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爱慕心生
化山2017-02-04 08:075,286

  夜空寂静,月色皎白。一曲笛声,悠扬婉转,如云缥缈,如梦唤醒!完颜丹素一身黑色衣衫坐于地上,那芊芊细手,轻拂白玉笛,手腕处的黑色飘带,随风而舞。龙剑山躺在她的身旁,篝火随风晃动,他渐渐睁开眼睛,或许是这优美的笛声将他从梦境中唤醒!他在梦中似乎听到这样的伤感思念的笛声,原来是那黑衣少女在轻拂吹奏玉笛,他渐渐沉浸在这奇妙悠扬之中!龙剑山慢慢将身上的破席子拿开坐起来,双眼盯着身旁的黑衣少女,痴痴发呆起来。完颜丹素吹完一曲,看到身旁的白衣少年醒过来,浅浅一笑。

  完颜丹素道:“你醒啦!先喝些水吃些苹果,补充一下体力。”

  龙剑山拿起佩剑拱手道:“多谢姑娘,可在下曾冒犯过姑娘的贞节,现在姑娘的伤应该已无大碍,如果姑娘想要在下的小命,现在就可以动手。”

  完颜丹素笑道:“看在你是为我去毒救命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你救我一命,我算是欠你一个人情。但你绝对不许把你为我吸吮毒素的事情说出去,否则我定然会杀了你!但我的身子已被你看到,我才年方十八,若是我以后嫁不出去该怎么办?”

  龙剑山脸红着拱手道:“姑娘实属误会,当时在下只是想为姑娘把毒素吸吮出来,所以才会拉开姑娘肩头伤口处的衣衫,在下定然会为此保守秘密。若姑娘依然放心不下,觉得在下是有辱姑娘贞节,那在下只能把眼睛给姑娘留下,这样一来,一个瞎子的胡言乱语,江湖上是无人会信的!”

  龙剑山说着竟然抽开竹沥剑,青竹色的光芒在夜里异常炫目。完颜丹素一把抓住剑柄,紧挨他的手,用力将剑送回剑鞘。

  完颜丹素噘嘴道:“榆木脑袋,不可开窍!本姑娘是跟你开玩笑的,这都听不出来,你真是笨啊!再说我要你一双眼睛有什么用!像你这样风度翩翩的少年,若是真的瞎了眼睛,那你还不如直接死了,免得喜欢你的人为你难受!本姑娘也不是不讲理的人,那不如这样,我欠你一个人情,你也欠我一个人情,若以后我们再遇见,对方有什么江湖困难,都可以提出来,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龙剑山道:“姑娘所言极是!在下定然不会忘记对姑娘的承诺!在下无名小辈龙剑山,不知姑娘芳名可否告知?”

  完颜丹素看着他的眼睛笑道:“龙剑山!这名字好听!那你就叫我丹素吧!我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朋友,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

  龙剑山咳嗽着道:“丹素姑娘,在下能够与你成为江湖朋友,实感荣幸!你刚才所吹奏的笛声,宛转悠扬,却略带伤感!”

  完颜丹素眼睛微红着道:“那支白玉笛子是我娘死后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对我来说异常珍贵,这首曲子是我娘在我小时候教给我的叫----丹凤寻凰。我经常会一个人在深山古林中吹奏这首曲子,以来表达我对娘亲的思念之情!”

  这时,完颜丹素盘坐在龙剑山身后,开始为他运功疗伤,来去除他体内残余的毒素。龙剑山感觉一股内力注入体内,他嘴里吐出一口黑血,顿时感觉身子好受许多。龙剑山正准备要拱手谢她,却被完颜丹素伸手扶起。

  完颜丹素道:“龙公子,既然我们已是江湖朋友,以后就不必这么客气!你体内残余的毒素已去除,先喝些水吃些苹果,以便恢复体力。”

  龙剑山道:“多谢丹素姑娘。刚才让你回想起伤心之事,还请节哀!其实我也一样,我在三岁时就失去了父母亲,从小是被父亲的好友秦叔叔所抚养长大,也没有过多的江湖朋友,和丹素姑娘的境况尤为相像。只是我有个问题想要询问丹素姑娘,那漠北三雄为何要为难姑娘?”

