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逐沙海
化山2016-12-24 09:343,866

  天山下,青岚寺。完颜西峰和海无涯已经赶到青岚寺与文连章和林长水会合,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文连章中了无量大师一记少林隔空掌,林长水已替他运功疗伤,暂无大碍。他们带领天山派众位弟子一起闯进青岚寺,但无量大师似乎早已在寺内等候多时。

  完颜西峰笑着上前拱手道:“无量大师,昔日一别,甚为挂怀。打扰大师清净,还望见谅。不知龙夫人和小少主是否在本寺内,还请大师请出。”

  无量大师道:“阿弥托佛!完颜施主,难得挂怀,老衲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只是龙夫人和小少主在天明前已离开本寺,诸位请回吧!”

  文连章上前厉声道:“老和尚,你胡言乱语,昨日夜里他们还在寺里,我们还交过手,这是你也知道。而我们天山派的众位弟子就在寺外守着,根本就没有人出去过,他们一定还在寺内,定是被你这老和尚给藏了起来。老和尚你身为出家人怎么能说谎。”

  无量大师道:“阿弥托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如果施主不信老衲所言,可以进内搜索。如搜出,老衲任凭处置。如搜不出,还请诸位离去。”

  完颜西峰想到无量大师定不会说谎,他们一定是从某个地方逃出寺庙。但文连章和林长水已经带着众位天山派弟子进内搜索。很快,他们搜索回来,一无所获。文连章一时心中拿不出主意,愁眉苦脸,只是看着完颜西峰和海无涯。

  完颜西峰再次拱手道:“无量大师,打扰了。寺庙本是清净之地,扰乱大师甚是惭愧。我们马上就带人离开,已还青岚寺一片清净。”

  无量大师只是嘴里说着阿弥托佛!善哉!善哉!他们众人从青岚寺离去,向寺庙后山的方向前行,那里是往东去,前面就是洛楼城。

  林长水恼怒道:“为什么我们刚才那么多人不趁机教训一下那个老和尚?龙夫人和小公子肯定是被老和尚私自放走的。”

  海无涯道:“那老和尚就是当年一人独战漠北三雄的无量大师,武功深不可测,就算我们四人一起上,也未必能讨到什么便宜。况且老和尚早已把龙夫人和小公子放走,我们再纠缠下去也无意义。而我们的目的是找到龙夫人和小公子带回天山,无需过多招惹是非。”

  完颜西峰道:“无量大师肯定是把他们从青岚寺的某个秘密通道给放走了,他们一定还未走远。茫茫西域,人烟稀少。但人总是要吃饭喝酒的,我们就朝着东边追,前面就是洛楼城,他们一定会经过那里。”

  洛楼城,位于连接天山方向和大漠方向的中间地带。虽然比不上中原地区长安城和洛阳城的繁华,但在西域也算是商贾云集之地。回龙客栈,洛楼城四大有名的客栈之一。武不功推开二楼房间的窗户,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秦三路道:“龙夫人,天色渐晚,我们明日必须离开这里。虽然我们逃离了青岚寺,但南荣昆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或许天山派的人正在赶来的路上,而洛楼城是必经之地,所以不能过多停留,还望龙夫人能够坚持住。武不功师兄已经买好三匹快马和路上所需干粮,我们黎明即刻动身。”

  龙夫人抱紧龙剑山道:“一切还听秦神医安排。只是如若我难以逃脱时,还望二位能够将山儿带离西域,只要山儿能够平安活着长大成人,我就心满意足了。山儿自小体弱多病,当娘的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秦三路拱手道:“龙夫人言过,龙掌门之托,我等定然以命担当。保护龙夫人和小少主全身而退,是我们唯一的使命。请龙夫人放心。”

  天色渐明,长风不断。三匹快马很快出了洛楼城,一路向东而去。完颜西峰等人在天明时分赶到洛楼城,派出天山派的弟子在几大客栈四处打听。完颜西峰和海无涯,文连章和林长水,四人坐于金羊客栈中,要了店中上好的酒菜。正在他们四人吃的尽兴时,一名天山派的弟子来报,打听到在回龙客栈里店老板和店小二曾见过两位江湖人士带着一个妇人和小孩儿,在店里住过于天明前已向东离去。

  完颜西峰拍桌道:“我们还是来晚一步。既然他们是天明前离开的,那就还没走多远。长水兄,你赶紧派人再去准备四匹快马,让店小二备些干粮和酒水,我们四人马上出城去追,其他人在后面跑步跟上,我们会在路上作下记号,以便会合。”

  海无涯喝下杯中的酒道:“我们必须快马加鞭去追,如果让他们穿过沙漠,走出西域,那就再也找不到他们的去向。”

  文连章吃完手中的鸡腿,道:“两位说的没错。如果错失这次机会,我们恐怕很难再找到他们。南荣掌门那里,我们就很难交差。”

  三匹快马顶着西域的烈风,穿过草地,越过戈壁滩,跨进茫茫沙海的边缘。路上不时出现野兽的尸骨,无情的西域沙海,能够吞噬所有生灵。风卷沙起,让人无法睁开眼睛。司空晴在马背上颠簸不停,她从来没有骑过这么快的马,也没有骑过这么长时间的马。这让她倍感不适,五脏六腑在体内翻江倒海,似乎要吐出来。但她还在坚持着,比起这点困难,逃生的欲望更能鼓起她内心的勇气。三岁多的龙剑山被藏在一个竹篓内,秦三路背着竹篓,快马加鞭。武不功背着包袱干粮和清水,但他似乎察觉到马已疲惫,如果不停下休息片刻,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跑下去,会把马活活累死。他的建议得到秦三路的肯定,三匹马终于可以暂时停下飞奔的马蹄,在沙海中吃着眼所能及的沙草根。三人坐在沙地的背风坡上休息,也让竹篓内的龙剑山出来透透气,吃些牛肉干喝点清水,补充一下耗损的精力。但他们带的干粮和清水有限,必须提前找到一家客栈或者找到沙海中的绿洲水源,否则就算他们还没被天山派的人追上,就会被饿死或渴死。

