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戴帽子这件事
李酒窝2019-10-13 02:172,253

  江小乔看着对面的男人,眼神警惕,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光凭他一语道破她的内心,这一点便值得江小乔上心,虽说她平日神经大条了些,但是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的。

  她抿唇并不答话,一双如兔子般乌而亮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许晋朗。

  江小乔打量许晋朗的同时,浑然不知自己的神情已经被人尽收眼底,他嘴角勾起的弧度温暖和煦,落在江小乔眼里便成了大尾巴狼的招牌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

  江小乔率先问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孙子兵法果然好谋略!

  许晋朗挑了挑眉,薄唇微动:“许晋朗。”

  他答得坦率,江小乔拧起好看的眉:“懂心理?”

  许晋朗笑容愈发的深,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推到江小乔面前。

  “请过目。”

  江小乔狐疑的接过名片,磨砂的名片触感极好,上面一行烫金小字。

  【晋朗心理咨询室】

  “原来是心理医生啊。”

  江小乔嘟哝出声,许晋朗一字不落的听了去,他动了动身子,将修长的腿叠了起来,语气低沉:“出于职业病,我见小姐有心事,便想过来动动嘴。”

  他手指搭在唇边,金丝镜框下的狭长眸子微眯。

  心理医生嘛,工作就是动嘴,她能理解。

  “怎么收费?”虽然是个心理医生,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半瓶水。

  但江小乔想起莫安迪,便是一阵焦躁难安,一方面是面对道德的谴责,一方面是美色的诱惑,孰轻孰重一眼便能看破的问题,江小乔却该死的犹豫不决,她想,她的确需要一个指路灯来指明方向。

  许晋朗的出现无疑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许晋朗眉眼带笑的看着她,面前小女人一脸郁结的模样着实是勾起他的玩心,他竖起一根细长的指:“八小时的试用期,逾越按一小时一千收费。”

  一小时一千,江小乔皱了眉头,听起来好像不低。

  但是想起莫靖远在自个儿腰上缠的家财万贯,她便觉得不花都对不起自己用青春换来的小金库。

  “好,那我便买了你!”

  江小乔财大气粗的语气着实让许晋朗怔了怔,他低低的笑了一声,掏出手机道:“那么请金主将手机号码与姓名告诉我吧。”

  “啥?”

  还要手机号与姓名?江小乔眼神怪异,她看着对面的许晋朗,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眼神无一不透露着趣味,她是近视眼,但不是瞎,这般明显的意思要是看不出来,这二十年的盐就是白吃了。

  许晋朗挑眉解释:“心理疾病也是需要一个过渡的过程,光凭这一下午是没什么效果的,需要病人的长期配合,时刻观察着你的情绪,才能对症下药。”

  江小乔点了点头:“你洗脑的不错。”

  末了接上一句:“适合去做传销。”

  虽然传销与心理咨询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一个性质,但是本质上的差别还是令许晋朗皱了眉头,他的职业就这么从本质上降了一个跨度。

  “但是我不是浪费时间,去学你怎么搭讪的。”美色这种亏,她吃一次就够了。

  江小乔说完,漾起一抹笑容,甜美醉人。她将面前的柠檬水往他那边一推:“渴了吧?多喝点。”转身利落走人。

  许晋朗眸底闪过一丝异样,虽然他不想靠脸吃饭,但是确实这张脸给他带来不少便利。生平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直接转身走人。

  心中失笑的同时,对江小乔的兴趣又深了些。

  回到公寓时已经是夕阳落山时,海边的公寓夏日十分的清爽,主卧的窗户打开,面对的便是一片湛蓝的海洋,江小乔站在窗前,感受着海风吹来的清朗。

  窗户上的风铃叮当作响,江小乔忽的生出个想法,如果自己没有因为一纸合约嫁给神龙不见首尾的莫靖远,坐上这莫太太的位置,现在面对的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成天见到的依旧是尖酸刻薄的江家人嘴脸,还有一个出了轨的男朋友,与一个名义上是‘姐妹情深’的姐妹,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

  这上辈子得是做了多少亏心事才会落得今世这么悲催的下场,但是江小乔认为自己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一桩大好事,才会有现在这样舒服的简直挠着肚子便能笑出声的生活。

  或许是上辈子碰上祖坟冒青烟,她顺手将烟给灭了,历代祖宗为了感谢自己,才将自己与那老头子给绑在一起,三年的青春换来这么一场自在快活,值了!

  夜黑风高,夜深人静,最适合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江小乔睡得迷迷糊糊,一个翻身便被人一把搂进怀里,男性灼热的气息瞬间冲击着脑皮层,她与黑夜中猛地睁开眼睛,惊呼一声:“谁!”

  “你男人。”

  熟悉的低沉的嗓音响起,江小乔反射性的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尖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冒充你爸好玩吗?”

  莫靖远黑暗中眯着眸子,月光从窗台外撒进来,照在江小乔的身上。

  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席卷上来,眸子底波涛汹涌,他搓了搓手指,像在回味那美妙的触感。

  江小乔半晌得不到回应,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忽的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连忙趴下,想遮住自己的身子,还未接触到床单,便被一只大手捞去。

  莫靖远单手将她乱舞着的手禁锢在她头顶上方,另一只手不客气的覆上,眸子里火彻底燃烧,他低着头埋在她的颈间,声音沙哑:“小小年纪?嗯?”

  尾音被他拖到很长,落到江小乔耳里瞬间便炸了开来,她面上绯红一片,黑暗中莫靖远的眼神极好,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

  “来试一下‘小小年纪’的我的运动能力如何?”

  如此露骨,如此直白,江小乔脸皮这么厚的人,此刻也只想大呼不要脸!

  奈何受制于人,连刚要张口的话也被吞了下去。江小乔只觉得呼吸被人掠夺,再松开时,已经是半点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莫靖远看着身下的女人。

  莫靖远不再吊着她,搂着她的腰身,一带而起。

  彻底沦陷的前一刻,江小乔悲哀的想。戴帽子这件事,她是越做越溜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被摆了一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