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门派争斗
化山2017-01-12 13:134,446

  飞虎镖局的人马整齐有序地停在原地不动,但似乎并无惧怕之色。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抢先得到消息,赶来此处拦住飞虎镖局的人马。正当二人按耐不住准备出手时,一众十余人赶过来,他们是阴山派的完颜丹虎带着阴山派的弟子,在得到消息后从长安城内急速而来。

  凌空道人转身轻蔑道:“阴山派的完颜西峰为何不出山?却派出一群武功平平的小辈出来,难道是让你们来凑热闹的?”

  完颜丹虎上前拱手道:“道长,大师,别来无恙!晚辈乃是阴山派的弟子完颜丹虎。我义父完颜掌门甚是尊重两位老前辈,只是掌门人正在闭关修炼,所以不能下山。又听闻这天山化龙剑重出江湖,故派我等来到关中长安城一探究竟,没想到两位老前辈早已在此。”

  凌空道人厉声道:“你就是完颜西峰所收养的那个义子?我看完颜西峰派你们来此也就是凑凑热闹罢了!天山化龙剑也是尔等之辈所能得之物?”

  完颜丹虎道:“道长所言极是。晚辈们来此也就是凑热闹而已。不过,其他门派的弟子恐怕也得到消息,或许正在赶来的路上。”

  这时,青海派和祁连派的人也陆续赶来此地,后面是天山派的人随后抵达。一时间,长安城外的这片山林中就聚集四十位有余的江湖武林中人。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没想到这些门派会来的这么快,心里顿时倍感压力。

  文连章上前拱手道:“凌空道长,普定大师,别来无恙!当年一别,一十七年有余,再次而遇,实属不易。我们南荣掌门尤为挂怀。”

  凌空道人突然恼怒道:“文老弟,别来无恙!你们南荣掌门的挂怀,老道我可受不起。他的为人倒是让老道我犹如背后插刀,极其憎恶。”

  文连章道:“道长所言文某人怎么听不懂?至于南荣掌门和道长之间的具体交情,文某人更是无从得知,还请道长不要在此妄言。”

  凌空道人道:“也罢!若是南荣昆仑在此出现的话,老道我定然要与他大战三百回合。文老弟也是寄人篱下,老道我不为难于你。但老道我奉劝你一句,天山派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还是早点离开南荣昆仑这样的卑鄙无耻之人,省的哪天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南荣盖世终于忍不住道:“你这老道人,怎么出口骂人?我爹也是江湖中的武林高手,难道还怕你这老道人不成?”

  文连章拦住他道:“公子,不可无礼!还不向道长赔罪!道长当年也是南荣掌门的朋友,怎么说也是长辈,你不可在此胡言乱语。”

  凌空道人大笑道:“想必这位就是南荣昆仑的儿子吧!这么没有教养,也罢!上梁不正下梁歪!老道我不和小辈一般计较!”

  普定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托佛!众位江湖武林义士,千万不可在此伤了和气,传闻的天山化龙剑是否会在此出现,尚且无法断定!”

  南荣盖世憋着一肚子气,但受于文连章的阻挡,只能独自吞下。他只好转移注意力,看向其他门派的人,阴山派的完颜丹虎,也算是他的表哥,但他从来不给完颜丹虎叫表哥,那只是他舅舅所收养的义子。到是完颜丹素没来,他还是很想念他的表姐呢!他又看向另外两个门派,突然眼前一亮,发现那两个门派中有两位江湖美人,他的心里顿时烟消云散,喜出望外。他觉得那位穿着浅色紫衫的美人,清新脱俗,气质极佳,这让他眼睛发光。那位身穿青绿相间衣衫的美人如沉鱼落雁般,也让他心潮澎湃。

  不远处的树林中,贺兰派的李寒秋带着弟子们早已来到,躲于暗处静观事变。还有龙剑山和秦凤阳也在其中,龙剑山此时身穿白色绸缎衣衫,嫣然一副世家公子模样。这是李寒秋派人去长安城有名的能匠裁缝铺,为他量身定做两身衣衫,以表谢意。龙剑山本来想婉拒,但还是被李紫蝉的伶牙俐齿所说服。龙剑山到是感觉心中有愧,但秦凤阳却觉得理所当然,看见自己的剑山哥穿上这身白色的衣衫,甚是搭配,更显得他英俊潇洒,她内心异常欢喜。

