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龙门风暴
化山2017-01-04 16:325,949

  龙门客栈之所以能够在沙海中长久存活下去,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操纵的人必须做到,黑白通吃!凤落雁作为老板娘,她是从来不会轻易信任来龙门客栈的任何人,这些人在她眼里其实都一样,带着笑里藏刀的面具,说着别有用心的话语,做着黑白不分的事情!

  天色微明,风沙弥漫。龙门客栈外面的灯笼和挂在外面的兽皮,被吹的像要飞起来一样。除了风沙,天空似乎是异常寂静,但是往往寂静中都带着风暴。或许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做到完美无缺,就算是计划的再好,也还是会有瑕疵,因为还有天意!

  秦三路按照和老板娘凤落雁昨日的约定,她拿到化龙剑谱。凤落雁按照约定,让秦三路等人先行离开。秦三路等人骑上快马,踏上风沙之路,一路向东。但是很快,完颜西峰四人也骑上快马向东追去。让他们四人感到奇怪的是,竟然没人阻拦他们。于是,四人快马加鞭,以防有诈。越是这样平静,越让他们感觉哪里不对劲。秦三路的马领头在前,武不功的马跟在最后。但完颜西峰等人还是追上了秦三路他们的快马。

  林长水轻蔑地笑道:“秦三路,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我定会给你烧纸上香的!”

  秦三路笑道:“林长水,你莫要得意忘形,就算我死了,也会拉上你来垫背的!”

  完颜西峰道:“秦三路,将死之人还敢口出狂言,识相的就乖乖投降跟我们回去,免得我们动手送你上路!”

  秦三路觉得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凤落雁不会不懂江湖规矩,本来他想再拖延一下时间。没想到文连章拔剑飞出,直奔他而来。秦三路飞出头上的竹编帽子,飞身落马,长剑指出。文连章一剑劈开飞来的帽子,翻身而去,挥剑交锋,使出天山派的快剑招式,雪山破风,长空幻世,一连串的剑招,有点让秦三路招架不住。这边,林长水和武不功也打斗开来,林长水剑招毒辣,根本不把师弟武不功放在眼里,二人打了二十几个回合,武不功身上已划出好几处伤口,鲜血滴落到沙地上,瞬间不见。秦三路和文连章斗了三十几个回合,渐渐秦三路处于下风,秦三路翻身飞出,落在沙地上,转身挥手飞出一把短小的刀子,刀子短小但异常锋利,飞出的刀子命中文连章的左臂。这种刀子是秦三路行医治病所用,他结合神医六剑里面的第三式飞剑招式演化而成,早已练得炉火纯青。文连章恼羞成怒,没想到秦三路还有这种招式,他不顾左臂之伤,右手握紧长剑飞出,秦三路趁机使出神医六剑的招式应对,文连章似乎因恼怒剑招上有些混乱,秦三路飞身一记旋坤脚,文连章飞落沙地,翻滚而起,嘴角溢血。完颜西峰见状,飞马而出,一把阴山藏风剑,挥舞而起,剑招幻散,秦三路拼命接招,但已然不及,完颜西峰步步紧逼,剑锋犀利,似乎胜券在握。秦三路挥手飞出一把刀子,但完颜西峰翻身躲开,飞起而来,挥剑刺出,秦三路左肩划出伤口,但依旧在拼命抵挡。完颜西峰反手一记黑杀掌,打在秦三路身上,秦三路飞出落在沙地,直接口吐黑血。武不功也抵挡不住林长水的攻击,败下阵来,被林长水一脚踢飞在地。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一群快马奔驰而来,是昨日龙门客栈内的那些粗人。完颜西峰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应战。

  刀疤脸那粗人道:“俺们沙海七狐最看不惯你们这样的人,杀人灭口,简直比俺们还可恶。但是只要你们把化龙剑谱留下,俺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当然,那个秦三路和老板娘有约在先,可以先行离开。可你们四人要交出化龙剑谱才能离开,否则可别怪俺们沙海七狐不讲情面。”

  肥头大耳那粗人道:“说的没错!我们绿洲五驼也不是吃素的人!乖乖把化龙剑谱交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完颜西峰看见他们总共有十二个人,人数上对方绝对的处于上风。完颜西峰四人已经被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包围住。武不功扶起秦三路,走到马前,司空晴本来已经绝望,没想到这群人是来帮他们的,心里又有了希望。她看到二人受伤,心里疼痛不已。秦三路知道黑杀掌毒性较大,吃下一颗十味灵草丹,已暂时压制住体内的毒性蔓延。他们赶紧上马离开,完颜西峰四人只是暂时被拖住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再次追来。

  完颜西峰等人眼看着秦三路他们骑马而去,心里恼羞成怒。看来这十二个人是非要阻碍他们的追捕,一场恶战即将上演。

  海无涯狂笑道:“别说我们身上没有化龙剑谱,就算是真的有,也不会给你们这些什么七狐五驼的粗人!”

