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再也别插手我的事情
李酒窝2019-10-13 02:183,142

  走出生煎店,江小乔郁闷地埋头往前走,身旁彤彤好奇地拉拉她:“小乔,刚刚那个男生你认识?”

  “酒吧里碰到的,到处找妹子搭讪,说自己是什么心理医生,”江小乔撇撇嘴,“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他人看起来还挺和善的呀。”重点是长得帅,长得帅啊!

  江小乔岂能不知道自己闺蜜在想什么。想当初她不也是因为继子的那张脸,才一失足成千古恨,长得帅有什么用,只会给她惹麻烦!

  “总之这个人看起来很危险,还是少跟他打交道的好。”想想自己的惨痛经历,她不由得悲从中来。

  “懂啦懂啦,”彤彤抬手将弯曲的长发拨了拨,俏皮笑笑:“就是看他长得帅,随口一问。我对他没兴趣的。”又冲江小乔丢了个飞吻:“放着你这么养眼的可人儿,哪还有心思找帅哥去。”

  说着一辆空出租已经开到跟前。江小乔知道彤彤还要去医院帮母亲拿药,便推她先上了车,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塞到彤彤手里。

  “这些钱你先用着,回头我再打给你些。替我向伯母问好,等她精神好点了我再去看她。”

  彤彤急忙伸手想推回去,却看见江小乔嘴巴动了动:老头子的钱,不用白不用。

  她忍不住笑出来,朝车窗外招招手,眼圈却有些红了。

  江小乔独自走在路边,并不太想立刻回家。初夏的天气还没开始热起来,中午的阳光不是很强烈,却晒得人暖暖的。道旁的合欢树已经开了花,丝丝花香漫在空气里。她深吸一口气,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一辆白色跑车在身侧放慢了速度,车子里的人摇下车窗冲她熟稔地打招呼:“嗨,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江小乔没理他,快步向前走。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许晋朗锲而不舍地追问。

  江小乔仰天翻个白眼:这人的脸皮大概比城墙拐角处还要厚。“不用麻烦你,谢了。”

  “你家在哪儿?市区还是城郊?哎对了,有空要不要来我那儿咨询一下?或者我去你家也行。”

  “你有完没完?”江小乔没好气,俏眉烦躁地拧了拧。

  许晋朗并不生气,仍旧笑眯眯的:“又遇到烦心事了?还是因为上次那个男人?”

  膝盖好疼。几次三番被人说中心事,江小乔眼泪汪汪。

  带来爆䍘的话,到时候一定会被莫靖远扫地出门,流落街头风餐露宿。要么就在他家里做一辈子女佣,扫地洗衣,端茶送水。她默默地打了个冷战,想象中的凄苦生活仿佛已经近在眼前。

  许晋朗好笑地看着江小乔瞬间低落下来的脸色,这姑娘被戳破心事,不知道又在联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喜欢的就应该去争取,如果都不能按着自己的心意生活,那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许晋朗弯弯唇角,“不过我相信你这样开朗善良的姑娘,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江小乔轻笑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嘲弄,也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许晋朗:“你也信这个?”

  许晋朗望着远处不知道什么地方,淡淡道:“心理治疗也终究不过是外因,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他自己决定的。”转眼又换上大尾巴狼一般的笑:“你真的不要上车?”

  “不要。”江小乔瞪他一眼,刚刚才升起来的几分好感又无影无踪。

  “那就算了。”许晋朗无奈地摊摊手,“我只是想提醒你,你那位朋友,还是不要太过信任的好。”

  朋友?是指彤彤?江小乔怒了。“彤彤是我认识四年多的好闺蜜,你只见她一面,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她?”

  她瞪大眼睛,鼓着腮帮子气冲冲的样子,落在旁人眼里却又是一份别样的可爱。饶是许晋朗见识过的女孩子不少,也不由得有些移不开眼。

  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许晋朗轻咳一声道:“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没有恶意。”

  好心?她才不信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斯文败类能有什么好心肠。江小乔重重“哼”了一声,转身离开。斯文败类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注视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动车子。

  周一上班的时候,果真没有见到莫安迪。一群大龄单身女白领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对领导的思念之情缠绵不绝,江小乔一走进办公室,一股盎然春意便迎面扑来。

  思春的春。

  还没来得及坐下,她就被人兴奋地拉过去:“小乔啊,你知不知道部长今天去哪儿了?”

