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风满楼
东山愚公2016-12-16 03:123,471

  玲珑很快地现身洞口,一眼就看到了项前两个人。

  项前完全傻了眼,呆呆地与她对视着。

  玲珑也傻了,只是傻鸡般地看着项前与躺在他身边的赫连小烟。然后,在项前心惊胆战的注视下,她出于本能地张口大声尖叫。

  幸好她及时醒悟过来,又立即抬手捂着自己的嘴,只发出急促的一个短音。

  项前终于也醒悟过来,急忙转头寻找自己的衣服。

  但赫连小烟也被玲珑极短的尖叫惊醒,“哼”了一声,慢慢张开了眼。

  项前能够想象到她接下来会做什么,虽然找到了衣服,却顾不得穿上,急忙伸手按住她的嘴。

  但这样一来,两人的身体便不免挨挨碰碰,尤其是项前曲起的肘部又碰到了不该碰触的地方。

  赫连小烟口中“伊伊唔唔”,双目之中有惊惧慌乱闪过,身体一阵颤抖。

  玲珑的声音适时响起:“小姐,别叫,别叫!会被人听到的!要是好多人围过来,那就糟了!”

  赫连小烟身子一僵,但目光似乎镇静了些。

  项前再也顾不得其他,松开手飞快地穿上衣服,半眼也不敢再看赫连小烟,也不敢看旁边的玲珑,顺着靠在洞口的一架梯子爬出地洞,飞也似地向外逃。

  堪堪逃出房门时,他听到玲珑“格格”一笑。

  匆匆回到自己的住处,紧紧地关上院门房门,坐在床上定了定神,皱眉苦脸地思索了好一阵,也没弄明白是怎样和赫连小烟弄到赤条条相拥的。

  沙灵儿把他捉到那个地洞,赫连小烟与玲珑后来回房,还有和沙灵儿紧紧捆在一起的事,他倒是清楚地记得,但后来就有些模糊了。

  他只能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涌起一股强烈的欲望和冲动,极想发泄一番,于是就抱得沙灵儿更紧;又好像洪袖还到地洞去过,还和自己撕扯纠缠了一番,好像还和自己……那个了,却怎么又换成了赫连小烟?

  他心里颇有些不安:赫连小烟不会到柳升那里哭诉,或者是让玲珑去告状吧?

  项前明白,所谓“美人计”什么的,只是自己的臆想!

  即使柳升真的觉得自己人模狗样的,还能配得上赫连小烟,想以赫连小烟系住自己,也只能用一种合乎常理的方式设法撮合,绝不会荒唐地让赫连小烟勾引自己,更不会认可自己以这种方式和赫连小烟在一起。

  项前突然又想起沙灵儿擒拿自己,有可能是勾结洪袖捣鬼,忍不住又担心起来。

  他现在还搞不清刚才在地洞里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无从判断沙灵儿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的,现在又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还打算对青猿门的其他人下手。

  按理说,沙灵儿无论是因为什么擒拿自己,既已动了手,暴露了意图,却又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得逞,那她就应该不敢继续留在堡内,多半已经逃了出去。

  但这毕竟只是一种猜测,还是搞清楚了才能放心。

  他现在与青猿门众人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如果柳升等人被沙灵儿以某种方式擒住或干掉,他自己的下场也决不会好到哪里去。

  项前于是又连忙下床出房,探头探脑地往前边来。

  这时候,他颇有些害怕看到赫连小烟。如果这时见到她,又该如何面对?是应该若无其事的打招呼,还是转头逃跑?

  幸好一直来到前边的大殿,也没有遇见赫连小烟。

  大殿内静悄悄的,青猿门的人都在睡觉。他们都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厮杀,又跑了很远的路,稍后还要对付其它四个盗贼团的进攻,必须利用这段空档充分休息,恢复体力。

  无论是赫连小烟还是玲珑,也都没有跑到这里来告他的状。赫连小烟这么害羞,即使要哭诉或告状,也不大可能跑到这里来。

  但洪袖却在,她正在大殿角落的那个房间里,和柳升、柳豹、肖狐狸三个人说话。

  看见他过来,洪袖大大方方、自自然然地一笑,还冲他点头打了个招呼。

  这使得项前越发疑惑:莫非与自己纠缠的那个人,压根儿就是赫连小烟,是自己迷迷糊糊之中搞错了?

