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刀光剑影
化山2017-12-19 23:434,747

  武不成和龙剑山在龙门客栈安顿一宿,并无发生异常之事。而昨日那些人,早已不在客栈之内。天色大亮,风沙依旧。二人离开客栈,骑上快马,一路西去。武不成回想着刚才在客栈内,和老板娘凤落雁对视的一刹那,似乎从她眼神中看到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二人骑着快马经过几处沙丘之时,二人的马匹突然被绊倒,两匹马嘶鸣着瞬间摔倒在地。武不成和龙剑山早已飞身而起,继而翻身落地,二人相背而立,观察着周围的变化,似乎只有呼啸地风沙之声,肆虐而过。不多时,二人脚下的沙粒已埋过脚踝之上。突然,二人周围的沙地之中,极速飞出十几枚短小的弩箭,二人翻身旋转躲开弩箭来袭。接着,从周围四个方向的沙地之中,极速拱起移动的沙堆,向着中间二人而来。弩箭再次飞出,而后又从四个移动的沙堆之中飞出四根铁链,链子上缠着短柄刀。

  龙剑山瞬间拔出化龙宝剑,左手搭在武不成肩头,腾空而起旋转一圈,挥剑之间将袭来的弩箭全都打飞出去,继而飞身而起站立在武不成的肩头,呈现金鸡独立之势。武不成双手运功,将随后飞来的四根铁链短柄刀缠在双手之间,四根铁链直挺挺的连着周围四堆沙丘。武不成身下的沙粒已经埋过双腿,他双手运功再次发力,同时拉动四根铁链,紧接着从那四堆沙丘之中飞身而出四个人,那四人竟然顺着铁链拉动之力,向着中间挥手出掌,想要趁机拿下武不成。

  而立在武不成肩头的龙剑山,再次飞身旋转身子一圈,一记连环脚,将那飞来的四人踢飞出去。那四人翻滚在地,继而又钻进沙地之中,不见踪影。龙剑山极其谨慎,观察着四周沙地的变化。武不成伸手拍在沙地之上,从沙中飞身而出,稳稳落地。

  武不成厉声道:“小心!这钻沙四鼠在沙海之中,配合起来如鱼得水,不可大意。看来我们不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他们是不会罢手!”

  龙剑山瞪眼道:“没想到这钻沙四鼠竟然这般记仇,再说昨日之事,本来就是他们自讨苦吃!”

  武不成道:“他们定是有什么阴谋,绝非那么简单!”

  突然,沙地之中再次形成四个移动的沙堆,两个在前从两侧相距两丈之远移动而来,接着从那两个沙堆之中飞出两个人,身上带着两根绳索,腾空而起。武不成大叫:不好!紧接着,武不成和龙剑山就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给罩在中间,一时无法逃脱。钻沙四鼠从沙堆之中钻出来,哈哈大笑着。

  原庆朗声笑道:“呵呵!武不成,龙剑山,俺劝你们别再枉费心机了!这西域天蚕金丝编织的无形网,任你们再有能耐,也是无法逃出来的。”

  二鼠得意道:“呵呵!大哥,既然是俺们钻沙四鼠拿下了这两个人,那按照约定,那凤二娘拿出来的金子,俺们应该拿得大头才对。”

  原庆笑道:“那是自然。俺们钻沙四鼠再次证明,俺们比那沙海七狐和绿洲五驼都强,俺们才是沙海中的王者!”

  这时,从不远处的一座沙丘之上,竟然冒出来八个人飞身而来,正是沙海七狐那五人和绿洲五驼那三人。八人大步走到钻沙四鼠的身旁。

  吕佗拱手笑道:“恭喜原老大,没想到你们钻沙四鼠,这么快就将武不成和龙剑山拿下。真是可喜可贺!”

  沙湖冷笑道:“看来这二人的武功也不过如此,凤二娘真的有些过度谨慎了!若是俺们沙海七狐抽到那个签的话,俺们也能将他们二人拿下。”

  龙剑山本想运功,武不成让他暂且不要轻举妄动,他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恐怕绝没有那么简单。

  武不成大声道:“各位能人异士,我们只不过是路过沙海的两个江湖剑客而已,我们和各位好汉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若是想要钱财的话,我们二人可以将身上的钱财,全都奉上。就算各位不要钱财,要置我们于死地,何不把话说清楚,让我们也好死的明白!”

  原庆笑道:“呵呵!武不成,龙剑山,既然你们二人是将死之人,那告诉你们也无妨。龙门客栈的凤二娘和天山派的南荣昆仑做了一笔生意,南荣昆仑出了大价钱,让我们阻拦你们西去。现在我们只需除掉你们,拿着你们的项上人头,送到天山派南荣昆仑的手里,定能换得更多的金银财宝!”