  说完,海无涯长剑挥舞,一把青海赤纹剑,寒光熠熠,青海派的剑法,变幻莫测,剑风独特。沙海七狐的首狐名曰,沙湖,人称刀疤狐。沙湖看见对方出招,手中一把金柄链子刀急速飞出,被海无涯指剑挡开,接着沙湖腾空而起,与海无涯刀剑对决。完颜西峰等人也拔剑飞出,沙海七狐以及绿洲五驼各持兵器,一场恶战迅速展开。完颜西峰和海无涯毕竟也算是高手,四人拼命抵抗,虽然暂时还未落于下风。但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也算是西域这片沙海中的能人异士,尤其现在是在沙海中对决,这让他们更占优势。他们联起手来的组合,实力不容小觑!绿洲五驼首驼名曰,吕佗,人称胖头驼。吕佗手持长柄狼牙棒,力大无比,挥舞不断。完颜西峰的藏风剑不敢直接与之相碰,自己只占身体敏捷的一点优势,他知道狼牙棒威力非同小可,非常人所用。完颜西峰看出来,绿洲五驼联合起来,非常难以破解他们的攻击,而且他们的组合似乎破绽很少,一时无从下手。但完颜西峰心里明白的很,四人毕竟不占优势,时间一长内力耗损,说不定四人的性命将葬身沙海。完颜西峰觉得是该使出看家本领的时候,否则绝无生还。

  完颜西峰飞身而出,藏风入鞘,气沉丹田,运足内力,聚气在身,使出阴山穿云功。冲在最前面的是绿洲五驼的三驼,三驼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内力冲破,身子翻滚而出,口吐鲜血而死。这是完颜西峰最近刚修炼成功的阴山派至高内功心法。胖头陀吕佗见三驼被完颜西峰杀死,心如刀绞,自己的好兄弟就这样死在眼前。吕佗似乎心血难平,杀红了眼,大叫一声,举起狼牙棒飞出,其他三驼也一起而上。完颜西峰见一人已死,这样就瓦解了绿洲五驼的完美联合,他趁机拔剑飞身而出,现在只剩下四驼而且阵法已乱,虽然自己身上也受了轻伤,但他还是不敢大意,只能快速对决,这样反而更有优势。完颜西峰剑风犀利,忽然反手一记黑杀掌,打在四驼身上,四驼飞身而出,滚落在地,口吐黑血。

  这边,海无涯三人应战沙海七狐,仍不占什么优势。但海无涯也算看出来,必须先除掉一个人,瓦解他们联合的阵法。海无涯运足内力于手中赤纹剑,使出赤纹剑法的第四式剑法----飞鸟腾空。赤纹剑剑身上的浅色赤鸟纹明显变深,进而血红,似乎在饮人鲜血。海无涯的剑风瞬间变得异常幻散不羁,一剑划过沙海七狐的五狐,五狐身上瞬间血染沙地,被海无涯一脚踢飞在地,当场毙命。沙湖见状,大喊拿命来,手中的链子刀直飞海无涯而去。海无涯一剑避开飞来的链子刀,沙海飞手而出,一把飞镖从海无涯身旁飞过,手臂划出伤口,鲜血溢出。林长水挺剑飞来,虽然身上也受了伤,但看见沙海七狐已死一狐,顿时心里底气十足。林长水长剑指出,天山派的剑法招式被他练得也算炉火纯青,剑风直至沙湖而去。沙湖的链子刀飞出,被林长水挡开,但沙湖毕竟不是等闲之辈,手握链子刀,运足力道,与林长水的剑锋碰过。忽然沙湖反手一掌打在林长水身上,林长水倒地翻身而起,沙湖一记快刀而袭,链子刀急速飞来,穿破林长水的身体,林长水口吐鲜血,沙湖用力收回链子刀,林长水直接倒下毙命不醒。文连章看见四师弟林长水倒下,飞身而来,抱着他的尸体大叫。沙湖大叫着,俺们要你们全部葬身沙海。文连章见师弟已死,悲从心来,飞身而起,与沙海大战二十回合。海无涯剑指长空,赤纹剑力道十足,一剑刺中六狐,一掌将其打飞,六狐翻滚倒地不起。海无涯一人独战其余四人,但似乎内力已耗损过度,力不从心。但他知道必须速战,否则会被四人渐渐包围。文连章继续力战沙湖,林师弟的死彻底激起他心中的怒火,沙湖似乎也杀红了眼。

