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陷身地洞
东山愚公2018-03-13 18:593,218

  将《魂渡诀》练了四五遍,天渐渐亮了,项前正寻思着到前边看看,脚步声响,屋门“吱”的一声被轻轻推开,一个女子笑盈盈地冉冉进来。

  这女子约莫二十出头,漫长脸儿,身材高挑阿娜,穿一件花花绿绿的长衫,头上戴着兽骨穿成的头箍,头箍上插着三根青黄色的羽毛。

  这女子就是这座萨满庙的主祭沙灵儿,在萨满教中的职份是三羽祭祀。

  在青猿门众人刚刚进堡的时候,沙灵儿曾迎出去热情地招呼,因此项前认得。

  “主祭大人,您请坐。”虽然不知道沙灵儿来找他干什么,项前仍是连忙笑脸相迎。

  但就在他转身拿起放在橙子上的小鼎,打算让沙灵儿坐下的时候,“呯!”后颈突然遭到重重一击,同时又觉得全身上下被一条绳子紧紧缠住,跟着便昏了过去。

  当他醒过来时,发现正面朝下被人提着向前走,身上仍然被绳子紧紧缠着,嘴里塞上了一团破布。

  勉力转头向左右看,已经来到了沙灵儿居住的院子里,提着他的人正是沙灵儿。

  项前立即就想到沙灵儿是想抢夺自己的“炼魂令”短剑。

  但再一转念,又觉得也可能是洪袖在捣鬼,是想拿下青猿门众人逼取药方,独享“一抺光”的好处。沙灵儿虽然并不是洪家老堡的堡众,但毕竟长驻这里,洪袖说动她帮忙应该不是难事。

  当下项前念头急转,寻找挽回危局的办法。

  转眼间来到了院子的中段,沙灵儿却提着他转向洪袖与赫连小烟居住的厢房。

  洪袖与赫连小烟这时仍在前面的大殿里,厢房里空无一人,沙灵儿进房后直奔屋子的一角,又将墙角一个盛满了药材的大柜子移开,然后也不知在墙上的什么地方摸了一下,靠墙的地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洞。

  沙灵儿提着他飞身跃下。

  莫非这里竟是一个地道,沙灵儿要把自己从这里运出去?

  项前大为着急,但却一点应对的办法也没有。

  但项前却猜错了,下面只是一个地洞,八九尺见方,左侧靠壁放着一排木架子,架子一个个格子内放置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药材,甫入洞中,便有一股比外面浓重得多的药香味儿扑鼻而来。

  沙灵儿将项前放在木架子对面的洞壁前,右手抬起轻轻抖了一下,项前身上的绳子便消失不见。

  项前知道那并不是普通的绳子,而是以魂力幻化而成的紫色长藤,可以作为绳子或长鞭使用,名字就叫“紫藤”,肖狐狸也懂得这种魂技,项前曾见他用过。

  紧跟着沙灵儿“啪”的一掌,重重拍在项前右胸。

  这一掌项前也认得,就是不久前赫连小烟曾经用在洪袖身上的“缚魂手”。

  但沙灵儿这一下,明显要比赫连小烟当时对付洪袖更为用力。看样子她是想将项前全身的力气也都消去,让他像被点了穴一般动弹不得,就此将他关在这个地洞中。

  随着她的这一掌打在胸口,项前但觉一道热流透胸而入。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项前又觉得自己体内也有一道热流出现,而且要比沙灵儿的这道热流粗大雄壮得多。

  两道热流迎头撞在一起!

  沙灵儿右掌猛地弹开,身子也震了一下,踉跄两步退出。

  沙灵儿“咦”了一声,显得既吃惊又迷惑不解。

  项前也是一愣,但立即就想起了积存在自己体内的那九个圣级高手的魂力。

  这些魂力自己虽然不能用,但说不定可以自动对抗外部的打击!