  龙剑山咬牙切齿,原来是南荣昆仑的阴谋。武不成心中似乎早已猜到,果然是南荣昆仑那厮的诡计。

  吕佗瞪眼看着网下的二人,冷冷道:“沙老三,你说二十年前,秦三路那厮所背着的三岁小孩,就是网中的那个年轻人龙剑山;而当年死在沙海里的武不功,正是网中那武不成的师弟!呵呵!看来这世间的轮回,还真是巧得很!”

  沙湖瞪眼,道:“佗老二,你说的没错。当年凤二娘以及咱们这些人,都被那可恶的秦三路给蒙骗,害的俺们沙海七狐的老五老六以及你们绿洲五佗的老三老四全都惨死。听闻那秦三路早已死了,那俺们今日就亲手杀了这二人,也算是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了!”

  原庆笑道:“沙老三,佗老二,既然你们和这二人之间还有深仇大恨,那俺们钻沙四鼠这次就便宜你们了,就让你们亲手杀死他们二人。不过事先说好啊,他们二人的项上人头和那柄化龙宝剑,必须归俺们钻沙四鼠所得,俺们也好拿着去向凤二娘邀功请赏!”

  武不成顿时眼中露出杀机,双手运功将无形网瞬间向上撑起来;紧接着龙剑山紧握化龙宝剑,一股强大的内力注入剑中,他旋转剑锋急速而起,竟然瞬间将那西域天蚕金丝网冲破,二人飞身落地,直挺挺的站在那些人面前。那些人看到如此情景,着实心中被吓到。特别是钻沙四鼠,没想到自己得意的西域天蚕金丝网竟然会被那二人毁掉,这怎么可能呢?

  武不成冷笑道:“呵呵!西域天蚕金丝网,也不过如此!我们本不想与你们为敌,但你们既然是南荣昆仑那厮所收买的人,那就是我们的敌人。老夫对付敌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原庆大怒,厉声道:“武不成,龙剑山,就算你们破了西域天蚕金丝网,今日,俺们这些人也要让你们葬身沙海!”

  沙湖怒眼相瞪,道:“没错!今日,俺们要用你们的血,来祭奠死去的兄弟!”

  吕佗长柄狼牙棒指出,道:“他们就两个人,我们只要齐心协力一起上,谅他们二人也无法逃离!”

  风沙不断,卷起的沙粒打在所有人的身上。武不成和龙剑山站在中间,三面环绕的是钻沙四鼠,绿洲五佗和沙海七狐。

  那十二个人群起而攻之,武不成双手聚气,飞身上前,运功出掌,直面钻沙四鼠和绿洲五佗那三人。顿时,七个人将武不成包围在中间,形成夹击之势。吕佗挥舞手中的长柄狼牙棒从正前方袭来,武不成腾空而起,脚尖踩在狼牙棒之上,飞起一脚踢到吕佗的身上,吕佗翻身落地,嘴角溢血。二驼和五驼从两侧袭来,钻沙四鼠从后方沙地之中袭来。武不成飞身向前,翻手两掌分别打在二驼和五佗的胸膛,二驼和五驼直接心脉震断,翻滚在地,吐血而亡。

  当武不成飞身而落,不曾想却被隐没在沙地之中的钻沙四鼠袭击,那四人使用短柄刀将武不成的腿上划破几道伤口,血色流出,渗进沙地之中。钻沙四鼠一击得逞,继而再次袭来。武不成忍住腿上的伤,腾空飞身而起,运功向下打出一记五雷遁地。那四个移动的沙堆刚聚集到一起,就被那一股强大的掌风打中,沙堆瞬间炸开,那四人直接被炸飞出来,四人翻滚在沙地之上,原庆身受内伤嘴角溢血;而二鼠,三鼠和四鼠受伤过重,三人吐出几口血后,竟然倒下去。

  这边,龙剑山手中的化龙宝剑施展出来化龙剑法,让沙海七狐那五人根本近不了身,五人渐渐落于下风。沙湖手中的金柄链子刀,趁机飞刀而出,刺向正在被其他四狐围攻的龙剑山,似乎想要一击偷袭致命。龙剑山见状翻身而起,那金柄链子刀从侧身而过,龙剑山挥剑之间将那链子斩断,钢刀脱离瞬间,他飞脚踢中刀背,钢刀飞出直接刺进前面那七狐的身子,七狐当场倒地毙命。

  沙湖大叫着,飞身而去,抱着七狐的身子大声呼喊,七狐却已闭眼不动。沙湖心中大怒,飞身而起,挥手之间放出几枚飞刀暗器。龙剑山运功出掌之间削弱暗器飞来的力道,挥剑将那几枚飞刀暗器打出,却不曾想那些飞刀暗器正是飞向二狐,三狐和四狐。那三人刚要向前挥刀进攻而来,就被飞来的飞刀暗器命中,三人直接口中吐出黑血,继而倒下毙命而亡。

  原来,那吕佗的飞刀暗器上面喂了剧毒。这让吕佗瞬间心中崩溃,竟然将自己的三位兄弟给害死。

  武不成厉声道:“老夫奉劝你们,识相的,就赶紧滚!否则,你们的小命,都会留在这里!”

