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跳脱
李酒窝2019-10-13 02:173,060

  望着对面妖孽般的莫安迪笑得倾国倾城,江小乔越发地心虚了,每当他这么笑得时候总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她可以预感到了他又要怎么对付她。于是她故意岔开话题,“昨天晚上房间是进贼了吗?怎么这么乱?”

  “恩。进贼了。”莫靖远意味深长地陈述道。

  不就是他这个采花贼嘛!

  “额……”莫安迪好幽默啊,她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不会真进贼了吧?

  “好像也没有什么丢失的嘛!”她的杏眼骨碌碌地四周环顾了一下。除了凌乱还真没有其他的丢失。

  她小声地嘟囔着,“连房门口那个宋代的古董花瓶都没有被偷走,这贼也忒没有眼光了吧?”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包裹着她,近在咫尺的是莫靖远的俊脸,就这么看着她会怀疑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心跳停止。丫的,长这么妖孽还出来勾引人,有没有天道啊?

  “你是说我没眼光?”他眼神低沉了下来,微微地眯起眼睛,像只盯着肥肉的老狐狸,诱惑且危险。

  “唔……”她脖子往后缩了一下,糯糯地问,“你偷了啥了?”

  “偷人了。”终于回答到他想要回答的地方,他不禁露出微微的笑意。

  “偷……偷人?人还能偷啊?偷谁了?”话音刚落,对面是莫靖远似笑非笑的样子,他的眼神在她身上流连着,江小乔顺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洁白光滑的肩头裸露在了被子外面,精致小巧的锁骨在阳光的透射下隐隐地泛着光芒,她瞪大了双眸掀开被子往底下一看。

  开口就是,“谁偷了我的衣服!”刚说完她就后悔了。

  “江小乔,难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莫靖远长长的睫毛像极了黑天鹅绒,一眨一眨无辜地说,“昨天晚上明明是你把我扑倒吃干抹尽的,怎么就变成我是禽兽了呢?”

  每次看到他的小妻子吃瘪的样子,他就心情莫名地好,似乎得到了全世界一般。

  不会吧?她昨天晚上化身狼人把莫安迪给吃干抹尽了?那可不像是她会干的事情啊。

  一想起莫安迪的老爹,莫靖远她的内心就十分地内疚,她明明嫁的是莫靖远,虽然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见过自己丈夫的容貌,连对方的声音都还没有听到过,但是怎么说莫靖远给了她一个安稳的生活,硕大的海边别墅,优渥的贵太太生活,怕她无聊还给她安排在了自家公司上班,受尽自己继子的欺凌。

  哎哎哎,最后一个似乎不是莫靖远安排的。

  做贼心虚的江小乔没有底气地问莫安迪,“你老爹啥时候回来啊?”她好准备些东西恭迎圣驾啊,越是心虚越是想要拍对方马屁。

  “不知道。”

  “你有没有你爹的号码?你是不是要给你小妈一个?好跟你老爹联络下感情啊,怎么说我和他也夫妻一场。”她继续在莫安迪口中套莫靖远的信息。

  “有也不给你。”

  “要不你给我一张你老爹的照片吧,让我在想他的时候也好睹物思人啊。”她暗搓搓地说道,这鬼话她自己都不相信,更何况莫安迪了。

  莫靖远是不会让她提前知道他的消息的,毕竟这么好玩的小家伙,要是她知道了莫安迪就是莫靖远,岂不是会大失所望?

  不过,莫靖远还是爽快答应了,“好啊。”

  “真的啊?”江小乔激动地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一想到自己一丝不着,所以就安分地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露出那颗滚圆滚圆的脑袋和贼兮兮的眼珠子。

  只见莫靖远从钱包夹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动作相当之缓慢,江小乔就像一只盯着肉骨头的哈士奇,眼神随着照片的移动而移动。

  莫靖远那双骨节分明的双手像是魔术师一般吊足了胃口还不给对方一丝窥见的意思。

  “快给我!我绝对不跟你爸爸告状说你睡了你后妈。”她还信誓旦旦地举起了三根手指发誓道。

  莫靖远反而笑了。这个丫头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总之会有很多稀奇古怪让人哭笑不得的想法。

  见莫安迪没有任何的动作,江小乔伸出光滑的藕臂,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照片,一副得逞的样子。满怀期待地把照片翻过来。

