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能人异士
化山2017-01-14 10:034,342

  李寒秋身中凌空道人的武当散阳掌,感觉体内气息紊乱。这时,龙剑山飞身而来,他坐下开始为李寒秋运功疗伤,李寒秋瞬间觉得一股内力注入体内,经脉畅通,然后吐出一口淤血,他自己运起内力,感觉气息顺畅许多。李寒秋猜到他武功不凡,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内力如此深厚。

  龙剑山道:“李叔叔,你身中内伤,我已为你运功疗伤,你暂时不可过多运功,稍作调整,以便恢复。”

  李寒秋道:“龙少侠,李叔叔暂无大碍,只是你要倍加小心,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非等闲之辈,他们都是行走江湖多年的武林高手。”

  龙剑山知道当年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是南荣昆仑的帮凶,同样与自己有血海深仇。普定和尚正在和钟离飞雪以及海蓝青争斗的异常激烈,凌空道人看见普定和尚已拿到那个黑色木盒,就想速战速决,速速离去。凌空道人飞身而落,挥舞虚彤剑,剑风犀利,刺向钟离飞雪的肩头,钟离飞雪看到一柄长剑袭来,她飞身翻转,身子轻盈,姿势优美,她手中的祁门剑向下斜落挡开,随即旋转祁门剑使出祁门八剑中的第五剑式,直刺凌空道人而来。凌空道人只感觉剑锋如雷电般袭来,他没想到眼前的少女,年纪轻轻,竟然剑法如此高超。他瞬间内力注入虚彤剑,飞身而起挥剑挡开,若不是他自身内力浑厚,经验老到,这剑定然刺中他的身子。凌空道人不敢再轻视眼前的少女,若是被这年轻少女所伤,实在有辱他多年的江湖威名。钟离飞雪手中的祁门剑,忽又袭来,祁门八剑的招式尽数使出,凌空道人似乎处于下风,接连抵挡,步步后退。忽然凌空道人找准机会,飞身而去,剑招虚过,翻手一掌打在钟离飞雪左肩上,她瞬间连人带剑飞出。

  这时,龙剑山施展轻功急速而来,接住将要飞落倒地的钟离飞雪,他抱着她的腰身在空中旋转着平稳落地。南荣盖世看见这一幕,内心异常痛恨这个白衣少年,悲愤不满。秦凤阳看到后,只感觉自己的剑山哥身手不凡。李紫蝉笑着,感觉龙公子异常潇洒,也有羡慕之心。龙剑山将钟离飞雪放下,她站稳脚跟,目光呆滞,还沉浸在刚才她被他抱着旋转落地的画面当中。她内心只感觉刚才被他这样一抱,现在她脸上只剩下红晕发热。或许是她这样的懵懂少女,从来没有和这样风度翩翩的少年那么的亲近过。

  龙剑山道:“姑娘,你身子有无大碍?你刚才身中凌空道人一掌,还是让在下为你运功疗伤吧!”

  钟离飞雪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暂无大碍。只是那凌空道人很是厉害,还望公子小心。”

  钟离飞雪接着咳嗽起来,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龙剑山让她坐下,开始为她运功疗伤。这边,海蓝青依然手持赤纹剑,剑风划过普定和尚的肩头,普定和尚低身躲过,袖袍飞出,直接击中海蓝青身上,她翻身后退,再次飞身而来。普定和尚瞬间避开,然后一记少林隔空掌,将海蓝青震开一丈远。龙剑山飞身而来出手相救,她方站稳脚跟,龙剑山让她稍作调整。钟离飞雪知道自己本来就不是普定和尚的对手,加上现在内力耗损过度,赤纹剑法也力不从心。正当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二人准备离去,龙剑山施展轻功迅速而来,出现在二人面前。二人虽认不出来眼前的白衣少年,但却看出此人轻功了得,定然武功不凡。

  凌空道人盯着眼前的年轻人,道:“不知阁下是哪门哪派?师承何处?”

  龙剑山拱手道:“晚辈只是无名小辈,名讳在江湖上自然无人知晓。道长和大师可都是成名江湖已久的武林高手,晚辈打小就仰慕至极,在此见过两位老前辈,真是三生有幸!久仰!久仰!”

