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战青岚
化山2017-01-04 12:292,727

  南荣昆仑派出三师弟和四师弟秘密下山追寻神医秦三路的下落。“启禀掌门,我和林师弟下山搜寻半月有余,暂无秦三路的消息。请掌门责罚。”文连章表情凝重道。南荣昆仑挥手道:“两位师弟奔波数日,已然辛苦。这不能怪你们,虽然我千算万算,竟然没想到这个秦三路竟然背着我,偷偷将化龙剑谱带下山。这件事暂时放下,三天前大嫂司空晴带着小侄儿龙剑山下山去青岚寺上香祈福,我指派六师弟武不功带人护送前往,但心里总有点不放心,你二人即刻前往青岚寺暗中查看有无情况。”三师弟文连章和四师弟林长水领命而去。

  青岚寺位于天山脚下的一处谷地,这里河流湍湍,林木茂密,距离最近的洛楼城快马也有半天的路途。深山藏古寺,香客自然来。所以前来青岚寺烧香拜佛的人,络绎不绝。司空晴在青岚寺的一处厢房内见到了秦三路。司空晴哭着道:“秦神医,我有好多话要问你。你是怎么知道遮天是被南荣昆仑陷害的?还有遮天现在到底怎么样,他人在哪里?”秦三路拱手道:“龙夫人请别过度伤心,以免身体有恙。龙掌门为人光明磊落,可还是被身边最信任的南荣昆仑这样的小人暗算。龙掌门在第一次对战完颜西峰和海无涯时,中了完颜西峰的黑杀掌,南荣昆仑和几位师弟已经将掌门体内的毒素逼出来,我也给掌门诊治过,并开了调理身子的中药方子,只需数日煎服就会好的。但药是南荣昆仑安排人煎服的,一次我给一位师弟诊病路过伙房,看见一位师兄弟在煎药,我上前询问得知是给掌门人的药,但我发现煎药锅内除了我开的几味中药还有别的。天色已晚,我本来想次日前去探望掌门的病情,可次日却听说龙掌门病已好转,已闭关修行。等龙掌门出关,我也给掌门诊断,却什么也没查出来。接着就是龙掌门对战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对战中却出现问题,龙掌门中了凌空道人的散阳掌和普定和尚的黑杀掌,散阳掌本来无毒,但是凌空道人是受人指使还是用了毒,龙掌门中毒过深,加上身中蛊毒,所以身子虚弱。种种迹象表明,这都是南荣昆仑一手安排的棋局,龙掌门后来也想明白许多事情,无论是完颜西峰和海无涯,还是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这一切都是南荣昆仑安排的阴谋,他的目的就是天山派掌门人和化龙剑谱。”

  司空晴打断他的话哭泣着道:“还有我。南荣昆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你也知道我还有个姐姐司空灵,在八年前坠入飞龙瀑后山的断魂崖。而我现在才知道,我一直喜欢的龙遮天,在他心里念念不忘的人却是我姐姐司空灵。我姐姐是我害死的,都是我当时的嫉妒心太强,要不是我告状说大师兄龙遮天和姐姐司空灵在后山私下会面,我爹也不会责罚龙遮天,我姐姐也就不会被关厢房,她也不会偷偷逃出来再次去见龙遮天,而爹爹大怒重罚龙遮天,我姐姐求饶不过说是自己的错,竟然以死相逼,但我爹当时是铁了心要重罚龙遮天。姐姐竟然消失了,次日在后山的断魂崖发现了一条紫色的手帕,上面写着‘司空灵’三个字。姐姐的死去对我爹的打击非常大,他从来不喝酒,竟然在那天晚上把自己喝醉了,我替爹爹盖被子时,他拉着我的手嘴里还在喊着灵儿的名字。后来,我爹开始闭关,还特地交代让大师兄龙遮天一定要好好照顾我。”

  秦三路道:“龙夫人请节哀。司空掌门或许也有难言之隐,手心手背都是肉,天下父母哪有不疼爱自己儿女的道理。”

