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梦六年
第七圣剑2016-12-16 03:124,033

  见网友,早已经不能算是什么新鲜时髦的词汇。

  可穆迁万万没想到,在社会治安如此发达的21世纪30年代,竟能出现如此恶性的绑架事件。

  尤其是,被人一棍子敲昏,五花大绑扔在这间废弃仓库的,还是他自己!

  趴在地上,蜷缩着身体慢慢凝聚一点力量,他原本还想试着站起来,但很快放弃了徒劳的挣扎。

  嘴里塞着早上出门时精心挑选的领带,手和脚都被粗绳紧紧绑着;带有自动报警功能的手机、手表、手环也都被人摘走了。借着头顶昏黄的低矮吊灯的灯光,隐约看到到处都是废弃的汽车。

  后脑勺鼓起了一个大包,恶心、头昏,可能是被那个下手狠毒的绑匪敲成了脑震荡。叮叮当当的声响从仓库外面传来,像是游戏世界中的铁匠在打铁。

  这不能是……有人在跟自己恶作剧吧?

  铁轮转动,仓库门被人左右拉开了,他能看到门后站着两个拉门的人影。

  很快,门外又走进来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穆迁低头休息下,清晰地听到了高跟鞋跟在水泥板上撞击出的哒哒声。

  穆迁不由紧张了起来。

  对方图财还是害命?绑架也无非就是这两个目的。

  虽然穆迁没什么大钱,可这些年在《魔兽》里奋斗打拼,如今也算是小有资产,游戏界也有些知名度。最近游戏恩怨现实报复的恶性事件被屡屡报道,穆迁的大脑在疯狂搜索着,这几年他到底把什么人得罪到死了?

  和兄弟几个拼搏奋斗都很守规矩,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对竞争对手也从来没‘赶尽杀绝’,做事做人都留了一线。思前想后,他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谁要报复自己。

  正想着,几个人站在了他面前,穆迁看到了几只被擦的很亮的皮鞋。

  “把他嘴里的东西拿了。”带头的男人冷声吩咐着,随后穆迁就被人一脚踩在脸上,一只手掌把他嘴里的领带粗暴拽走。

  “咳!”蜷缩着身体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干呕几声,穆迁早已经没精力去顾忌形象,肯定特别狼狈。

  穿着黑色西服的高大身影站在了灯光边缘,穆迁努力抬头,他看不到这人的脸。

  “穆迁?赤霄的会长、潜水的老大?嗯?”

  这人给自己点了颗烟,透过打火机的光亮,穆迁看到了一个没有胡子的干净下巴,棱角方正。

  这人冷笑道:“呵呵,你继续装啊给老子。”

  尼古丁的味道钻入穆迁鼻孔,穆迁的眩晕感稍微缓解了些,张嘴吐了口灰尘,用沙哑的嗓音问:

  “你是谁?想做什么?”

  “让我朝思暮想了一年的对手,竟然说出了这么无脑的对白,实在贬低哥智商啊。”这人耸耸肩,鼻尖略带不屑地向上仰着,软皮鞋跟踩在穆迁的侧脸。“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想做什么倒很简单——我要收购赤霄公会,你开价吧?”

  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对方果然是为了自己的公会!对于踩脸这种羞辱动作他完全没有过心,只是平静地拒绝:“对不起,赤霄不是我自己的公会,我没权去卖!”

  “只要你转让出会长……”

  “我不卖!”

  “哦,不卖啊。”

  那人低头,暴露在光线中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如果我杀了你,你也不卖?”

  “就算我敢卖,你敢买?”穆迁冷笑着,趴在那里说道,“恶性绑架可是重罪!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考虑不去报警!不然就算你杀了我!天网恢恢!你也难逃!”

  “赤霄的老大真的好傻好天真,我既然敢抓你,还摆不平后面的事?”高大人影蹲了下来,一只手拍拍穆迁消瘦的脸颊。

  穆迁一愣,这个人他看着眼熟,可根本想不起是谁。

  强烈的不祥感涌上穆迁心头。冰冷的枪管顶在了穆迁额头,穆迁遍体生凉,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对方似乎不只是绑架这么简单。

  他们敢杀人?这不是在游戏,这是在现实!

  那人扭头朝着暗处温柔地问了句:“柔,你不过来看看?这可是你这么久的努力成果。”

  “豪哥,你快些吧。”

  暗处说话的那个声音让穆迁心里一紧,双眼因为激动而充血,因为充血而血红。

  他为什么出门、为什么会到人少偏僻的酒吧,为什么会被绑架,完全都是因为这个说话的女人!

  她骗了自己!用了一年的时间,在游戏里骗了自己!

  回想过往那一幕幕,穆迁双目顿时湿润了,可他趴在那里无法做什么动作,只能奋力地看向了黑暗中纤瘦的身影,发紫的嘴唇都有些哆嗦:“你!你!”

  “哼,”那女人冷笑一声,没有接话。

  主事的那人笑道:“我很享受你这种表情啊穆迁,也不枉费老子的女人给你玩了这么久。”

  “豪哥!”暗中的女人跺了跺脚,“都说了人家跟他真的没什么,哪天晚上不都是在你身边,这你还不知道吗!”

  “哈哈,小贱人,你看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豪哥’慢慢站了起来,目光冰冷又不屑的俯视着穆迁,他道:“想听听我整个计划吗?我真的很想告诉你老子苦心经营了一年多的计划,它是这么完美,完美无缺。”

  穆迁浑身颤抖着,那压着他额头的枪口不曾移动过。

  这一刻,他和死亡距离,竟然如此之近!

