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强盗营地
第七圣剑2019-10-29 11:063,638

  “日落西山红霞飞,同志们打怪把营归……”

  夕阳西下,潜水合唱团那嘹亮的歌声回响在黑市岗哨的山坡上,让那些面容阴郁、神情疲惫的NPC们多了几分笑意。

  一行五人交了任务,升级的光芒各处飞起,他们经验相差无几,同时抵达了二十级。接了后续的任务——解回物资,他们约定好二十分钟之后见,晚饭还是要好好吃些东西的,不能总泡在游戏里弄坏了身体。

  穆迁第一件事当然是把阿米德贡献的胸甲穿在了身上,再看下自己的属性,终于有点厚实的安全感了。

  假面帝王(人族)

  称号:初级大剑剑士

  等级:20

  攻击:191—228

  物理防御:65

  魔法防御:20

  攻击速度:0.75(每秒平均能够攻击的次数)

  出手速度:适中

  血量:1602/1602

  这攻击力绝对霸道,不过现阶段的属性再好看也没什么意义,毕竟他们现在算是中国区最低端的工作室。总共只有五个成员,五个成员还都是亿名开外的二十级玩家……

  慢慢来嘛,‘梦’里他们都能迎头追上,更何况是有如今的穆迁做领头羊。

  跳出游戏仓,穆迁感觉自己身上的精力多的有点无处发泄,头轻目明、呼吸顺畅,卧室中被女佣刚摆放了几盆植物在阳台,空气中扩散着淡淡的草木香。

  好像刚进游戏,和‘梦’里就开始不一样了……虽然还是在黑石岗哨升级,但他们上次可没遇到那个阿米德,当然也没获得那件精良的黑铁器。这代表了什么?

  站在阳台看着别墅外的小型庄园,装点的灯饰让各处看起来美轮美奂。智能管家也没接收到什么重要的文件,让他难得可以有些清闲。

  这一切都要变了吗?

  那‘梦’里背叛了自己的赤霄高层是否还会背叛,如果没人背叛,除了那个女人和所谓的豪哥,他还能找谁去报仇?

  这倒是个问题。

  给老妈打个电话,后者忙着做晚饭说了两句就挂了,不过母亲说她去过医院体检,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让穆迁稍微放心了些。

  吩咐厨房给自己准备下夜宵,而后上游戏等着几人上线,扛着大剑、顶着头顶的满天星辰,走到山坡顶端感受着微凉的夜风。

  一轮圆月从东面露头,穆迁出神地看着,进入游戏这两天,他紧绷的神经明显放松了很多。

  或者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他才能感觉到一丝久违的真实感。

  “上来这么早。”老狼笑着站在了他身后,“你没吃饭啊?”

  “恩,”穆迁难得开了个玩笑,身后是他最亲近的兄弟,他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老狼。“最近在减肥瘦身。”

  老狼摸摸自己的肚腩,而后翻翻白眼,话语却一转:“迁子,你进游戏之后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觉得你整个人压力很大的样子。”

  “没事,只是……没事。”穆迁张张口,一梦六载太过荒诞,就算是对老狼,他也无法说的出口。“只是最近在学着做生意,也赚了些钱,感觉到了生活的压力和社会的黑暗。”

  “嗨!我还以为你被哪个女人甩了!搞得这么深沉!”老狼捶了下穆迁的肩膀,穆老板顿时额头挂满了黑线。

  “你最近怎么样,你毕业不是就订婚了?”

  印象中,老狼是最早结婚,而且婚姻很幸福的家伙,这让其他三兄弟羡慕了好多年。

  “唉……反正现在想换个婆娘也不可能了,她现在躺我身边玩游戏呢,收拾收拾等过了年可能就结婚了。”老狼笑了笑,“我打算到时候看能不能在游戏里弄个聚会,你们几个也不用从现实中跑过来随礼了,给金币就行了!”

  ‘梦’里这个家伙还真是这么干的,而当时潜水工作室已经有了点名气和实力,让他赚了不少‘礼金’。老狼结婚之后,他老婆也加入了潜水工作室,后来也是赤霄的一位中层管理,是个很贤惠的女人。

  穆迁叹了口气,语气不无羡慕。“有个青梅竹马的女孩陪着,真的不错。”

  “珍惜眼前人啊。”老狼拍拍穆迁的肩膀,“钱什么时候赚不行?青春错过了,可就真错过了。”

  眼前人?穆迁刚想说什么,眼前突然站着一个白裙飘飘的身影,双眼一瞪,小玲珑正站在那里对他露出羞射的微笑……

  五人很快集合整装待发,他们这次的行动是冲向山坡北侧,走十多分钟就能看到一个在山谷中的营寨,那就是那群强盗的大本营了。

  “怪不得想占黑石岗哨,这地方简直就是穷山恶水啊。”香肠看着光秃秃的峡谷如此感慨着。

  山谷中罕见植被,都是光秃秃的赤红色地面。月光流过不高的悬崖,把峡谷里面照的透亮,能看到那一堆堆火把扎堆的木房。木房的最外围,是用竖起的圆木拼出的三米高的木墙,只有在两处箭楼的间隙留下了进入营寨的入口。