  司空晴道:“你下山之前给我送药诊病,留下了遮天给我的书信,还有那条紫色的手帕,书信上说让我带着山儿于今日赶到青岚寺,山儿才三岁多又体弱多病,我以上香祈福的借口恐怕是瞒不了南荣昆仑,这些天南荣昆仑也没有为难我和山儿,反而对我们关怀有加。”

  秦三路道:“龙夫人,那就危险了。南荣昆仑这种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人,心思缜密,就算他不会为难龙夫人,但他绝对不会放过小少爷剑山的。他怕剑山少爷长大后会找他报仇雪恨。所以,龙夫人,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龙掌门所托付的,将龙夫人和小少爷从水深火热的天山派带走。”

  司空晴已不再流泪道:“那我们如何脱身?外面有武不功和众多天山派弟子,恐怕他们都不是好对付的人。”

  秦三路道:“龙夫人请放心。武不功师兄还算是条好汉,况且龙掌门当年曾救过他们兄弟二人性命,他不会不明事理的。等我与他解说,他自当会随我们一起离开,他是不会待在南荣昆仑这种阴险狡诈之人手下的。避免夜长梦多,我们今晚就动身。”

  文连章和林长水二人快马加鞭赶到青岚寺,隐于暗中查探。月明星稀,谷风起伏。秦三路和武不功在前,司空晴拉着龙剑山在后,四人沿着厢房的长廊前行。却被躲在暗处的文连章和林长水拦住。文连章轻蔑道:“龙夫人和小公子这么晚了准备去往何处?哎呦!这不是天山派的叛徒神医秦三路吗!南荣掌门找你找的实属不易啊!没想到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还有六师弟你,这是要叛离门派吗?”

  秦三路道:“两位师兄,别来无恙!恐怕在你们二人眼里,只有南荣昆仑这样的卑鄙小人。龙掌门当年待你们不薄,没想到你们竟然为虎作伥。”

  林长水厉声道:“秦三路,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南荣掌门或许会饶你一条性命。否则,刀剑无眼,休怪我们手下无情。”

  武不功上前道:“文师兄,林师兄,龙掌门确实是被南荣昆仑陷害的,南荣昆仑为了登上掌门人的位置,丧心病狂,竟然给龙掌门下蛊毒。这种人,两位师兄难道还要为他卖命,你们不会是被他控制了吧?”

  文连章叫道:“武师弟,休要胡言。龙掌门是待我们不薄,但那已是过去。现在南荣掌门才是天山派的掌门人,就凭你们两个人在这胡言乱语,诋毁南荣掌门的声誉,我们绝不轻饶。”

  司空晴道:“看来你们两个早已依附于南荣昆仑这个阴险小人,今夜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跟你们回去。”

  林长水抽出手中的剑,道:“龙夫人放心,我们不会伤到您和小公子的。只是对付这两个叛徒如果不投降的话,我们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这边,文连章抽出长剑,武不功拔剑飞出,落在一片空地上。两个人使出天山派的剑法,论招式,虽然武不功是师弟,但在剑法上一点也不逊色于三师兄文连章,但在内功修为上文连章要比武不功略高一筹。一时间,此二人剑法上不分高下,二人倒是把天山派的剑要招式,发挥的淋漓尽致。那边,林长水与秦三路打的也是刀光剑影。秦三路曾是天山派的神医,通常除了行医,只练些天山派的普通剑法,没想到和林长水也能过上招式。

  林长水握紧手中的剑道:“好你个秦三路,这些年在天山派你竟然深藏不露,你到底用的是哪门的剑法?”

  秦三路浅笑道:“林师兄,我不仅能为你治病,还能让你受伤。今夜就让你尝一尝天山派不外传的神医六剑的厉害。”

  武不功渐渐已抵挡不住三师兄文连章的剑招。文连章也不敢轻敌,出招剑剑要害。他挥手一掌,打到武不功身上,武不功飞出落地,嘴角溢血。秦三路躲开林长水的剑招,飞身来到武不功身旁。司空晴拉着龙剑山走过来,一起将武不功扶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