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探明去向
化山2017-01-19 08:024,785

  金堂客栈。完颜丹虎正在二楼一客房内饮茶,窗户外翻进来一个江湖人。完颜丹虎让他坐在对面,倒上茶水。

  完颜丹虎看着他的脸,道:“阁下在江湖上人称探子手,也算是探听消息方面的江湖高手,怎么也会轻易受伤?”

  那人已经止住脸上的那道擦伤。他笑着道:“让完颜兄笑话啦!那屋内的少年才是真正的高手,在下虽然几乎上是屏住呼吸,在楼外隐藏偷听他们的谈话,没想到还是着了道儿!那少年突然飞出一根筷子,刺破窗户擦过我的脸庞而过,我惊慌而落,施展轻功抓住房檐,迅速下楼落地,逃离华清酒楼。那少年定然内力深厚,武功上绝对是一把好手。”

  完颜丹虎似乎轻蔑道:“这个我当然知晓,再说我也跟你提过那少年不是等闲之辈,让你务必小心行事!这些都不重要了,我要我想要知道的。”

  那人喝下茶水道:“完颜兄,虽然我受了点小伤,但你想要的消息,我还是打探到。那少年说,过几日会随同贺兰派的人一起前往中原洛阳城,去寻找江湖中传闻的天山化龙剑。”

  完颜丹虎听到大笑起来,道:“探子手果然不亏是探子手!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晚上我在雅间为你摆上酒宴,到是我们再一醉方休!”

  完颜丹虎扔给他一两金子,那人起身拱手感谢,不在话下。那人依然从窗户离去。完颜丹虎叫人来,准备好纸笔,写下近来发生的事情。他让人取来信鸽,在窗外放飞。那只灰色的信鸽展翅飞在天空,很快不见踪影,将带着消息飞往远方的阴山。

  南荣盖世带着几个天山派的弟子,在长安城的大街上到处闲逛。他时而在街边逗鸟,时而把玩地摊上的古玩。当他们经过醉春楼,门外的老妈子带着两位姑娘,叫喊着把他拦住。

  老妈子手中抖着手绢,笑脸相迎道:“哎呦!这位公子,进来看看吧!你若是来我们醉春楼,那就是来对了地方!我们醉春楼有长安城最美最嫩的姑娘,这位公子你还是到里面选选吧!老妈子我可不是吹牛的,我们这的姑娘个个水灵得很,保证让公子你满意!”

  南荣盖世一听,心里乐开花!他看着老妈子身边的两位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确实水灵灵的模样。南荣盖世准备上前,被旁边的天山派弟子拉住示意不能去的,否则文师叔会怪罪下来。南荣盖世说没事就进去看看,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南荣盖世被老妈子旁边的两位姑娘掺着走进醉春楼,里面果然是客人众多,姑娘们笑声不断,这里的确是个消遣的好去处!他被两姑娘带进二楼一间客房,里面香气扑人,桌上摆着一壶酒,几盘精致的菜肴和一些水果。南荣盖世坐在桌前,吃下一颗葡萄。这时,门被推开,进来一位身穿红色衣衫的姑娘,他似乎看得呆起来,感觉这姑娘水灵欲滴,这让他心里异常兴奋。那位姑娘坐在他身旁的位置,眉开眼笑。她伸手为他倒上一杯酒,递到他嘴边。南荣盖世喝下去,心里乐着。他伸手搂住她的香肩,歪着头闭眼在她脸上闻起来,香味浓烈,似醉人心。他还是忍不住在她的小脸蛋亲上一口,开怀大笑。他也想起来那晚在大街上遇见的李紫蝉和秦凤阳,还有在长安城外看到的钟离飞雪和海蓝青,不过现在他还是陶醉于眼前的美人。他又喝下几杯美人奉上的美酒,酒劲加上色欲熏心,让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南荣盖世用力抱起眼前的美人让她坐于自己腿上,虽然她是个青楼女子,但现在他脑子里仿佛灌进迷魂汤,她的手在他脸庞抚摸,如蜻蜓点水般掠过,让他销魂难耐。他站起直接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正当他要脱衣上床时,却被人伸手拉住。那女子看见有人,就坐起身准备叫喊,却被文连章挥手将她打晕过去。南荣盖世看到是文连章,一下清醒过来。文连章瞪着他,虽然没有开口,似乎怒气欲出,留在桌上一锭银子,他们直接从窗户离去。

  长安城的大街上依然热闹非凡。钟离飞雪带领着祁连派的几名弟子向左走离开华清酒楼。海蓝青带领着青海派的几名弟子向右走离开,她还让两名弟子把桌上的一些剩菜分开包下带走,说是要去分给街边的乞讨流浪儿。这让龙剑山感到青海派的海蓝青海姑娘为人正义,心地善良,他心中很是佩服。龙剑山心情极好,来之前李寒秋特地嘱咐过他许多话,他才能轻松应对这次宴请,自己也确实学到不少江湖经验。而秦凤阳和李紫蝉到是心中不悦,似乎还在闷闷不乐。三人在大街上闲逛着,快经过醉春楼,龙剑山却看到几名天山派的弟子在门外不远处的茶铺喝茶,却没有那个无赖公子在那里,这让他感到奇怪。

  龙剑山笑道:“两位好妹妹,我现在有点口渴。不如我们去前面的茶铺喝壶龙井如何?”