  突然,树林中一声鞭炮般的响声!更像是一记信号弹!这时,树林中原本停在那里的飞虎镖局的人马,在为首的一位镖师的带领下,弃下马匹车辆,整齐有序的向后山步行而去。剩下的江湖武林中人,无人阻拦,他们的目的是来抢夺飞虎镖局所押运的那柄剑,至于镖局的人他们根本不在乎,现在那些人离去再好不过。凌空道人虽然感觉此事定有蹊跷,飞虎镖局的人怎么会在听到一记响声后就全部撤离呢?但他已不再多想,因为飞虎镖局所留下的押运镖车还原封未动的留在那里,天山化龙剑定然是在镖车上的镖箱内隐藏。

  凌空道人还未出手,阴山派的完颜丹虎已经腾空飞起,直奔中间那辆最大的镖车而去。这边,天山派的文连章也飞身而去,不甘落后。凌空道人迅速飞身而去阻拦二人,他飞身一脚将完颜丹虎踢翻在地,完颜丹虎起身拔出随身佩剑。凌空道人迅速出掌和文连章过招,文连章虽然这些年也修炼颇深,在掌门人南荣昆仑的指导下,天山派的五雷掌法他从第二掌法----五雷云上,已修炼到第三掌法----五雷遁地,而第四掌法----五雷冲天,也在初步修炼中。但凌空道人毕竟道行极高,内功深厚,文连章依然不是他的对手。凌空道人和文连章交手几招后,文连章就落于下风,他不得不抽出佩剑,以天山剑法应对强敌。凌空道人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抽出武当虚彤剑,剑气逼人。完颜丹虎在一般高手面前还可以抵挡,但在凌空道人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凌空道人的武当剑法,挥舞如行云流水,忽又天马行空般无法捉摸。尽管完颜丹虎使尽阴山派的各路剑法,几个回合下来,还是被凌空道人,一记武当散阳掌打翻在地,但凌空道人只用五成功力,所以完颜丹虎只是轻微受内伤,但还是嘴角溢血。文连章知道自己还不是凌空道人的对手,但也不想放弃。他飞身而去,剑风刺向凌空道人的腰间,但凌空道人斜剑挡开。文连章挥手使出五雷掌法的第三掌式,凌空道人伸手使出散阳掌与之对决,二人瞬间向后方飞出,落地站稳后。虽然文连章嘴角溢血,但凌空道人也感觉到身受轻微内伤,他知道这天山五雷掌法也是非同小可,随即他吞下口中将要溢出的鲜血。完颜丹虎见自己不是对手,看见中间镖车上的那口镖箱,趁着凌空道人和文连章纠缠之际,他急速而去,挥剑斩断捆绑镖箱的绳子,一剑斩掉镖箱上的铜锁,随即打开箱盖,看见里面有一个长方形木盒,那木盒通体裸黑色,做工异常精致,比剑刚好略长许多,就猜到里面定然是传说中天山化龙剑。

  这边,祁连派的钟离飞雪拔剑而起,青海派的海蓝青也抽剑飞身而出。本来两个人都是想朝着镖车方向而去,但却被普定和尚突然飞身而过所拦截。钟离飞雪看出来想要去镖车那边,必须先过老和尚这关。海蓝青也算知晓,决定和阻挡自己的老和尚过招。

  钟离飞雪手握祁连派的祁门剑,寒光熠熠。在她出山前,她爹钟离度将祁门剑暂时交由她佩用。海蓝青手中的青海赤纹剑,灵光闪闪。那是青海派掌门人海无涯所用佩剑,交由自己的女儿暂时佩用也理所当然。钟离飞雪旋转手中祁门剑,剑锋犀利,一连串的祁门八剑中的剑法招式,直袭普定和尚而来。但普定和尚非等闲之辈,内力浑厚,虽然赤手空拳,但僧袍长袖被大师用的也算炉火纯青,如剑婉转。钟离飞雪虽然把祁门八剑的前六剑招式都发挥出来,但面对眼前的老和尚却占不到上风。海蓝青的赤纹剑也使出青海派赤纹剑法的第三剑式----藏鸟入林,第四剑式----飞鸟腾空,但这些奇妙剑式,却不能伤及这老和尚身上。二人几乎是联手在对付普定和尚,仍无法将其制服,这让两位姑娘越来越力不从心。普定和尚忽然长袖挥舞似圆圈,二人的长剑仿佛被圈在长袖圆圈内,接着他飞身而出,淡定落地。

  普定和尚道:“阿弥陀佛!两位女施主,年纪轻轻,剑法奇妙,老衲甚是佩服!祁连派的祁门八剑,剑法幻散,招式奇特,再配上祁连派的祁门剑,确实不凡。青海派的赤纹剑法,剑法轻扬,招式不羁,配上青海派的赤纹剑,由为厉害。只是两位女施主还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日江湖历练后,定能成为江湖高手。真是后生可畏!阿弥陀佛!”

