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73,467

  秦慕阳却只是轻笑了一声,仿佛什么都没放在心上的样子,转身走到沙发边,脱掉身上仅着的白衬衣,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泛着小麦般健康的色泽。

  廖勇知道他这是要往拳击室去了,磨蹭着拿了拳套,犹豫了一下,劝道:“四少,快三点了,您今天……就别去了吧!”

  秦慕阳挑眉昵了他一眼,廖勇还想说什么,都咽了下去。正好,秦良亲自端着月饼敲门进来。

  看廖勇不停地朝自己使眼色,秦慕阳又赤膊的样子,秦良也明白了,一边将月饼放到桌上,一边看着他,眼里是满满的心疼。

  “四少,不是老奴多嘴,您得注意休息,您现在是夫人唯一的指望了,要是夫人知道您这样折腾自己,得多心疼啊!”

  听秦良提起秦夫人,秦慕阳内心的火焰,瞬间灭了下去,停了好一会儿,才轻叹口气,坐到沙发上,拈了一个月饼在手上,看着秦良,一脸温和的笑,“良叔,你也吃,我们过个中秋节。”

  书房里站着的两人,长长松了一口气,秦良高兴的应着走上前,廖勇赶忙取了纯白绸衣的常服,给他披上。

  华丽的水晶灯,发着柔和的光,灯下一人一个月饼,给肃穆的书房,添了几分温馨。

  一夜秋雨不停,醒来时,天已大亮。秦慕阳偏头看了眼窗外艳阳高照,落地钟显示已经十点多了,好久没睡这么久了。

  以前,他在父亲麾下当个不管不问的太子爷,那时只觉得,天神一般存在着的父亲,天塌下来都砸不到自己,他又被所有人宠着捧着,不知天高地厚,日夜颠倒地胡混。

  然后,父亲突然没了,他的天塌了,不,不止他,是秦家军所有人的天塌了。

  他看着父亲鲜血淋漓的身体,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看着母亲强撑着悲痛,请求军中老臣的支持。看着自己被推上了父亲的位置,身边是孱弱慌乱的家人,下面是十万秦家军男儿的期盼。

  他有过短暂的迷茫和无助,但是当所有的证据摆在面前,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承担起什么!

  秦慕阳用力闭上眼,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杀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的平淡。

  翻身下床,还没来得及穿衣,丫鬟莲香就听见动静来敲门。秦慕阳叫了进,莲香进门来,就看见他结实有力的上身,连忙羞涩地低下头,红着脸拿了成套的衬衫马甲西服出来,问:“四少今天就穿这件好么?”

  “先去趟军部!”

  这就是要穿军装了,莲香愣了一下,又道:“李参谋和赵主任在楼下等您!廖副官去军部时说了,您今天别去了,大家都放了假,您也休息一天。”

  秦慕阳顿了一下, 他忘了中秋放假了这回事,沉吟了一下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李参谋一早就来了,赵主任一直陪着。”

  秦慕阳不再说话,只一味伸直了双手,莲香连忙熟练地,将衣服一件一件给他穿上,又红着脸蹲下身去解他扣好的皮带,刚搭上手,就被拂开了。

  “你出去!”

  秦慕阳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莲香称是,往门口去,心里空落落一片。

  洗了脸,秦慕阳神清气爽地下楼来,大厅里坐着的李参谋和赵志军连忙站起来。

  “我这真是打扰了四少好眠,下次再不敢这么冒失了。”

  说话的就是作战部参谋李仲源,他的父亲是跟着秦玉藩当年打天下的老臣,比秦慕阳大上几岁,是金陵城里有名的花花大少。

  他本人没什么学识,被老爹押去军校待了两年,也没多大长进。后来老爹在一场战役中替秦玉藩挡了子弹,从军校勉强混了毕业,就被安排进作战部当了个参谋。原来,秦慕阳没少跟着他混日子。

  “你什么时候不冒失?找我干什么?”自从出事后,秦慕阳就极少跟他玩了。

  李仲源一脸讨好的笑,越看越猥琐,秦慕阳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径直进了餐厅。

  秦良正摆早饭上来,还礼貌地问李仲源要不要一起,后者毫不客气地坐上了桌子,赵志军气得狠狠瞪了他几眼。

  秦慕阳倒不甚在意,夹起一只水煎包,看都不看他地道:“有事就说,这幅嘴脸干什么?”

  李仲源越发笑得贼兮兮的,把餐椅拖得震天响,凑到他跟前,“上次老廖说的那个姑娘,我有门路,要不要听!”

