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深山高人
化山2017-01-04 11:043,725

  当龙剑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竹床上,才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去,没有被秦岭虎吃掉。但他发现这里不是竹屋,也没有看见秦叔叔和秦凤阳。他穿衣起身下床,感到头脑混沌,但后背的疼痛更让他呲牙咧嘴。他走到外面的屋子,看见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坐在竹桌前,那位老者满头华发,长白胡须,但看上去却精神焕发。老者正在品味竹叶青茶,茶香满屋,他抬头看见龙剑山出来,开口道,你醒了?

  龙剑山猜到应该是这位老者救的他,否则他不可能脱离虎口。他上前拱手道:“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晚辈龙剑山定然没齿难忘!”

  老者微微笑道:“不足挂齿!你醒来就好。从你昏迷到现在你醒过来,已有两天时间,虽然你身上被秦岭虎的利爪抓伤,但我已为你清毒上药,过些时日再换几次药,就能慢慢痊愈。”

  老者请龙剑山坐下喝茶,询问他为何会出现在这秦岭的山林之中,龙剑山据实告知。当老者听到秦三路的名字,就猜到龙剑山的身世,知道他是当年西域天山派掌门人龙遮天的儿子。这位老者就是秦岭深山中的高人----青竹隐者。青竹隐者本名严冬沧,二十五年前隐藏于此。当年他是朝廷里的一名锦衣卫,因得罪东厂厂督而被迫逃亡,锦衣卫的指挥使虽然替他重金求情,但东厂厂督口是心非却不愿放过他,暗中发出追杀令,一时间东厂的千户百户派出来不少人马,他不得不一路拼命躲藏,从京师城逃到济南城,辗转开封城又逃到洛阳城,最后东厂的人得知消息,又马不停蹄赶到长安城,却发现他在长安城内已消失不见。当年严冬沧只是逃到长安城外,就转变方向,一路向南而去,最后逃进了茫茫秦岭之中。

  严冬沧得罪东厂厂督,事出有因,当年保定城外的古澜山庄深藏一把古澜宝剑,在老庄主死后没多久,就有不少江湖武林人士前来争抢,老庄主生前无人敢来,那是忌惮于老庄主的武功和威望,同样锦衣卫指挥使派出严冬沧为首的人马暗中下手,而东厂厂督也得到消息派出千户杨进带人前去争抢,最后却被从西域赶来的漠北三雄抢得,杨进带人紧追不舍,但漠北三雄非等闲之辈,武功高强,杨进的人马低估了漠北三雄,且漠北三雄似乎不惧怕杨进是东厂的人。当时,严冬沧就在附近却没有及时出手,杨进本来是抢夺到古澜宝剑,但被漠北三雄挤到悬崖边,最后杨进被一掌打中,连人带剑坠入悬崖。漠北三雄虽然不惧怕东厂的人,但也不愿与之结下梁子,于是他们连夜离去逃回西域。严冬沧带人赶到悬崖下面寻找,而下面有条河流,终于在下游找到杨进的尸体,但古澜宝剑却不见了踪影。东厂厂督认为是锦衣卫严冬沧没有出手导致自己的人马遭殃,千户杨进是东厂厂督的心腹,所以厂督怀恨在心,把所有责任都推到锦衣卫严冬沧身上。锦衣卫指挥使见无法为严冬沧开脱,就暗中让严冬沧逃走,严冬沧最先去的地方是保定城,在杨进死去的那条河流中寻找失踪的古澜宝剑,终于在一位老渔翁的帮助下划船在河中寻得古澜宝剑,从此严冬沧就带着古澜宝剑踏上逃亡之路。

  严冬沧隐藏在秦岭深山中,东厂的杀手再也没有找到他。当年他虽在水中寻得古澜宝剑,但剑鞘却丢失不见,他只能带着宝剑速速离开保定城,且宝剑有所受损,他用青竹竿烧热所沥出的液体加热长时间侵泡宝剑,最后使宝剑通体呈现青竹色,并配置上剑鞘,宝剑焕然一新。为了隐藏古澜宝剑,他重新起名----竹沥剑。青竹隐者成了他的名讳,他在秦岭深山中常年修炼,渐渐悟出一套青竹剑法,配上竹沥剑,剑法非比寻常。

  龙剑山后背的抓伤经过青竹隐者的多次换药,渐渐有所好转。龙剑山决定告别青竹隐者,回竹屋找秦三路和秦凤阳,怕他们为自己担心。

  龙剑山拱手道:“老前辈,晚辈的伤已无大碍,打扰数日,实属惭愧。老前辈他日如有需之,晚辈定然全力以赴。”

  青竹隐者笑着道:“哈哈!不足挂齿!年轻人身骨强健,是难得的练武苗子。你我能在这茫茫秦岭山林中相遇,此乃实属有缘。而我年岁已高,在这秦岭深山中已是习惯,虽了无牵挂,但一身绝学不想失传,还曾自创一套青竹剑法,年轻人,不知你是否有意?”

  龙剑山犹豫道:“老前辈是晚辈的救命恩人,又是一位世外高人,剑法定然非比寻常,晚辈求之不得。只是晚辈外出已久,且秦叔叔和凤阳还不知我生死,怕为我担心过度。”

  青竹隐者笑着道:“此事容易,我会派出驯养的跳鹿,带去你的衣服,只需在衣服上写明情况,他们定然安心。这样你就可以在这里专心练剑啦!”

