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木美尔东2016-12-16 03:083,342

  半夜淋了雨,杨锦心果然还是受了凉,昨夜鼻塞严重翻来覆去睡不着,天亮前竟发起低烧来,她害怕母亲知道自己生了病,天还没亮就起了床。等到早饭做好,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又连忙洗了冷水脸才去见母亲,说了今天去给她取药的事。

  母亲的状况也没多好,还昏昏沉沉地惦记着昨晚的军人。

  “心儿,你老实跟娘说,昨晚那到底是什么人?”

  杨锦心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又不得不应付母亲,“娘,您就别担心了,就是昨晚偶然碰到的,我也不认识!”

  杨母并不太相信,可女儿不松口,她也只是叹气道:“娘就信你一回,如果再见到那位先生,要把诊费给人家,别欠人情!”

  “知道了娘,您好好在家,我去找霍大哥取药,很快回来。”

  杨锦心说完飞快地抓起书包出了门,生怕母亲再问什么,只听到母亲在身后叮嘱她要给钱。

  时间还早,到了诊所还等了一会儿,诊所的小护士才来开门,霍冬来当然没这么早来,小护士知道她和霍冬来的关系,忙不迭地去取药。

  杨锦心坐在护士台等,越发头疼,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锦心,你怎么在这儿睡?”霍冬来进门就看见她趴在桌子上。

  杨锦心迷迷糊糊听见他的声音撑起来,咳嗽了两声,声音嘶哑的厉害。

  “霍大哥你来了,我来给娘拿药,不小心睡着了。”

  “你生病了!”霍冬来看她的样子,连忙把公文包往台上一扔,就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果然一片滚烫。

  他手上的凉气让杨锦心缩了一下,自己懵懵懂懂也拿手去捧脸,水眸迷离地望向他,“我还好!”

  霍冬来见她的样子,哭笑不得,绕过护士台就去拉她,“什么还好,都快烧熟了!”

  将她拉进休息室,杨锦心确实昏昏沉沉只觉得头又痛又重,霍冬来把她往病床上一按,“我给你打一针,你就在这里睡一会儿。”

  杨锦心摇头,又站起来,“不行,我得给娘拿药回去……”

  “你生病了,需要休息才能好起来,不然谁照顾兰姨,听话,我去拿药给你打针,等一下!”霍冬来说完,也不理会杨锦心转身出去。

  杨锦心还想追出去,却一阵天旋地转跌坐在床上,想来真是病得严重,就想着姑且睡一会吧。

  霍冬来端着盘子进来时,杨锦心蜷缩在病床上睡着了,她烧得小脸通红,还微微发着抖,他连忙上前将被子给她盖好,又探了探她滚烫的额头,剑眉蹙起,赶快给她打退烧针。

  一针下去药效很快发作,杨锦心一通大汗过后烧退下去,可能身体也舒服很多,她一直蜷缩着的身体伸展开来,睡得更香。

  霍冬来一直在旁边照顾她,见她烧退下来,终于放下心来,又淘了帕子给她擦汗,看着她明丽的脸就出了神。

  他记得那年跟母亲出去,母亲遇见了幼时的手帕交,兴奋地让他管一个美妇人叫“兰姨”,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兰姨身边的小女孩。

  “这是我的小女儿,锦心。”他至今都记得兰姨是这样介绍锦心的。

  她八九岁的样子,梳着双髻包包头,一双眼睛透亮,见到他,落落大方的叫“哥哥”。幼时的锦心,圆圆的脸,并不比其他小女孩漂亮多少,只生得一双好眼睛,让人过目不忘,他也是如此。

  当时母亲还说,要将那个妹妹给他说来当小媳妇,已经十三岁的他当然知道“小媳妇”的意思,还为此暗暗高兴了好久。

  只是后来,母亲突然就再不提兰姨,更别提,说要给他当媳妇的妹妹,他撒泼打滚,闹绝食,逼急了,母亲也只是叹气。他后来才知道,兰姨的丈夫去世了,留下孤儿寡母无依无靠。那时,他父亲刚刚升到财政厅,都说他前途似锦,他变成了官家贵公子,而兰姨带着锦心住进了大杂院。

  后来,他找遍了金陵的大杂院终于在百锦路找到了兰姨的新家,再后来,他就一直没断了跟锦心的联系,即使他出国去念书。

  他知道母亲或许只是逗逗年少的自己,但他却知道,在见到锦心的第一面起,自己就当了真,这辈子都要跟锦心绑在一起。所以,他跟父亲抗争,执意去学了医,他不想自己跟父亲一样走上政治舞台,他只想跟锦心一起,平平淡淡,过简单的生活。

  不过两个小时,杨锦心就醒过来,她揉揉眼睛坐起来,霍冬来连忙去拉她,和煦的笑脸温润如玉。

  “你怎么不叫醒我啊,我睡了多久了?”杨锦心嘟着嘴,嘟嘟囔囔对他抱怨。

  “不到两个小时,你急什么……”霍冬来起身准备去端茶杯。

  “啊……”杨锦心一声惊叫,忙不迭地跳下床。

  霍冬来眼疾手快地一只手将她捞进怀里,“这么急做什么?你还生着病,再着凉怎么办?把鞋穿上。”说着,又将她按在床上。

  “哎呀,来不及了,我出来太久了,娘会担心的……”她说着又站起来。

  “也不急在这一时。”霍冬来不急不慌地又将她按下,“先喝点水把药吃了!”

