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长廊亭榭
化山2017-02-06 21:104,650

  龙剑山和完颜丹素分开后,龙剑山就赶往灵宝县城,在快到城门口时,遇见祁连派的人才会一同进城。龙剑山在走之前为她留下金银雪莲膏和青海鱼鸟丸,以便治疗恢复她肩头的伤口。完颜丹素不知道为什么也会去往灵宝县城,而且还在后面跟着龙剑山。不管是龙剑山遇见祁连派的人,还是在福隆客栈二楼的雅间和钟离飞雪相谈饮酒,以及两个女扮男装的算命之人拦住龙剑山之事,这些她一一知晓。

  函谷客栈。李紫蝉和秦凤阳还在因为给龙剑山算命之事而乐着,李紫蝉虽然不懂算命之术,但在她小时候常听贺兰派的老厨子讲八卦算命,加上她心性好奇记性又好,所以也就略知一二。灵宝县城北边的黄河渡口,她们昨日在来到县城安顿好,感觉无所事事,她们就央求李寒秋的同意去往那里,一睹滚滚黄河水。她们看到岸边有渡口,沿着河岸竟然还有一处长廊亭榭。听当地人说,晚上长廊上还会有烛火灯笼相映,更加好看。所以,李紫蝉想让龙剑山晚上去往那里,而她们二人也会悄悄去那里,如此美景之下,再和他不经意间相遇,肯定是异常奇妙!

  这天夜里,龙剑山饭后感觉身心疲惫,李寒秋让客栈的店小二烧好热水,以便龙剑山泡个热水澡解乏。秦凤阳还在浴桶内放了一些中草药,龙剑山泡完澡感觉身子好受许多,但由于昨夜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他还是有些困意,决定今晚早些休息。于是,他和李寒秋喝完茶就回到自己的客房。虽然李紫蝉和秦凤阳在喝茶期间询问过他,可以出去逛逛灵宝县城的夜景,但他实在感到困意,加上李寒秋的劝阻,他便回房休息。她们只好回到客房内。

  秦凤阳道:“哎!这下好了!看来今夜剑山哥是不会去灵宝县城北边的长廊那里。就算我们现在去往,也无太大意义。”

  李紫蝉撅嘴道:“我们拐弯抹角废了半天口舌,龙大哥真是不开窍,他怎么就听不出来人家的话中话呢?对了,凤阳姐姐,我吃饭前下了楼,不知道龙大哥有没有说他昨日与我们分开后,遇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

  秦凤阳看着她道:“剑山哥说昨日与我们分开后,他在一片山林中遇见漠北三雄在为难几个江湖武林中人,于是他施展轻功吸引开漠北三雄的注意力,而后将漠北三雄甩掉后返回,又遇到那几个江湖武林中人,那些人自称是亚武山古越山庄的人,为了感谢剑山哥的救命之恩,他们邀请剑山哥去了附近的小山村,那里有古越山庄的分据点,剑山哥不胜酒力,本来想喝酒后就赶紧赶来县城与我们会合的,可他喝醉直到天明才醒过来,当他赶到城门口外却与祁连派的人遇到,在福隆客栈不是和钟离飞雪又喝了酒。现在好了,他浑身难受,困意不断。”

  李紫蝉笑道:“原来如此!龙大哥还真是侠义心肠,那今夜他是不会出去了!看来我这算命之术,是真的不可信啊!凤阳姐姐,你不是有静心安神的中草药吗?不如给龙大哥点燃一些,也好让他睡个好觉!”

  秦凤阳笑着赞同她的话。于是,她拿出一些中草药准备好,决定亲自送到龙剑山房间去。龙剑山在房间内回想着自己说过的谎话,所谓在山林中遇到漠北三雄在为难亚武山古越山庄的人之事,是完颜丹素和他讲的,以便隐藏事实。本来龙剑山是不愿意对别人说谎话的,但完颜丹素的假装生气让他不得不顺从她的意思,他后来想了想,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不好,免得被她们问个没完没了!正当他准备休息,窗户外飞来一把短剑,他拔下扎在木门上的短剑,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渡口长廊‘四个字。他迅速走到窗户旁向外看去,发现远处的瓦房上有个黑衣人影施展轻功早已离去。他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他还是决定去渡口那边走一趟。龙剑山穿上白衣衫,为了不惊扰李叔叔他们,他从窗户施展轻功而出,沿着低矮房屋向北而去。秦凤阳轻轻敲着龙剑山的客房门,可却无人应答,她一用力门竟然打开,烛火依然亮着,屋内床上却没有看到龙剑山的身影。她关门后慌张着重新回到客房。

  李紫蝉紧张道:“龙大哥不在自己的房间?那他人去了哪里?不会是在和我爹饮茶吧?”

