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93,826

  盛夏刚过,空气里还带着灼人的暑气,下午四点多钟,温度总算降下来一些。散了热气的阳光,金线般地洒下来,空气中多了一份舒适感。

  杨锦心提着包袱,披着满身桂花香,快步穿过狭长的弄堂,转到热闹的顺德大街,拒绝了人力车夫的邀请,杨锦心半走半跑着往“玫瑰园”而去。

  到达“玫瑰园”的时候,时间不早不晚。一些颇有姿色的女子,浓妆艳抹地陆续从汽车上下来,清一色艳丽的旗袍,包裹着柔软纤细的腰肢,一步三摇地走进“玫瑰园”的大门,酿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她们都是“玫瑰园”的舞女,姿色出众的会被有钱人养在外面,运气再好一点的,会被抬进门当个姨太太。

  杨锦心远远站在街对面,看着“玫瑰园”门前的繁花似锦,她平日很少在这个时间点来,姐姐总是告诫她,这里的各种不安全。

  但是,这里浓郁的民国风味,也深深吸引着她,一个从外时空无意闯入的外来者。

  时间确实不早了,生病的母亲还在家里等着她,杨锦心穿过马路,也往“玫瑰园”而去。

  她穿过侧面的小巷,一直走到尽头,再转个弯,才在一扇朱红色小门前停下来。

  一连敲了好几次,门才从里面打开,她朝开门的麻子点点头,走进去,她每次来玫瑰园都从这后门进,这人也是早打点好的。

  杨锦心熟门熟路地从后院进到了演员化妆间,自从一年前,杨锦欢开始走红以后,她拥有了自己独立的化妆间。

  现在,杨锦欢正在化妆间里做着登台准备。她的长相随了母亲,小巧的瓜子脸,肤白似雪,柳眉杏眼,含笑带俏,一身亮红旗袍包裹着那玲珑有致的身体,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绚丽得让人移不开眼。

  见到杨锦心一脸讨好的笑,杨锦欢浅笑着剜了她一眼,话里带着责备。

  “让你早一点送到我公寓去,你偏要这时候来这里,这来来往往的人,让人撞见多不好。”声音清甜柔媚,撞进心里都要让人甜个半天。

  杨锦心嘻嘻一笑,把包袱放到桌子上,双手缠上她的手臂,“我想听姐姐登台唱新歌嘛,我姐姐是大明星,不看僧面看佛面,哪有人会为难我!”

  每当听到妹妹不遗余力地赞美自己,杨锦欢都由内而外感到温暖。她十五岁瞒着家人入了行,却不想,她瞒住了母亲,却没瞒了年仅十三岁的妹妹。三年来,妹妹和她一起对着母亲撒了谎,从来没有半分看不起她这个舞女身份,给了她来自家人的温暖,是她在风尘中,回头就能掬起的那一汪清泉。

  眼前,是杨锦心明媚的笑脸,杨锦欢想到这里,不由轻叹口气,捏捏她挺秀的鼻尖。

  “就你会说话,你是大姑娘了,是咱家清清白白的好姑娘,要少来这种地方,知不知道!”杨锦欢顿了顿,又开始了老生常谈,“等再过几年,姐姐就送你去国外念书。”

  杨锦心知道这是姐姐一直以来的愿望,每次都是笑着点头,“好哇,到时候,我和姐姐带着娘,我们一家都去国外定居去!”

  这是杨锦心的愿望,并一直为之努力的事情。虽然这个民国跟前世的历史不一样,但却依然是个被列强环绕的国家,前世的二战马上就要到了,现在这个世界也并不太平,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前世历史上,那个炼狱般的金陵城,出国,是唯一能避开那场灾难的途径。

  敲门声打断了杨锦心的思路,玫瑰园的侍者躬身推开了门。

  “百合小姐,四少来了!”百合,就是姐姐在玫瑰园的花名。

  杨锦欢面上明显一喜,眼中荡漾着媚人的娇羞,杨锦心将姐姐这被爱神击中的神态,看在眼里,讶异地问道。

  “什么四少啊?”

  杨锦欢却只一味去拆桌上的包袱,敷衍道。

  “就是园里的客人,常来听歌罢了,你说的礼服给我看看……”

  姐姐越是欲盖弥彰的样子,杨锦心越是起疑,姐姐曾说,她看惯了欢场中的逢场作戏,究竟是谁有这么大魅力,俘获了她的心。

  杨锦欢一副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杨锦心也只得由着她的话头,帮她将新做的礼服穿上。

  这是杨锦心特意为姐姐做的,通体的浅水蓝,右肩露至锁骨,杨锦心找了好久的轻纱,一层一层的做成了拖地的长摆,轻纱上点缀着一朵一朵,艳丽的玫瑰,给那一抹清丽的蓝色添上一份靓丽的色彩。

  ……

  舞台四周暗下来,一束亮眼的灯光,打在杨锦欢身上,随着她从黑暗中走到前台,莹黄的灯光照在身上,赋予她一种朦胧的美。

  杨锦心躲在后台黑暗的角落里,看着美丽的姐姐,腰肢轻摆,空灵柔媚的嗓音低吟浅唱。

  她是为舞台而生的精灵,舞台上的她,褪去了风尘浮华笼罩在她身上的妖媚,由内而外散发着迫人的自信,她的一颦一笑都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杨锦心看姐姐一身别致的长裙,引来全场惊艳的目光,满心骄傲地往化妆间而去。

  穿过狭长的走廊,就见一身亮金旗袍,手执羽毛团扇的妖媚女子,斜倚在墙上。

  杨锦心脸上荡起清丽的笑意,“丁香姐姐好!”

