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73,207

  秦慕阳冷笑一声,看着她的眼色也随之冷冽起来,她就站在那里,垂着头不看他,双手攥着裙摆,纤细的指尖泛着白。身上的连衣裙是荷叶边的短袖,玉藕般的手臂光秃秃地泛着莹润的色泽。

  心里一动,就站起来走近一点,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一只朱红色的丝绒盒子,打开来,里面一只莹润明净的玉镯子,通身翠绿。

  “这是我帮你挑的,试试看!”

  杨锦心抬眼看了一眼这镯子,皱了皱眉,摇头道:“四少真是大手笔,锦心受之有愧!”

  秦慕阳看着她淡漠的脸,也不管她,自己将镯子拿出来,拉起她的手就套上去。

  玉镯子套上她纤细的手腕,青翠莹润的光芒,衬着她瓷白如玉的肌肤,呈现出一股让人望之出神的美。

  “真美!”秦慕阳发自内心地赞叹,这镯子果然是没选错。

  杨锦心猛的收回手,就去褪手上的镯子,秦慕阳皱眉,“褪了干什么,哪个女孩儿,不戴个首饰,它又不咬你。”

  “东西太贵重,我不能接受。”杨锦心又将镯子塞给他,却被他趁机握住了手。

  “这么美的手,不戴首饰可惜了,下次给你选只宝石戒指,如何?”秦慕阳紧紧捏着她的手不放,入手一片细滑绵软,竟让他不想放手。

  杨锦心气红了脸,用力想要挣脱他的手,“你放开!”

  秦慕阳这次并没为难她,松开她的手,抬起手里的镯子,翻来覆去看了一遍,自顾自地说话。

  “我看着东西挺好的,也算通透,你不喜欢,下次换个另外的,好不好?”

  杨锦心后退两步,离他远一点,心里已经着急起来,不知道姐姐被带去了哪里。

  “谢谢四少,我不要,你留着送别人吧!”

  “对,送你姐姐挺好!”秦慕阳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看着她,唇角勾起,笑得不以为然。

  “四少为什么要这样?你应该知道我姐姐对你的心意?”杨锦心毫不掩饰的愤怒在眼中乍现。

  秦慕阳继续向前逼近,脸上似笑非笑,“哪又如何,这并不妨碍我想要你。”

  “你……”杨锦心气得厉害,急急喘着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四少……放我走吧!”

  秦慕阳却缓缓摇头道:“从来没有人敢跟我抢东西!为了冬来好,我劝你还是跟他分手的好。”

  杨锦心气红了眼,眼泪摇摇欲坠,秦慕阳着迷地看着她水雾缭绕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让他念念不忘。

  “锦心,你说你要什么?只要你点个头,凡是你要的,我十倍百倍的给你!”

  杨锦心皱眉看着他,摇头道:“像我这种穷人家的女孩,只想要普通安宁的生活,我配不上四少!”

  “我想要你,这么简单的事,哪来的配的上配不上,只要你愿意,其他都不是问题。我在乌衣巷有套公寓,你跟你母亲住过去,我给你母亲找专门的医生医治,也免得你再淋着大雨,半夜三更地跑出去。”秦慕阳不管她的拒绝,只一味说着自己的打算。

  “然后呢?我就在那里,日复一日的等着你的宠幸?”杨锦心冷冷地看着他,咬着牙不让眼泪滚下来。

  秦慕阳见她快要哭出来的模样,难得一见的迷茫从眼中划过,“当然,你想要过门也可以,但要等我结婚之后。”

  “四少真是好打算!”杨锦心的语气近乎冻结的冰冷,“但是,那不是我要的生活,请四少高抬贵手。”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然后廖勇的声音传来。

  “四少,百合小姐过来了!”

  这个消息,让杨锦心心跳加速,她不知道如果姐姐知道秦慕阳对自己的想法,会有什么后果,更何况,他们俩人还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内待了这么久。

  “四少……”她声音软下来,眼中是明显的不安,“请看在姐姐对你的一片真心,就算,你不能回应她,也请别伤了她。”

  秦慕阳仍是那冷冰冰的似笑非笑的神情,举起手中的玉镯子,慢慢把玩着。

  “廖勇!”

  房门应声打开,杨锦心白着脸,紧紧绞着十指,无处可退,只得僵着身子站在原地。然后,就见杨锦欢走进来,见到屋里的情形,面色僵了一下,唇角勾起,还是那把轻软的嗓音。

  “四少……我都不知道你在。”

  秦慕阳似有似无地瞄一眼站得远远的杨锦心,她低着头,却明显一副紧张至极的样子。

  轻笑了一下,朝杨锦欢招招手,后者笑颜如花地偎进他的臂膀,右手上还拿着那只玉镯子给她看。

  “你看,我给锦心挑的见面礼,她不肯收,送你了!”

