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灵宝偶遇
化山2017-02-02 21:505,267

  龙剑山和秦凤阳随同贺兰派众人,一路东进。经过几天的路途过了潼关,进入河南地界,距离灵宝县城越来越近,这样到洛阳城已走半数路程。祁连派紧跟其后,青海派也随之在后向东进发。天山派和阴山派的人却早已过了灵宝县城,距离洛阳城又近一步。而中原几个小门派那日也去了长安城外,但还是消息得到的太晚,赶到那里早已无人。少林和武当两大门派各自只派出三四个弟子前来长安城查探消息,并无实际行动,后来得知要去洛阳城的消息,提前离开去往洛阳城继续跟踪消息。这次,中原几个小门派长了记性,当发现天山派的人离开往东而去,即刻也随之在后离开长安城。

  灵宝县虽然只是个县城,但却早已名满天下。灵宝县城向西去就是历经千年的古函谷关旧址,这里曾经一直都是东去洛阳城,西达长安城的咽喉要道,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在古函谷关流传千古的故事:紫气东来,青牛西逝。相传周朝时,道家鼻祖老子西游途经函谷关,而善观天象的函谷关关令尹喜看到东方有紫气而来,知道必有圣人来到,派人打扫,亲自出关迎接,只见一位老者骑着青牛而来,此人就是后来的老子。尹喜款待老子多日,请他作下文章再行离去,于是老子就写下一篇讲道和德的文章,洋洋洒洒五千言,后来人们把这篇文章印成书,便是【道德经】。老子写完这篇文章后,就骑着青牛继续向西而去,后来就没有消息。

  灵宝县城向西方向一片山林里,一个身穿黑色衣衫,面部蒙着黑纱的女子,在树林间飞来飞去,后面而来三个人,紧追不舍,此三人正是漠北三雄。那女子身法轻盈,轻功极佳,漠北三雄似乎追不上来。但漠北三雄的老大余友梁趁机飞出飞镖,那女子翻身躲过去,但速度上就慢了下来。漠北三雄的高进弦和穆云白趁机追上来。漠北三雄落地拦住那女子的去路,那女子抽出手中佩剑,三人随即紧握手中的兵器,一副箭在弦上的势头。

  余友梁道:“小女娃子,你手中所持佩剑应该就是阴山派的藏风剑,不知我师侄完颜西峰是你什么人?莫非你是完颜西峰的那个女儿?呵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你还要叫我一声师叔祖呢!不过,你的功夫要比那个你爹所收养的义子完颜丹虎要高很多,特别是你的轻功更是厉害。但话又说回来,我们漠北三雄也不是吃素的!快说,你把那个黑色绸缎袋子藏哪儿了?“

  那女子就是阴山派完颜西峰的女儿完颜丹素,她从漠北三雄手中使用小计谋抢到那个黑色袋子,但她藏了起来,也并没有想要还给他们的意思。完颜丹素不说话,手中的藏风剑挥舞刺出,阴山派的剑法被她娴熟急速的施展开来。漠北三雄的高进弦和穆云白手中的古越双刀同时砍出,她巧妙躲开对方二人的攻击,飞身而起,长剑划过,对战眼前二人似乎有点吃力,但她心中根本不存在害怕二字。一时之间,三人打斗,刀光剑影,异常激烈。

  余友梁飞身而去,笑道:“让师叔祖来领教一下你的功夫,看看完颜西峰到底教会你多少?”

  高进弦和穆云白退出,余友梁手持残血剑,剑法诡异,剑招老练。完颜丹素的阴山派剑法似乎抵挡不住他的攻击,她很快落于下风,似乎感觉吃力。余友梁剑风划过她的脸庞,她脸上佩戴的黑纱滑落而下。她随即飞手而出几枚阴山银针,余友梁翻滚而起,躲过飞来的银针。完颜丹素飞身后退,藏风入鞘,运起内力,使出阴山穿云功,余友梁见状,随即也使出阴山穿云功,二人中间紫光碰撞,如同爆炸一般,二人都被震飞相向飞出。旁边的树叶落下许多,林中的飞鸟早已惊慌而逃。完颜丹素落地站稳,口中吐血。余友梁毕竟内力深厚,飞身后退平稳落地。

  余友梁道:“真是不简单!没想到完颜西峰连阴山穿云功都传授与你,还有那阴山银针应该是完颜云环所传授的。”

  高进弦笑道:“没想到这小女娃子的样貌,竟然生的这般美丽。我高某人似乎都有些动心啦!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真是羡慕之极!”

