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73,832

  通源路上的丽景公寓,格局稍显小气,但胜在清净,关键是,离百锦路有半座城的距离。在玫瑰园昼伏夜出,为了不引起母亲的怀疑,杨锦欢就租住在这里。

  早上七点多钟,杨锦心就敲开了公寓的门,开门的,是一年前杨锦欢走红之后,才请来帮佣的李妈。

  公寓分上下两层,面积不大,但却设计精巧。楼下,是小客厅和厨房外加公共浴室,楼上是两件卧室,公寓并不奢华,但却温馨安静。

  杨锦心将买来的冷馒头放在桌子上,一边轻声询问李妈。

  “姐姐怎么样了?”

  李妈摇着头,满脸的心疼,“小姐昨晚,总睡不踏实,醒了就哭,哭累了又睡,折腾了大半夜,天亮前才睡去,现在还没醒呢!”

  想起昨天的事,杨锦心也不由白了脸,无奈地皱了眉,“昨天那事,确实让人胆颤的,我上去看看她。”

  上了朱漆楼梯,走到一半,又转过头来,叫了李妈。

  “那馒头,我等一下来收拾,你先别动。”

  上了二楼,推开门,房间不大,房间里电扇还开着,带起的却仍然是一股热风。朱红漆的梳妆台,一排靠墙大衣柜,窗台边摆着圆形小茶几和两把椅子,鹅黄色的纱帘紧闭着,被电扇的风拂动。

  房间正中摆着不大的西洋铁床,杨锦欢侧卧在上面,整个人蜷缩着,卷曲的长发披散在枕衾间,额上附满细密的汗珠,长睫微微颤动,睡得并不安稳。

  杨锦心伸出手,想要替她拭去额上的汗珠,又害怕打扰到姐姐的浅眠,终是收了回来。

  转过身,心想着先下楼去做早餐,不想身后床上的杨锦欢却已醒来。

  “锦心,你来了,几点了?”杨锦欢慵懒而又略带沙哑的嗓音,没有了平日的甜美。

  杨锦心转身坐到床边,面带浅笑,“你醒了,是我吵到你了吗?还早呢,你再睡会儿,反正,今天也上不了班。”

  杨锦欢蹙着眉摇头,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西洋钟,拉了她的手,“反正也睡不好,倒是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上来挨着姐姐再睡会儿。”

  “不要了!”杨锦心清软的声音,透着娇嗔,“我去做你最爱的炸馒头片儿,你再睡会儿,做好了叫你!”

  哪想这话,惹得杨锦欢红了眼眶,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

  “是姐姐……没照顾好你……”

  “哎呀!”杨锦心双手缠上姐姐的手臂,撒娇的意味颇浓,“好好的,这是干什么?不理你了啊!”

  说着站起身来,又想到昨晚的事,杨锦心轻咬粉唇,欲言又止。

  “那个……姐姐以后,跟那个四少……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杨锦欢霎时红了耳根,眼帘低垂,长睫颤动。她这幅娇羞的样子,落入杨锦心的眼中,只剩下满满地叹息。

  “四少这段时间,是来得勤了一些,但只是听听歌而已,哪里有那些事,你别听别人胡说。”杨锦欢抬头,看着妹妹,她洗去铅华的脸,明眸皓齿,那微闪的杏眸,背叛了她此刻的心绪。

  杨锦心暗暗叹口气,仍然一脸清丽的笑,并不揭穿,“那就好,我姐姐风华绝代,那个四少,跟本就配不上你。”

  杨锦欢苦笑道:“这世上,也只有你才说这样的话。”说完这话,又想到什么,整个人低迷下来,语气无奈又伤感,“那秦四少是高高在上的天,姐姐是被踩在地上的泥,能偶尔被他看上一眼,已是万幸了,哪还有其他奢望……”

  “姐姐!”杨锦心不满地打断她的话,语速又急又快,“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孩,那风流多情的二世祖,哪配得上你!”

  “锦心,四少他是好人!”杨锦欢没想到,妹妹对四少有这么深的成见。

  “好了,好了,不说他了,反正你记着,以后离他远一点就对了。”杨锦心摆着手,不想再谈那个迷惑了姐姐的秦四少,“我下去了!”

  说完,根本不理杨锦欢的反应,自顾自地跑下了楼。

  杨锦心进了厨房,打发了李妈出去打扫,熟练地将馒头切成了片。

  父亲遭遇意外后,家里一度失去经济来源,母亲总是买来最便宜的冷馒头烤馒头片儿。后来,杨锦心长大一些,就开始炸馒头片儿,在很长一段岁月里,这是一家人口中最美味的食物。

  锅里的馒头片“滋滋滋”的轻响着,很快就炸至两面金黄。隐隐的,外面的门铃似乎响了起来,然后有些动静,杨锦心并不在意。

  过了好一会儿,杨锦心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四周除了锅里的声音,安静得有些诡异,外面李妈打扫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起来,压抑得喘不过气,这压抑中夹带着十足的侵略感,让心脏不自主地狂跳起来。

  杨锦心猛然转过身来,身后的流苏台边,不知何时,倚着一个白衬衫黑马甲的男子,年轻而俊美,衬衣袖子随意卷至手肘,露出结实的古铜色手臂。他双手抱胸,似笑非笑,漆黑的丹凤眼紧紧盯着她,那眼神冻结似的,眸子里是近乎无色的冰凉。

  李妈局促地站在门口,一边使着眼色一边说着:“四少亲自来看小姐。”

  她顺着李妈的视线,才发现自己还握着锅铲的手,为了方便,略微宽大的袖子挽上了手肘,露出了白皙如玉藕般的手臂。

  秦慕阳侵略性十足的眼神,让杨锦心又记起他昨晚的冷漠无情,心中厌恶感升腾,下意识地将手背到了背后,只浅浅向他行了礼,语气平淡如水:“四少好!”