  完颜丹素道:“本姑娘抢了不属于他们的东西,所以才会被他们穷追不舍,但东西已被我藏了起来,我也没打算给他们。”

  龙剑山道:“丹素姑娘,只是这样一来,漠北三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那漠北三雄行走江湖多年,武功极高,所以我认为,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还是还给他们吧!以免再被他们为难。”

  完颜丹素噘嘴道:“本姑娘想要得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拱手让人过。难道你是在担心我的安危?放心吧!本姑娘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屈服的人,我的行踪也不会轻易被他们找到。漠北三雄的名声在江湖上早已恶贯满盈,我最恨的就是这样的人!”

  龙剑山道:“丹素姑娘,我知道你的武功高深莫测,但江湖险恶,还是小心为好!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天色渐亮,微风徐徐。两个人围坐在燃烧的篝火前,相谈甚久。完颜丹素不知心中为何会有这许多话要和龙剑山来讲,但她真的感到开心。她再次为他拂笛一曲,悠扬婉转,曲径通幽。龙剑山感觉自己心中不知为何莫名欢喜,这让他再次沉浸在笛声之中。天亮后,龙剑山和完颜丹素都感觉饥肠辘辘,他们在附近山林中共同抓住一只雉鸡,决定烤熟食之。篝火重新点燃,没过多久,烤鸡的香味,扑鼻而来,焦黄色的外观,油水滴落,篝火燃之。

  龙剑山道:“烤鸡已熟!丹素姑娘,你可以尝一下这色香俱全的美味啦!我在秦岭山林中生活时,会经常吃到这样的食物!”

  龙剑山撕下一只鸡腿递给完颜丹素,她笑脸相迎,闻着很香,吃上一口,外焦里嫩,才知道什么是人间美味!

  完颜丹素爽朗笑道:“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食物!龙公子,你也吃啊!干嘛看着我吃,难道我脸上有东西?”

  龙剑山呆呆的看着完颜丹素的脸,傻傻笑着,觉得这样的画面,很美,很美!

  灵宝县城,函谷客栈。二楼一处客房内,秦凤阳仿佛一夜未合眼,为龙剑山的安危担心不已。李紫蝉晚上也没睡好,同样在担心龙剑山的安危。旁边的客房内,李寒秋坐在圆桌前,眉头紧锁,但他知道龙剑山武功高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突然,门被推开,李紫蝉和秦凤阳进来,脸色极差。

  李紫蝉道:“爹,为什么龙大哥还没有来灵宝县城与我们回合,他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我和凤阳姐姐都很担心,决定去城外寻找龙大哥。”

  李寒秋抬头道:“龙少侠武功不凡,定然不会有什么不测。你们也不必过于悲观,或许他正在赶来灵宝县城。爹爹已经安排几名弟子前去城外探寻,相信定然会将龙少侠带来。到是你们两个人,脸色这么差,还是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等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秦凤阳道:“李叔叔,可我不想在这客栈里等着,还是想去城门外看一下。剑山哥一夜未归,我真的很担心他的安危。”

  李寒秋熬不过她们,只好随同她们一起离开函谷客栈,去往灵宝城门外。街道上不算繁华,但也人来人往,热闹不已。秦凤阳和李紫蝉却没有心思去看这街景,她们心里现在只有龙剑山的安危。正在他们向前走时,一名贺兰派弟子前来禀报。

  那名弟子拱手道:“启禀掌门,我们已在灵宝城门外见到龙少侠,但龙少侠是和祁连派的人一起来的,所以被祁连派的钟离飞雪邀请到福隆客栈喝酒。龙少侠不好推辞,说是小酌几杯再行回去!”