  武不功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走上半天路程,就会达到沙海中间的龙门客栈。那里是沙海中唯一的客栈,当年司空掌门带领我们几位师兄弟,一起去中原的时候,曾路过龙门客栈,在那里补充干粮和水。不过,在龙门客栈里,鱼龙混杂,杀机四伏。”

  秦三路道:“但我们还是要去那里,因为沙海比龙门客栈更加危险,一旦我们迷路或遇到沙尘暴,随时可能丧命于此。去龙门客栈,我们活下得几率会更大些。龙夫人,请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动身上路,务必在天黑前赶到龙门客栈。沙海昼夜温差较大,所以我们不能过多耽搁时间。”

  三匹快马再次飞奔于沙海之上。完颜西峰等人的四匹快马紧随其后,虽然风沙不断,但沙路上还是留下浅浅的马蹄印,指引着他们一路追赶。完颜西峰和海无涯虽然多次穿越这片沙海,但他们心里也清楚的很,一旦走错方向迷了路,就会被无情的沙海夺去性命。龙门客栈,他们当然也熟得很,每次穿越沙海那是必经之地,他们也知道小小的龙门客栈,不可小觑。那里藏龙卧虎,说错话都有可能丧命。完颜西峰想到秦三路等人肯定在朝着龙门客栈的方向逃去,所以他们稍作休息,又驾马如飞,他们也想在天黑前赶到龙门客栈,沙海夜晚的温差不是常人所能够忍受的。

  龙门客栈,在茫茫沙海中存活能够屹立不倒,是无法用言语解释清楚的。龙门客栈就像一个大熔炉,谁能在这里存活下来都是个未知数。三匹快马在天黑之前奔波到龙门客栈,马已筋疲力尽,被拴在马棚内吃草。马棚内还有众多马匹被分别拴在马桩上,预示着客栈内客人众多。秦三路推开了客栈的正门,风沙随之而进。一位店小二模样的人拿着抹布走过来,脚步行走如风,一看就是行武之人。店内的人少说也有二十来位,从穿着上看五花八门,门被推开的一刹那,众人犀利的眼光已扫过他们,但他们依然喝着杯中的酒,说着嘴里的话,嚼着手中的牛肉。门被店小二重新关好,秦三路低声对店小二说,我们是路过的商人,夜黑来此借宿一宿,明日离开。来一间中等的客房,客房要大,先给我们准备一些吃喝的,再备些干粮和水送到房间。秦三路塞给店小二一块金子,店小二立马会意,示意他们先坐下等候。在远处柜台坐着的老板娘凤落雁,人称凤二娘。她接过店小二手中的金子,在嘴里使劲用牙咬了一下,眉开眼笑。店小二立马明白去了后厨。秦三路等人坐在靠里角落的一张桌前,他把竹篓打开,抱出龙剑山,司空晴抱着龙剑山坐在那里,心神不定,总觉得这里氛围怪煞。武不功尝了一口茶水,示意龙夫人可以喝。他又尝了酒水,甘冽醇厚,和秦三路对饮一杯。

  忽然一人大叫着。“老板娘,怎么回事?前三盘还是牛肉的味道,怎么这盘肉成了白肉的味道?难道我们给的钱还不够我们兄弟们吃好?“

  凤落雁扭着屁股大步走过去。一手拍在桌上。“没看见这么多客人吗!一头牛都不够你们吃!你们想吃牛肉,其他的人也想吃牛肉,老娘我还想吃牛肉呢!牛肉早被你们这些人吃光了。再说那也不是白肉,是狼肉,吃到了好东西,还在这里大声嚷嚷,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那人长得肥头大耳,穿着西域奇服,头发是许多细长麻花辫状。他色眯眯地盯着老板娘的胸脯,淫笑着道:“我其实不想吃什么白肉或者说狼肉,到是想吃豆腐,不知道老板娘能否上盘豆腐来啊?“桌上的其他人都大笑着。

  凤落雁的确有几分姿色,年岁上虽比不上年轻少女,但风韵犹在。她大笑着道:“想吃老娘豆腐啊!那今日我就让你吃个够!“

  说着,凤落雁拿起那人酒杯,神速般递到那人嘴旁,把酒倒进他的嘴里,那人反应过来时,酒已顺着嘴角流出许多。凤落雁笑着随手把酒杯抛入空中,杯子在空中转了几个跟头,她一伸脚接住,抬脚酒杯落入手中,说着还有一点酒没喝完,就撒向那人脸,但酒却没有泼出。那人运功伸手抢夺酒杯,酒杯飞起半空之中,当酒杯落在他手里,凤落雁早已远离酒桌走开,酒杯里面的确还有一些酒水。他在疑惑:刚才酒杯明明撒向他,为什么酒水没有洒落?其他桌上的众人都大笑着,本来是他想调戏老板娘,却被老板娘戏弄了一番!

  秦三路知道那盘肉绝对是白肉,根本不是什么狼肉,所谓白肉就是人肉,但这里是龙门客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们吃过喝够,正准备上楼回房间。这时,正门又被人推开,风沙依然灌进。又有四位客人随风而进,众人的眼光依然扫过四人身上,依然酒声不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