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技多有谋
是言2017-01-14 16:313,471

  “三成功力?”对天姬猜测自己用了多少功力,邢林微带诧异地望向天姬。

  “很像呢!”

  邢林的表情,让天姬想起了一个熟人——同样是虚境高手的白侯。

  白侯常常有这样的表情,每当自己在学武方面露了一手,或者展现出了远超同辈的武学天赋的时候。

  那么,试试看吧,天姬纠正了之前的说法:“不,看样子,是四成功力呢。”

  “四成功力,呵呵,丫头,你的眼挺毒的吗?”刚刚说完,邢林就惊觉,不好,怎么冒出跟同辈说话的语气了。

  “又不是三年一度的科举。”天姬将擦过嘴边血的右手甩摆,让血珠滴落下。“虚境高手之间的比试,我见多了。”

  跟虚境高手才一两个的宋境不同,仅仅天月城,可就是有四个虚境高手经常聚在一起切磋武艺,比较绝技的。

  “确实,你们天月城,现在可是有四个虚境高手啊!”邢林生出了感叹,“嗯,小丫头,为什么这么惊讶啊?”

  其实,天姬只是蹙了一下眉而已。可是,就像一捧水,在河边没什么,但在沙漠中,就可能是救命水一样。同样,蹙眉的面部动作,在天姬那没什么表情的瑰丽容颜上,也是非常明显的。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前辈知道,我们天月城,现在有四个虚境高手?”天姬纳闷。

  眼前的邢林,的确是当世的虚境高手之一。可是,也只是个虚境高手,并没有,强大的势力及其相伴随的情报能力。

  如果说穆筹的存在是公开的秘密的话,那么,白侯,邢林是如何确定他在天月城的?白候,可从来没有告诉全武林,他就在天月城啊!

  “霹雳堂想要用血溅阁几百人性命,威胁你们凌家交出‘婴啼’的事,江湖上可是早就传开了的。”邢林的额头,沁出了汗的水迹。

  “你说的是不假,可是,那是五年前的事吧。”关于当年血溅阁里面发生的对话详细,天姬不是很清楚。可是,就天姬这一路上听闻,关于当今虚境高手比较的听闻,从来没有一个人说,白候现居天月城的。因而,看到已经可以完美调节体液的邢林头上冒汗,心下不由更加疑惑。当然,这不妨碍手上的准备就是了。

  “呵呵,序小子,你快退后。这丫头,要出招了。”邢林扭头对他身边的石序说道。

  “你倒是察觉出来了。”确实,天姬一边跟邢林对话,一边准备用右手释放指剑气。

  “啊,是,林伯。”起初还不明白为什么的石序,听到天姬确认的话后,就连忙应下了。

  石序先是退了五步,接着,觉得不安全似的,又后退了十步。

  “既然被你看出来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指剑气。”

  天姬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向前一指,发出了一道指剑气。这是她现在,可以施展出来的最强威力了。

  以天姬现在对指剑气的纯熟,她可以十指都发出一道剑气。可是,如果分成十道来的话,那么,每一道,就跟弓箭手放出的箭矢一个水平。而身为虚境高手,可是能够仅凭护体真气,就在箭雨中行动自如的。

  因而,天姬选择集中真气,虽然就是攻城投石机的威力,可是,还是能够让已经是虚境高手的邢林,分出两三分注意力来的。

  线一般的锐利真气,带出了破空声,击向邢林。

  “小丫头,你是觉得老匹夫的衣袖太单调,准备给我剪裁一下吗?”邢林笑着,将左手伸向指剑气的前进轨迹上。

  左手快要与能够轻易洞穿城墙的指剑气接触时,邢林转动手腕,袖子一翻。

  嘭!

  宛如气球爆炸的声音发出后,天姬的指剑气,足以贯穿两丈铁板的指剑气,只在邢林的袖子上,留下了个洞。如果是军营里的旗帜手的话,会一眼觉得,那是个“赵”字的洞。

  “既然前辈有这个意思,那么,晚辈就先给前辈的衣服漂白一下吧。”天姬左手成拳,打了出去。

  “冰霜拳!”

  随着寒性真气的浸袭,空气,出现了寒冻现象。

  首先是零零星星的细小冰晶,间隙地显露出身姿。但这,只是一个眨眼的事。很快的,就凝结成了厚实的冰块。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邢林与天姬之间的空气,就全都被冰冻块侵占了。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你这冰霜拳虽然看起来闪亮,可是,威力实在不怎么样啊!”

  眼前能让一头大象撞死的冰块,邢林只要走走路,带起的风,都足够将它击得粉碎了。

  “那又怎样,我的目标,又不是你。”

  天姬聚集六成功力到右手,打出一掌。

  “排云掌。”

  排云掌,是武功修为达到了先天巅峰的一个卖艺人所创,是用来将“整”,打散为零的掌法。

  为了更好的招揽看客,那卖艺人会送出一些礼物——用排云掌。具体做法是,一个搭档,将一个盘子上的小物什,诸如糖人、冰糖葫芦、烧饼之类的,抛撒向空中,而那人,则施展排云掌,将这些小东西,送到在场一个个小孩子的手里。

  咔嚓!

