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73,541

  进了大厅,里面更是杨锦心从未见过的奢华,头顶上是流光溢彩的水晶吊灯,脚下是照得出人影的大理石地板,巨大的座钟摆在一边,充当了屏风的作用。

  她没来得及细看,就被李太太按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自己也挨着坐下来,仍然握着她的手不放,满脸的笑,热情地有些诡异。

  “我那个调皮捣蛋的女儿,叫婉儿,今年刚满七岁,家庭老师换了七八个。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的,这下好了,我就放心把她交给你了!”

  “李太太客气了,还不知道,我能否胜任这份工作……”

  “能能能,没有人比你更好了!”李太太打断了杨锦心的话,笑眼弯弯,一副对她满意至极的模样。

  杨锦心看着面前的李太太,心里的别扭感越发强烈,轻轻移开了一些身体,站起身来,趁机抽回了自己的手,“那就请李太太,先带我去见见婉儿小姐吧!”

  “哎哟,不急!”李太太有将她车下来,“咱们先聊聊天,婉儿还在房里准备,听说新老师要来,可高兴了。”

  “哼!”坐在对面的白子琪,重重哼了一声,将头一偏,“我吃醋了,锦心一来,表姐就不喜欢我了!”

  李太太笑着剜了她一眼,“你这吃的哪门子醋,我跟锦心一见如故,跟她多说了两句话,这也得罪你了?”

  见白子琪噘着嘴,气呼呼的样子,李太太笑着去拉她,“好了,好了,我们就去花园里坐坐吧,等一下,你姐夫有贵客到,咱们不跟他们一起,杨小姐也正好可以画园子里的景致。”

  白子琪马上来了兴致,拉了杨锦心就走,“表姐家的园子可是金陵数一数二的,那景致好得呢……”

  三人携手往后院去,抄手游廊上,浓郁的桂花香就扑面而来,越往里走,怪石嶙峋的园子,越发显露出来。假山周围种着各样花木,金桂、石榴、银杏,古荫森森,花红柳绿,远处有一个玫瑰花圃,大朵大朵艳红的花朵,幽幽花香夹杂在浓郁桂花香里,这果真是好景致的园子。

  玫瑰花圃边摆着画架、油彩,一些画画的工具,想来是要在这儿上课了。

  李太太领着两人在旁边安置的椅子上坐下,笑道:“杨小姐这么好的女孩儿,有没有订人家啊?”

  杨锦心面上一热,还没等她说话,旁边的白子琪抢先开了口,“当然有了,财政厅霍厅长家的公子,就是锦心的心上人,他们俩青梅竹马,好着呢!”

  她语速极快,杨锦心连连扯她的袖子,反而李太太语气淡淡地道:“这小儿女的事情,怎么当的了真,要长辈做主的才算数的,我可听说那霍家可不好进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暗暗观察杨锦心的脸色,见她一抹浅笑僵在脸上,脸上笑得更开。

  佣人就在这时有过来,毕恭毕敬地行礼,“太太,先生的贵客到了!”

  李太太连忙招呼杨锦心,“有劳杨小姐在这待会儿,我去前面打个招呼,你放心,不会有坏人来打扰你的。”

  杨锦心自然不能说什么,正直中秋节,官宦人家,难免人来人往的走动。

  李太太却招呼白子琪,“你还没给家里去电话吧,正好回个电话去,免得姨夫以为我拐了他的掌上明珠。”

  白子琪点着头,跟李太太离开了,园子里本也没什么佣人,园子里的人就在片刻走得干干净净。杨锦心目送她们转过假山,将画板搬到石凳处,坐下来,掏出书包里的铅笔,对着园子里花开正好的一树芙蓉开始画画。

  寥寥几笔,就勾勒出芙蓉花的样子来,她手上不停,很快就完成了一副素描芙蓉图。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杨锦心吃惊地转身看过去,清冽的眼眸,发出纯净至极的光。

  就见身后的花圃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几名身材高大的军人,清一色笔挺的铁灰色戎装。中间簇拥着的年轻军人,玉树临风,那双眸深邃幽黑,谈笑间,眉宇飞扬,说不尽的骄傲,正是秦慕阳。

  杨锦心不可察地皱了眉,站起身来,总算知道自己那不由来的别扭从何而来了。

  “没想到,锦心小姐还有这等才华,这是……素描?”秦慕阳说着,摘下军帽递给身边的廖勇,后面跟着的几人无声地退下去。

  “李太太说的贵客,就是你?”杨锦心稳了稳心神,平静地问道。

  秦慕阳浅笑着,走近来,他看着她一身普通学生装也没能挡住她的风华。清风浮动发丝,姹紫嫣红的花圃衬着她绝美的容颜,搔得他心神荡漾。

  压下心中那一缕悸动,坐在了石凳上,“听说这个可以画像的,有劳锦心小姐帮我画一张吧!”

  杨锦心退后两步微低了头,又是那疏离的样子,“锦心手法拙劣,不敢造次。”

  秦慕阳唇角勾起,右手手指轻轻叩着石几,“反正左右无事,说不定你画好了画像,李太太就来了呢?”