  “哎呀,来不及了……”

  “哪里来不及,我送你回去!”

  然后,自己也蹲下来,拿起床边的鞋替她穿上,一气呵成毫不别扭,仿佛做惯了这件事。杨锦心心里突然就“噔”的一声,仿佛什么裂开来,酥酥痒痒的似疼非疼,连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这样的霍冬来,仿佛又让她看到了那年冬天,气喘吁吁站在大杂院门口的小小少年,黑曜石般的眼睛带着如释重负的惊喜。

  然后,这么多年来,以前家里所有的朋友都没了往来,除了这个隔三差五就来蹭吃蹭喝的少年。他总会在大门口塞一把零钱给自己,也是他,在三年前不远万里从日本汇了钱,将母亲从生死线上拉回来。

  “霍……霍大哥……”这叫了快十年的称呼,也说不流利了。

  霍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他就蹲在地上,抬头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流光溢彩的温柔。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杨锦心也直直看着他,她前世是孤儿,曾不止一次想过会有个人爱她,给她一个家,可惜她的生命只有短短的二十年,一切都没来得及。

  她一直想要问清楚,是什么原因,能让他能连续八年不间断的对一个人好。

  “你……是不是喜欢我!”

  霍冬来想过无数次自己的表白场景,唯独没想过这个场景,自己喜欢的女孩目光灼灼地问自己,“是不是喜欢我”。

  “我不是喜欢你,我是……”

  杨锦心提起一颗心,露出尴尬的笑,还想着怎么圆过去,就听霍冬来温柔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

  “我——爱——你!”

  眼泪就那么毫无征兆地流下来,她不敢眨眼,心里里乱糟糟一团,只剩下那三个字在脑袋里乱撞。

  “怎么了?你要拒绝我吗?”霍冬来捧着她的脸,轻轻抵着她的额头,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

  杨锦心伸手环抱住他,觉得无比踏实,她从来都感激老天给自己的第二次生命,让她有了想要守护的家人,现在又给了她青梅竹马的爱人。

  霍冬来只觉得吃了蜜似的的甜,也紧紧地抱住了她,“锦心……锦心……”再不会说另外的话。

  “冬来,我……好像也爱你!”

  从诊所出来,两人的心靠得更近,霍冬来推了自行车出来,杨锦心只咯咯咯地笑。

  “谁相信你堂堂财政厅厅长的公子,骑个破自行车啊?”

  霍冬来故意挑了眉看她,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小姑娘,爷带你出去玩,去不去?”

  杨锦心抬高下巴,噘着嘴,“你……业务挺熟练啊,哄了多少小姑娘啊!”

  “就你一个小姑娘,我就哄了八年了,哪儿有精力再去哄别人!”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西装给她裹上,“从今天起,后座不准坐啊!”

  “讨厌……”杨锦心红着脸,跑到后面,也不管他把着车没,直接就坐上去。

  霍冬来轻笑着,将她的手拉到自己腰上,“你得抱紧了,永远别放手,知道么?”

  一句永远让杨锦心羞红了脸,猛地收回来,“我就不!”

  霍冬来也不强求,只突然就搡了一下车,吓得杨锦心连忙去抱他。

  “这就对了嘛!”霍冬来发出爽朗的笑声,神采飞扬。

  ……

  大杂院的胡同口,一辆黑亮的老爷车停在边上,秦慕阳坐在后座上,手里拿着一只朱红的丝绒盒子,打开来,里面一只青翠欲滴的镯子,通身青润的光泽。今天去商场,看到这个,他突然就想起杨锦心纤细的皓腕,她戴上一定很好看。

  女孩欢快的笑声由远及近传得老远,自行车慢慢悠悠从车前经过,少女露出莹白的小腿,坐在后座晃晃悠悠,她裹在西装里面,笑得娇俏。

  “啪”的一声,手镯连同丝绒盒子掉到座椅下,幸好,车里铺了厚厚的进口地毯。

  “四少……”廖勇也看到刚刚那一幕,回头看一眼面无表情的秦慕阳,又瞄了一眼他脚下的盒子,一阵肉疼。

  “回去吧!”

  汽车慢慢倒出狭窄的胡同,终是绝尘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倾民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