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应邀赴宴
化山2017-01-17 09:375,485

  清潭客栈。自从那日雨后,李寒秋建议龙剑山和秦凤阳二位同住在清潭客栈。龙剑山伤势已无大碍,一是自身内力深厚,二是在李寒秋多次为他运功疗伤后,加上小神医秦凤阳的中药调理,他背后的黑杀掌掌印明显浅淡,身子渐渐好转。这样一来,龙剑山和贺兰派李寒秋之间的关系又加深许多。

  龙剑山道:“还是要多谢李叔叔这两日来的关照,晚辈以茶代酒,敬李叔叔一杯!”

  李寒秋举杯笑着道:“龙少侠哪里话!该是我李某人要谢龙少侠才对,再说我们既然是江湖朋友,以后就不用这么见外啦!”

  龙剑山笑道:“李叔叔,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晚辈有一事不明,还望请教李叔叔。”

  李寒秋道:“龙少侠若有什么不明之事,但说无妨!这雅间内就我二人,不必拘束。只要我知晓,定然告知。”

  龙剑山道:“李叔叔,那漠北三雄究竟是什么来历,武功却如此之高?”

  李寒秋似乎想到他会问,便道:“龙少侠可能不知,漠北三雄横行江湖武林已多年,三个人的名声在江湖上早已是臭名昭著,其实就在我贺兰山贺兰派西边的沙漠边缘,那一带漠北地盘就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持剑那位是老大,他本名叫余友梁,原是阴山派的一名弟子,当年在和阴山派的前掌门人争夺掌门之位时失败,而被迫逃离阴山派,从此流浪江湖,藏于漠北。他的佩剑是残血剑,原本这把剑是中原一带霹雳门的镇门宝剑,却被这余友梁灭门抢走。老二本名叫高进弦,原是青海派海无涯的同门师弟,后来因为喜欢上自己的师妹,也就是原掌门人的女儿,受到掌门人的阻止,他却想出带着师妹私奔的办法,终被掌门人发现,逐出师门。老三本名叫穆云白,他原是贺兰派的弟子,也是我的大师兄,他悟性极高,本来是有机会继承掌门人之位的,后因偷学本门至高心法----青铜诀,而被我师父逐出师门,从此不再来往贺兰派。而他们二人手中的古越双刀,本是亚武山古越山庄内的两把宝刀,还是被余友梁带着二人杀死古越山庄半数之人,抢夺而去。从此三人隐藏漠北,江湖上人称漠北三雄,又称一剑双刀。”

  龙剑山道:“李叔叔,原来这漠北三雄原本也是西域各个门派中门,没想到他们武功如此之高,看来这江湖上能人异士不在少数。”

  李寒秋道:“没错!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江湖武林之中,能人异士辈出,江湖本来就是藏龙卧虎,山外有山,一山更比一山高!”

  这时,秦凤阳和李紫蝉进来,二人一脸笑容,衣衫相近,形似姐妹。二人坐下,龙剑山为她们倒上两杯茶水。

  李紫蝉看着龙剑山笑道:“龙大哥,现在你的身子已基本痊愈,我和凤阳姐姐也不再担心。有个消息不知龙大哥是否要听?”

  龙剑山见李紫蝉在卖关子,笑道:“不知紫蝉妹妹,有何消息要告知,不妨直说!”

  李紫蝉依然神秘笑着道:“好吧!我也就不和龙大哥兜圈子啦!刚才祁连派的一个弟子前来,说是钟离飞雪派他来告知,为答谢那日龙公子的大恩,祁连派设宴于渭水客栈,特邀请龙公子前去,以便当面谢恩。不知龙公子是否感兴趣?”

  秦凤阳道:“剑山哥,虽然是祁连派的钟离飞雪邀请你,但我们又跟他们祁连派不熟,也不知可去不可?”

