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冤家路窄
李酒窝2019-10-13 02:173,324

  直到“砰”地一声,莫靖远手臂撑着墙面,将她狠狠抵在了壁上。

  江小乔惊愕地睁大眼睛。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早晨她在柔软宽阔的大床上醒来,怔怔地盯着天花板,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昨天晚上那个突如其来的吻。

  温柔而疼惜,却不掺一丝情欲。

  她隐约记得自己后来渐渐地意识模糊。夜风一吹硬是将两分酒意撩成了五分,好像最后没撑住靠在某人怀里睡着了,最后的记忆是自己被轻飘飘地打横抱起。

  是莫安迪送她回家的,可是醒来的时候房子里却空无一人。

  江小乔闭了闭眼,竟有些微微的失落。

  随即猛地睁开眼睛,用力拍了拍脸颊,直挺挺坐了起来。完了完了,莫安迪这个家伙铁定感情经历丰富,撩得一手好妹。再这么下去,她估计要精神连同肉体一起,出轨出个干净彻底了。

  江小乔仿佛已经看到未曾谋面的老男人脑袋上那顶绿油油的帽子,越发地青翠欲滴。

  转头看看这建装潢精致典雅的卧房,再想想银行卡上跟着一连串零的数字。江小乔的负罪感更加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要是在古代,被人发现继母和大儿子不清不楚的,她会不会被浸猪笼?滚钉板?还是五马分尸凌迟处死?越想越是胆战心惊。江小乔哀嚎一声躺下去,捂着脸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坚决要跟继子保持距离。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公司,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胡思乱想,过一会儿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直到彤彤一个电话过来魔音穿耳,“小乔你在哪儿呢?”

  江小乔用力揉了揉眼睛,含糊不清道:“睡觉呢,你呢?”

  彤彤看着时钟的指针稳稳地划过十点半,被好朋友的赖床功力彻底折服:“你就睡死在被窝里吧!!说,昨晚上是不是又看剧看到半夜三点?”

  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大呼小叫,江小乔残留的几分睡意也早就烟消云散,“好不容易周末可以睡个懒觉,当然要多躺一会儿。找我啥事儿?”

  彤彤这才想起正事:“公司对面新开了一家生煎铺子,听说很好吃,我们去看看吧!”

  江小乔顿时燃起来。她和彤彤大学时候就是因为有段时间每天都去同一家粥铺才认识,后来发现彼此对美食居然有着同样的热爱和敏锐的直觉,两人难得地兴趣爱好格外相投,毕业以后又到了同一家公司,两只吃货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就这样多年来屹立不倒。

  江小乔光速套上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佣人们都不敢打扰她睡觉,看她起床走出门才恭敬地上来请示要备早点,啊不,是午餐。

  江小乔忙摆摆手:“你们不用忙,我今天出去吃。”

  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莫靖远送她的那辆骚包的跑车开出去,在江家被人忽视了十几年,她终是不太习惯这样招摇。

  下了出租车,江小乔一眼便望见彤彤隔着马路冲她遥遥地招手。彤彤是个身材高挑的姑娘,脸蛋儿没的说,一头妩媚的大波浪更是引人注目。

  唯有美食和美人儿不可辜负,江小乔乐滋滋地想,看来上天也待她不薄。

  这家名叫张记生煎的店虽然才开业不到一个周,生意却是十分火爆。老板是位胖胖的戴眼镜的大叔,笑起来只见牙齿不见眼,显得格外慈祥。店里的人熙熙攘攘,彤彤拉着江小乔挤来挤去,好不容易找到靠墙的一张空桌,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

  江小乔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拿出来看时,却是莫安迪发来的短信:“最近要去S市出差几天,小妈注意身体,按时吃药。”她抿抿嘴,正要回过去,又一条消息弹出来:“记得想我。”

  我呸!江小乔愤愤地把手机扔到一边,不打算再理他。一抬头看见对面一双闪烁着八卦光芒的目光,彤彤双手撑着下巴,一脸地坏笑:“勾搭上了哪家的帅哥?”

  ……自家的行吗。还是小一辈的。江小乔一肚子的有苦难言,清楚地写在了她可怜巴巴的眼神里。

  彤彤大手一挥,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愈发炉火纯青:“看上哪个给姐姐瞧瞧,帮你鉴定鉴定,免得又碰见渣男。”

  不知道勾搭小妈的继子,和劈腿姐姐的前男友,哪个更接近渣男一些?江小乔哭丧着脸:“我最近三年都不打算谈恋爱了。”

  “那怎么行?”彤彤大惊小怪地嚷嚷,“我可是帮你算过了,你今年红鸾星动,命犯桃花,遇到合适的,坚决不能放过!”