  吕佗大怒,道:“武不成,你竟然害死我二弟和五弟,我要让你血溅沙海!”

  原庆也瞪眼大怒,道:“武不成,俺二弟,三弟和四弟都被你害死,今日,你休想离开这里!”

  沙湖尤为悲愤,手中握着钢刀,依然在和龙剑山相斗,但已然不敌。龙剑山翻身一掌打在他身上,沙湖后退倒地继而又站立起来,再次口中吐血。

  龙剑山道:“我们并不想赶尽杀绝!若你们还是想要一心寻死的话,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沙湖喘着粗气,怒道:“龙剑山,你害死了俺二弟,三弟,四弟和七弟,你觉得俺会放你走吗?就算俺今日战死在这里,也要和你对决到底!”

  武不成冷笑道:“呵呵!呵呵!看来你们这些人是真的不怕死,那我们就送你们三个上路!从此以后,西域茫茫沙海之中,再也没有钻沙四鼠,绿洲五驼,沙海七狐的名号!”

  原庆和吕佗心中大怒。吕佗挥舞手中的长柄狼牙棒,飞身而起。原庆俯身钻入沙地之中,形成一个沙堆,极速向前。武不成双手运功而起,聚气于掌。吕佗的长柄狼牙棒从正面袭来,武不成出掌抵挡,狼牙棒竟然被掌风挡住,无法向前。原庆从地上的沙堆之中,飞身窜出。武不成腾空而起,翻身一脚踢在狼牙棒的长柄之上,那狼牙棒前段直接向下而去,砸在原庆的头部,原庆直接口中吐血,倒地毙命!

  沙湖手中紧握钢刀,直逼身前的龙剑山,但他的刀法在龙剑山面前已经毫无威力可言。龙剑山手中的化龙宝剑,剑锋起落,旋转袭去,一剑之下直接将沙湖手中的钢刀斩断脱手而落。龙剑山将手中的宝剑架在他的肩头,示意他认输。

  沙湖似乎杀红了眼,牙咬切齿,绝不认输。沙湖不顾生死,竟然运功出掌打向眼前之人。龙剑山挥手一掌与之对上,直接将沙湖震飞出去。沙湖嘴中吐出几口血,继而倒下,风沙沾染在他满是血的脸上!

  吕佗眼见原庆已死,大喊一声,挥舞起手中的狼牙棒,向武不成袭来。武不成飞身后退,继而脚尖踏沙侧身向前而去,躲过狼牙棒的攻击,挥手一掌打在吕佗的头上,吕佗直接双腿跪地,嘴中吐血,继而倒下死去!

  武不成和龙剑山站在沙地上,二人的衣衫随风不定。沙地上那些死去的十二具尸首,渐渐被风沙所埋葬。

  正在这时,四匹快马极速而来。原来是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凤落雁和二獾子,还有两个厨子。

  凤落雁冷冷道:“想不到这帮废物还是死在这里。老娘早对他们说过,武不成和龙剑山绝非等闲之辈!”

  武不成喊话道:“凤二娘,南荣昆仑那厮给了你多少金子,老夫改日可以双倍奉上!”

  凤落雁冷笑道:“呵呵!武不成,你以为老娘眼里只有金子吗?那你就太小看老娘了!”

  武不成厉声道:“凤二娘,世人都知道你是龙门客栈的老板娘,但却无人知晓你凤落雁的真实身份!不过,老夫却是略有查探所得!”

  凤落雁轻蔑的笑道:“呵呵!知道老娘身份的人,都已下地狱了!”

  凤落雁眼神中露出杀机,从马背上飞身而起,朝着武不成袭来,飞手而出几枚金针。却被龙剑山飞手而出几枚金竹叶,将那些金针全都挡下。凤落雁飞身而落,出手之间,犹如电闪雷鸣般。武不成运起强大的内力,出手与之对决。二人在沙地之间,所打出的掌法,似乎招招致命。一时之间,不分高下。突然,凤落雁腾空而起,从上而来,运功出手一记天山五雷掌的第五掌式五雷轰顶,犹如泰山压顶般而来。武不成根本无法躲避,只见龙剑山瞬间飞身而来,撞向无法动弹的武不成,二人翻滚在沙地之上。

  而凤落雁那掌五雷轰顶,直接将沙地上打出一个大沙坑。她翻身落地,怒眼相瞪地上二人,犀利的眼神望向那年轻人,让她甚是觉得不可思议。还从未有人能够逃脱她的这掌五雷轰顶,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后生晚辈窜出来,还将正处于五雷轰顶之下的人瞬间救走。可想而知,那龙剑山的内功之深厚,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继续阅读:第九十章 复仇使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山化龙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