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83,464

  下午三点钟,圣安女中的下课铃准时响起,统一穿着蓝衣黑裙的女学生三三两两从学校里出来,杨锦心也提着书包跟同学说再见。一转头,就看见一身白衬衣黑麻灰西裤的霍冬来,他正看着她,一手扶着自行车,一只手朝她招了招,高大的身材,和煦的笑脸,丰神俊朗。

  “你怎么来了?”杨锦心脸红了一下,小跑过来,拨了拨额上的刘海。

  霍冬来指着把手上挂着的打包好的油纸,“今天陪你跟兰姨提前过中秋,走吧!”

  一路不停,很快就到了百锦路,大杂院的邻居都是一起住了好多年,霍冬来常常免费给院里的人看病,遇到手头紧的时候还赠送药品,大家见着他都纷纷打招呼。

  霍冬来抢在杨锦心前头上了楼,进门就高喊:“兰姨,我来看你了!”

  杨母正弯腰擦着桌子,见到他,连忙扶着腰吃力地站起来,“冬来来了,快坐!”

  霍冬来连忙上前扶住了她,“兰姨,您怎么下床了……”

  杨母连忙示意他小声,却已来不及,就听见杨锦心略带责备的声音。

  “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等我回来再收拾,您怎么又不听呐!”

  霍冬来朝杨母咧嘴做了个鬼脸,杨母只好一脸讨好的看着女儿,“没做多重的活,娘不是看你辛苦吗?每天跑来跑去的,没停过!”

  “您好好养着身子,就是疼我了,我年轻最不缺的就是力气,跑跑腿怎么了……”

  “哎哎哎……”霍冬来连忙打断杨锦心的絮叨,“能去做饭吗?我还急着走。”

  “你去哪?”杨锦心和杨母异口同声地问道。

  霍冬来见成功地转移了母女俩的视线,扶杨母坐下,哭丧着脸说:“还不是我老子,非要给我在军部安个职,我个学医的,可不就给安到第九军里当个小军医么?”

  “第九军?”杨锦心皱了眉,眼里满满的担忧,“那个第九军常年在外驻防,霍厅长怎么把你安到前线去,出了事怎么办?连中秋都不在家过吗?走的这么急,诊所怎么办?”

  “哎……现在哪里有仗打,我爹八成是觉得,前线好立功升职,送我去镀金的。”霍冬来满不在乎,“再说我们家过个节,忙着来送礼的,忙着去送礼的,一点味道都没有,我提前走了才好。”

  又自己倒了杯茶,继续说:“我正要跟你说诊所的事,我收拾了一些常用的药品,明天给你送来,我走之后诊所就暂时关了。我现在听我爹的话,将来才好娶你进门!”

  杨锦心脸红得很什么似的,都没好意思去看母亲,“不跟你说了!”转身跑了。

  倒是霍冬来抓了抓头发,看着杨母,露出一丝羞赧,“兰姨,我说真的,我会对锦心好!”

  杨母却微微皱了眉,低不可闻地叹气,“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你们家……”

  “只要兰姨您不反对,我父母都管不着我,您放心,我会对锦心好!”霍冬来蹲下来,满眼请求地望着她。

  杨母终是不忍拒绝这个对自家不离不弃的年轻人,只是心里满是深深的叹息。

  “好!”

  她不忍说出口,他们都还太年轻,不懂得门当户对会被看得多重要。

  吃了饭,杨锦心送霍冬来出来,一路叮嘱他,“一定要小心,万一打仗了,别往前冲!”

  “知道了,知道了!”霍冬来捋捋她耳边的碎发,这动作让杨锦心羞红了脸,不自觉就低了头。

  霍冬来从裤袋里摸出一只白玉夹子,给她戴在耳边,莹润的光衬着她如玉的脸颊格外好看。

  “真好看!”

  杨锦心抬眼看了他一眼,脸更红了,“什么好看?”

  “你把这发夹衬得好看了!”

  抬手摸了一下,杨锦心看着他情意流淌的双眼,第一次握住了他的手。

  “我等你!”

  霍冬来只觉得心被塞得满满的,暖意横冲直撞快要溢出来,将她搂进怀里,再说不出话来。

  第三天就是中秋,天公不作美,竟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姐姐锦欢几天前就说了丁香请她们去桂园玩,邀她一起去,吃了早饭,杨锦心安顿好母亲就出了门。

  桂园,顾名思义就是种满桂花树的园子,里面亭台楼阁,清泉假山,风景优美,是金陵城里文人政客常去的风雅之地。如果不是姐姐相邀,以杨锦心这种大杂院出身,一辈子都别想踏进来。这也是为什么听说来桂园,她没拒绝的原因,她一直想亲眼看看民国时期的江南园林。

  在桂园门前,又汇合了另外两个结伴而来的玫瑰园的小姐妹,一行四人从前门进了园子。

  前面老仆人带了路,慢慢悠悠走在青石小路上,四周都是枝繁叶茂的桂花,浓郁的花香环绕。老仆人告诉她们哪个园子被哪个大人物包了,叮嘱她们别乱跑,自己就颤颤巍巍走了。

  好景致的园子都被包了,难免有点遗憾,但丝毫没影响女孩们的兴致,很快就结伴钻进了林子各自玩乐去了。

  杨锦心也挽着姐姐的手,撑伞往里走,一边跟她说着家里的事,“娘的身体好多了,你别担心,冬来说只要好好养着,不会有大问题。”

  “嗯,家里的事,你就多操点心,需要钱就跟我说。”

  “现在不缺钱了,我还想着把娘送进教会医院去看看西医呢,冬来也说,娘去住院会更好!”