  两位姑娘还未开口,天山派的南荣盖世却走上前去,他早就看不惯这老和尚,竟然欺负两个这么好看的江湖美人。

  南荣盖世轻笑道:“大师身为出家人,也是江湖前辈,却在此欺负两个后生晚辈,实在是可笑至极啊!”

  普定和尚道:“阿弥陀佛!施主谬言,这两位女施主的确是练武奇才,老衲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刚才老衲只是和两位女施主切磋武艺,而两位女施主也未落下风,何来欺负之说?”

  南荣盖世道:“大师无非也是怕我们这些门派抢得飞虎镖局所押运的天山化龙剑罢了。这天山化龙剑本来就是我们天山派的一柄神剑,我们来取得,那是理所当然。大师和那位道长得到就有点明抢的意思啦!”

  钟离飞雪道:“大师过奖,小女子武功浅薄,是大师承让罢了!只是天山化龙剑现在重出江湖,各大门派江湖武林中人,都想占为己有。只能是各凭本领,各显神通,谁能最后得之那就归属谁,大师不怕那位道长抢先一步得到,而大师却落后于人!”

  海蓝青道:“没错!请大师也不要阻挡我青海派的去路,天山化龙剑非比寻常,但不能让其落于奸诈小人之手,还请大师让路。”

  顾择上前示意南荣盖世千万不可惹怒老和尚,南荣盖世到是觉得这么多江湖武林中人在此,老和尚身为出家人,就算被惹怒,老和尚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南荣盖世无非就是想在两位江湖美人面前表现一下,让这两位江湖美人也能够记得他翩翩少年南荣盖世。

  李寒秋让其他人不可轻举妄动,继续隐藏在草丛之中。他突然飞身而出,因为他看见阴山派的完颜丹虎已经打开镖箱拿出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时机已到,他突然落地挡住完颜丹虎的去路。李寒秋抽出佩剑丘鸣剑,丘鸣剑乃是贺兰派的镇派名剑,贺兰七剑配上丘鸣剑,自然剑法独特。完颜丹虎本来抢得天山化龙剑,心喜不已,突然被李寒秋拦住,但他怎会轻易将得来之物拱手让人。完颜丹虎长剑指出,刺向眼前之人,李寒秋挥剑挡开,与之交锋。

  文连章被凌空道人飞身踢开,因为凌空道人看见完颜丹虎拿着镖箱内的黑色长方形盒子,那定然是天山化龙剑。本来他是怕镖箱内有诈,故意让完颜丹虎有机会去打开镖箱,现在他已确认可以出手抢夺。但他也看到又有一人出现,认出是贺兰派的李寒秋。凌空道人心想:这李寒秋可真是个老狐狸,躲于暗处,见机行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让他得手!

  完颜丹虎根本不是李寒秋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已然抵挡不住。这时,凌空道人飞身而来,虚彤剑随即刺向李寒秋的肩头,李寒秋转身用丘鸣剑挡开。接着二人极速过招,剑法奇妙不已。武当剑法和贺兰剑法,各有不同,虚虚实实,异常激烈。完颜丹虎趁机准备带着那个黑色木盒子逃走,却被普定和尚看到,飞身而来拦住去路。普定和尚没用几招,就把完颜丹虎打翻在地,在他站起来时,普定和尚瞬间来到他身旁,点住他的穴道,完颜丹虎不能动弹。黑色木盒被普定和尚拿在手里,钟离飞雪和海蓝青几乎同时飞身来到普定和尚面前,对决一触即发。

  凌空道人见李寒秋剑法非凡,突然翻手一记散阳掌打在李寒秋身上,他飞落在地,口中溢血。在草丛中的李紫蝉看见自己的父亲受伤倒地,心中急切,要出去救治父亲。被龙剑山拉住手臂,并让秦凤阳看好她。龙剑山突然使出轻功飞出,一身白色绸缎衣衫,翩翩少年落在李寒秋身旁。这时,凌空道人和普定和尚,钟离飞雪和海蓝青,四人目光同时聚集在这位突然飞来的白衣少年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