  只是轻触一下,天姬的排云掌,便将她身前的冰块打得裂纹如蛛网。

  随着天姬排云掌的继续贯穿,冰块眨眼间就四散碎裂。

  碎裂的冰块,不是婴儿拳头大般的这种程度,而是,潮湿的盐块这种程度。

  在天姬排云掌的特殊劲气下,这些冰屑,零散翻飞向天姬眼观的六路。

  “乱影迷步。”

  再次施展一门虚境技,天姬的身影化成了六个。

  天姬的六个身影,左边两个向左绕圈,趋向石序;右边两个向右绕圈,赶向石序。

  至于中间的两个,都做出了剑指的手势后,一个脚尖轻点,飞跃在冰屑上,从上攻击邢林;一个仿若道纸影般穿过冰屑,直直地冲向邢林。

  “小丫头,这乱影迷步的身法,忽悠忽悠你这样的先天巅峰还行,对我,可是没有用的。”

  邢林也不理会直接向他做出指剑气手势的中间两个,直接,向右踏步,对上了那边的两个天姬身影。

  他已然看穿,天姬的本体到底是哪个了。

  “是吗?”看到邢林准备拦截自己的架势,天姬左手一挥,骤然一道亮光,像蛇一般地,打向了石序。

  “竟然藏了这一手嘛!”

  虽然是夸赞的话语,邢林却是脸上没有一点儿意外。

  即使在漫天纷飞的冰屑中,邢林依旧清楚地看清了,天姬手中的亮光。

  是一条钢丝。

  韧性极好,可以当作鞭子使用的钢丝。

  “我倒忘了,你凌家的看家本事,就是针线了。”

  这话,邢林说的就有些假了。

  行医世家,代代出虚境高手的凌家,将悬丝诊脉的技术,应用到操作钢丝上,本来就是武林人,对凌家攻击性武功的设想。

  邢林右手变掌为爪,催动虚境威势,干扰了大气的运行状况。

  天姬的钢丝,在强大风旋的干扰下,偏离了方向,再也威胁不到石序。

  “呼,好险!”石序摸着自己的心脏,差一点,就要死了。

  这个时候,石序才明白,天姬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果然,这丫头要想自己死的话,一个照面,自己就会死的!

  “怎么回事?”邢林不解。

  眼见自己当作鞭子操控的钢丝被邢林的劲气扰乱,无法击中石序,这丫头,为什么没有一点慌乱?

  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是,虽然对别人来说是得逞,但在人间古今少有的她身上,就只能用成功来形容的笑意。

  天姬,后退了一步。

  退到了,她之前,踏过的一个小凹坑后。

  咚!

  一脚,跺了一下地面。

  随后,地面上的冰屑、尘土都被震开,显露出了三个风旋。

  不对,是三道风旋般的剑气。

  是被天姬改变成了风旋的,指剑气。

  这三道剑气,迅疾地冲向了石序双腿,瞄准的是,腿上的大动脉。

  “好狡诈的丫头。”邢林不由心里感叹。

  之前的各种绝技,都只是为了这一手吗?

  无论是先用指剑气试探性的攻击,再用排云掌将冰霜拳做成的冰块打成四散的飞屑,还是用钢丝当鞭挥向石序,都是为了给这从下路攻击的三道指剑气,作掩护吗?

  而且,竟然……

  “对真气的操控,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吗?”

  饶是已经是虚境高手的邢林,电光火石间想明白了天姬手法后,心下也不由再惊。

  现在的邢林,不是做不到将锐利的剑气弄成风旋的状态,可是,要仅仅凭借那些杂乱的冰屑、土尘来稳定风旋状态,一旦上面没有压住物就恢复成指剑气的状态,就不是刚刚步入虚境一年的邢林,可以做到的了。

  “确实,这丫头的天赋,实在是让人心惊啊!”

  可是,正因为这样,自己更不能让她得逞。

  必须得,打击一下她的气势。

  “哼!”

  邢林,用上了八成功力的一吼,将天姬的三道指剑气全部震散了。

  “可惜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伎俩,都是没有用的。”

  “是吗?”微微一笑的天姬,用光晳的下巴,示意了下邢林的身后。

  怎么了,邢林回头看向石序,陡然眼珠圆睁。

  而看到邢林回头看着的方向,石序手摸向了他的左胸口。

  石序,本想摸着心脏表达他的害怕,可是,察觉到手中的稠湿后,低头一看,之间心脏处,有鲜血溢出。

  “林……林伯!”

  石序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心脏,会被击穿出一个孔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姬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姬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