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这是活腻了么
李酒窝2018-03-27 15:433,193

  有危险。

  莫靖嘴角的弧度越是上翘就越是代表他心情不是很愉快。

  “嘿嘿嘿嘿嘿。”江小乔干笑着一步步准备后退,这个大少爷看来要动怒了。

  莫靖远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臂,往自己身边一带,想到个主意说道,“如果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同意被这个丑不拉几的胖妞抱起来如何?”

  “成交!”

  等胖妞还没来得及碰到莫靖远的衣角,哈萨克大叔就喜笑颜开地从后面跑了上来,直呼道,“对不起啊各位,今天的羊肉串已经卖完了,请大家明天再来吧!”

  “哗”队伍排得老长的女学生们一下子炸开了。

  “我们好不容易才排到了,怎么羊肉串就卖完了呢?不是说搞优惠吗?”有女生抱怨道。

  “我们可是冲着男模来的,扫兴啊。”

  “就是。要不是因为可以和国际男模合照我才懒得大晚上的吃烤肉呢,会胖的啦。”

  顿时哀声哉道。

  眼看今天晚上的任务完成,江小乔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总算不是吃霸王餐了,按照今天晚上的烤肉收入,她的那点简直就是小意思了。

  告别了哈萨克大叔之后两人懒洋洋地打道回府了。

  一想到莫靖远即将被那个胖得快要流油的胖妞抱,江小乔就乐不思蜀地要笑出声来,一看到莫靖远那一脸的不情愿,一脸吃了死苍蝇的脸,她就忍不住笑弯了腰。

  “江小乔,你这是活腻了么?”莫靖远面色阴郁,像是有一场暴雨即将倾盆而下。

  “没有没有。大少爷,我就是觉得你当时的脸色真的很丰富。”她忍住笑意,一口气说完了一句话,然后再接着笑。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要求。”他斜眼望着旁边的小妻子,看着她这么嚣张地样子,他就恨不得让她下不了床,看她还敢嚣张。

  “最后那个根本不算,那个胖妞根本没有碰到你的衣角,所以我们的交易就不作数了。”她淡定地说道。

  莫大少爷开始一言不发。

  坐在车里直到抵达海边的别墅区,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他是生气了吗?江小乔很少看到莫安迪这个样子,就像……考试考了0分似得。

  一到别墅区,莫靖远就开始打开柜子的藏酒,熟练地开瓶,倒酒,低沉地喝着。

  江小乔先是飘去洗澡,洗完澡后发现对方还在喝,心里有点心虚,是不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啊?想想也是,一向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曾何几时这样吃瘪了?先是刷卡不成,吃霸王餐,然后是出卖色相去低还烤肉钱,怎么说来和他那高高在上的身份和地位都是极其不符合的。

  哎。江小乔叹了一口,去换了件保守一点的睡衣,然后坐到他对面的吧台椅上。

  这栋海边别墅区还有设置着独立的吧台,以及酒窖,藏着很多有年份的红酒,以及各种世界名酒,只为主人需要的时候自取。

  “那个……对不起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

  回答她的只有“咕噜咕噜”的喝酒声。

  吧台的灯光有点昏暗,投射在了莫靖远的脸上,睫上,有扇形的倒影在他的脸上呈现,看不清神情。

  江小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任性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只能取过一旁的空玻璃杯,夺过他手中的红酒瓶,替自己满上一杯,然后一干而尽。

  一杯下肚,她就觉得胃里有点燃烧起来,紧随着整个人也有点热起来了,眼神开始发亮,连带着莫安迪支着头看着她的样子格外地诱惑,有点忧郁有点坏意。

  “酒量不好就别喝了。”他说道,看来他使得苦肉计还算是有用,某人已经跳入大灰狼的陷阱里了。

  “再来一杯。”她雪白通透的脸颊开始泛起了红晕,如同傍晚时分天空的烟霞,美不胜收,再加上一点点的醉醺醺的样子,声音像小猫咪一般呢喃着,在莫靖远的心头一下又一下地划过。

  “对不起啦莫安迪,今天晚上我不是故意让你难堪的。其实你说要替我出卖色相的时候我是挺开心的,真仗义,以后我绝对不把你当继子来看待了。”她开始头晕脑热地开始吐露心声。

  “我本来就不是你的继子。”他闷闷地陈述一件事实。世间最悲痛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小妻子把自己当做了继子。而且他还暂时不能让她知道他就是她的丈夫。

  “什么?”她有点喝多了,那件保守的浴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宽松了点,她身体向前倾的时候会有一大片的雪白展露无遗。