  听了这话,杨锦心明白,今天画不完是走不掉的了,心中一阵气闷,不情不愿地捏着铅笔,走到画板前,调个头,正对着他。

  秦慕阳挂上如沐春风的笑,坐在石凳上意气风发,深黑的眼眸看着她,柳眉微皱,全神贯注,时不时抬眼看他一眼,却不带半点色彩,铅笔落在纸上,沙沙作响。

  杨锦心不得不承认,他有着模特般完美的外形,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轮角比例完美,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足以让春心荡漾的女子前仆后继,这也难怪,能让姐姐倾心。

  “上次我说的事,锦心小姐考虑的怎么样?”秦慕阳突然出声,惊得杨锦心手上一顿,牵出不谐的线条。

  杨锦心咬咬唇,拿橡皮修改,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四少见谅!”

  秦慕阳看着她的样子,微眯了眯眼,声音冷冽下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考虑清楚了?”

  杨锦心抬头看着他,眸子里,是一如既往的坚定,“谢谢四少!”

  秦慕阳唇角勾起,扯起一个冰冷的笑,不再说话。

  终于,画像接近尾声,杨锦心只觉得,他那样迫人的眼光,快要让自己喘不过气来,脸上滚烫一片,很想拿手拍拍脸,却又气恼的不敢抬手。

  “锦心,锦心……”白子琪突然闯入的声音,让杨锦心松了口气。

  忙不迭地答应她,“在这里!”

  白子琪身后,是李太太惊慌的声音,“哎……子琪你这真是……”

  说话间,白子琪已经冲到了花圃,见到秦慕阳愣了一下,连忙行礼,满脸疑惑道:“四少什么时候来的!”

  李仲源和李太太,跟着追上来,李太太连忙拉了她一把,止不住的惊慌,“原来……四少在这儿……难怪前面见不着你呢!”

  杨锦心提起的心放下来,轻松地完成最后几笔,白子琪连忙凑过去看,两眼放光地叫喊。

  “哇哇哇,锦心,这是你画的吗?画的好好,比照片还好看,送给我,送给我!”

  说着,就取出画像,刚拿到手上,就被突然伸出的大手抽了去。

  “这是锦心专程为我画的,不能送给白小姐了,请见谅。”

  白子琪回头见是秦慕阳拿在手上,自然不敢再去抢,噘着嘴,摇着杨锦心的手臂,“我也要嘛!”

  杨锦心满眼都是如释重负的笑,“好,我们回家去画,好不好?”

  她最清楚自己这个闺蜜风风火火的性子,果然,白子琪马上拽着她就要走,“好好好,我们马上就回去!”

  “哎,子琪,子琪!”李太太连忙去拦两人,小心地看一眼秦慕阳,“表姐带你去看你姐夫赁回来的电影片子,你不是盼了好久了?”

  白子琪郁闷了,她又想跟锦心回家画像,又想去看电影,陷入两难的境地。

  “李太太。”杨锦心看着李太太,带着疏离的笑,“我母亲生着病,离不得人,本来今天就只是来认个门的,已经耽搁了时间,我这就要走了,正好就跟子琪同路。”

  说着又偏头去看白子琪,“你去我家,你不是喜欢我的房间吗?我去那儿给你画像好不好?”

  白子琪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表姐,我下次再来看电影,你记得给我留着啊!”

  杨锦心朝三人略略点头,没再说话,跟着白子琪往外走去。

  秦慕阳看着她话也不说的走掉,整个人的气场止不住冷下来。李仲源看着秦慕阳也是尴尬的搓着手,说不出话来,李太太满脸无奈地看着他,帕子捏的死紧,声音抖了一下,“四少,这……”

  秦慕阳低头看着手中惟妙惟肖的画像,眼角止不住的笑意,“她倒是聪明的紧!”

  抬起头,冰冷的笑挂在唇角,“我就不信了!”

  秦慕阳抬脚也往厅里去,在游廊上正跟往里来的廖勇碰上。

  “走了!”

  “是!”

  ……

  坐上白家的车,杨锦心不声不响地坐着,白子琪起初还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见她的样子,后知后觉地察觉她有些不对劲。

  “锦心,你怎么了?”

  杨锦心看着她纯真无暇的脸,沉吟了一下,笑道:“子琪,麻烦你转告李太太,我不去给婉儿上课了,我娘离不得人。”

  “啊?为什么?你之前还说想找个家教挣学费的,一天两块钱呢,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杨锦心坚定地摇头,“我想了一下,真去不了,对不起哦!”

  将白子琪的手捏在手里,“我真不去了,以后你有合适的,再介绍给我吧,记着,官宦人家,我就不去了,谢谢你啊!”

  白子琪仍然疑惑不解,但是见她坚决的样子,也没办法再劝她,抓抓头发,很快将疑惑抛诸脑后,又笑嘻嘻地跟她聊起了最近的新电影。

  杨锦心看着不谙世事的白子琪,但愿她一直这么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