  李紫蝉噘嘴道:“龙大哥,我们不是刚从酒楼出来,你怎么又口渴啦?难道是因为那两位江湖美人,让龙大哥不能忘却,才口干舌燥?”

  龙剑山道:“紫蝉妹妹,千万不可胡言乱语,那两位可都是受人敬仰的名门正派中人,这种话说多了,会扰乱人家门派清誉。千万不可再提。”

  秦凤阳歪头道:“剑山哥,我看那个祁连派的钟离姑娘对你是另眼相看,她似乎对你很是爱慕。那青海派的海姑娘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姑娘!”

  龙剑山停下脚步,道:“凤阳,怎么连你也这样说?我龙剑山无名小辈,绝对不会也高攀不起这两大门派。两位妹妹就不要再拿剑山哥哥开玩笑了!这样其实一点也不好玩。我们还是去喝茶吧!因为我看到前面有天山派的弟子,似乎有点奇怪,我们过去喝茶顺便观察一下动静。”

  李紫蝉拿出两个精致的药瓶,笑道:“好吧!龙大哥,不过她们二人送给你的治伤良药,我听凤阳姐姐说都是很名贵的内伤药物,这类药物有些配方是很难寻到的,看来她们的确是很重视龙公子!你说是不是啊,龙公子?”

  龙剑山伸手轻拍她的头,道:“紫蝉妹妹,龙大哥很是佩服你的古怪精灵!不过,我们还是先去喝茶吧!”

  龙剑山怎么也不会想到,秦凤阳和李紫蝉两个人这样没完没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怪他把她们亲手制作的两个香包,送给钟离飞雪和海蓝青这样的江湖美人。

  三个人故意背着天山派的几个弟子,坐在他们附近的茶桌前,要上一壶龙井。

  一个天山派的弟子,愁眉苦脸道:“南荣公子就这样进了醉春楼,我们几个也拦不住他,但在这干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到时候挨罚的还是我们几个,你们别光顾着喝茶,也出出主意!”

  另一个天山派的弟子放下茶杯,道:“二师兄说的对!哪次不是公子犯了错,而我们几个也要跟着受罚。不如,我们派出一人赶紧回西凤客栈,告知文师叔,让他来处理这件事。你们看这样如何?”

  他们几个人都说好!于是,他们派出一个弟子赶往西凤客栈。龙剑山没想到那位南荣公子不仅是个大无赖,竟然还去这种青楼风尘之地!离开秦岭之前,秦三路特地给他交代过,去城里在客栈酒楼喝酒可以,但绝对禁止去那种供男子寻欢作乐的青楼之地!虽然那时龙剑山不太理解,但现在他也多少懂得一些。对于男欢女爱之事,也偶尔让他心头颤抖!

  那个天山派的弟子穿梭在热闹的大街上,却被一个人拉住。他看到是文连章,神色慌张。文连章以为是南荣盖世出事了。那个弟子拱手说明情况。文连章随他而去,心中恼怒起来,没想到南荣盖世竟然跑到青楼之地寻找风尘女子。文连章从醉春楼后面的巷子,飞身上房而去,来到楼外从窗户缝隙寻找南荣盖世,终于还是被他找到。他不露声色,翻窗而进,将色欲熏心的南荣盖世带走!

  龙剑山观察着醉春楼的外围,突然看到楼上窗外有一人施展轻功在查看什么,然后那人推窗而进,没多久就有两个人从那扇窗户飞身而落,沿着低矮房檐快速离去。

  龙剑山猜到应该是那个南荣公子,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李寒秋跟他提过的天山派的文连章,他知道此人也和自己有血海深仇。龙剑山带着秦凤阳和李紫蝉起身离开,在大街上正走着,李紫蝉看到街边有卖冰糖葫芦的。龙剑山拿出碎银子为她们买下两串,两个人吃着甜甜的冰糖葫芦,甚是开心。他们回到清潭客栈后,李寒秋早已为他们泡制好一壶上等铁观音。

  李紫蝉笑着道:“爹爹,你看!龙大哥为我们买的冰糖葫芦,很好吃的!”