  “可我就想让你死都死不瞑目!你死了,赤霄依然是我的。杀,了他。”

  穆迁嘶吼着:“狗日的!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遭罪别怪老天爷,怪就怪自己没用。还想做鬼,傻缺。”

  砰!

  子弹穿透颅骨的痛楚,冰冷的地面吞没了滚烫的浆血,额前的血洞湮灭了他所有意识……

  他不甘心啊,杀他的凶手是谁他竟然不知道,那个昨天还说爱他的女人竟然要置他于死地!辛苦奋斗了几年、承载了多少兄弟们血汗的公会要沦落到杀人犯的手心!

  我不甘!

  不甘!

  不甘啊!

  老式的金属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缺少季风的内陆城市有些干燥,清晨的空气在压抑着某种悸动。

  刚装修完的卧室中,躺在床上的年轻男人呼吸急促地睡着,他的胸口在剧烈的起伏。

  “啊——”

  一声大叫,男人突然坐了起来,身上的薄被甩在地上,露出了他精瘦的上身。但随即,他抱着头躺了下去,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

  四肢颤抖、全身的肌肉都在痉挛,那种痛、痛入骨髓,全身上下每个细胞似乎都在颤抖、战栗,脑海中飞速闪现着一幕幕场景,两股记忆相同的前二十二年完整交汇。

  半小时后……

  穆迁浑身都在轻颤,明明是夏天,但就算用被子紧紧裹着,他也无法感到半分温暖。

  愣愣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墙壁上刚刚装上不过半月的超薄电视,还有电视左上方那不断闪烁着红色光点的电子表。

  2029年7月02日。

  六年前?

  时间线延伸下去,穆迁想起了这一年发生的最大的两件事,和他未来切身相关的两件事。

  全民虚拟现实技术的推广是在九月初,全球同步虚拟网游《魔兽》九月中旬开始推广,十月一日第一批玩家进驻。

  自己没死,还……重生了?

  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匪然的现实。

  浑身剧痛的感觉没有褪去,提醒着他,这绝对不可能是做梦。

  可恍然一梦六载,像是一睡百年,那一幕幕烙印在心底的画面纷沓而来……

  浑身虚脱、精神也完全提不起来。

  咽了口吐沫,手边的易拉罐已经被他的手心暖热,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是老天觉得自己死的太窝囊了?还是、还是那根本只是一个梦?

  下意识摸摸额头,没什么血洞。

  拿出手机,手指轻轻颤抖着,这部手机他再熟悉不过,绝对是六年前的那部没有偏差。想了想,在拨号器输入了印象很深的一个国际长途,这在未来会是《魔兽》免费的客服电话。

  “自动识别为中国用户,请选择语言类别。”

  “中文。”

  一个机械合成的女声用温柔的语气问候道:“您好,欢迎致电锋锐科技,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提供帮助?”

  是锋锐科技,不是做梦!他没穿越!

  穆迁直接问:“你们公司是不是马上要进行虚拟现实技术的推广?”

  “对不起先生,目前这方面的信息为机密,我们不方便向您透露。”

  默默的挂断电话,这个未来每天都会被人打爆的智能客服,给了他一种莫名的熟悉,还有一丝难得的安全感。

  起身走到阳台,立身三十米多高的半空,俯瞰着旁边公园晨练的人影,那惶恐空洞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他死了。

  又活了……

  姑且把那当成一场噩梦吧,不然总想着生死,他能被自己逼疯掉。拿着手机,在电话簿中划了两下,继续打出去。

  “妈?”他声音一颤。

  “哎,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穆迁眼圈红了,拿着手机不知道该如何说话,梦中在三年前已病逝的母亲的声音再次出现,让他的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哽咽着,“妈,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今天就回家。”

  “怎么啦?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母亲紧张地问着,“都多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到底怎么了这是啊?跟女朋友分手了?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擦擦眼泪,穆迁打定主意马上回到母亲身边,“妈我没事,刚才做噩梦了。”

  “都多大人了,做个梦还能吓着自己!”

  “恩,噩梦很吓人。我先挂了啊,等会我就去买车票。”

  默默挂断电话,心乱如麻的他开始回屋收拾衣服行李,跌宕起伏的心境也稍微平静了些,大脑在不断思考着。

  虽然重生到六年前对他冲击很大,但能够领导一个小型公会用短短四年的时间,从中国公会排名三千开外到位列第十八,他绝非一个愣头青。

  那个豪哥……

  死的过程当时并不可怕,但现在想起来,那子弹透过颅骨的疼痛,那无穷黑暗吞噬掉自己的瞬间,对死亡的恐惧又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

  升腾而起、更强烈的,却是一种愤怒。

  被欺骗的愤怒,被背叛的愤怒!

  他坐下来思考了一会,想着自己和柔认识的前前后后,是谁在其中搭桥牵线?那个豪哥凭什么,敢说杀了自己他就能拿下赤霄?

  自己的公会高层肯定出现了叛徒,肯定有掌权的兄弟背叛了自己!

  那些跟他一起在《魔兽》中奋斗、战斗的袍泽,竟然有人,有人不惜杀了他来谋取利益!

  想明白了这些,他情绪终于失控,缩在沙发上抱头痛哭。

  许久之后,哭声变成了呜咽。

  “穆迁,你就是个懦夫!废物!”

  杀身之仇,不共戴天!

  “那些想害我的人,等着,你们这次给我等着!等着!”

  像是野兽重伤濒死的嘶吼,也是扭曲灵魂的呐喊!

  也只有这样的发泄,他才能尽快接受,自己又重活了一次的超自然现象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网游帝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网游帝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