  洪袖和他打过招呼后,又继续和柳升说话,他们说的事,恰好就是沙灵儿。

  很快项前就听明白了,原来沙灵儿早就出堡去了,虽然她当时神色慌乱,步履匆匆,但由于她有实力强大的萨满教为后盾,一向连堡主洪袖也对她颇为尊重,在堡内地位特殊,把守堡门的堡勇也不敢盘问或阻拦。

  对沙灵儿的匆忙离堡,洪袖也颇为诧异不解,项前一时之间倒也无法判断洪袖是真的诧异还是假装,对于沙灵儿的真正目的就更是无从推测。

  但无论真实的情况是什么,项前这时都松了一口气:沙灵儿既然逃了,自然再不能对堡内众人造成威胁。同时没有身份特殊的沙灵儿帮忙,即使洪袖真的想搞怪,在青猿门众人着意提防下,也不容易得手。

  这样一来,项前也就不再向柳升提起沙灵儿捉拿自己的事。提起这事,就要说到地洞,说不定就要扯出赫连小烟,能不说,还是不说的好。

  虽然想要知道的事已经探听到,但他却不便就这样转头便走,只好坐在旁边听几人说话,还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柳升等却只道他是练功累了出来休息,也不来理他。

  几个人正在谈论着村堡防御的事,听他们谈话的内容,洪袖在这段时间里虽然按照双方事先的约定,并没有离开这座萨满神庙,但却招来了村堡的几个管事,把防御的事情布置了下去。

  按照她的要求,堡内迎战四团的准备已全面展开。

  青猿门与洪家老堡双方,也各自向外面派了不少探子,侦察四个盗贼团的行踪。

  据探子侦察,那四个盗贼团显然已经知道了青猿门的行踪,已经跟了过来,但却停在西边三四里外的一座小山上,估计是要休息一阵之后到晚上发动进攻。

  这四个团很快就会追过来的事,早在众人意料之中,因此对他们的到来,并没有谁觉得吃惊。

  另外,虽然离堡去进攻“穿山妖”山寨的那队人马,仍然没有消息传回来,但洪袖却已向县尉府派出了一个管事,去联络为青猿门众人担保赎罪的事。

  说话之间,洪家老堡有人过来,这是堡内的一个管事,他的脸上一片凝重,脚步也颇为匆促。

  众人都是一惊:难道是进攻“穿山妖”山寨的事进展不顺?这个时候,那边也应该有消息传回来了。

  那边果然有消息传回来了。在洪袖惊疑不定的询问下,这位管事首先向她禀报了这件事。

  众人全都猜错了:进攻“穿山妖”山寨的事非常顺利,项前的那种药剂发挥了大作用。

  在寨前发动佯攻的同时,洪家老堡人众又分出人手,从寨后成功发动突袭,一举占领山寨,整个进攻过程只死了三个人,负伤的也不多。那些留守的“穿山妖”盗众也大都被俘。

  让这位管事感到慌乱的是追兵。

  据他禀报,有一个盗贼的探子到村堡附近侦察,却被堡内派出的人捉住了。这个盗贼交待,追兵中除了已经知道老巢被抄的“穿山妖”盗贼团,其他三团均派出了首脑人物回各自的山寨调集援兵,说是无论如何也要将洪家老堡拿下!

  另外,堡内派出的其他探子也发现,停在十多里外的追兵也正在砍伐树木制造攻寨用的梯子,又派出了成队的盗贼四出打猎。这无疑又证实了那盗贼探子口供的可靠。

  这个消息让所有的人都是心里一沉,屋里的气氛登时凝重起来!

  据众人最初的估计,那四个盗贼团由于山寨分散在各处,距这边均有不短的路,应该不至于倾全力向洪家老堡发动攻击,洪家老堡凭着堡内留守的人手,再加上青猿门,又有高墙深沟的的依靠,守住村堡应该不难。

  但没想到这些盗贼竟会孤注一掷。这样一来,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在这四个盗贼团中,最大的“双头飞龙”盗贼团有盗众两千七八,排在第二的“恶人谷”盗贼团有一千五百余人,再加上人数少一些的“卧虎沟”盗贼团及“穿山妖”残众,总人数已经接近五千。

  如此他们轻易地就能聚起三四千人!

  而以洪家老堡合青猿门的实力,合起来也不到三千人,其中又有不少老弱妇幼,再加上现在又是分兵洪家老堡与“穿山妖”山寨两处,形势可就不妙之极了!

  当然也可以乘着盗贼援兵尚未到来,赶快将进攻“穿山妖”山寨的人调回,重新合兵一处。

  但是,占领了“穿山妖”的山寨后,俘虏了近两百名盗贼,青猿门的人还要用他们来赎罪;另外粮食、金币、药剂等物资也缴获了一些,这些当然都要运回。

  这就导致撒回的队伍必然笨重迟缓,在盗贼探子满天飞的情况下,搞不好就会暴露行踪,遭到盗贼的袭击。

  按照常理,要想对付这四个盗贼团还有个十分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向县尉府禀报,请求他们派遣王国军队来剿灭这些盗贼。

  但这也有难处:北边数百里外,有一个较大的自治领发动了叛乱,本来驻守县城的王国军队早被抽调一空,到北边去平判了,而且王国军队与叛军的交战已经胶着了两个多月,还不知最终将鹿死谁手。

  在这种情况下,县尉府的那些官员恐怕早就收拾好行装,准备着稍有不对就逃之夭夭,又哪里有心情来理会这边的事。

  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意外情况,项前也是傻眼,将赫连小烟的事暂且抛在一边,飞快地转动脑子,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什么可行的应对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