  祁连派的众人正在树林里赶路去往灵宝县城,突然听到一阵异常的响声!李寒秋听出来这样的响声,应该是强大内功之间的碰撞,所产生的对向冲击声。那声音很大,似乎距离他们不是太远。但李寒秋已察觉必定是高手在附近,江湖凶险,也不想招惹是非。前面没多少路程,就是灵宝县城,李寒秋决定带着众人先赶往县城安顿下来再说。龙剑山却觉得应该去查探一下具体情况,看是否会有江湖同道中人落于危难险境。李寒秋也不好拦住他,过多阻拦反而显得他贺兰派胆小怕事。李寒秋派出四名弟子随同龙剑山前去查探究竟。龙剑山委婉拒绝,他单独而去施展轻功更为灵便。秦凤阳和李紫蝉却闹着要同去,被李寒秋怒之劝阻。龙剑山也建议她们先赶往灵宝县城,他只是去查探一下便会赶往县城与之会合。李寒秋让龙剑山务必要小心行事。龙剑山拱手转身,施展轻功飞身而去。李寒秋带领其余众人,向着灵宝县城继续赶路。

  龙剑山来到一棵大树上隐藏查探,只见有三个人站在那里,对面是一名黑衣衫女子,脸上蒙着一层黑纱。龙剑山认出那三人就是漠北三雄,没想到他们三个江湖前辈,竟然在为难一个后生晚辈的姑娘家。龙剑山飞身下树,来到漠北三雄面前。

  龙剑山拱手笑道:“这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漠北三雄三位老前辈嘛!怎么会在这中原小小的灵宝县城附近出没?”

  余友梁笑道:“呵呵!阁下年纪轻轻,武功不凡,没想到也胆识过人,真是后生可畏啊!我漠北三雄孤陋寡闻,不知阁下可否报上江湖称号?”

  龙剑山道:“在下在江湖上乃是无名小辈,不必提之。但不知三位老前辈,怎会在此为难一位后生晚辈的姑娘家?这样看来,似乎有点不像漠北三雄的江湖作风。若此事传到江湖上,定会被江湖武林中人所耻笑!”

  高进弦上前道:“小子,你莫不是看上这位江湖美人,所以出头想要英雄救美!呵呵!老子劝你,趁我们还没有反悔,赶紧给老子滚到!”

  穆云白上前笑道:“年轻人,奉劝你一句!我们漠北三雄闯荡江湖武林几十年,还从未有过哪个后生晚辈,能够在我们眼皮底下把人救走的!年轻人,胆敢妨碍我们漠北三雄的事,那可真是活的不耐烦啦!”

