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有一个想法
李酒窝2019-10-13 02:183,736

  早知道他是莫靖远的儿子,打死她都不会给老男人戴绿帽子的好吗?

  每天战战兢兢的躲着莫靖远,江小乔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辞职……

  莫靖远看着桌上放着的辞职信,眉头皱了皱,“你就是这么对待工作的?”

  “我……”

  “你跟我的事情是私事,怎么可以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江小乔,你太让我失望了!”

  莫靖远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当说服专家的潜质,没几句话,江小乔就唯唯诺诺的收走了辞职信。

  一连三天,江伟民都用电话轰炸江小乔,周末下班的时候,还特意安排了江家司机等在门口。

  江小乔咬着唇,她上哪儿去找莫靖远带回家给江伟民看啊?难不成变一个出来?

  她真的很想抓着莫安迪问问,你爹呢,你爸爸去哪儿了?

  江家一楼满是前来祝贺的宾客,庄敏如生日,又听说,家里还有其他喜事,这会儿想顺着江伟民拉拢上莫靖远的人,数都数不清。

  “爸妈,我不能娶江贝贝。”江小乔绕过院子想从后门上楼,却听到了历城隐忍的声音,似是不敢大声说话。

  “历城,贝贝怀孕了,你现在要跟她分手,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历家?”历镇海呵斥着自己儿子。

  就连历城的母亲也是一脸的怒意,“儿子,贝贝现在肚子里的可是我们家的长孙!”

  “我喜欢的是江小乔,不是江贝贝!”历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娶江贝贝,可是,自从那天江贝贝爆出她怀孕的炸弹之后,他就一直都联系不上她,更别提带她去打掉孩子了。

  “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混账东西!”历镇海气的直哆嗦,“你知不知道江小乔嫁的是莫靖远,你还敢惦记?你不怕莫靖远收了咱们家公司吗?”

  “爸,一个从来都没有人见过的老男人有什么可怕的,连你都怕他?”历城根本就不相信莫靖远有这么大的本事,能随意收购别人的公司。

  历镇海脸色铁青,“江小乔已经是莫家人了,要是能用贝贝攀上莫家,再好不过了,你今天这婚必须得订,要是敢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偷听别人的谈话到底还是不礼貌的,江小乔偷偷的绕过三人,从后门进了客厅,刚要上楼,却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乔乔……”莫靖远一身藏蓝色休闲西服,端着酒杯站在楼梯口,声音不大不小,足够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江小乔现在唯有四个字来形容眼前的莫安迪,那就是,阴魂不散……

  “你怎么来了?”江小乔拉着莫靖远的手,闪到一旁,低声问着,大眼四处扫着,生怕人看到。

  “江家大小姐订婚,擎远集团收到请柬了。”说着,莫靖远就晃了晃手里的大红色请柬。

  看着,还真是够喜兴,不知道江贝贝听了刚才历城的话,那孩子还生不生的下来……

  江小乔往莫靖远的后面望了望,东张西望着像是在找着什么人,脖子伸得老长的,还不时地用肘关节捅着他,一点也没有见外的意思,“你家老头子呢?来了没有啊?”

  莫靖远轻摇着手上的大红请柬,似有若无地扇着,也不答话就那样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

  他要是说来了,这丫头肯定要缠着见“老头子”,要是他说没来,撒谎也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啊。

  “话说,莫安迪,你家老头子是不是行动不方便啊?所以才没有来啊?”江小乔开展了她丰富的想象力。

  比如莫靖远其实不仅仅一把年纪满脸褶子,而且,瘫痪在床半身不遂什么的,都有可能啊,不然她怎么一次都没有见到过他呢?连新婚之夜都不来的新郎还是真男人么?

  突然想到了什么关键的字眼,江小乔的眼神发亮,杏眸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只见她贼兮兮地踮起脚,将“继子”的衣服往下拉,在他耳朵边嘀嘀咕咕,“你家老头子不会是不举吧?你看他新婚之夜都不来和我一起,是不是怕自己不行啊?”

  莫靖远眼神眯了眯,带着危险的气息。

  看着莫靖远的像是吃了死苍蝇的神情,江小乔越发轻松起来,毛手毛脚地拍了拍“继子”的肩膀,“哎,真的是好遗憾啊,原来有钱也买不来幸福啊。”

  很好,她竟然敢怀疑他不举。那方面不行?她哪只眼睛看到他不行了?下次让她铁定下不了床,竟然敢怀疑自己老公的那方面,胆儿真是肥起来了。

  “江小乔,你是想下不了床吗?”莫靖远咬牙切齿地在她耳边说道。

  “嘿嘿嘿,不要怕啊,大不了用万艾可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江小乔坏笑起来的表情特别欠扁,一副小老鼠偷吃了灯油的得意样儿。

  偏偏可爱得让莫靖远怎么都移不开眼。

  “万艾可?”帅气神明的总裁大人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

  “啊,就是米国产的保健品,保证金枪不倒,雄风大展。”说完,江小乔还不忘秀了一下自己亮白的贝齿,她是得意地笑啊,杏眼弯弯,贝齿莹白,一副未成年的模样。

  莫靖远不举的事实足够她乐一年。

  “大儿子,你这表情是吃了死苍蝇吗?”江小乔故作惊讶地捂住嘴巴,心里早就有成千上万个小人在欢舞了。

  “大儿子?”他重复道。

  “对啊。作为莫家的新女主人,莫靖远的新任老婆,我的辈分怎么说也是你的小妈啊,自然是叫你大儿子了,不然还叫什么?小安迪?如果你喜欢的话。”江小乔强忍着笑喷的节奏把话说完。

  莫靖远恨不得现在把她就地“枪决”了,看她还敢不敢说他不举。

  就在这个时候,历镇海从大厅中央走了过来,“哎呀,莫大少爷果然是一表人才啊,年纪轻轻就掌管擎远集团,年少有为啊,不如去前面喝一杯?”