  “放心吧。以后我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就是好哥们,以后你泡妞我绝对不告诉你家老头子。”她信誓旦旦地举着酒杯说道,说完之后还“嘿嘿”一笑,呆萌得让莫靖远很想把她的脑子剖开来看一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我泡妞老头子从来不管。”比如说泡江小乔,那是合法合理的事情。

  莫靖远看着江小乔的眼神有些灼热起来,她不知道她喝醉酒之后的样子有多么秀色可餐。

  如同小猫一般的声音不轻不重,不缓不快地在他旁边响起,身上有着刚沐浴完的乳木果香草味以及她身上特有的体香,混合在一起,那是一种让他觉得格外安心的味道。很多时候他总是过于忙碌,时常夜里睡不着觉到天亮,甚至时常做噩梦,但是只要闻到这个味道,他就莫名地睡得很香,一夜无梦到天亮。

  这也是莫靖远为什么老喜欢抱着江小乔醒来的原因之一。

  这个女人身上有着特殊的气质和温暖,让喜怒无常,榕城最为神秘最为神龙不见摆尾的莫靖远莫大总裁都驻足。

  “江小乔,有没有说过你喝醉的时候就像一只猫?”他眼神闪烁,似乎暗藏着惊涛骇浪,只需要一秒就能够将他对面的江小乔吞噬。

  “有啊。”喝完最后一口红酒,江小乔舔了舔嘴巴,嗓子似乎有点干,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你啊。”

  “想喝水吗?”明知道不常喝酒的人喝完酒之后有段时间里会特别烧,特别口渴。

  莫靖远将置放在一旁的冰块夹杂着酒水含进嘴巴里,然后抱住对面的那只醉酒的小猫咪,扶住她摇摇晃晃的头,将自己口中的冰块水还有一点点的酒渡到她的嘴里。

  似乎感觉到冰块的寒冷,江小乔有点畏缩得摇着头想要把它吐掉,但是被莫靖远以吻封住了,自然是吐不掉了,只能往莫靖远的方向推送回去,就这样两个人的热度融化着冰块,冰块渐渐地渐渐地变小,化成冰水,江小乔不禁咽了一口,连带着对方的。

  江小乔感觉自己就是一尾极度缺水的鱼,需要冰冷的水来救赎自己。

  可是对面的那个男人,不仅仅给她渡了水,与此同时还给了她火热。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她难受不已,有说不出来哪里难受,只得一味地蹭着,就像浮萍攀附着。

  江小乔只觉得天旋地转,莫靖远的俊脸那么近,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她恨不得咬上一口,与此同时,尽情地感受着来自他身上的用力与惩罚。

  “江小乔,这是你欠我的。”莫靖远本就不是什么善茬,能在榕城呼风唤雨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只乖乖羊呢?他的苦肉计还真是使得好啊,只能骗骗江小乔这样的呆萌女。

  一个用力,两个人有着最直接最原始的撞击,江小乔感觉灵魂都要被撞飞了,自己完全不是自己了。

  也完全忘记了莫安迪是莫靖远的儿子这回事儿。

  放纵的后遗症就是第二天江小乔感觉到无比的头疼,她的酒量也算是还可以,不至于一杯倒,但是昨天晚上她只喝了两杯就开始晕乎乎地。

  不过江小乔的酒品十分地好,并不会出现记忆断层。

  看着一地凌乱的衣物,她揉了揉太阳穴,精致的小脸皱的跟个包子似得,嗓子也干涸得像是很多天没喝水一般。

  房门在下一秒被推开了,莫靖远穿着居家的休闲服,神清气爽地端着杯开水进来,脸上依旧是招牌式的漫不经心,甚至有一点点小小的得逞的意味。

  清冽的气息逼近江小乔,她下意识地往床后面缩了一下,干净细腻的声音响起,“喝点开水吧,我想你一定渴了。”

  江小乔已经渴得连口水分泌物都没有了,她看了眼开水再看了眼莫安迪,怕怕地说,“你不会在里面下毒吧?”

  “不会。”他很淡定地回答。看着江小乔如释重负地拿起水杯饮了一口,他继续接到,“我只会下*药。”

  噗——

  江小乔一口开水没来得及咽下去,全数喷在了莫大总裁的米色休闲服上,斑斑点点地在莫靖远的衣服上呈现着人工水墨画。

  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头发还是凌乱的模样,好不慵懒性感。

  一想起昨天晚上她的妖娆劲儿,莫靖远就不禁小腹发热。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跳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