  面对漠北三雄这样的江湖晚辈,龙剑山并无惧怕之色。高进弦挥刀砍来,劈向龙剑山的头部,力道和速度异常之快。若是被砍到,定然当场毙命。眼看要砍到龙剑山,但那古越刀竟然砍到地上,高进弦异常恼怒。刚才龙剑山见刀砍来,无法硬挡,运足内力急速向后仰退一步。龙剑山抽出竹沥剑,青光闪耀,温文儒雅,白衣少年更加风度翩翩。高进弦刀锋袭来,龙剑山握紧竹沥剑,剑招幻散,游刃有余。高进弦更加愤怒,却无法拆解对方的剑招。这时,穆云白飞身挥刀而来,二人的古越双刀共同攻击,龙剑山开始感到有些吃力,毕竟是两位叱咤江湖多年的前辈,龙剑山用尽全力与二人大战二十回合。突然,在后面站立的完颜丹素手持藏风剑,飞身而来。龙剑山没想到这黑衣姑娘的功夫也异常了得,心中似乎底气十足。反而高进弦和穆云白的古越双刀有些吃不消对方二人的攻击,渐渐处于下风。龙剑山运足内力,见机出掌,一掌打在高进弦身上,高进弦翻滚而起,嘴角溢血。余友梁见状,飞身而来,手中残血剑,杀气外泄,极速袭来。龙剑山手握竹沥剑,斜剑挡开对方剑招。余友梁翻身回剑刺出,龙剑山的身上被划开几道伤口,血色溢出,染红白衣。龙剑山依然与之对决,深知眼前之人武功深厚,自己不是对手,但初生牛犊不畏虎,没吃过什么亏的龙剑山继续施展青竹剑法坚持对战。完颜丹素将穆云白挡开,她看到那白衣少年被余友梁一脚踢中,那白衣少年翻滚在地,嘴中溢血。龙剑山握剑而起,一副不怕生死的模样。就在这时,高进弦从一旁突然挥手飞出一枚飞镖,直袭龙剑山而来。完颜丹素见状,飞身而去,想要挡开,挥剑劈之,挡开一支,没想到那飞镖竟然合二为一,瞬间分开,另一支直接刺中完颜丹素的肩头,她向后飞出落下,龙剑山见状上前扶稳她。他看见被飞镖刺中的地方溢出黑血,深知镖上有毒,他伸手为她点穴封住,防止毒素扩散全身。

  龙剑山厉声道:“漠北三雄真是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暗箭伤人,快把解药拿出来。否则我将不客气啦!”

  高进弦道:“小子,将死之人,还敢口出狂言!我这飞鸟毒镖若是没有解药的话,三个时辰之内,毒素会迅速扩至全身,必将七窍流血而亡!呵呵!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小命吧!”

  穆云白笑道:“年轻人,自己的小命都快保不住,还有心去担心别人的安危,真是年少痴情啊!若是你现在跪在地上,给我们漠北三雄磕头认错,我们或许会考虑放你走!否则,别怪我们没有给你机会!”

  龙剑山笑道:“在下若是贪生怕死之辈,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在下只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若是三位前辈能够放了这位姑娘,并拿出解药。晚辈定然任凭三位处置。”

  余友梁大笑道:“没想到你虽年纪轻轻,却身怀侠义之道。余某人实在佩服,我们漠北三雄横行江湖几十年,还从未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好吧!只要这位姑娘交出我们所要之物,定然会考虑放你们走!”

  完颜丹素身中毒镖,脸色极差,话音微弱。此时她躺在龙剑山的怀中,感到一丝丝别样的温暖。除了自己的父母亲,她还从未亲近过别的人,更别说是个年轻的男子。自从她娘死后,她再也没有得到过一丝真正的关心爱护。所以她恨所有人,在她眼里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么多年来,渐渐养成了她孤傲无情冷冰冰的内心世界。眼前的这位白衣少年竟然不顾生死,来救自己,让她感到一丝欣慰。但她已经身中毒镖,知道自己活不下来。完颜丹素话音低沉,示意眼前的人赶紧逃走,不要管她。她眼神低迷,眼角流出泪珠,划过那幽柔的脸庞,她也渐渐失去知觉。