  普定和尚道:“阿弥托佛!小施主年纪轻轻,轻功不凡,内力深厚,定然师承高人。小施主将来在江湖武林中也定然能成为一名江湖高手。”

  龙剑山拱手道:“大师过奖!大师和道长现在已经抢得那个黑色木盒,但不知里面是否真的有传闻的天山化龙剑,不妨大师现在就打开证实。”

  凌空道人听到眼前的少年这样一说,心里也有点担心。普定和尚手持那黑色木盒,只是感觉里面有份相当的重量,但也无法判断是否就是那柄天山化龙剑。普定和尚还是打开那个黑色木盒,里面有一个做工考究的黑色绸缎袋子,手握起来感觉就是剑鞘,他内心淡定,把那黑色的布袋子打开,竟然露出剑鞘来,当布袋子拿下后,漆黑色的浅龙纹若隐若现,剑鞘显露而出,异常精美,但那柄剑却短小许多,根本就和剑鞘不匹配。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曾经见过司空一剑施展的天山化龙剑,所以认出此剑只是一柄普通的长剑,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天山化龙剑,但认出来那个剑鞘到是天山化龙剑所匹配的剑鞘。二人心中忽喜忽忧,感觉再次上当,内心无比气愤。

  龙剑山只是胡乱猜测的,如果那个木盒中真的有天山化龙剑,他再出手抢夺也不迟。普定和尚仔细查看把柄普通的剑,发现那剑身上刻有三个字‘洛阳城’。凌空道人也看到,于是二人忽然笑起来,领会其意。普定和尚把剑以及剑鞘重新装进那个黑色的布袋子内,决定撤离此地。龙剑山看见他们大笑,觉得事有蹊跷。他飞身上前出手,与普定和尚展开腿脚功夫上的对决。普定和尚单手无法应对龙剑山的攻击,闪躲几招后,他将手中布袋子扔给凌空道人。普定和尚双手掌风,刚柔并济,浑厚老练。龙剑山虽然内力深厚,但还未能全部灵活运用。普定和尚感觉眼前的年轻人确实不简单,腿脚功夫很是了得,他不敢大意。二人切磋十几招后,普定和尚忽然翻手一掌打在龙剑山身上。龙剑山后退几步站稳,内力护体,并无大碍。

  普定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武功内力确实不凡,真是后生可畏!”

  龙剑山拱手道:“大师过奖!若不是大师刚才手下留情,晚辈定然不是对手!”

  凌空道人将黑色袋子交给普定和尚,飞身上前。他觉得这年轻少年腿脚功夫了得,也想知晓他的剑法上是哪个门派的剑法。

  凌空道人笑着道:“让老道也来领教一下阁下的功夫,看看阁下到底有几斤几两!”

  突然,凌空道人飞身而去,极速出掌,打向龙剑山的头顶。龙剑山翻身旋转躲开掌风,凌空道人拔出虚彤剑,龙剑山也抽出佩剑竹沥剑,一柄闪着青竹色光芒的宝剑握在手中。凌空道人虽看不出此剑的来历,但剑身通体青竹色,定然非比寻常。凌空道人挥剑而去,刺向龙剑山的腰间,他的剑速极快。龙剑山旋转手中竹沥剑,使出青竹隐者传授给他的青竹剑法。那剑法配上竹沥剑,异常奇妙,随影如风,虚实幻散。凌空道人尽管使出武当剑法,但似乎无法破解对方攻势,他也不知晓这少年用的是什么奇怪剑法,甚是厉害。龙剑山和凌空道人对战三十几个回合,仍然不分胜负。凌空道人找准时机,出手使出武当散阳掌,龙剑山翻手与之对掌,二人相向飞出,凌空道人后退几步稳稳落地。龙剑山后退很远才站稳脚跟,只感觉手掌疼痛不已,知道这凌空道人异常厉害,自己还不是对手。

  龙剑山将竹沥剑入鞘,随即拱手道:“道长承让!晚辈还不是道长的对手,道长的剑法奇妙,晚辈甘拜下风!”

  凌空道人笑着道:“年轻人果然身手不凡,老道真是大开眼界,后生晚辈,不可估量!”