  杨锦欢的笑僵在脸上,手抖了一下,终是接过来,“妹妹还小,这东西太贵重!”

  “哦,是这样!”秦慕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右手托起杨锦欢的下巴,露出迷人的微笑,“今天中秋,要早点回官邸去,你不会怪我吧!”

  杨锦欢痴迷地看着他,“怎么会?”

  “乖!”秦慕阳说着,低头在她唇角轻轻印下一吻,“走吧,送你们回去!”

  汽车后座,秦慕阳和杨锦欢理所当然的并排坐在了正位。今天多了另外的司机,副驾驶当然变成了副官廖勇的位置,杨锦心只得坐到倒座上,也不知道秦慕阳是不是故意,反正,两人落座之后,正好面对面。

  杨锦心浑身说不出的难受,上了车只装作淡漠的样子侧头看着车窗外。杨锦欢也是尴尬不已,因为秦慕阳一上车就紧紧捏着她的手,她不敢挣脱,只小心翼翼看了看妹妹,见她始终看着窗外,心里倒平静了几分。

  秦慕阳反而不胜在意,一边握着姐姐的手不放,一边将眼光放在对面妹妹的身上,不闪不避,仿佛对峙一般,不发一言。

  感受到他热辣辣的眼光,杨锦心心情复杂,一边是对他满心的厌恶,一边又担心姐姐看出什么来,十指紧紧绞在一起。

  秦慕阳还是慢慢把玩着杨锦欢莹润的手指,看着杨锦心的脸上,慢慢透出红晕来,那样清丽脱俗的美丽,让他看迷了眼。

  他凝望着她,淡淡一笑道:“锦心小姐生得一双美丽的手,却没个饰物。百合,我是挑不出她喜欢的东西了,你去帮我挑份礼物,给妹妹做见面礼。”

  杨锦欢看着他,满脸的忐忑不安,心里乱跳,半天找不到理由反驳。

  反而是杨锦心转头过来,眼光从二人面上快速划过,“多谢四少,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没那福气,当不起贵重的物件。”

  秦慕阳只浅浅笑着,道:“像锦心小姐这样的美人,一般的俗物自然是配不上的。”又顿了顿,凝视着她,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只要你点了头,我保证,你是要什么有什么的。”

  这明显的暗示,霎时让车厢里沉寂下来,杨锦心皱眉挂上了明显的恼怒,她慌忙去看姐姐,就见杨锦欢惨白着脸,红唇哆嗦着,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个惨淡的笑意。

  “四少,妹妹她……订了人了。”

  “哦,是这样!”秦慕阳上车以来,第一次看向她,眼光凌厉尽显,“我慢了一步,那太遗憾了!”

  杨锦欢被他这眼色镇住了,捏着绢帕的手不自觉抖了抖,眼泪摇摇欲坠,唇角勾起,扯起一个类似于哭的微笑。

  汽车最终在丽景公寓楼下停下来,杨锦心忐忑地跟在姐姐身后上了楼。她看着姐姐神色如常地换了一身蓝底白印花的棉布旗袍,解了盘发,洗去精致的妆容,瞬间变成了那个记忆中,朴实无华却又清澈动人的杨锦欢。

  杨锦心一直小心翼翼地跟着她乱转,不停打量着她的脸色,她踌躇着想要说点解释的话,却不知怎么开口。

  直到姐妹二人出了公寓,走到了大街上,杨锦心还是没能开了口,倒是杨锦欢主动拉了妹妹的手,一脸恬淡的笑。

  “你不用说什么,我都懂,你也别怪姐姐想得多,他那种人,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你听姐姐的话,早点跟冬来定下来,或者出去读书,离开金陵吧!”

  杨锦心很欣慰地舒了口气,瞬间恢复了那清新灵动的模样。

  “我们不是已经说清楚了么?这花红柳绿的金陵城,说不定转身就把我给忘了,姐姐放心,我不是那种女孩儿。”

  说着,停了一下,小脸隐隐泛着红霞,声音明显低下来,带着娇羞,“我喜欢冬来,这辈子,只想跟他在一块儿。”

  杨锦欢看着她的样子,露出一抹苦笑,心里就想,怕是没那么简单了,嘴里却又说着另外的话。

  “你这话该是跟你那个霍大哥说去,对着我诉什么衷肠啊!”

  “啊……”杨锦心脸红的快滴出血来,“姐姐,你欺负我!”

  姐妹俩说笑着,之前的阴霾仿佛离她们远去了,杨锦心逗着姐姐笑,心里却一直结了个梗,要找个机会跟姐姐好好谈谈那个秦慕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