  照片上的男人穿着烟灰色的西装,笔挺的身姿,一丝不苟平整的领带和袖口,背景是偌大的办公室,除了干练精明之外还有无限地深沉感,只需要一眼就能够压抑得说不出去话。而照片上的男子正专心致志地整理袖口,那种优雅仿佛袖口上镶嵌着上好的宝石需要他去呵护。

  仔细看照片上男子的眉眼,江小乔就忍不住眉角抽搐。

  男子的眉目长得极好,剑眉星目,三分霸气,三分清冷,三分邪魅,特别是那双眼睛就那样望着你,隔着照片江小乔都感觉到他的气场。如此妖孽,不是莫安迪是谁!

  下一秒,江小乔“切”了一声,尾音拖得老长,随手把他的照片往旁边一扔,随之说道,“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地答应,太没有诚意了,拿自己的照片滥竽充数。”

  滥竽充数?莫靖远也不解释,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该告诉你的他都已经告诉她了,但是她不信有什么办法。

  正所谓,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

  莫靖远自然是完全掌握了这个真理,而且运用地如火纯青。

  从此,莫安迪这个人在江小乔心中的信用度从六十跌倒了负数,谁让莫安迪总是和她暧昧不清,她有点懊恼,她知道莫安迪的魅力基本上没有女性可以抵挡,可是她是他的小妈啊,这样的关系是不能够见光的,而她总是一次又一次地犯错误。

  她呆呆地咬着果汁的吸管,把吸管咬得扁扁的,精致的小脸满是沮丧之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自己和莫安迪之间的关系,按理来说离他越来越远比较好,可是为什么总是做不到呢?

  这家咖啡店有着最正宗的煮咖啡的技术,以及地理位置相对比较偏僻,消费也比较高,所以这个时间点没有什么太多的人。

  以至于许晋朗一进“三棵树”咖啡屋的时候就看到了江小乔。

  窗外是阳光明媚,有树影的光圈星星点点地倒映在地面,远处有粗大叶荫茂盛的榕树,落地窗内是有时懊恼有时沮丧的江小乔。温馨且带有浓郁意大利风格的装潢风格,但是江小乔点的那杯鲜榨柳丁格外显眼。

  橙色的果汁和她精致的小脸形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力。

  许晋朗在落地窗外驻足了一会儿。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入耳的是磁性得声音,犹如大提琴般低低拉响,在这个格外寂静的下午。

  江小乔先看到的不是对方的脸,而是对方的金丝边眼镜,经过阳光的折射,有股天使光环环绕的感觉。

  作为一个不仅呆萌而且很二的一个人,纵使对方长得跟莫安迪那么极品,她都不会有丝毫的嘴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可以。那边那么多的位置,你坐那边去吧。”

  江小乔想了一下这样似乎不太礼貌,于是补了一句,“因为我比较胖,需要比较多的位置和空气,我怕我把氧气呼吸完了你会缺氧致死。”

  许晋朗没有想到刚回到国内就遇到这么可爱的小女人,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洋妞,看东方女性的美似乎格外让人愉悦,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不一样,更是思想上的跳脱。

  他还是坐下了。

  “一杯爱尔兰咖啡,不加奶,谢谢。”许晋朗就那么招摇地坐下来了。

  如果说莫安迪就是那沉睡中的猎豹,时而慵懒时而漫不经心,随意地姿态都尽显气场和妖气,那么对面的这个人则有着久居上位的不容拒绝和狮王一般的气势,华贵优雅,字里行间都是疏离。

  江小乔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她并不想和不熟悉的男人接触,毕竟她时刻提醒着自己已经结婚了,更何况还有莫安迪那么大的一个包袱,让她再去招惹一个她都觉得累。

  “从你紧锁的眉宇之间可以看得出来你正在为一件事情而烦恼,紧咬吸管的人内心都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他像是能够洞悉一个人内心一般,一语中的。

  江小乔猛地一抬头望向他,对面的人长得极好,有股浓郁的书香气质以及洒脱的气质,明明是半长及肩的金色头发在他身上一点都不女气,反而多了一股贵气,而且他说的话也是十分地准确。

  她按住包,不做下一步的动作。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戴帽子这件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