  秦凤阳道:“应该没有,我刚才回来时经过李叔叔的客房,里面没有说话的声音,而且我发现剑山哥房间内的一扇窗户是打开着的。他会不会是去了县城北边的长廊亭榭那里?难道剑山哥是故意说要早点休息,然后想要一人独自去往那里?”

  李紫蝉笑道:“或许是这样!可能龙大哥是怕万一去了那里,却没有遇见心中爱慕之人,那该有多尴尬啊!不如我们也赶紧去那里会见龙大哥!”

  她们开心着梳妆打扮后,换上翠绿色衣衫。为了不让李寒秋知晓,她们也从房间的窗户处偷偷溜走,朝着县城北边而去。

  龙剑山很快来到渡口处,黑暗中滚滚黄河水川流不息。他看向河岸附近不远处,有亮着烛火灯笼的长廊亭榭,在黑夜映衬中异常炫丽多彩。虽然夜里河岸的清风吹拂不断,但还是有不少人在那里游玩欣赏美好夜景。他走过去,从长廊这头穿过人们走到长廊那头的亭台。正在他看着流动的黄河水发呆时,突然远处传来一曲优美的笛声,他马上听出来这是丹素姑娘在吹奏----丹凤寻凰。他内心异常兴奋,寻着笛声飞身而去,来到前面一处坡地,坡地上面有一座亭子。一位白衣女子坐在亭子内,手中轻拂白玉笛子,手腕白色飘带随风飞舞。他看着她的身影发呆起来,心里开始荡漾,同时陶醉在这婉转的笛声当中。完颜丹素一曲过后,看着站在亭子外面的龙剑山,心里微微笑着。

  完颜丹素道:“龙公子,我们又见面啦!看来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分,虽然我不相信什么缘分,但像龙公子这样的谦谦君子,实在少见!”

  龙剑山上前拱手道:“在下没想到丹素姑娘会在此地,多有打扰!谦谦君子,在下实在不敢当!不知丹素姑娘为何会夜里独自在此抚笛?”

  完颜丹素笑道:“龙公子不必谦虚!我在此抚笛能够遇见你,或许是老天可怜我独自一人在这里太过荒凉,难道龙公子见到我心中不悦?”

  龙剑山站在亭子外道:“丹素姑娘的行踪,在下难以捉摸。我在此能够再次遇见你,实感荣幸!不知丹素姑娘的伤势有无大碍?”

  完颜丹素走到他身旁,笑道:“多谢龙公子挂怀。我的伤势已无大碍,这也多亏龙公子留下的金银雪莲膏和青海鱼鸟丸。不过,像龙公子这样细心体贴地的谦谦君子,身边应该会有不少美丽的姑娘围绕着吧?”

  龙剑山道:“丹素姑娘说笑啦!在下无名小辈一个,身边并没有什么姑娘围绕,不知丹素姑娘此言是有何意?”

  完颜丹素心中不悦,这龙剑山真是榆木脑袋,一点也不开窍!她决定和他比较一下功夫,趁机也好小小的教训他一下!

  完颜丹素道:“我知道龙公子功夫不凡,所以我想要和你切磋一下!”

  龙剑山还没有开口,完颜丹素就向他出手。他没想到她的拳脚功夫也如此了得,他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看她的样子似乎不会罢手。二人突然飞身而起,来到亭子上面。完颜丹素一直在向前出招攻击,龙剑山只是在有效防御着,他并不想和她动手,但她的出招似乎有点过急,他好像看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但现在想要终止,恐怕为时已晚!他也算是渐渐知晓她的怪脾气!完颜丹素见龙剑山并不向她发出攻击,只是一味地在闪躲抵挡,她的心里更加气愤。但她一不小心踩空,从亭子上落下,龙剑山见状,急速飞身而下,伸手搂住她的腰间,翻滚而落,二人顺着坡地滚落着。当他们躺在平坦的草地上时,龙剑山还是抱着完颜丹素,他只感觉她的身子软软的,但他很快松开手。两个人的脸上都红润起来。完颜丹素转身坐在草地上,内心砰砰的,如小鹿乱跳!夜色笼罩滚滚黄河,月挂高空流云掠过。龙剑山不知该说些什么,就顺势坐在她的身旁,同样望着天上的明月!

  完颜丹素拿出手帕道:“这块紫色的手帕,我已经清洗干净。但这上面写着‘司空灵’三个字,不知是何寓意?”