  完颜西峰似乎也有些抵挡不住,虽然杀死一人,四驼也身中黑杀掌,但剩余三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这时,一声马嘶而来!龙门客栈的老板娘骑马飞来,后面跟着店小二和两位厨子。此四人才是深藏不露的沙海高手,隐藏在龙门客栈,不轻易现身!

  凤落雁大声道:“住手!各位好汉不要打了!你们无非在争夺化龙剑谱,现在化龙剑谱在老娘手里,你们就更没有必要在这里打个你死我活!”

  完颜西峰用尽全力从绿洲五驼等人中飞身而出,海无涯和文连章也逃出沙海七狐等人的包围圈,但文连章身中沙湖的独门飞镖,身受重伤。

  沙湖厉声道:“凤二娘,此等贼人杀死俺沙海七狐中的两狐,俺们定要他们葬身沙海,为俺的好兄弟报仇雪恨!”

  吕佗大叫道:“凤二娘,我们绿洲五驼中的一驼已死,一驼身中毒掌,我们也要报仇,非杀死他们不可!”

  凤落雁瞪着他们二人道:“刀剑无眼!只能怪你们技不如人!老娘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们,老娘和秦三路做的生意是,拖住他们四人而已,没必要赶尽杀绝。虽然你们失去了自己的兄弟,但老娘看到他们四人中也倒下一人,不如各位就给我凤二娘一个面子,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沙湖和吕佗虽然心中不平,但也无可奈何!凤二娘就是凤二娘!虽然你可以和她开玩笑,但别在她认真的时候和她较劲,否则后果自负!

  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剩下的人跟着凤落雁等人,骑上快马踏风而去。死去的兄弟没有带走,老规矩留下天葬,等着被沙海中的野狼啃个干净,连骨头都不剩。余下的完颜西峰,海无涯和文连章三人一直没有说话,现在内心终于平静下来,他们以为凤二娘带着人是来帮助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那样的话他们三人就真的要葬身沙海。海无涯给文连章运功疗伤。完颜西峰在想凤二娘所说的话,化龙剑谱在她手里,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真的在她手里,那可真是麻烦的事。不如先去追秦三路等人,化龙剑谱现在肯定是无法要回,三人多少都受了伤,龙门客栈如虎狼之穴,岂能好惹!

  秦三路等人一路快马飞奔,中间只下马休息一次又飞驰而去。武不功知道他们再快马加鞭不到小半日,就能走出沙海,沙海的边缘有座城叫通沙城。通沙城,顾名思义,就是连接东边通往沙海的边缘之城。但他们还是被两个人给拦住去路,秦三路认出是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他们刚摆脱四个人,现在又来两个人,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都接到南荣昆仑的飞鸽传书,在通沙城会合,一起骑上快马飞驰向西进入沙海。

  凌空道人狂笑着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遇到要找的人,真是老天有眼!看来你们的阳寿已尽,劝你们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啦!”

  秦三路道:“二位本来是很受龙掌门所尊重的前辈,没想到你们却被南荣昆仑这个阴险狡诈之人所利用,难道你们甘心被这样的小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秦某人奉劝二位还是远离南荣昆仑这种人,省的哪天被他设计陷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凌空道人大声道:“一派胡言!你以为你三言两语就能让我们放了你们?痴心妄想!老夫和普定大师是为化龙剑谱而来,你以为老夫把南荣昆仑放在眼里吗?我们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各取所需,我们帮他登上天山派掌门之位,他就把化龙剑谱给我们作为交换,没想到的是化龙剑谱却被你秦三路这贼人从天山派偷走,赶快交出化龙剑谱,或许我们一高兴会考虑放你们离开!”

