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涉江湖
化山2017-01-04 22:464,743

  秦三路和龙剑山彻夜长谈,似乎忘却时间流逝,直到听见竹屋外的山林中,雉鸡鸣叫,飞鸟嬉戏,方知天色微明。秦三路把心里隐藏十七年的重担卸下,龙剑山却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充满心头,心绪复杂,久久难平。天色大亮,饭后品茶。秦三路终于做出最后决定。

  秦三路深思熟虑道:“剑山,今日你就和凤阳一起离开秦岭,涉足江湖,历练心智。你们一路向北,先去长安城,再向东去洛阳城。你们定要牢记:江湖险恶,凶如猛虎,谨行慎言,不可鲁莽,为人低调,为事周全。”

  龙剑山跪拜道:“秦叔叔,我们定然谨记在心。还望秦叔叔保重身体,请勿挂怀。”

  秦凤阳也跪拜道:“父亲,请保重身体,我和剑山哥哥,定然不会让父亲失望的。再回秦岭,我们定会让父亲刮目相看。”

  秦三路把二人扶起,他拉着秦凤阳的手,走到附近谈话。秦凤阳听后,心里感觉怪怪的,但还是异常兴奋,毕竟她要和剑山哥哥一起涉足江湖啦!

  秦三路拿出当年余下的两块金子和一些碎银子,作为二人上路的盘缠。他还把自己的佩剑传给女儿秦凤阳。看着两个自己养大的孩子,虽然他心有不舍,但这一天终归要到来,他只能祈祷他们能够在江湖上,化险为夷,历练有成。秦三路当然明白:万事皆有天意,世人难以抗之!

  龙剑山和秦凤阳告别秦三路,背着所带包袱,一路北行。龙剑山从身上拿出秦三路夜里给他的一本剑谱,上面写着四个字:化龙剑谱。他翻看一下,又重新放好衣内。秦凤阳一直在拿着龙剑山的那柄竹沥剑,似乎异常欢喜。她手握剑柄,抽出宝剑,看见竹沥剑通体青竹色,色彩炫丽,剑锋熠熠。而父亲秦三路传给她的那柄剑,与之相比,相差甚远。但她心里认为,这柄竹沥剑只有他的剑山哥哥作为佩剑最适合。

  龙剑山忽然道:“凤阳,秦叔叔最后单独和你讲了什么?难道是要我好好保护你?”

  秦凤阳把竹沥剑放在龙剑山手中,道:“才不是呢!爹爹说,江湖上不比竹屋,所以一定要让我好好照顾你的生活,不能让你有生命危险。”

  龙剑山背好佩剑,笑道:“不会吧!秦叔叔的意思一定是,让剑山哥哥好好照顾你的安危。秦叔叔就你这一个女儿,所以会异常担心你。”

  秦凤阳道:“我觉得在爹爹心里更在乎剑山哥哥你的安危。那次你被秦岭虎追赶,生死不明。我回到竹屋和爹爹一起又去山林中寻找你,当爹爹看到草地上是人的血迹后,就挥手用力打了我一耳光,接连三天,爹爹都早出晚归,去山林中寻找你的踪迹,最后爹爹失望的内心痛苦不堪,只能借酒来麻醉自己的身体。我从来就没有见过爹爹那样过,仿佛你的消失不见,让他的天塌了下来。所以你还觉得爹爹是想让你来照顾我嘛?”

  龙剑山听后,心生感触。他伸手搂住秦凤阳的肩头道:“凤阳,在秦叔叔心里,我们都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剑山哥哥会竭尽全力好好照顾你的安危,我们定然能够行走江湖,历练心智。否则,我会对不起秦叔叔的养育之恩。也对不起死去的爹娘!”

  龙剑山和秦凤阳在天黑前来到一个小镇,这个小镇秦三路带他们来过一次,那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但他们也学会了许多,知道买吃的用的玩的都需要花银子才行,知道要找客栈住宿,知道银子在秦岭深山中没有一点用途,但行走江湖是必不可少之物。他们在那家通岭客栈住下,秦三路带他们住过的那家客栈。虽然小镇不大,但对于在秦岭深山中长大的人,这也让他们犹感新鲜。他们住在同一间客房,一来是为了节省银子,二来也是为了安全考虑。对于两个一起在深山中长大的人,这也算很是正常的事情。二人坐在酒桌前,点上几道可口的菜,感觉味道极好。或许他们是吃腻了山林中的菜野野兽,所以对于这样的普通菜肴都胃口大开。次日,他们问清小二往关中长安城的路途,小二建议他们在小镇的马市上买下两匹马,这样三天的路程就能赶到长安城。二人即刻赶到马市,选好两匹马买下。他们骑上高头大马,一路北行。

  三天后,他们赶到长安城外,门楼高耸,长安城三个大字,挺拔有力。长安城乃是关中第一大城,商贾聚集,繁华似锦。两个人牵着马入城,左顾右看,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这么繁华的城,特别是秦凤阳,毕竟姑娘家好奇心更强些,似乎被这里的一切吸引住。

  龙剑山道:“凤阳,我们先找家客栈住下,然后一起出来逛逛这关中有名的长安城。”

  秦凤阳眉开眼笑道:“好啊!剑山哥,等会儿你要给我买好吃好玩的,街道上的人这么多又这么热闹,长安城真是个好地方!”