  龙剑山只是突然想起来,那日飞身而去救下将要落地的钟离飞雪,只是出于江湖侠义罢了。现在他心里也暂无主意,一时犹豫起来。

  李寒秋道:“龙少侠不必多虑!祁连派乃是名门正派,既然他们邀请,那不如你前去赴宴。我想,他们邀请你前去的主要目的,无非是想要知道那日你看到的那把剑上面到底写着什么。我们早晚要去洛阳城,如果祁连派的人知道后也会赶去,多些名门正派也可以相互照顾,并无不妥。”

  龙剑山豁然开朗,道:“多谢李叔叔指点。晚辈定然赴宴,不知可否带着凤阳和紫蝉妹妹两位前去?”

  李紫蝉叫道:“好啊!好啊!龙大哥,我早就想出去转转,还有凤阳姐姐也一同前去。那个祁连派的钟离飞雪虽为女子,长相秀美,但没想到武功如此厉害,我好生羡慕啊!”

  秦凤阳笑道:“紫蝉妹妹其实才是最惹人喜爱的姑娘!天生丽质!虽然武功不高,但也是位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李寒秋放下茶杯道:“她要是样样精通也罢,但琴棋书画对她来说,也只是略微懂得而已,根本谈不上精通!”

  李紫蝉噘嘴道:“爹!你就不会说你女儿几句好听的话,再怎么说,这些也是你指点过的!那就算是我愚笨啦!”

  龙剑山给她倒茶,道:“紫蝉妹妹不仅聪明伶俐,而且能说会道,这也算是她的一大优点!以她这股聪明劲,假以时日,琴棋书画对她来说,绝对不在话下!有些女子适合习武,但有些女子适合读书,紫蝉妹妹就是后者,所以习武未必真的适合她。”

  李紫蝉拉着他的手臂,道:“还是龙大哥懂得我!爹爹,我若日后能成为琴棋书画上的高手,那定然会让你刮目相看!”

  李寒秋道:“就你嘴甜!我看你还是多向你凤阳姐姐学习一下医术,也算是有一技之长!琴棋书画,只是修心养性,也不必非要精通!”

  李紫蝉转身抱着秦凤阳,道:“凤阳姐姐的医术高明,其实这些日子我正在请教学习呢!我还学会制作中草药香包,佩戴身上能够提神醒脑!”

  秦凤阳和李紫蝉每人各制作三个小香包,但李寒秋不便没有收下,她们二人各自送给龙剑山一个香包,龙剑山全都收下佩戴于身。秦凤阳和李紫蝉相互对送一个,留作纪念。龙剑山身上的两个香包,一个是紫色布袋子薰衣草香味,一个是青色布袋子艾叶草香味,确实做的精致小巧,美轮美奂!

  这时,门外有个贺兰派弟子前来禀告,原来是青海派的海蓝青派人前来,邀请龙公子到同升客栈前去赴宴,她代表青海派想向龙公子当面谢恩。龙剑山似乎又有些为难起来,祁连派和青海派的人都来邀请,时间又相近,不知如何。

  李寒秋道:“龙少侠不必为难!青海派的掌门人海无涯虽然当年和天山派的南荣昆仑关系密切,但后来不知为何海无涯和南荣昆仑却大打出手,现在两派之间已是井水不犯河水,青海派这些年在江湖上也算是行名门正派之事。听闻海无涯之女海蓝青从小行侠仗义,刚正不阿,少侠大可应邀!”

  李紫蝉笑道:“龙大哥真是贵人之相,一时间有两位江湖美人前来邀请!那不如我们来做东,找家酒楼定下包间,把她们一同邀请过来,这样不就可以解决问题!”

  秦凤阳道:“还是紫蝉妹妹聪明过人,反正都是名门正派江湖武林中人,这样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谈心,岂不更好!”

  龙剑山笑起来道:“紫蝉妹妹想的周全,龙大哥以后还要多向你学习才行!”

  李紫蝉得意道:“龙大哥,其实我从小就很聪明的,我娘也经常这样夸我,说我是冰雪聪明!”

  李寒秋瞪着她道:“行走江湖,要懂得谦虚谨慎,礼让于人。蝉儿,为父就是这样教你的?”