  却见沙灵儿再次靠上来,又是一掌拍在他的右胸。这一掌明显的比方才那一掌更为沉重,透胸而入的热流也显得更为雄浑。

  “呯”的一声闷响,项前感到右胸一大团热流倏忽出现,汹涌地迎上了沙灵儿的热流,不但将沙灵儿的热流驱散,而且透胸直逼了出去。

  沙灵儿“呃”地一声,身子直跌出去,重重地撞在对面的木架子上,又被架子反弹过来,口中有鲜血溢出,身子摇摇欲坠。

  架上格子里的许多药材被震得落了下来。

  项前不再发愣了,猛地向前扑出。

  洞内空间狭小,沙灵儿踉跄向这边来,项前猛地向对面扑,两人转眼已撞在一起。

  项前两臂顺势环起,将沙灵儿紧紧抱住,情急之中也想不出怎样对付她,只好挺脑袋向她额头狠撞。

  沙灵儿急抬没有被他抱住的左手,抵在他的口鼻之间,将他的脑袋往后推。二人抱在一起,又再靠到了木架子上。

  项前刚入堡见到沙灵儿时,曾听洪袖介绍,说沙灵儿也是三级魂师。

  以她的修为,只须稍一用力,只怕连项前的脖子也扳得断了。但估计刚才被项前体内魂力反击那一下受伤不轻,力气小了许多,只堪堪抵住项前的脑袋。

  项前却明白三级魂师的厉害,又哪敢有丝毫放松,双臂紧抱不放,同时脑袋拼命前凑。

  就在二人的僵持中,突听外面有脚步声响,有人道:“咦,这门怎么开了?”正是赫连小烟的声音。

  项前大喜。赫连小烟只要进得房中,就能发现地洞,自己只需坚持片刻,她就能跳进洞来,将沙灵儿制住。

  这个念头刚刚冒起,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道长蛇般的影子闪了一下,上面又传来“沙沙”“嗤嗤”几声,眼前聚然一暗。

  原来是沙灵儿曲起被项前抱住了一半的右臂,放出了魂技“紫藤”,将她方才搬开的箱子拉回盖住了洞口。

  紧接着项前又觉得身上发紧,却是沙灵儿将紫藤撤回,一圈圈地将他缠住。

  但因二人原本就紧紧地抱在一起,紫藤缠住项前的同时,自然也不能放过沙灵儿。

  在沙灵儿的操控下,紫藤变得又细又长,将二人自腿至腰,再到胸背,环了一圈又一圈。

  甚至二人的脑袋,因为沙灵儿放松了撑持的力道,也被缠了好几圈,被眼鼻相对地紧紧缠在一起,沙灵儿抵在项前下巴上的左手也不及抽出,被二人的脑袋紧紧夹住。

  项前明白,沙灵儿这样做,自然是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以免被外面的赫连小烟听到。

  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项前从上到下,确实是只能稍稍扭动,难以弄出较大的动静。

  项前又急又恼又是无奈,极为奥悔刚才没有将堵在嘴里的那团破布拉出来。

  外面的赫连小烟已经进了房间,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跟着的应该是赫连小烟的侍女玲珑,青猿门上上下下只有她们两个女子。

  两人的脚步声在靠墙的床铺前停下,又有木板床发出的微响。两人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在床边坐了下来。

  木箱并没有将洞口完全盖住,仍留有寸许宽的缝隙,天又已经大亮了,因此洞内只是比刚才稍暗了一些。

  项前与沙灵儿脸贴着脸,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眼内闪烁着怒火与着急。

  当然也有难堪与尴尬。

  现在正值夏季,两人身上衣服单薄,如此紧紧地贴在一起,与赤 裸相拥已是差不了多少,又岂能不尴尬?

  但项前丝毫不理,只是念头急转,想要弄出些动静来。

  外面玲珑的声音响起:“小姐,要不要去看看黑皮那小子?”

  赫连小烟有些犹疑的声音:“不用了吧。现在我们的处境安全了许多,他又做了掌门,应该不会再逃走了。”

  这话入耳,项前立即就明白,青猿门的人果然并不怎么相信他,在防着他逃走。

  玲珑道:“那可不一定。大家都知道,那把短剑的消息传开后,很有可能会引来厉害的高手抢夺,那小子机灵得狠,一定也能想到,多半正在想着逃走后躲到什么地方,偷偷地修练,等变厉害了再出来。让他做掌门,也未必吸引住他。”

  赫连小烟道:“玲珑,你就不要瞎猜了。外面寨墙上有不少人巡逻,他即使想逃,又怎么逃得了。嗯,你要注意了,他现在已做了掌门,你就不要再‘黑皮、小子’地叫他了。”

  玲珑应了一声,却又明显地不服气,又道:“他那么没良心,就是叫他两声‘黑皮、小子’,也没有完全叫错。”

  “没良心”三字,让项前颇为愕然。

  他原本的身份只是一个小盗贼,在团里的地位比玲珑差得远了,玲珑一直“黑皮、小子”叫他的。他现在虽然成了掌门,但这个掌门实在不算什么,玲珑又叫惯了,仍然这样叫,自然没有什么。但“没良心”三字又从何说起?

  赫连小烟很明显的也是迷惑不解,道:“什么……没良心?”

  “当然是没良心!”玲珑理所当然地道:“他看了小姐的身体,即使小姐没说什么,他要找老婆的话,也应该先来找小姐,现在却与那个洪袖眉来眼去,还说什么‘培养感情’,这不是‘没良心’是什么!

  靠!这是什么歪理啊!

  项前既愕然又好笑,同时又想起了那凸凹有致的身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