  “怎么好就怎么来,你看着办,我倒是发现了一个新问题……”杨锦欢转身过来看着妹妹,一本正经的模样。

  杨锦心明亮的水眸看着她,满是不解,“什么问题?”

  “咳咳……”杨锦欢假装咳了两声,美目闪着狡黠的光,“之前的霍大哥,什么时候变成的冬来?”

  “啊!”杨锦心羞红了脸,跺脚道:“我要跟娘说你欺负我!”

  杨锦欢拉了她的一只手,看她红霞般的小脸,“跟姐姐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跟他本来就是青梅竹马,之前你太小,我们都没说破罢了,你们这样挺好!”

  “姐姐……”杨锦心摇着她的手臂,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好了好了,跟你说正经的!”杨锦欢理了理她批散在背后柔软的长发,乌黑的眼瞳发出欣慰而又忧伤的光泽,“你要赶紧想想去念哪里的大学,姐姐好给你准备钱,将来,咱们风风光光嫁进霍家去,别让人小瞧了去!”

  “姐姐……”杨锦心听了姐姐这话,只觉得心里被堵住了似的,眼泪跟着就掉下来,伸手紧紧抱着姐姐单薄的肩膀,再说不出话来。她一直在想,自己上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老天爷才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哪怕来到这民国乱世,她也觉得,自己是史上最幸运的穿越者。

  杨锦心只呜呜的哭着,惹的杨锦欢也掉了泪,姐妹俩好一会儿才分开来,相互安慰了半天,才往园子更深处走去。

  雨中的园林别有一番风味,迷迷蒙蒙的一片。小楼上,秦慕阳倚在窗前,看着眼前雨雾蒙蒙,桂花香浓了一些,争先恐后往鼻腔里钻。

  他俊美的脸庞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眉宇间,平滑得看不出一丝心绪。异样的张力不断扩散着,产生了一种让人无法接近的强烈疏离感。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正是他极度不耐烦时,散发出的濒临爆发的气息。

  “四少。”轻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您之前答应我的……”

  话还没说完,廖勇刀一般的眼色直射过来,丁香颤抖了一下,没敢再说话。

  秦慕阳看着远处那绯红的竹伞一点点走近,伞下的两人在楼前一株老桂花树下停住,那花枝开得极低,就见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探向了枝头,又猛地缩回去,一张骨瓷般的小脸伸出来,左右看了两眼,然后,那手又飞快地伸向枝头,摘下一簇小花。这下总算得逞了,之后就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伞下的姐妹俩忙不迭地跑远了。

  “廖勇。”秦慕阳右手支在窗沿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脸上不觉带了点点笑意。

  “是!”廖勇行了礼,又转身对丁香道:“请吧!”

  丁香露出娇艳如春花般的笑脸,连忙向秦慕阳行礼,拢了一下奶白色流苏披肩,丰臀轻摆着往楼下去。

  走了一段路,前面就有个古色古香的八角凉亭专程供人歇脚,杨锦心飞快地冲进了亭子里,余下杨锦欢腰肢轻摆,独自撑伞慢慢悠悠进来。

  杨锦心看着姐姐走动起来,裙角都不曾翻飞一下,这才是母亲幼时教导她们的大家闺秀做派,她看着姐姐一身紫底绣金线的修身旗袍,鹅黄织锦披肩,整个人犹如满月一般美好。

  “你这是什么眼神?”杨锦欢走进来,一戳妹妹的脑袋,让她成功缓过神来。

  杨锦心噘嘴揉着脑袋道:“谁让你这么美,我都被迷死了。”

  杨锦欢笑着剜她一眼,入骨的媚意自然天成,“懒得理你!”说着收了伞,靠着栏杆坐下。

  “哎,这个雨下大了,晚上没有月亮看了。”杨锦心靠着姐姐坐下,反身趴在栏杆上,拿右手去接檐上滴落下来的水珠。雨水打在她水葱般的指尖,水花四溅惹得她微眯了眼。

  “小时候,娘都白教了吗?你坐成这个样子,也只有那霍冬来不嫌弃你!”杨锦欢总是抓住机会对她各种说教,她虽然支持妹妹读书,却也看不惯那些新学将女孩教的不伦不类,她虽身在风尘,却一直是个旧式的女子。

  杨锦心才不管她,仍然伸手去玩水,这是前世在孤儿院常做的事,刻在骨子里,也并不反驳姐姐,只转了话头,“丁香姐姐怎么还不到,别等会儿让我们给钱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