  普定和尚道:“阿弥托佛!施主只要留下化龙剑谱,老衲自然不会横加阻拦。老衲只是对绝顶武学有所痴迷,想要参透其中之奥秘!”

  武不功大叫道:“你们说的比唱的好听!二位都是被各自门派所弃之人,你们所言之语,所行之事,根本不讲什么江湖武林道义。我们肯定是不会相信你们的,就算我们真的有化龙剑谱,你们二位也不配得到。”

  凌空道人大怒,敬酒不吃吃罚酒!他手握一柄武当虚彤剑,杀气外泄。虚彤剑本来就是武当名剑,刚柔并存,锋利无比,却被凌空道人离开武当时抢夺而去。武不功飞马而去,剑风犀利,使出天山派的各路剑法。但在凌空道人面前,根本不起作用。凌空道人斜剑划过,武不功身上就多了几处伤口,鲜血渗出,武不功仍在坚持,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凌空道人的对手。这边,秦三路也与普定和尚展开对决,普定和尚内功深厚,掌风霍霍。秦三路还身受内伤,本就不是普定和尚的对手,现在更是觉得异常吃力。他的攻击都被普定和尚一一化解,忽然秦三路飞出一把刀子,但被普定和尚翻空而起两指夹住,突然普定和尚急速而来,一记隔空掌,将秦三路震飞,他翻滚落在沙地上,口中溢血。武不功的招式已经全部用出,但身上已被凌空道人的虚彤剑划下有十几处伤口,这更像是凌空道人故意在折磨他。武不功浑身溢血,依然在战,凌空道人翻身一记散阳掌,直接打在武不功胸口,武不功口吐鲜血,飞出很远落地。武当散阳掌,威力巨大,内功不高的人根本无法承受。武不功渐渐闭上眼睛而死。司空晴抱着武不功的身体哭叫着,却没有反应。秦三路也爬到武不功身边,但现在就算他是神医秦三路,也无法挽回武不功的性命。

  凌空道人大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就算现在你们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今日就让你们葬身沙海!”

  凌空道人狂笑不止。忽然,他的左脸被砂砾飞过,竟然流出血来。本来他的右脸就有一道伤疤,那是被龙遮天所伤。现在倒好,左右两侧各有一处伤疤。凌空道人大叫着,知道是被人暗伤,而且定是一位高人,否则怎能伤到他。这时,犹如一道风影吹过,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面前,二人惊魂未定,这样的神速出现,让他们始料未及。

  凌空道人道:“敢问前辈高名?又为何出手伤人?”

  这位老人一身白袍,他就是祁连山祁连派的前任掌门人钟离子,虽然他已退隐江湖多年,但好像江湖武林中的许多事情,他都有所耳闻。

  钟离子手抚苍白长胡须,道:“名讳不足挂齿!老朽知道你们二位在赶尽杀绝,所以出手制止。还望二位能够放他们离去,也请放下心中戾气。”

  普定和尚道:“阿弥托佛!施主定然是祁连派隐退江湖多年的钟离子前辈。在此见过,实数幸事!”

  钟离子道:“普定大师,别来无恙!老朽来此是想挽救二位,化龙剑谱非二位所得之物,还望二位就此离去。”

  钟离子走到秦三路身旁,坐在沙地上为他运功疗伤,一股混元内力注入到他体内,秦三路瞬间觉得自己恢复内力,接着钟离子运功一掌打在秦三路身上,秦三路吐出一口黑血,这是在为他治疗黑杀掌的余毒。很快,秦三路就已经内里充沛,精神奋发。他跪地谢过钟离子,钟离子抬手将他扶起,秦三路只感觉是一股气流将他托起。钟离子让他们不必停留,迅速离开。秦三路再次谢过,背起竹筐和司空晴骑上快马,一眨眼的功夫,两匹快马消失不见。凌空道人心中怒火,挥舞手中虚彤剑,飞身刺出。钟离子瞬间向后飘离,侧身而过剑锋,转眼已来到凌空道人身后。凌空道人大怒,翻身飞起,一记散阳掌,钟离子伸手与之对掌,直接将凌空道人震飞在地,沙粒飞过他那划破的左脸上的血迹----

  秦三路和司空晴,快马驰骋,可是却遇到了沙海中的灾难!一场沙尘暴袭来,似乎将吞没一切尘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