  秦慕阳的手顿了一下,低头咬了一口包子,并不理他。

  李仲源更加凑近一些,一脸坏笑,说不出的下流之色,“那姑娘确实生得勾人,还是四少好眼色……”

  “嘭……”

  一声巨响,却是秦慕阳抬脚狠狠踹了出去。就见李仲源连同椅子倒在地上,捧着后臀,龇牙咧嘴,见秦慕阳铁青的脸,硬生生将要出口的叫唤咽进喉咙里,憋得脸色青紫一片。

  大厅里一片寂静,没人敢上前,赵志军心中暗爽,挺直站在旁边,青松一般挺拔。李仲源变了变脸,躺也不是起也不是,只一味揉着屁股,眼神幽怨地望着继续用餐的秦慕阳,再不敢轻易说话。

  早餐还没吃完,就听外面汽车声传来,廖勇精神抖擞地进来大厅,见到这种状况愣了愣,还是走上前来。

  秦慕阳放下筷子,拿起餐巾优雅地擦着嘴,站起身来,转身又上了楼。

  等到秦慕阳和廖勇离开,李仲源终于咧嘴叫唤起来,死皮赖脸地赖在地上,赵志军不情不愿地去拉他。

  “李少爷,你就可劲儿作吧,还当是以前的四少呐,小心脑袋没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李仲源死死攥着他的胳膊,不死心地道:“我难道说错了吗?那个本来就是他看上的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搭上线,也不容易好吧,换别人,我才懒得搭理。”

  “你知道四少看上了,还敢乱说话,不撞刀口上才怪,你得亏有个好老子,否则,还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李仲源叽叽咕咕一阵,不解地搔了搔脑袋,“真是越来越摸不透四少的心思了,哎哟,我的屁股,四少真是毫不留情……”

  赵志军扶他到沙发上休息,自己也在对面坐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了。”

  李仲源嘻嘻一笑,标准的下流坯子样。

  ……

  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起来天已放晴,太阳斜挂天空。不似夏日一般热烈,烈火一样炙烤着大地,亦不似冬日一般慵懒,晒得人昏昏欲睡。秋日的天空,晴空万里,风轻云淡,都是淡淡的,明朗的和煦,意境开阔高远,景物澄澈明净。

  杨锦心吃过早饭,和姐姐一起出了大杂院。同学白子琪之前给她介绍了家教的工作,约好今天一起去见雇主,这会儿她就在云霞路路口等着白子琪的到来。

  等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就见一辆汽车驶进路口停下,然后,一身鹅黄洋装的白子琪,从车里出来。

  看到杨锦心,脸上带着明快的笑,朝她跑过来,头上系着的粉色蝴蝶结,一开一合,煞是吸睛。

  “走吧,走吧,我已经跟表姐约好了!”白子琪是个风风火火的急性子,急匆匆地拽着她的手就往里走。

  她的父亲是大港银行的董事长,是金陵城数一数二的金融业巨头。但她本人,心思单纯,活泼开朗,毫无门第观念,是杨锦心最好的朋友。

  很快,两人来到街尾一家气派的大铁门前,周围是宽阔干净的街道,一水儿的欧式建筑,红瓦白墙。她们来的这家,明显是这条街上,占地面积最大,最气派的宅子。

  白子琪按了门铃,杨锦心环顾四周,总觉得有说不出的别扭。

  “子琪,我忘了问你,你表姐家是做什么的,住这么大的房子?”

  “放心吧,不会把你卖了的。”白子琪抿嘴一笑,“我表姐夫是作战部的参谋,他们家是军人世家。”

  杨锦心沉吟道:“作战部的参谋?”

  “嗯,但他经常不在家,我每次来玩,都见不到他,见着了也没关系,打个招呼就好了嘛!”白子琪满不在乎,一脸娇艳如花的笑。

  “嗯!”杨锦心朝她点点头,既来之则安之,再说,人家不一定就要聘用她一个中学生当老师。想到这,她便压下了心里突如其来的不适。

  铁门也在这时候打开来,白子琪拉着她往里走,这宅子,比她想象中要精致的多。道路两旁,是宽阔的草坪,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环形假山怪石,数股清流从怪石中蓬勃而出,一股清幽的凉气扑面而来。

  “哎呀呀,总算把你们盼来了,我可算得救了。”

  未见其人,一阵银铃般的声音,先传入耳际。随后,一名身着湖蓝修身旗袍的年轻妇人迎上来,只见她瘦高的身材,烫了时下流行的卷发,容貌略算清秀,皮肤微黄,修的细长的眉毛和她那双细长的眼,相得益彰。

  三人在假山后停下,白子琪将杨锦心拉到人前,为来人介绍。

  “表姐,这就是我给婉儿找的老师,我最好的朋友,杨锦心。”

  “锦心……”

  “知道,知道。”李太太打断白子琪的话,伸手拉住杨锦心的手,不住上下打量她,“杨小姐真是好相貌,一看就是个好姑娘,难怪让人念念不忘。”

  这话让杨锦心的笑僵在脸上,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白子琪抢了话头,“我跟你说了,她比那些个交际花强多了,怎么样,没骗你吧,最难得的是,锦心画得一手的好画,婉儿一定会喜欢她的!”

  “喜欢,喜欢,别说是婉儿了,谁见了都喜欢,先进去说,进去说!”李太太热情地拉着杨锦心就进了大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