  “对啊对啊,人家周六周日好无聊,就等着今天上班见一见男神呢!”

  瞬间江小乔的身边就围起了一大圈人,四周全都是充满期待的眼神。她长叹一声,对这个看脸的世界是彻底绝望了。“我也不清楚啊,大概是出差了吧。”

  说完她就后悔了。果然周围人登时沸腾起来:“我就说小乔知道,是吧是吧?”“话说你跟部长什么关系啊,连端个茶送个文件都指名你去?”

  我说他是我儿子你信吗。江小乔一脸的难言之隐:“我真不清楚啊,瞎猜的,你们可以去问问乐文。”

  “不好好工作,围在这里做什么?”主管薛珺听到动静走了过来,皱着眉训斥道,“还想加班吗?”

  一群人哄地一下作鸟兽散。薛主管在公司出了名的难说话,谁要被她逮着错处,能被叫到办公室连着训一两个小时。江小乔也领教过她的威力,此刻却对她格外感激。

  回到座位,江小乔习惯性地看了眼手机,心里却猛地一沉。

  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个号码。年少无知的时候她还在那个号码前面加了备注“爸爸”,虽然知道他不喜欢她这个养女,却还是抱着一点点幼稚的幻想。

  如今那个号码的备注只剩了一个简单的“江”。

  不知道这次又有什么事,她其实很想摆脱那个家庭,但是无奈命运弄人,总是让她和那个家里的人有着丝丝缕缕的牵连。从江贝贝和历城,到这个并无父女亲情的父亲。

  下了班,那电话又打了过来,江小乔犹豫了许久,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小乔啊,晚上有空来家吃个饭吧?”

  她有些惊讶,自己以前在江家都是对其他人能躲就躲,更不用说一起坐下来吃饭,江家人更是对她眼不见为净。现在嫁到了莫家,江伟民却忽然叫她回去吃晚餐。

  “还是算了吧,我回家吃就好。”她本能地拒绝,不知不觉间已经把莫靖远送她的那所房子当成了自己的“家”。

  江伟民尴尬地笑笑:“回来吧,好久没来了,爸爸也想见见你。”

  是了,自从上次订婚宴那场闹剧过后,江小乔再也没有踏足过江家半步。

  她张张嘴,终是没再坚持。也许父亲终于对她不再那么排斥了,毕竟她现在已经不再住在江家,也不再花他的钱。

  江小乔站在江家富丽辉煌的别墅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印象中小时候第一次来到这里,被江家奢华的气派惊得说不出话。原来她有一个这样厉害的父亲。只是后来才明白,这房子再华丽,也终究不是家,父亲也终究不是自己的父亲。

  回过神来,江伟民竟然亲自出来开门,见到她便笑眯眯地让她进去。

  饭菜已经布好,庄敏如坐在桌旁,见江小乔走进来,厌恶之情一闪而过,随之换上虚伪的皮笑肉不笑:“小乔来啦?”一边让佣人去叫江贝贝下楼:“去叫大小姐下来,她今天逛了一天街,得多吃些才行。”

  江小乔不自在地落了座,看见江贝贝从楼梯上走下来。她的身子还未显怀,几天不见,人倒是又憔悴了几分,望着江小乔的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尖利。

  江小乔的心情不由得好起来。一旁江伟民招呼着大家开始吃饭,江小乔并不想同他多说,只是心不在焉地嚼着嘴里的饭菜。

  江伟民咳了一声,道:“小乔啊,改天也让莫总来家里坐坐。我们也算一家人了,从结婚到现在还没见过呢。”

  江小乔头也不抬:“他工作挺忙的。”

  江伟民面上一丝怒色掠过,又马上忍住,道:“那就请他抽抽空,哈哈。等有时间让历城和贝贝,你和莫总,我们三家一起聚一聚。”

  江小乔冷笑一声,这才明白江伟民要她回来吃晚餐的原因。却是为了他宝贝闺女的未来婆家,找莫家攀关系来了。

  她彻底心寒,最后一丝仅存的养育之情轰然湮灭。

  “要我去找莫靖远可以,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江小乔冷冷地盯着江伟民,“你女儿爱跟谁上床我不管,别来招惹我喜欢的人。你们江家人,也再不要插手我的事情。”

  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庄敏如:“也包括你。”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再度失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