  龙剑山担心这样拖下去,眼前的姑娘会真的死去。他抽剑而起,高进弦和穆云白二人挥刀而来。似乎龙剑山的剑招已无法抵挡住,对方二人的古越双刀,浑厚有力,没几个回合,龙剑山被二人同时出掌打中身上,龙剑山直接飞出倒地,竹沥剑掉落身旁。他口吐鲜血,似乎无心再战,他盘坐在地运功。高进弦和穆云白狂妄大笑着,准备挥刀再次袭来,似乎二人这次有十足把握拿下眼前的白衣少年。情急之下,龙剑山运足内力,飞身站起,张口而出,施展出来青竹隐者传授给他的虎啸功。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冲向面前的高进弦和穆云白,二人顿时向后倒地抱头翻滚,后面的余友梁也倒地,没想到这白衣少年竟然还有这等奇特功夫。龙剑山趁机背起地上的黑衣女子,施展轻功迅速离去。当余友梁反应过来,龙剑山和完颜丹素已不见踪影,他嘴角溢血,却看见老二高进弦和老三穆云白倒在地上,他上前扶起二人,高进弦和穆云白鼻中,眼角,嘴中都流出血来,并无生命危险。余友梁盘坐在地,为二人运功疗伤。

  天色渐黑,月色微明。龙剑山背着完颜丹素渐渐没有体力,无法再施展轻功,只好落地背着她继续奔跑。但他深知必须快些给这黑衣女子去毒疗伤,否则她就真的死去。他看见前面有一间破庙,就直奔而去。破庙异常破旧,但也能遮风挡雨。龙剑山将完颜丹素放下,她只剩下微弱气息。他知道没有多少时间,必须尽快给她去毒。情急之下,他只能选择为她吸毒。他拔掉她肩头处的飞鸟毒镖,伸手解开她的黑色衣衫,一支白玉笛子露出来,他将笛子抽出放在旁边。他慢慢把她肩头处的衣衫拉开,露出部分雪白的肌肤,肩头处是发黑的伤口。他顾不了那么多,趴上去用嘴吸吮伤口,一口一口将黑色血液吸出,直到吸出红色血液。还好他当时为她点住穴道,毒素才没有迅速扩散到全身。这时,完颜丹素渐渐苏醒过来,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白衣少年,又发现自己肩头被拉开的衣衫,心中突然恼怒羞愧之极,但她浑身无力,无法保护自己的身子。

  龙剑山拱手道:“姑娘千万不要误会,在下只是不想看着姑娘就这样死去,情急之下,才会解开姑娘的衣衫,为姑娘吸吮出毒素。若姑娘认为在下是有辱到姑娘的贞节,那在下小命就在姑娘手中,等姑娘伤口痊愈,随时可以拿去。现在在下只是想尽快为姑娘把伤口清理上药,以防止伤口感染。”

  龙剑山见完颜丹素不再挣扎,他为她清理干净伤口,拿出自己身上的外伤灵药----金银雪莲膏,在她的伤口上涂抹,然后他又从怀中取出一块紫色手帕,包在伤口之上,才将她的衣衫重新穿好。金银雪莲膏乃是神医秦三路当年在天山派时,苦心研制的治疗外伤的灵药,只需在清理干净的伤口处涂抹几次,伤口便可迅速长好,只留下轻微疤痕。完颜丹素似乎明白过来,眼前的人只是想救治自己,她看着他在旁边点燃起一堆柴火。龙剑山又从身上取出雪山七罗丹和青海鱼鸟丸,这是钟离飞雪和海蓝青两位姑娘送给他的救伤良药,他认为让完颜丹素服下,会更有帮助恢复内力。他告诉她这些药会更好的帮助她的身子恢复过来。

  就在这时,龙剑山突然倒在地上不起。完颜丹素吃惊的看着他,他的嘴唇发黑,她知道他是为了救治自己吸吮毒素时中毒,她挣扎着将他扶起躺在自己怀中,她捡起地上的两个小药瓶打开,取出丹药和丸药给他服下。她自己也服下几颗,看着怀中为了救治自己而中毒的白衣少年,没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傻的人!月光明照,夜风微起,篝火燃烧,思绪连绵。完颜丹素突然想起自己的娘亲,那和蔼可亲的面孔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想起小时候娘亲把她抱在怀中的情景,温暖爱怜,久久不散。她渐渐恢复体力,怀中依然抱着那白衣少年,看着他风度翩翩的脸庞,内心喜悦之情荡漾开来,她的脸上竟然红晕燃起,露出久违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春天里初开的花苞一样恬静温润!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爱慕心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