  龙剑山道:“这块紫色手帕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所以我一直随身带着,对我来说,这块手帕也算异常珍贵。”

  完颜丹素以为这块手帕是哪位姑娘送给他的,原本是打算扔掉的。可现在听他这样说,她心里异常高兴,就决定留下来。

  完颜丹素笑道:“原来这块手帕里面还有故事,那我很喜欢这块手帕,不如龙公子就把它送给我吧!”

  龙剑山犹豫道:“既然丹素姑娘喜欢的话,那我就将这块手帕送给丹素姑娘。如果哪天你不喜欢了,可以把它还给我!”

  完颜丹素将手帕放入怀中,笑着道:“那我肯定会一直留着的!今晚的月色真美!在这里又遇见龙公子,实属幸事!”

  龙剑山笑道:“丹素姑娘开心就好!今晚的月色的确很美,如果丹素姑娘再抚笛一曲,岂不更有雅兴!”

  完颜丹素笑着站起来,向前跑着,还不停地回头看他。龙剑山只好在后面追赶她,终于追到河岸边。完颜丹素停在那里,龙剑山站到她身旁。忽然,她拉起他的手,飞身而起,向着河面飞去。原来,河里有条木船,他们飞身稳稳落在船上,船中间是船舱,里面微明摆好方桌酒菜。完颜丹素站在船头处,手抚白玉笛,对着月光吹奏----丹凤寻凰。龙剑山静静地听着那悦耳的笛声,还有眼前那被风吹拂起来的白色身影,月色笛声,美轮美奂!

  完颜丹素道:“如此良辰美景,怎能少了美酒来助兴!龙公子,我敬你一杯!”

  龙剑山举杯道:“丹素姑娘,兴致高雅。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丹素姑娘,请!”

  完颜丹素看着他的眼睛,笑道:“龙公子此言差矣!兴致高雅,那是要看和谁在此饮酒啦!若是换做别人,本姑娘可没这个雅兴!”

  龙剑山笑道:“那在下真是受宠若惊!能够让丹素姑娘如此看得起,实在是我的荣幸!丹素姑娘,那我再干三杯,以示敬意!”

  完颜丹素道:“既然我们已是朋友,龙公子以后在我面前也就不必拘束。曾听龙公子说过,要和贺兰派的人一同前往洛阳城,也是为了寻找江湖传闻的天山化龙剑,那龙公子觉得那天山化龙剑是否真的会在洛阳城出现?”

  龙剑山道:“天山化龙剑不管是否真的会在洛阳城出现,江湖武林正派同道中人也都要去那里一探究竟。若是天山化龙剑真的出现在那里,毕竟会掀起江湖各界人士的相互争夺,也为了防止天山化龙剑落入心怀不轨之人手中,各大江湖武林正派中人才会赶来,避免引起江湖武林的浩劫。”

  完颜丹素拍手笑道:“没想到,龙公子年纪轻轻,却深知这样的大道理!我很是佩服!龙公子,我再敬你一杯!”

  龙剑山笑道:“丹素姑娘谬赞!其实这些江湖大道理,都是贺兰派的李叔叔曾分析过的。在下只不过是又重新叙述一遍罢了!”

  完颜丹素举杯道:“龙公子不必过谦!其实我觉得你本来就聪明过人,只不过是有些事情上,你到是不太开窍!我们不说这些,龙公子,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我们再干一杯!”

  龙剑山道:“丹素姑娘,我们已经喝完两壶酒,我看还是就此停下,不如我们下次遇见再喝。这样喝下去定会醉人,我会担心你的安危!”

  完颜丹素脸色喝的微微红,听到龙剑山这样说,心里暖暖的,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喝醉,但有时候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但龙剑山还是担心她喝醉无人照顾,还好他想起来身上所带的中草药葛花。秦凤阳曾说过,据〈神农本草经〉记载,葛花泡茶,清热解毒,解酒效果异常之快。于是,他为她泡好一壶葛花茶。完颜丹素却趴在桌上不动,龙剑山只好端着茶杯坐在她身旁,他轻轻扶着她喂她喝葛花茶。她闭着眼歪着头依偎在他的肩头上,还是喝下几杯茶水。

  龙剑山伸手拿来旁边的黑色披风,盖在她的身上。完颜丹素此时依偎在龙剑山怀里,感觉内心温暖。这也让她想起来小时候,她经常会依偎在自己娘亲怀抱里的情景。或许是完颜丹素酒后异常思念娘亲的缘故,她的眼角流下了泪珠!龙剑山看见她幽美的脸庞,一道泪珠划过,犹如刺进他心里的颤动。他伸手轻轻为她拂去脸庞的泪痕,她却慢慢抓住他的手,嘴里还在轻轻地说着:为什么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龙剑山感到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他伸手轻轻拍着她,让她安心入睡!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东进中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