  他们来到一家西凤客栈,要一间上好的客房。二人带上银两,背上佩剑,走出西凤客栈,来到热闹非凡的街道上。他们尝遍关中有名的小吃,乾州锅盔,秦镇米皮,岐山臊子面,二人吃的油光嘴滑,感觉这就是天下最好吃的美食。他们路过卖胭脂水粉的摊位,龙剑山为秦凤阳买下她选中的胭脂,龙剑山又为她挑选一件精美头饰,秦凤阳心花怒放,甜如蜜汁。二人又往前走,有许多人在围观,原来是耍杂技的街头卖艺人。他们快步走过去观看,那些卖艺之人,表演的五花八门,胸口碎大石,连续穿火圈,红缨枪刺喉,精彩绝伦,掌声不断。

  西凤客栈门外,一众十余江湖人牵马站在门口。他们是西域天山派的人,被天山派掌门人南荣昆仑派来关中长安城办事。店小二见是一众江湖人,忙上前热情招待。店小二懂得江湖规矩,礼数周全,不敢怠慢。这些人要几间上好的客房,又定好二楼一处雅间坐下喝酒。

  文连章轻拂胡须道:“南荣公子,掌门人派我等众人来此办要事,还请公子不要再招惹是非,以免生出祸根。”

  文连章口中的南荣公子,就是天山派掌门人南荣昆仑的儿子南荣盖世。南荣盖世从小在天山派娇生惯养,仗着自己的父亲是掌门人,似乎无人敢惹他。虽然南荣昆仑从小教授他习武练剑,但他根本不爱好练武,经常让天山派的三代弟子们陪他玩,到处惹祸。以至于他的练武基础不牢固,剑法一般,内功平平。南荣昆仑气在心头,但怒打他也不管用,加上妻子完颜云环的护犊子,这让南荣昆仑也不敢真的重罚他。完颜云环乃是完颜西峰的姐姐,当年南荣昆仑当上掌门人后,完颜西峰趁机献殷勤,撮合自己的姐姐和南荣昆仑。南荣昆仑见完颜云环是气质不凡的美人,心里异常开怀。完颜云环见南荣昆仑也算一表人才,与之相处渐渐有所好感。加上完颜西峰在中间为二人左右吹风,也就水到渠成。完颜云环也非等闲之辈,阴山派的独门绝技----阴山银针,也是江湖中有名的暗器。还好南荣盖世有所练成,阴山银针也算是他娘完颜云环煞费苦心教会他的一门功夫。

  南荣盖世笑着道:“文师叔,我知道我爹派我们是来关中办要事,但我们天山派数十余人来此,有谁敢招惹我们?我也知道,文师叔是除了我娘外在天山派最疼我的人,本来我爹派你们出来办事,是不同意我出去的,还好是文师叔你为我请求,我才能跟随你们一起出来,涉足江湖,历练成长。不过,到了这里我似乎不怎么想念天山老家啦!这关中长安城还真是个好地方!”

  文连章喝了口关中有名的西凤酒,道:“公子还曾记得出门前所言,一切听从我的安排,不会鲁莽行事。再说这里不比天山派,江湖上能人异士辈出,一切还需小心为妙。掌门人把你交给我,我就必须照顾好你的安危,否则我也无脸再回天山派。所以,还请公子能听文师叔的安排,谨行慎言。”

  南荣盖世撅嘴道:“文师叔,我不就是在陈仓城一时看上了客栈内的一个美人,其实我就是想和那位美人说说话而已,没想到却被她的同伙们说成是调戏,这口气我怎么能忍下去。再说我们堂堂天山派,难道还会怕他们那些小门小派的人。他们倒是识相,天山派的威名在江湖上也算赫赫有名!”