  李寒秋心中平静下来,道:“你去把其他人找回。既然龙少侠并无危险,我们可以先行回去。”

  秦凤阳和李紫蝉听到龙剑山没有什么危险,才放下心来。但是龙剑山却和祁连派的钟离飞雪在一起喝酒,这让她们心中不高兴起来。这也难怪!她们在这边为他担心过度,他却好,在和美人共饮美酒!想想心里都觉得气愤,他怎么能够这样!同时也在怪着钟离飞雪,总感觉她是故意的!本来,秦凤阳和李紫蝉想要一同前去福隆客栈找龙剑山,但却被李寒秋拦住,她们只好乖乖地返回函谷客栈。李寒秋坐在客房内圆桌前饮茶,龙剑山怎么会和祁连派的人一起来到灵宝县城?这让他感到奇怪。秦凤阳和李紫蝉在旁边的房间内,坐立不安,心中不悦。

  李紫蝉突然会心一笑,道:“凤阳姐姐,不如我们女扮男装,混进福隆客栈去,一探究竟。你觉得怎么样?”

  秦凤阳道:“是个好主意!不过,要是让李叔叔知晓,定然会责怪我们。”

  李紫蝉拉着她的手,道:“凤阳姐姐,你放心!其实我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就算被他知道,他也最多是说我们几句而已!”

  她们换上男子的衣衫,固定好头发,还粘上假胡须,一转眼的功夫,打扮成两个中年人的模样。她们相互笑着,推开二楼窗户,飞身而出,沿着低矮房屋向西而去。她们走在不算宽敞的大街上,终于看到福隆客栈的招牌。二人刚进门,就有店小二上前热情招待。店内有四五桌客人在喝酒相谈,却没看到龙剑山的身影。

  店小二笑着道:“二位爷,里面请!本店的菜肴可是县城内数一数二的美味。不知二位爷想吃点什么?我们这儿有窖藏十七年的仰韶陈酿!”

  李紫蝉故意粗声道:“小二,爷我觉得这里太吵闹,给爷准备一处清净的地方,银子自然不会少你!”

  店小二看着手里的银子,眉开眼笑道:“好嘞!二位爷请上楼,二楼有我们客栈内上等的雅间,马上为二位爷准备酒菜!二位爷,这边请!”

  李紫蝉和秦凤阳跟随店小二上到二楼,雅间是敞开式的,中间被屏风隔开。她们一眼就看到龙剑山和钟离飞雪,二人正坐在酒桌前相谈饮酒。秦凤阳和李紫蝉就坐到隔壁的雅间内,反正只有屏风当着,话音自然能够听到。她们点上几道店内的招牌菜,要上一壶窖藏仰韶美酒。

  钟离飞雪笑道:“不知龙公子,为何会单独出现在灵宝县城外,而没有与贺兰派的人同路前来?”

  龙剑山道:“钟离姑娘,说来惭愧,本来我和凤阳是一同和贺兰派的人赶来这灵宝县城的,只是路上遇到一些事情,我才会与他们暂时分开,说好在灵宝县城内会合,但我还是耽误了时间,这不在我快要赶到城门口时与贵派遇到。”

  钟离飞雪虽不知道龙剑山所遇到什么事情,但他不愿细说,也就不再多问。她笑着举杯与他再次饮酒。

  钟离飞雪突然道:“龙公子,冒昧问一下,龙公子和凤阳姑娘应该是师兄妹吧?我看龙公子好像特别关心她。”

  龙剑山笑道:“算是师兄妹。我和凤阳打小一起在秦岭山林中长大,我们都是被秦叔叔所抚养的,秦叔叔就这一个女儿,我一直把她当成我的好妹妹。出门在外,当哥哥的照顾妹妹,理所当然,所以我才会对她特别关心。”

  钟离飞雪继续道:“那贺兰派的紫蝉姑娘好像对龙公子也特别在意,我觉得紫蝉姑娘聪明伶俐,的确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龙剑山道:“钟离姑娘有所不知,我一直把紫蝉姑娘当成自己的妹妹,紫蝉姑娘是贺兰派李叔叔的掌上明珠,我心中一直很是敬仰。”

  屏风这边,秦凤阳和李紫蝉心中着实不悦,这钟离飞雪怎么能这样,内心更加对她有所偏见!本来李紫蝉想走过去说点什么,但还是被秦凤阳拦住。如果她们这样一闹,定会让龙剑山和钟离飞雪都很尴尬的!