  李紫蝉噘嘴不再多说,但还是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着。李寒秋派出两位弟子前去渭水客栈和同升客栈知会钟离飞雪和海蓝青。他又派出一位弟子前去长安城内有名的华清酒楼定下雅间包房。

  西凤客栈一处客房内。文连章心里似乎感觉异常颓废,没想到他在天山派刻苦练功十几年,却还不是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的对手,后来又杀出漠北三雄这样的武林高手将那个黑色布袋子抢走。但最让他吃惊的还是那个白衣少年的出现,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和凌空道人以及普定和尚这样的高手对决不分高下,还能在漠北三雄余友梁的偷袭之下,身中内伤依旧使出飞镖绝技伤到余友梁,却看不出来他用的是哪门哪派的功夫,真是后生可畏,江湖武林之中,确实藏龙卧虎。不过,他却感觉那个白衣少年的脸庞有点似曾相识,和当年龙遮天龙掌门的脸庞有些相像,但他又不敢确定,那日毕竟距离有点远。但从那白衣少年的年纪上判断应该是年方二十有余,这样算起来,当年在西域沙海,秦三路带着小公子逃跑出沙海后就杳无音讯,那时候小公子不过三岁,现在十七年过去,如果小公子还活着的话,应该和这白衣少年年纪相仿。若事情真是这样,那么秦三路定然还活着,化龙剑谱就有依可寻啦!想到这里,他心里顿时豁然开朗。

  南荣盖世本来在桌子前喝着闷酒,却看到文连章刚才还是愁眉苦脸的,现在却笑容满面。

  南荣盖世道:“文师叔,你心里又有什么好事?刚才还一筹莫展的样子,怎么现在却一脸笑容?”

  文连章看着他,突然伸手夺去他手中的酒杯。

  南荣盖世叫道:“文师叔,你这是做什么?我心中烦闷的慌,难道想要借酒浇愁也不行吗?”

  文连章笑道:“公子,你不是一直想出去散散心吗?师叔同意你出去透透气,别整天在这借酒浇愁愁更愁的,我看着也不是滋味,还不如让你出去转转,也好涨些见识!”

  南荣盖世顿时笑道:“真的?太好啦!师叔,不过你昨日还说以后没有你的允许不让我随便出门的,怎么今日你就改变主意啦?”

  文连章道:“师叔还是心疼你,不想让你在这客栈里憋屈喝闷酒,如果你不想出去的话,那就还在这喝酒!不过,顾择不能随你前去,他还有要事要办,若要出去的话,你就带上几个弟子一起出去吧!”

  南荣盖世站起来,道:“我早就想出门去大街上逛逛啦!我可不想一直在这喝闷酒,那师叔我先告退!”

  文连章道:“顾择,你暗中去清潭客栈打探贺兰派的动静,还有最主要的是盯住那个白衣少年,想方设法打探一下他的身世来历。要小心行事!”

  顾择拱手,领命而去。文连章让南荣盖世去大街上闲逛,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暗中却派出顾择去贺兰派打探消息。他不亏是老谋深算!但他还是放心不下南荣盖世,决定自己远观跟随,以防万一!

  华清酒楼,长安城内数一数二的酒楼,酒楼内生意异常红火。三楼一个上等包房外,祁连派和青海派的十几个人把守在门口。包房内,一张精致的大圆桌前,一壶上等的西凤酒,配上十几道精美关中特色菜肴。龙剑山一身白色衣衫坐在上座,秦凤阳和李紫蝉各自身穿粉红色衣衫坐于左右,像一对姐妹花。钟离飞雪依然身穿浅紫色衣衫,海蓝青身穿浅青色衣衫,二人都是经过精心打扮,看上去更加美丽动人。龙剑山也向她们二位介绍随他而来的秦凤阳和李紫蝉,她们也相互礼貌打招呼。秦凤阳和李紫蝉都感觉眼前的两位江湖美人,清新脱俗,气质非凡。她们似乎已产生嫉妒之心!

  龙剑山举杯拱手道:“钟离姑娘,海姑娘,本来是二位各自代表祁连派和青海派,来邀请在下前去赴宴,但在下考虑不周,由于种种原因,在下没有经过祁连派和青海派二位的同意,就派人通知你们同来这华清酒楼,而在下又反过来做东,在下想都是名门正派,同是江湖武林中人,但这样唐突的安排,实在心中惭愧!希望二位姑娘能够海涵,所以在下龙剑山,自罚三杯!”

