青猿”盗贼团最终覆亡的时间往后拖延几天甚至十几天!

  时间越往后拖,自己安然脱身的机会也就越多不是?

  至于“青猿”的这些人最终仍然要覆亡,项前可顾不得了!在自己性命也保不住的情况下,哪还顾得上其它!

  项前只是念头微转,老黑就已知道了他的想法,道:“小黑皮,你……很狡猾啊!”

  项前不以为然地道:“我与这些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做盗贼也是被逼的,为什么要陪他们送死?”

  一顿又道:“老黑,你不是说能帮我打架吗?还说这把剑有大用,那现在能不能用?能不能使我厉害起来?”

  “不能。”老黑兜头给了他一瓢冷水:“你的魂力太弱,这把剑还用不上。其实,这把剑最主要的用处,就是吸别人的魂力。”

  项前大为失望:“别的不能用,吸取魂力的话,又是只能吸不能转,这……对于我来说,这把圣级的短剑,岂不就只是相当于一个稍为厉害一些的《醍醐灌顶大法》!”

  其实,对于项前来说,只是通过短剑吸取别人的魂力储存体内,然后慢慢转化,就可以使他的修为以远远快于别人的速度增长,这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但仅仅如此,又与他对圣级魂器的期待相差太大,失望也就在所难免。

  “就是这样。圣级的魂器,又哪能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老黑理所当然地道:“吸取其他人或妖兽的魂力,相对地容易一些:只要体质相符,能激活剑内的‘汲取’魂阵就成。但转化魂力就复杂得多,需要有一个《炼魂图录》,才能激活剑内的‘转化’魂阵。”

  “《炼魂图录》?那你有没有?”项前急忙问,他非常希望立即就完全转化赫连天的魂力,立即就成为一个四级魂师。

  老黑却一点也不急,仍然是慢腾腾地道:“我没有,这是我上一个主人的独门功法,也是‘炼魂教’的镇教功法。我的上一个主人叫做萧芹,圣级巅峰魂师,整个大陆数一数二的厉害人物,他就是‘炼魂教’的教主。小黑皮,‘炼魂教’你知道吧?其实,这把短剑又叫‘炼魂令’,就是‘炼魂教’的掌教令符。”

  “炼魂教!”项前吃了一惊。

  对于“炼魂教”,通过黑皮的记忆,项前本来就有知道一些,融合了赫连天的部分记忆后,了解到的信息就更多了。

  “炼魂教”是北边夜狼帝国的国教,背靠帝国的支持,教众遍布整个夜狼帝国,教中高手无数。青猿门与之相比,只能勉强算是晴朗夜空下的萤火虫与月亮。

  在整个修魂大陆上,也只有南大陆的“天魂教”,才能与之相抗。

  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炼魂教”的掌教令符,又怎么会到了青猿门,成了青猿门的掌门信物?

  老黑开始讲故事:“那一次,萧芹带了几个人到南边来办事,消息泄露,走到苍莽山地这儿,遭到了天魂教大批高手袭击,萧芹带的人都死了,最后对方九个圣级高手围攻他一个。”

  项前突然想到在赫连天逼迫下刚刚接触短剑时,脑中闪过的那一幕,仿佛又一次看到了那轰然砸落的陨石、曲折而下的闪电和横扫而过的巨大刀片。

  项前心中一动:莫非那就是萧芹独斗九大圣级高手时的情景?但这些信息,又怎会跑到了自己的记忆中?

  只听老黑又道:“但到了最后,这九个圣级高手全都被萧芹用这把短剑吸走了灵魂!小黑皮,人的灵魂,其实就包含了他的全部魂力,这你总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项前没好气地回应道。若是老黑站在他的眼前,项前一定会因为这句话狠狠地瞪他一眼。

  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由他全部的魂力、灵魂之火、神识这三部分所凝聚而成,这在大陆上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常识,每个人都知道,老黑这样问,实在是太小看人了!

  在不满的同时,项前又对这把短剑的厉害感到骇然:萧芹以一敌九,对方又都是圣级高手,但他却能把九人全都干掉,这固然说明他自己厉害,但这把短剑也必然是功不可没!

  老黑“嗨嗨”一声憨笑,接着继续说下去:“萧芹杀了那九人,自己也受了极重的伤,快要死了,也不知他要搞什么,他把自己的灵魂也吸进了短剑,接着,他也死了。”

  项前一愣道:“死了?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

  老黑道:“就这么死了。他死后,我也失去了与外面的联系,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你抓到这把剑。你的体质应该与萧芹一模一样,都是极少见的‘八荒六合体’,所以就打开了短剑上的封印魂阵,萧芹随着灵魂留在短剑内的一点魂力,也跑到了你的体内。因为你的体质与他相同,所以他的魂力你不经转化就能用。这就是你点燃灵魂之火的那一点魂力。”

  听了老黑的这番话,想起当时在赫连天逼迫下拿起短剑的情景,项前又是庆幸又是后怕。

  从老黑刚才的这番话来推测,这把剑应该是在萧芹死后落入了青猿门手中,而青猿门又不知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它是一件厉害的魂器,因而代代传了下来,想找出其中的秘密。

  这把剑也不知在青猿门传了多少代,其间也不知有多少青猿门弟子曾经接触过它,但这些人中很明显一个“八荒六合体”的人也没有,因此也没有人发现这把剑是一件圣级器,更没有人能使用它。

  这意味着“八荒六合体”的人确实是罕见之极!

  幸亏自己就是,这才在至为紧要的关头打开了剑上的封印魂阵,并误打误撞地以短剑吸了赫连天的灵魂!

  否则的话,自己现在早就被赫连天用那个巨大的爪子抓烂了脑袋!

  “萧芹临死前,用这把剑吸了九个圣级魂师,”老黑接着说下去:“这九个人的灵魂之火,当时就被萧芹给灭了,记忆也被他给打散了,但这九个人的魂力,萧芹当时却没有顾得上转化,一直就存在短剑中。

  “当你打开剑上的封印魂阵时,这些魂力就一股脑儿的冲进了你的体内。但这九个人与你体质不同,因此这些魂力就与赫连天的魂力一样,不经转化,你并不能用,只是暂时储存在你的身体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