  不是不想犯桃花,可来的都是烂桃花啊!江小乔泪奔。

  热气腾腾的生煎端了上来,香气四散开来,两人的肚子默契地同时响了一声。江小乔心满意足地夹起一个咬了一口,滚烫香浓的肉汁流出来,她一边呼着气一边口齿不清地道:“说起来,彤彤,我们好像好久没在一块吃饭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呀?”

  彤彤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眼神一黯,“我妈前些日子生病了……需要用钱,我最近在忙着兼职打工。”

  江小乔一惊,手里的生煎险些掉下来:“阿姨生病了?严重吗?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呀?”

  彤彤咬着唇用力摇摇头:“老毛病了,没大事的,只是需要一直吃药,那药挺贵的。”又冲江小乔笑了笑:“你前些天不也是被历城和江贝贝的事弄得一身麻烦……而且江家又那么为难你,你有心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阿姨治病需要多少钱?”江小乔停下筷子,认真地看着彤彤:“你要是看重我这个朋友,就告诉我,我打给你。”

  “可你……”彤彤欲言又止。

  江小乔明白她的意思。

  自己在江家长大的十几年里,虽不缺吃穿,可也不是什么受宠的大小姐。除了必须的生活费外,庄敏如是半点都不肯给她多余的零花钱。彤彤不告诉她母亲生病,大概也是顾虑到江小乔也没什么钱,不肯再给她增加负担。

  江小乔一时眼眶有些酸酸的。她叹口气,伸手握住彤彤的手:“彤彤,有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

  签了个合同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的妻子,这种事情如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怕她也会觉得像是个笑话。

  她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历城说他挪用公款,公司面临巨额亏空,我想帮他还债,就和擎远集团签了合同。我现在已经是莫靖远的妻子了。”

  不出意料地看到彤彤长大了嘴巴:“你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江小乔无奈地点点头。“我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你来着。”合同都签了,也没得反悔。她担心彤彤那火爆脾气,会直接杀到历家,闹个鸡飞狗跳。

  彤彤还没缓过神来。擎远集团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至于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莫靖远,她也知道一些,有人说他是个年轻有为的大帅哥,也有传言,是个又老又丑的猥琐大叔——不过照莫大少爷的年龄看来,后者的说法似乎更准确些。

  她如花似玉的小闺蜜嫁给了一个老头子?!

  不能忍!

  彤彤登时火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找姓历的理论理论!”江小乔急忙起身将她按下去:“彤彤你听我说,其实也没那么糟糕啦。”

  “有什么好说的?”彤彤杏目圆睁,“那渣男明显是骗你的,你都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江小乔急得捂住她的嘴,尴尬地无视掉周围人的目光。“我知道,但合同上写的是三年后协议离婚,而且莫靖远给我又买房又买车,对我挺好的。”虽然至今还没有见过他本尊。

  “那你就甘心在莫家就这么浪费三年的大好青春?”彤彤难以置信地望着江小乔,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心态乐观还是神经大条。

  “总比继续在历城身边待着、在江家待着好吧。”江小乔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彤彤不再作声,她只是气不过自己的闺蜜让别人这么欺负,可也明白事情已经无法改变。

  “介意我拼个桌吗?”清朗的男声听起来很愉快,还有点耳熟。

  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抬头就望见一张戴着眼镜笑眯眯的脸。衣冠禽兽。江小乔脑袋里瞬间蹦出四个大字。

  “啊,额,不介意。”彤彤脸一红先开了口。眼前的男人面貌俊秀,金丝眼镜下的浅褐色眸子清澈又戴着几分锐利,薄唇微抿,光洁的下巴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同为外貌协会的资深成员,彤彤在心底暗暗地给他打了个九十分。

  江小乔差点跳起来:“你怎么在这儿?”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男人一挑眉,坐了下来。又冲对面的彤彤友好地笑笑:“你好,我叫许晋朗,是江小姐的朋友。”

  “谁跟你是朋友了?”江小乔咬牙切齿。这种到处跟女孩套近乎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晋朗眨眨眼,不置可否。一旁的彤彤“噗嗤”一声笑了,大方地伸出手来:“我叫安彤彤。”

  许晋朗同她握了握手:“果然美女的朋友也都是美女。”

  彤彤脸上又是一红。许晋朗眯了眯眼睛,玩味地看着她。

  江小乔已是没心情继续吃饭,拎着包包站了起来:“彤彤,我们走。”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再也别插手我的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