  钟离飞雪带着祁连派的人先到,海蓝青带着青海派的人接着赶来。钟离飞雪感觉这龙剑山是故意这样安排的,张鲁师叔猜的没错,青海派的人也会邀请龙公子,恐怕和自己所来的目的是一样的。钟离飞雪不敢正眼去看龙剑山,内心似乎起伏不定,虽然她抹上胭脂花粉,但感觉脸上似乎依旧红晕。她还是镇定自己,虽然内心有所担心,但这青海派也算是名门正派,既然都被邀请过来,那就随遇而安!

  钟离飞雪举杯拱手,浅笑道:“龙公子言重。祁连派和青海派都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能坐在一起,理所当然。龙公子这样的安排,并无不妥。我还是要当面感谢那日龙公子的救命之恩。但今日却是要龙公子破费,改日如有机会,我祁连派定会摆宴再次感谢龙公子。我钟离飞雪,先干为敬!”

  海蓝青看到祁连派的人出现在华清酒楼,也感意外,但既然也是龙剑山邀请过来的,也无不妥。她同样猜到祁连派来此的目的。

  海蓝青同样举杯拱手道:“龙公子的安排甚是恰当,既然我们都是名门正派的江湖武林中人,能够同坐共饮,实属幸事。我海蓝青,同饮一杯!”

  龙剑山笑道:“两位姑娘真是江湖豪情,在下自叹不如!其实在下出身贫寒,也不是什么名门公子,能够受到祁连派和青海派的抬爱,真是受宠若惊!在下能够邀请到两位姑娘前来共饮,更是三生有幸!”

  钟离飞雪还是开口道:“不知龙公子的伤势有无大碍?这是鄙派的救伤良药----雪山七罗丹,希望能够对龙公子的伤势有所帮助。”

  海蓝青笑着道:“龙公子,鄙派也备下一些救伤良药----青海鱼鸟丸,希望龙公子能够早日康复。”

  龙剑山站起身拱手谢过,并走向二人收下她们所备的良药。他伸手交给秦凤阳和李紫蝉拿好。

  龙剑山再次拱手道:“在下伤势已痊愈,但还是要多谢两位姑娘的好意。在下出门过急,也没有为两位姑娘准备什么礼物,不如就将在下随身佩戴的中草药香包,赠与两位姑娘,以表谢意!”

  龙剑山解下腰身佩戴的两个香包,他把紫色的薰衣草香包递给钟离飞雪,把青色的艾叶草香包递给海蓝青。两位姑娘满脸笑容,站起身子拱手表示感谢。但秦凤阳和李紫蝉却心中失落难过起来,没想到她们亲手制作送给龙剑山的香包,他还没佩戴一天就被他送人,还是送给两位江湖美人。秦凤阳和李紫蝉却不敢多言,在去之前李寒秋有交代过,这次她们两个人只是陪衬龙剑山前去,千万不可多言!

  龙剑山重新坐回座位,道:“祁连派和青海派都是在下敬仰的名门正派,贺兰派也是江湖武林中的名门正派,在下和贺兰派的李掌门算是江湖朋友,所以过几日,在下将和贺兰派的众人,一同前往中原洛阳城,继续寻找江湖中传闻的天山化龙剑。”

  钟离飞雪和海蓝青算是知晓前往的地方,此行的目的也算达到。钟离飞雪还是感觉龙剑山这位翩翩少年,英年才俊,气度不凡。她似乎内心燃起喜爱之情,但这种情绪又很快被她压下去。因为她不能忘记正事,她爹爹钟离度派她下山的任务。

  突然,龙剑山挥手朝着一侧窗户飞出一根筷子,一声叫喊声,随即传来!五个人来到窗户前,推窗查看,只见楼下有一人已经慌忙逃离华清酒楼。另一边的窗户外,顾择也在此偷听多时,他以为是发现自己的踪迹,没想到对面窗户还有一人在偷听,但他已达到目的。于是他施展轻功,飞身下楼,沿着低矮房屋快速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