  在莫靖远化身莫安迪现身擎远集团的时候,这件消息就已经传的满城沸沸扬扬了,不仅仅是因为他年少有为,生来就含着金汤匙的金贵身份,更是因为他颜值爆表,模特身材明星般俊颜。

  一夜之间被各大公司的女白领推上了“榕城最值得嫁的金龟婿”榜首的位置。历镇海是想不知道此号人物也难啊。

  见历镇海走过来江小乔立马规规矩矩地站好,恨不得直的像棵松。

  虽然说莫安迪是莫靖远的儿子,但是作为他的小妈她也不能和他距离太近啊,免得遭人背后嚼舌根,她可还不想全世界都知道她睡了自己“继子”的事情。

  莫靖远看着江小乔心虚地眼神乱飘,不由得心情大好。

  看她那做贼心虚的样子,他竟然难得地回复历镇海,“历董事客气了。安迪酒力不好,恐怕不能多喝。”

  听到这句话历镇海笑得更深了,跟朵菊花儿似得说:“年轻人嘛就要多历练历练,酒量不好怕什么,喝几杯去。”

  最好是喝高了之后谈生意,不成也得成啊。他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

  “作为莫家的一份子,你不准备去和各大商会的股东喝几杯吗?小妈。”突然,莫靖远斜着身子,话音加重,眼神深邃地看着江小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把“小妈”二字从牙缝间挤出来。

  想溜?没门。

  江小乔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作为莫家的一份子她自然是推脱不了的,在“大儿子”的如刀的眼神之下,她磨磨蹭蹭地跟在莫靖远后面。

  历镇海自然是热情好客,莫家人他可是讨好都来不及,要是拿到擎远集团的招标,随便一个小招标的利润都够利时集团上上下下吃个大半年了。

  “莫总,这是东风集团的董事长,左边这位是临亚集团的总经理,还有右边那位是彪岩集团的副总。”历镇海一一介绍着,“这位是擎远集团的莫总,莫安迪。莫总年少有为,现在接手着擎远大大小小的事物。”

  “久仰久仰。”

  “百闻不如一见啊。”

  “莫总好气度啊,就冲这份气度敬莫总一杯。”

  经过历镇海这么一介绍,其他董事股东也围了上来,纷纷说道:“敬莫总一杯。”

  莫靖远并没有想要接过对方的敬酒的意思,反而把江小乔拉了过来,唯恐别人不知道她是莫家一份子,莫靖远的妻子似得。

  只见他含笑道,“这是我小妈,如今也是擎远集团的股东。”

  莫名其妙被莫靖远拉到前面的江小乔终于感受到了啥是备受瞩目。

  一听她身上也有擎远的股份,众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交换了眼神,从淡漠转换成了热情,上前敬酒,“久仰久仰,莫太太。”

  “莫太太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啊。莫董事好福气啊。”

  江小乔嘴角抽搐了几下。

  立马有人上前来,“敬莫太太一杯。”

  其余人也立马反应过来,连忙敬江小乔,这个才二十岁却拥有擎远股份的莫太太。

  江小乔只能干笑着,嘴角的弧度都有点僵硬了,一杯又一杯地接酒。还不得不保持她应有的礼仪与微笑。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她喝完最后一杯敬酒后转身就看到莫安迪那个家伙一脸得逞的表情。

  谁让她要占他便宜,一句“大儿子”,硬是从老公的辈分降到了儿子,你说莫靖远能不吃瘪吗?

  江小乔嘟着嘴朝着他的方向狠狠地用手在胸前划了一个“x”。

  得罪你小妈,以后给你小鞋穿。哎呦,有点晕。她真的记不清到底敬了几杯,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在莫靖远的眼皮子底下,他估计也没人敢乱动江小乔,除非有哪个活腻歪了的。

  江小乔晕乎乎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了下,然后找了个休息室看也没看就摸了进去,看见沙发就二话没说躺了上去。

  “小姐,这里不能休息,小姐……”

  灯光音响室的调音师看到醉醺醺的女人躺在了身后的沙发上,也不知道是哪位贵宾,只好善意地提醒她,却也不敢驱赶。

  “就让我休息一下。就一下下哦。”江小乔瞪大了含水的杏眸,歪着脑袋,嘟着嘴巴伸出一根手指头,精致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天真和无辜。

  “这……不行啊……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调音师犹豫着说道。

  “小张,灯光音响准备的怎么样了?”隔着门就能够听到熟悉的声音。

继续阅读:第九章 请叫我莫太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