  李寒秋为他们倒上茶水,色泽温润,茶香飘逸。

  李寒秋厉声道:“蝉儿,爹跟你说过多少次,吃东西要有个吃样儿!这样看起来才有教养!以后你要记住,你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小女孩子啦!”

  李紫蝉刚才还是笑脸,瞬间就想哭出来。她认为在她爹爹眼里,她永远都做的不够好。

  秦凤阳搂着她的肩膀道:“紫蝉妹妹,李叔叔只是随口说说,你不要往心里去。那我们去制作香包吧!我还有一些特别好的香草料,制作出来一定特别香!”

  龙剑山也道:“紫蝉妹妹,龙大哥可是在等着要佩戴你亲手制作的香包呢!这次我定会一直佩戴于身。”

  李紫蝉的贴身丫鬟也过来掺扶她,秦凤阳拉起她的手,示意她还是走吧!

  李紫蝉忍泪噘嘴道:“爹爹说的对!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女孩儿了,因为我已经长大成人,以后我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不再让爹爹操心!”

  她们三人离开,一同进到旁边的客房。李寒秋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有如此的反应,若是以前她肯定会大发脾气,任性几句。他心里顿时高兴起来,觉得自己的女儿是真的长大啦!

  龙剑山谨慎道:“李叔叔,紫蝉妹妹恐怕又该生闷气啦!这样恐怕不太好吧?”

  李寒秋笑道:“让龙少侠见笑啦!不过,蝉儿刚才的反应,实在让我也尤感意外,看来她是真的长大啦!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龙剑山这才反应过来,笑着道:“那真是可喜可贺啊!不过紫蝉妹妹确实冰雪聪明,所以李叔叔也就不用过多操心。”

  李寒秋道:“龙少侠有所不知!小女那点小聪明,在鱼龙混杂的江湖武林之中,根本微不足道。她若还是靠着她那点小聪明,早晚会在江湖上吃亏!不知,龙少侠对祁连派和青海派的人有什么看法?”

  龙剑山道:“祁连派的钟离飞雪和青海派的海蓝青,这两位姑娘的确是江湖武林中的女中豪杰!在下甚为敬佩。当然,这次宴请还是要感谢李叔叔的嘱咐,我也在当中学到不少江湖经验。”

  李寒秋笑道:“那是因为龙少侠为人聪明又灵活,能够把别人多年实践的江湖经验,直接记在心里,为自己所灵活运用,李叔叔很是佩服!”

  龙剑山放下手中茶杯,道:“李叔叔,说实在话,我这些日子和贺兰派的人在一起,真的学到很多。若不是遇到李叔叔,我和凤阳还真不知道怎样在江湖上漂泊?晚辈在此,以茶代酒,敬李叔叔一杯!”

  李寒秋道:“龙少侠言重!行走江湖,结交好友,最重要的是侠义二字。所谓,胸中有狭义,行走友天下!”

  西凤客栈。文连章感到头疼,不知该怎样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南荣昆仑低头站在旁边,一言不语。文连章也不知该如何来教训他。等在外面的顾择不顾文连章的责骂,推门而进。文连章似乎也想起来,顾择还有要事向他汇报,差点忘记。他让人把南荣盖世带回房间,闭门思过。还特地叮嘱,让两名弟子看紧房门,如果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不准南荣盖世出来。

  顾择给文连章倒上茶水,道:“文师叔,你先消消气。南荣公子或许是一时糊涂,或者是被那醉春楼的老妈子糊弄进去,才会有与青楼女子鬼混的事情。还望师叔不要再继续怪罪公子!我已打探到一些师叔想要知道的消息,那个白衣少年过几日决定和贺兰派的人东去中原洛阳城,追寻江湖传闻的天山化龙剑,那个白衣少年叫龙剑山,跟随他的那位姑娘叫秦凤阳。”

  当文连章听到顾择说那个白衣少年叫龙剑山的时候,内心翻滚不断,异常激动,突然大笑起来。那个姑娘叫秦凤阳,他猜想那应该是和秦三路有关系的人。这时,他早已将南荣盖世瞎逛青楼风尘之地的事,抛之脑后。顾择虽然不知文连章为何会如此兴奋,但肯定是这些消息中有他所不知道的重要之事。文连章决定晚上为顾择摆上庆功宴,不醉不归。顾择听到后似乎受宠若惊的样子,感到意外。

  文连章让人拿来纸笔,写下近来所发生之事,决定东去洛阳城,继续追寻天山化龙剑的下落。最重要的事,是他发现了龙遮天的儿子,当年的那个三岁小公子龙剑山,竟然存活于世,已长大成人,且武功不凡。文连章写的异常兴奋,心情愉悦。他让人拿来笼中的黑色信鸽,这种黑色信鸽能够适应远途距离,恶劣坏境等特殊条件。他将信鸽放飞窗外,看着黑色的踪迹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他的心里才放松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