  钟离飞雪笑道:“龙公子,恕我直言,我还是想问一下。不知在龙公子心目中,所爱慕的人是什么样子?”

  龙剑山没想到钟离飞雪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他的思绪似乎飞到窗外,飞向昨日所遇到的画面,那个黑色衣衫的女子,丹素姑娘的脸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和丹素姑娘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但好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他呆呆地在心里笑着,但那笑容已蔓延脸面之上。

  钟离飞雪看到龙剑山在独自发呆笑着,心中不悦。她不知道龙剑山是故意发呆笑着,以来逃避她的问话,还是他在心里想到什么让他开心的人和事。总之,她感觉自己刚才的问话是白费口舌,自讨没趣。她的脸上也因生气竟然红起来,独自喝下杯中的酒,又重新满上。

  龙剑山把心绪收回来,道:“钟离姑娘,实在抱歉。在下刚才有点走神。不知钟离姑娘可否再说一次刚才的话?”

  钟离飞雪已无心思,勉强笑道:“龙公子,不必在意。其实刚才所问,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龙公子,小女子再敬你一杯!”

  龙剑山道:“钟离姑娘的款待,在下定然记在心里,改日在下定会摆好酒菜宴请钟离姑娘。今日在下就不过多打扰,还请钟离姑娘海涵!”

  屏风这边,秦凤阳和李紫蝉本来在安静地等着龙剑山的回答,她们心里其实也很想知道龙剑山到底会说什么。可是龙剑山却什么也没回答,不知道是他真的走神还是有意转移话题。但刚才这样的尴尬情景,让她们哭笑不得,钟离飞雪的自讨没趣让她们很是好笑,心里着实又高兴起来。

  龙剑山离开福隆客栈,一人独自走在不算热闹的大街上。突然被两个人拦住去路,龙剑山却认不出来眼前的人。

  其中一人拱手笑道:“这位公子眉开眼笑,今日定然是桃花不断。遇见过自己心中所爱慕之人,心生面相喜头来,剪不断,理还乱!”

  龙剑山拱手道:“这位前辈说笑了。今日在下只是会见过江湖朋友而已,不知前辈何出此言?”

  那人继续道:“在下略懂算命之术,能与公子遇到也算有缘。公子今晚定然能够遇见心中爱慕之人。”

  龙剑山拱手道:“恕在下直言,在下从来不信算命之术。这位前辈若是拿在下消遣的话,恕在下不能奉陪。在下还有要事,就此别过!”

  那人又道:“公子莫急,再听在下一言。灵宝县城向北不远就是滚滚黄河,岸边有渡口还有沿河长廊亭榭,公子若是今晚去之,必然能够见到心中爱慕之人。卦由心生,缘由天定。信与不信,在于公子一念之间。公子还请慢走!”

  李紫蝉和秦凤阳看着龙剑山走远,终于笑起来,二人抄近路先行回到函谷客栈内,迅速换上自己的衣衫,稍作梳妆打扮。李寒秋敲门进去,询问她们去往何处?为何要女扮男装而出?李紫蝉狡辩道,两个姑娘家出门在外,走在大街上定然不安全,这样打扮出去逛街,才不会被坏人无赖欺负。李寒秋不再多问,因为他知道她们二人定然是女扮男装偷偷去了福隆客栈。她们关上房门,开始窃窃私语。李寒秋回到自己的客房,一名弟子前来禀报,龙剑山来到客栈。李寒秋站起身来,请龙剑山进客房内饮茶相谈。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长廊亭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