  左右两处箭楼各有三名弓手来回巡逻,他们是警戒哨,如果发现了来犯之敌,能瞬间通知整个营寨的盗贼。

  这跟普通怪物的仇恨机制又有些不同,可以看成是游戏中的剧情设定。

  穆迁示意几人蹲下,开始商量着进入强盗营地的策略。

  “这片营地最少有个几百强盗吧?”老狼看着那不断出现的巡逻强盗一阵发愁,“看地图标示,物资是在强盗营地靠后的位置,咱们难不成要一路杀进去?可外面怪物刷新,万一是连锁仇恨,咱们有可能被包围啊。”

  小玲珑弱弱地说了句:“你是盗贼呀。”

  “对啊老狼,”香肠眼前一亮,几道绿油油的光芒看向了队伍中唯一的盗贼。

  流浪诗人也笑道:“偷?不对,应该是窃。”

  “行不通的,”穆迁摇头,“物资旁边有两队弓手巡逻,老狼偷东西会解除潜行,被集火就死。”

  香肠不由挠头,想计策这种事,对他来说不要太难。“那咋办。”

  “我有办法,”穆迁低声说着,拿起一截木棒在地上画了个圆圈,标注了几个位置。任务为他们提供了简单的峡谷地图,穆迁首先为他们讲解了逃跑路线,在一侧的峡谷有段可以攀爬的缓坡,如果不是实地考察过很难知道。

  ‘梦’里他们也是在这么一个夜晚偷偷摸进了强盗营地,险之又险地完成了任务之后,被上百个强盗追的丢盔弃甲,最后全队除了会潜行的老狼全都饮恨在此地,葬送了当前等级百分之三十的经验。

  和当时相比,队伍里多了个小玲珑,大剑剑士的实力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小玲珑疑惑道:“撤退路线有了,可是我们怎么进去?”

  “正面。”穆迁指了指前方的寨门,“跟我来。”

  几人面面相觑,但老狼三人出于对穆迁的信任没问什么就提步跟上,小玲珑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玩游戏大不了一死而已,又不会长块肥肉……如果真挂了,又跟他多了点同生共死的经历不是。

  感情嘛,就是这么一点点积累出来滴。

  一队三个巡逻的强盗举着火把从寨门走了出来,沿着木墙移动着,检查着营地周围的状况。

  哒哒!

  “嗯?你们听到什么动静了没?”一名强盗伸长脖子朝着外面看着,但因为他手中火把的干扰,只能隐约看到暗处有个模糊的影子。“谁在那边!”

  同行的两名强盗看了眼,反驳道:“哪有人?你喝多了吧?”

  果然是剧情模式,不然普通的小怪怎么会有这种对白。

  “我怎么会喝多!”

  发现了异样的强盗哼了一声,举着火把朝着暗处走去,后面两个强盗却没有跟上,低头在说这些什么,传出了略有些猥琐的笑声。

  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狭窄的亮光,那似乎是匕首划过的痕迹。那名强盗闷哼头顶出现了眩晕符,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一只箭矢被人用手拿着刺入了他的脖颈,让捂住了他嘴的大手溅满了鲜红的血液。

  角落中的小玲珑娇躯一颤,看着那边配合娴熟的杀人三人组,不由朝着流浪诗人靠了靠。

  强盗手中的火把也被身后的身影稳稳抓住,在他手中强夺了过去。

  “怎么啦?”两名强盗朝这边问着。

  “没事。”穆迁压低嗓音,“踢到石头了。”

  穆迁转身拿着火把走了两步,身影遮掩着背后老狼和香肠的动作,他们抬着强盗尸体走向了一旁。流浪诗人上前搭把手,三两下拔下了强盗的衣服,让老狼直接套在了身上。

  叮!系统提示:伪装成功。

  “这游戏还能这么玩呢?”老狼在队伍频道啧啧称奇,“任务也没提示啊。”

  “不提示,是代表这个任务有不同的解决方式,在鼓励玩家去开拓思路。”穆迁在队伍频道说了句,这种交流不会引起空气颤动,也不怕身边不是队友的人听去。“我丢掉火把,你找机会。”

  穆迁手一抖,火把掉在了地上,火苗打散了许多。

  “怎么了?”那边谈笑的两个强盗看了过来。穆迁向后退了两步,老狼从穆迁身后跳出,身体像是没有骨头般缓缓倒地,躺在了火把旁边。

  两个强盗定睛一看,那火把的光辉照应下本就是他们同伴吗?怎么躺下了?唰唰两声拔出长刀,向这边急冲。

  “你怎么了?”

  老狼惨叫着:“摔了一跤,摔倒腰了!哎哟!”

  两强盗不由松了口气,把刀慢慢插回腰上的刀鞘,走向老狼打算搀扶他起来。“这么不小心。”

  一强盗已经弯腰,伸手想去扶老狼,突然说了句:“你声音好像有点不对?”

  “动手!”穆迁在队伍频道低吼一声,猛然从一侧跳出,猛虎下山般甩出了手中的大剑。老狼在地上躺着的身影一个鲤鱼打挺直接跳起,腰身用力一个转身,手中的匕首准确地凿在了想搀扶他的那名强盗的后脑。

  穆迁刚才躲藏的位置又跳出一个纤细身影,在两个强盗出声呼喊之前,冰封三尺的光华一闪而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网游帝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网游帝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