  杨锦心低下头,厨房里闷热无比,紧攥着锅铲的手心仿佛要滴出水来。

  秦慕阳并没答话,只偏了头看着眼前的少女。她骨架纤细,浅绿色斜襟棉布衣服,下身白色布裙长及脚背,两根长辫子散在前胸,少见的乌黑柔顺。

  额上细碎的刘海隐隐被汗水沾湿,小巧的瓜子脸低垂着,隐在一片乌发中,越发嫩白得耀眼,她就这样低头站着,安静简单,却洋溢着别样的风韵。

  外人都道,玫瑰园的百合,是难得一见的清纯美佳人,谁知,她这个藏在身后的妹妹,才美得更胜一筹。

  厨房里一时寂静无声,杨锦心窘迫了几分,咬着唇,转身去翻锅里的馒头,不再理他。哪知,旁边突然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屈起手指,从盘子里拈了一片炸好的馒头片。

  杨锦心转头,就见秦慕阳还是那副表情,咬下一口,偏头看向她,脸上有了明显的笑意,点头道。

  “嗯,不错,杨小姐还有这样的手艺,难得。”

  “穷人家的吃食,难得四少不弃!”杨锦心说着又专心手里的动作,不再看他。

  她冷淡的态度,让秦慕阳挑了挑眉,他偏头看去,少女美好的侧脸映入眼帘。她的睫毛乌黑卷翘,密密蒙上一层水雾,汗水顺着完美的曲线滑下,挂在小巧的下巴上,晶莹剔透,演变成无声的诱惑。

  秦慕阳微眯了眼,伸手捏住了那滴汗珠。

  “你干嘛?”杨锦心被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扬起锅铲,挥开突然伸出的那只手,随着跳开了一步,双手握着锅铲,柳眉倒竖,满脸的戒备。

  秦慕阳看着手臂上留下的红痕,皱了皱眉,紧盯着杨锦心,黑眸里不知名的情绪浮动,冷气森然。

  他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让杨锦心白了脸,举着锅铲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手心里一片冰凉。

  又微微后退了一些,粉唇紧抿,波光盈盈的眸子似要滴出水来,楚楚可怜中带着别样的倔强,轻易就激起人征服的欲望。

  “四少,等久了吧,下次要来,让人先打个招呼,我也好提前准备!”杨锦欢甜软的声音,蓦然插进来,搅散了一室凝固的空气。

  她已换上一身暗红旗袍,薄施粉黛,风姿绰约,看到厨房里的情形,心猛地顿了一下,娇媚的脸上笑容僵硬了几分。

  杨锦心最先反应过来,忙着解开围裙,“姐姐,已经做好了,娘还在家等着,我就先走了。”

  “嗯?哦!”杨锦欢心慌了一下,又是一脸的温柔,“好,路上小心!”

  杨锦心应着,朝秦慕阳略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东西,与他擦肩而过。

  “时间还早,吃过早饭再走吧!”秦慕阳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仿佛他才是主人,平静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透出不容拒绝的张力。

  姐妹俩一前一后都愣在了门口,杨锦心微转了身体,抬眼看了一眼秦慕阳,“谢谢四少,我出来的早,家母生着病,我不放心。”

  秦慕阳并不理她,走到杨锦欢身边,伸手搂了她的肩,冰冷的黑眸望着她,嘴边噙着浅淡的笑。

  “百合,妹妹一大早来看你,总要留人家吃饭的,对吧!”

  貌似温柔的语气,带着森然的强硬,杨锦欢看着他,视线交错,败下阵来。

  “锦心,吃完饭再回去吧,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娘不会有事的!”

  杨锦欢陷在臂弯下,美目盛满无奈,带着不甘的恳求。杨锦心看着姐姐,停顿了几秒,眉头不自觉皱了一下,终是点了头。

  简单的稀饭小菜摆上桌,杨锦欢和秦慕阳坐在一边,杨锦心坐到了姐姐的对面。早餐吃得沉闷至极,厅里安静得瘆人,杨锦心背脊发僵,只觉得来自秦慕阳那冰冷的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在自己身上,逼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终于,杨锦心放下筷子,目光清澈无波地看向姐姐,“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杨锦欢明显松了口气,跟着放下了筷子,“好,路上小心,照顾好娘,我过两天回去看她。”

  这话,让杨锦心成功地站起身,“好,我先走了。”

  姐妹俩的对话,自始至终都撇开了秦慕阳。

  “啪!”的一声,秦慕阳放下手中的筷子,打断姐妹俩的温情,引得两人都看向他,杨锦心皱了眉,一丝不耐浮现在面上。

  “四少……”杨锦欢语气带着丝丝颤抖,“怎么?不合胃口么?”

  秦慕阳又拈起一片炸馒头片儿,看向她,冰冷的笑道:“怎么会?锦心小姐手艺很好。”

  说着又看向杨锦心,“锦心小姐请慢走,有空常来玩儿。”

  杨锦心僵笑着道了别,又不安地看了姐姐两眼,出了公寓门。

  走出大门,杨锦心又回头望了楼上,心下不安。看来,姐姐和那个秦四少的关系,并不像她说的那样简单。

  想到姐姐谈起秦慕阳时,那满脸娇羞的感觉,杨锦心皱紧了眉头,愁绪涌上心头。姐姐现在已经彻底被迷住了,自己应该怎么办,才能让姐姐从那泥潭里抽身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