  丁香轻笑一声,扭着腰肢走到她面前,羽毛扇轻托她小巧的下巴,明丽的脸上满是暧昧诱人的笑。

  “你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知道吗?”

  杨锦心黑眸微闪,一脸懵懂,“丁香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呢,这段时间,你姐跟江南督军府的四少爷,那叫一个火热哦!”丁香说着,夸张地抖了两下肩膀,纤臂软软搭在她肩上,红唇凑近她耳边。

  “大家都说,这姨太太的身份是跑不了的了!”说完,扭着身子离开了。

  杨锦心揉揉鼻子,“秦四少”三个字,在她脑子里乱转,姐姐什么时候跟那个军阀少帅,搅到一起去的?

  就在去年冬天,南方政府军事总长秦玉藩,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他的独子秦慕阳,临危受命接了父亲的班,成了新任军事总长。

  这个花名在外的四少爷,丝毫未改之前的风流浪荡,整天出入舞厅戏院,在欢场中摸爬滚打,没有一丝军人的血性。

  这也是杨锦心一心只想出国避难的原因,她根本不指望这种公子哥,有保家卫国的责任心。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杨锦心,低头往化妆间里走,迎面撞上了正从化妆间里出来的侍者。

  她一声惊呼,眼看就要摔倒,那侍者,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杨锦心反手抓住了他强壮的手臂。

  一股冰凉的恐惧感,没由来地侵袭而来,她奇怪地深吸口气,看向来人,一张相貌平平,毫不出挑的脸。

  “谢……谢!”这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直直看过来,杨锦心只觉得冷气越来越重,竟然哆嗦了一下。

  这侍者没什么反应,很快放开了她,跟其他三人往外走。四周的空气立马又变得闷热无比,杨锦心揪着胸口的衣襟,刚刚那慑人的心悸还未散去。

  这人很奇怪!

  杨锦心盯着前方行进中的四人,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舞厅里,杨锦欢的表演已经结束,换上了舞曲,四人很快散开来,混入了人群中。在人群的碰撞中,那人后背居然露出一截乌黑的枪托。

  杨锦心暗叫一声,“遭了”,着急地搜寻姐姐的身影,她抬头四处张望,二楼一间包厢外,两名戎装士兵分外显眼。

  然而,刚刚自己一直跟着的侍者,正手托银盘往那包厢而去,想到姐姐极有可能在那间包厢内,杨锦心吓出一身冷汗。

  来不及了!

  她飞快地剥开人群,冲到了舞台上,拽过了立麦,声音清晰而又急促。

  “有刺客!”

  她紧张到尖利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四下散开,刺耳的枪声响起,尖叫声此起彼伏,人群潮水般地向门口涌去,舞厅一片混乱。杨锦心却在人群中,猫着腰,抱着头,往二楼冲去,她必须要找到姐姐。

  枪声一直响在耳边,仿佛能听见子弹破空的声音,杨锦心抖成一团,贴着墙根,跌跌撞撞上了二楼。楼上的人少了一些,短短一段楼梯,却耗费了她大量的力气,她跪趴在地上,向那包厢爬去。

  门口的士兵,倒在血泊中,包厢里的情形,让杨锦心心急又气愤。

  那刺客将杨锦欢挟持在胸前,她那来不及换去的礼服上,血迹斑斑,几乎站不起来,依附在身后的人身上,声音破碎支离。

  “四少……四少……救我……”

  那个被称为四少的年轻男子,嘴边噙着一丝冷笑,俊美的脸庞弥漫着冷气,丝毫没有顾及到被挟持的杨锦欢,凌厉地丹凤眼盯着刺客,低沉的声音,寒风般刮过耳膜。

  “谁派你来的,说出来,饶你不死!”

  他阴郁的双眼紧盯着刺客,手持一把精致的手枪,一步一步逼近,迫人的气场,让那刺客双腿打着颤。

  “你……过来……我就开……开枪了!”

  “这种女人一抓一大把,随便你!”薄唇吐出无情的话,惹来杨锦欢心碎的哭声。

  “四少……救我!”

  他无视杨锦欢的哭泣,脚步不停……

  杨锦心清楚地看着刺客,吞了吞口水,握枪的食指慢慢抠动扳机……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杨锦心抓起地上的长枪,用尽全身力气,砸向那刺客。

  ……

  秦慕阳轻挑着眉头,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少女,娇小的身体爬向瘫倒在地的杨锦欢,拽着她,口里断断续续。

  “姐姐……姐姐……”

  “哇……”杨锦欢灰白着脸,哭出声来,此刻的她,散乱着发髻,泪水混合着汗水,冲刷掉脸上层层胭脂水粉,五颜六色,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平日娇美的模样。

  秦慕阳嫌恶地撇开眼,看向她旁边一身白衣蓝裙的少女。她也惨白着脸,额上紧贴着打湿的刘海,一双眼睛,水雾缭绕,生得极为漂亮。她也明显发着抖,却紧紧将杨锦欢搂在怀里,嘴里只念叨着三个字。

  “没事了……没事了……”

  副官廖勇喘着粗气冲进来,见到秦慕阳安然无恙,松了口气。

  “四少……没有活口了!”

  秦慕阳还看着那少女,抬脚踹踹地上的刺客,“这有一个。”

  却不想,那刺客早已转醒过来,廖勇抬手一枪爆头。但是,一颗拉弦的手雷,冒着白色的烟,滚到了包厢中间。

  杨锦心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白了脸。

  完了!

  “哄……”

  震天的爆炸声,在玫瑰园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