  文连章不想再和他说下去此事,南荣盖世虽然武功一般,但这嘴上功夫也算狡辩成性。还好这一路上,他也没惹出太大的麻烦,否则,江湖险恶,刀剑无眼,若是伤到南荣盖世的话,文连章也真是不好向掌门人交代,还有完颜云环,此妇人更是难以解说清楚。文连章和南荣盖世继续坐在酒桌前畅饮,其他天山派弟子在雅间外守候。文连章一直在想着一些事,有关掌门人交代来关中所办的要事。江湖中最近传言,天山化龙剑已重出江湖,就在关中一带出现。南荣昆仑得知后,觉得不管是真是假,都需一探究竟,才会派出文连章带人前来。南荣昆仑也想到,其他门派也会参与其中,所以就更不能不去,天山派远离中原,不占地利优势,不得不派人早些抵达关中。

  忽然,一记敲门声,打断文连章的思绪。进来的是一位天山派弟子,此人名叫顾择,是天山派中文连章最得意的二代弟子。

  顾择拱手道:“文师叔,南荣公子,弟子已经打探清楚,在长安城各大客栈内,已经陆续住满武林人士,青海派的海蓝青于昨日带着六位同门师兄弟住在同升客栈,阴山派的完颜丹虎于前日带着十位师兄弟住在金堂客栈,祁连派的钟离飞雪于今日带着数十人住在渭水客栈,贺兰派的李寒秋于昨日带着十位弟子住在清潭客栈,还有就是中原武林各大门派,除了有武当少林两大门派,就是太行派,吕梁派,九华派,黄山派等一些门派的人。”

  南荣盖世笑着道:“还有贺兰山的贺兰派也来了?这种小门小派带着数十人出山,恐怕是要倾巢而出才行吧!对了,顾择,你出去打探时,有没有看见什么江湖美人?那个有没有见到我表姐,也就是阴山派的完颜丹素。”

  本来南荣盖世嬉皮笑脸的问着顾择,但看到文连章正盯着自己的脸,就没有再问下去。再怎么说文连章也是看着他长大的长辈,多少要尊重些。

  文连章道:“顾择,你先下去吧!叫上其他弟子们到楼下,让小二给你们上些好酒好菜。记得,不可醉酒,以免误事。”

  顾择关上房门。文连章思绪横飞,没想到西域各大门派来的这么快,还有中原武林的人也是闻风而来。

  南荣盖世道:“文师叔,你说这么多武林人士齐聚关中长安城,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还有就是,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西域这些门派的各大高手,那个贺兰派就不要说了,我听我娘说过,当年她一人就把贺兰派的掌门人给打成重伤,所以这种小门派没什么可提的。”

  文连章本来不想讲,但觉得讲讲也可以让他长点见识。“公子,贺兰派虽是小门派,但现在的掌门人李寒秋可不是好欺负的人,与上一代掌门人对比,只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李寒秋能当上这掌门人之位,自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听闻他已将贺兰派的贺兰七剑中的第六道剑式练成,自然武功不可小看,当年他的师傅也不过是练到第五道剑式罢了。所以公子,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南荣盖世似乎听得很认真,道:“那阴山派的高手是不是我舅舅完颜西峰?青海派的高手是不是那个掌门人海无涯?”

  文连章喝下西凤酒,道:“在阴山派你舅舅作为掌门人他当然是高手,但他是不会轻易出山,现在来的那个完颜丹虎,也就是你舅舅的义子,他也算继承了你舅舅的功夫,还有就是你表姐完颜丹素,听闻她性格孤僻,不易近人,但功夫上似乎比完颜丹虎还略高一筹。所以公子你更因该勤学苦练功夫才对,以免被你表姐瞧不起。青海派的高手也就是掌门人海无涯,他派出自己的女儿海蓝青出来,定然也是传授了她不少武功剑法,才敢安心让她出来闯荡江湖。至于祁连派那也是高手如云,前任掌门钟离子,那也算是与我们天山派的前任掌门司空一剑齐名的高人。现在祁连派的掌门人钟离度,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他派出自己的女儿钟离飞雪,自然剑法高超,武功不凡。”

  南荣盖世听得忽喜忽忧,心里似乎开始后悔自己从小没有好好练功学剑。他渐渐联想起来:在小时候曾和他表姐完颜丹素一起玩过。那是他十岁时,完颜西峰带着完颜丹素来到天山派,完颜云环特别喜欢这个小丫头,所以就让完颜丹素在天山派住下两年。南荣盖世就想和她一起玩,但她似乎不太爱打闹玩耍,手里紧握一把玉笛,总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后来他的母亲完颜云环告知他,完颜丹素的母亲也就是他的舅娘亲几个月前病逝了,所以完颜丹素受到心理刺激,才会这样闷闷不乐。完颜云环还让他多去哄哄她,拿出他最好的东西给她玩。但完颜丹素还是紧握玉笛,清秀的脸蛋上没有一点笑容,仿佛她的天空失去了颜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