  龙剑山拱手道:“多谢老前辈关爱有加,晚辈定然不负所望。”

  青竹隐者所驯养的那只跳鹿,是他在乌云豹口中救得。本来那只跳鹿被乌云豹咬住腿部,跳鹿发出凄凉的哀鸣声,正好被青竹隐者撞见,他不忍心跳鹿死去,他也从跳鹿的绝境中看到了曾经自己的身影。他出手赶走乌云豹,救下受伤的跳鹿,救治好跳鹿的腿伤,跳鹿似乎懂得感恩,被青竹隐者放走后,它经常又会带着另外一只公鹿回来在他的房前屋后转悠,它似乎根本不害怕他的靠近,他渐渐开始驯养那只跳鹿,但又不抹杀跳鹿的野性。

  当秦凤阳赶到竹屋,告知父亲秦三路大致情况。秦三路内心惊恐不定,带上佩剑和秦凤阳一起赶往那片山林中。但根本什么也没有,秦岭虎也不见踪影,龙剑山也没有找到,只在草地上发现一些血迹。秦三路认出是人血后,身体开始颤抖,挥手给了秦凤阳一巴掌,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这样打过自己的女儿。秦凤阳流出眼泪,但不是因为父亲打了她,而是看到血迹后,认为她的剑山哥哥可能已经被秦岭虎吃掉。秦三路虽然不愿相信,但这种可能性很大。从秦凤阳所描绘的那只秦岭虎,一旦遇到根本不易逃脱。秦三路寻了三天,却没有一点消息,于是喝酒来麻醉自己,渐渐开始失望。秦凤阳每日以泪洗面,似乎憔悴许多。第五天,秦三路和秦凤阳正在竹屋内,秦凤阳却隐约听到竹屋外有跳鹿鸣叫的声音,她还是走出竹屋想看个究竟。一只跳鹿站在竹屋不远处,而鹿角上挂着一块衣服碎片,那只跳鹿低头甩着,那块衣服碎片随之掉落在地。秦凤阳一眼就认出那是龙剑山那天所穿的浅蓝色衣服,跳鹿已经跑的没了踪影。秦凤阳跑过去捡起地上的衣服碎片,看到上面有字:秦叔叔,凤阳,见此衣服,还请安心。剑山暂无大碍,被一位老前辈所救,但我还无法回去,暂时在老前辈这里习武修身,过些时日,方可返回。请勿挂念!保重身体!龙剑山书。秦凤阳看完后,心里的喜悦之情无法掩饰,跑回竹屋,告知父亲秦三路,秦三路内心的石头终于落地,因为他一直都不愿相信龙剑山就这样死去,现在他总算可以安心。

  龙剑山拜青竹隐者为师,开始学习青竹剑法。最开始,青竹隐者拿出两把木剑教授龙剑山,等后来龙剑山练熟剑法基础,青竹隐者拿出那柄深藏的竹沥剑。当竹沥剑配上青竹剑法,似乎浑然天成。龙剑山每日闻鸡起舞,刻苦修炼,慢慢剑法上也有所长进。青竹隐者知道龙剑山已修行少林逆向心经内功心法,所以决定传授自己的绝技给龙剑山,那就是青竹隐者引以为傲的虎啸功。顾名思义,虎啸功就是青竹隐者在隐藏秦岭深山中,根据山林中的秦岭虎的咆哮声所转变修炼而成。虎啸功威力巨大,能发出如怒虎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修炼者的内功越深厚,发出的虎啸声就越强大,被虎啸功所冲击的人,轻则耳鼻流血身受内伤,重则奇经八脉震断而死。龙剑山虽修行逆向心经,但内功修为还不够深,所以青竹隐者直接将自己多年的内功修为大部分传给龙剑山。等他吸收消化后,青竹隐者开始教他虎啸功口诀心法,龙剑山记性极好,悟性极高,青竹隐者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每日二人多以雉鸡野兔用火烤熟而食之,龙剑山感觉这就是秦岭山林中最好的美味。就这样,岁月流逝,转眼两个多月时间过去,龙剑山已将青竹隐者所传授的青竹剑法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虎啸功似乎也有所更深领悟。

  青竹隐者道:“这些时日,你已修炼到位。为师最后决定把竹沥剑传给你,希望你以后在行走江湖时,行侠仗义,扶贫救济,不可作恶多端,否则为师定然不会饶恕。在江湖上也不必提起为师名讳,希望你谨记在心为师所言。”

  龙剑山跪拜道:“弟子定然谨记师傅所嘱咐,不敢违之。”

  青竹隐者道:“剑山,你本身世不凡,而身上也背负着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为师不再挽留,明日你即可返回。询问秦三路方可知晓!”

  次日,龙剑山三拜师傅青竹隐者,与之告别。龙剑山背着竹沥剑,离开青竹隐者所居住的山谷之地。他运起内功,感觉身轻如燕,飞身穿梭在树林中,轻功精进,更上一层。当他来到那个他长大的地方,竹屋还是那样有亲切感。秦凤阳抱着龙剑山开心的哭出来,秦三路看见两个多月没见的龙剑山,内心起伏不定,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他感觉龙剑山又长大许多,或许此龙剑山已非彼龙剑山。秦三路察看龙剑山背后的伤,只留下淡淡虎爪印记,而那柄非比寻常的剑,更让他确定龙剑山遇到的是一位世外高人!龙剑山简单告知二人所遇之事。秦凤阳异常高兴,只要他的剑山哥哥活着,那比什么都好,因为在她的心里龙剑山早已占满,无法抹去。

  月明高挂,微风轻拂。秦三路拿出泡制已久的药酒,和龙剑山开怀畅饮。龙剑山想起师傅青竹隐者最后所说的话,他就越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及所背负的重要事情是什么。于是,在夜深时,待秦凤阳已熟睡。龙剑山敲响秦三路的房门,秦三路似乎也看出龙剑山心事重重,有话要说。秦三路点起烛火,二人坐于竹桌前,饮茶相谈。当龙剑山问道自己的身世,秦三路心中骤然翻滚起来,他知道是时候该告知龙剑山当年的事情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