  这时,突然从林中飞出一个身穿灰衣的人,出手偷袭普定和尚,普定和尚躲开出掌与之对决,又有一人从林中飞出,这二人联手对付普定和尚,很明显是朝着普定和尚手中的黑色布袋子而来。凌空道人见状,拔剑而去,与之对决。龙剑山施展轻功,抽剑刺出,剑锋直指其中一个灰衣人。但这两个灰衣人武功极高,手中各持一把锋利无比的钢刀。忽然,普定和尚手中的黑布袋子被其中一人抢到手,龙剑山看到,挥剑而去,划过那人肩头,对决几招后,只感觉此人刀力异常威猛。但此人右手拿刀,左手拿着抢来的布袋子,龙剑山趁其不备,一脚踢中那人左手,将其手中布袋子抢到手。这时,普定和尚飞身而来与那人对决,那人刀锋急速,普定和尚身上似乎被划出几道伤口,血色浸染。普定和尚突然手掌变成五爪之形,使出那少林绝技龙爪手,那人挥舞钢刀砍来,普定和尚瞬间躲开,左右手循环极速抓向那人身前,那人身上衣衫瞬间被鲜血染红,几道抓痕显露而出,普定和尚一脚将其踢翻在地,那人翻滚而起,感觉身上异常疼痛,知道这少林龙爪手非同寻常。龙剑山趁机打开布袋子,抽出里面的剑,看到剑身之上刻着“洛阳城”三字。

  忽然,从林中又窜出一灰色衣衫之人,出掌偷袭而来。龙剑山似乎察觉有股掌风袭来,但为时已晚。他背后身中一记黑杀掌,尽管他内功护体,但因为没有防备,他一下被打翻在地,翻滚一丈远,瞬间口吐黑血。那人拿起地上的黑色布袋子重新包好,得意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白衣少年狂妄的笑着。不料龙剑山竟然站立起身,看着眼前的灰衣人,忽然他挥手飞出两片竹叶,那人见状迅速拔出佩剑,翻身挥剑挡开一片竹叶,但另一片竹叶刺进他的手臂之内,血染衣衫。那人感觉疼痛不已,见是红血溢出,深知无毒,真是小看了眼前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在身中黑杀掌的同时,从而伤到他。那人伸手运功直接将手臂内的竹叶飞镖吸出来。龙剑山就地运功,以抑制背上毒素的扩散。既然黑色布袋子已到手,那人一声口哨之后,另外两个人不再和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纠缠,飞身来到那人身旁。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随即飞身而来,早已认出眼前三人的来历。

  钟离飞雪和海蓝青距离龙剑山最近,看见他身中一掌口吐黑血,两位姑娘没有多想,先后飞身而起,接连而来。李寒秋也飞身来到,三人坐地为龙剑山运功疗伤,终于把他体内的黑杀掌毒素给逼出来,他嘴中吐出一口黑血。贺兰派的人从草丛中赶过来,围住龙剑山等人,甚是关心。李紫蝉看见他受伤,担心不已。秦凤阳蹲下身子,从身上拿出清毒所用的十味灵草丹,从瓶子中取出两颗丹药给他服下,看着他伤势并无大碍,她这才放心。

  凌空道人道:“三位莫非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漠北三雄,江湖人又称一剑双刀!”

  为首那人粗声笑道:“凌空道长,普定大师,别来无恙!道长和大师这些年来,功力大涨,我兄弟三人仰慕已久。但那位白衣少年不知为何许人也?他的武功也很是了得,年纪轻轻,竟然身怀绝招,真是后生可畏啊!我兄弟三人来到这关中长安城,果然不虚此行!”

  普定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托佛!余施主不该用阴毒的偷袭招式,去暗算一位后生晚辈,老衲实在为余施主感到惭愧!”

  其中一个佩刀之人厉声道:“老和尚,我们漠北三雄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偷袭别人也是我们惯用的一种绝技。再说那后生晚辈也非常人,既然能够在身中我大哥的黑杀掌之后,还能伤到我大哥,确实不简单。道长的虚彤剑法,虚实难测,捉摸不定,也是武当绝技,一般高手难以破解。不过老和尚的少林龙爪手,却甚是厉害无比,我更是佩服不已!”

  这时,各大门派的弟子们都围过来,场面宏大,如同武林大会一般。漠北三雄见各派弟子围观过来,一副人多势众的模样,他们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为首那人向旁边两人使出眼色,示意他们是时候该撤退离开。

  另一个佩刀之人道:“我们漠北三雄,并无什么爱好,唯独对世间绝世兵器感兴趣。各位江湖武林中人,后会有期!”

  此人说完,挥手抛下两枚霹雷弹,一团白烟消散之后,三人已消失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