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请叫我莫太太
李酒窝2019-10-13 02:183,720

  “啊,历少爷,太好了你来了,这里有位女士喝醉了似乎起不来了,非要在这里休息。”调音师为难地说道。

  “小乔?”历城一眼就认出了江小乔来,那么娇弱的身影。

  他冲着调音师小张说,“没事的,这里交给我处理吧,过一会儿你再进来吧。”

  “这……”调音师看了看不远处的调音装置,那里的麦克风好像还没有关,他是不是应该先去关一下?

  “没事的,你去吧。”历城哪里会放过和江小乔单独相处的机会,搞不好趁她醉酒能够得到她的原谅也是没准的。

  小张犹豫着离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小乔,小乔,我是历城啊。快醒醒。”历城声音轻柔地呼唤着,用手轻轻地推着江小乔。

  本来就没有大醉的江小乔没好气地回答道,“死不了,叫什么叫。”自从历城背叛她之后,她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历城的位置了,纵使以前再喜欢,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快刀斩乱麻。

  调音室的麦克风本来就没有关,麦克的位置离沙发有一定的距离,若是轻声说话倒也还好,若是……大声说话,亦或者是争吵起来……

  “小乔,你听我说,我和贝贝之间真的不是想得那样的。我是真心爱你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发现我不能失去你,身边到处都是关于你的回忆,小乔,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贝贝那边我会让她去流产的。”历城有点小心翼翼地哀求道。

  历城的情绪有些激动,连着声音也大了一点,刚好传出去。

  大厅一片寂静,众人都在听着这对男女的对话。

  熟悉历城声音的人已经脸色铁青了,好比历镇海、江贝贝。

  莫靖远捏着香槟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连青筋都有点凸显。

  这女人,醉酒了都还不安分。

  江小乔这下彻底没有了酒意,一脸的冷然,原来她之前喜欢的人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他竟然要让江贝贝去流产,男欢女爱之后就要抛弃对方?

  她真的是瞎了眼才会追了他好几年,喜欢了好几年,甚至在得知他和江贝贝有关系后是那般的心痛。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历少爷,我们早就分手了吧?”

  “小乔……”他不甘心地说道,“我爱的人始终是你,你要相信我。”

  只见江小乔冷笑一声,单手支撑着脑袋靠在沙发上,“好,那你告诉我当时是谁先主动的。历城,我给你机会解释。”

  但是,绝对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听到这句话,历城心中不禁一喜,以为自己还有希望,看着妩媚动人的江小乔,他更加确定了要把她夺回身边的决心。

  “当时我来江家找你,我不知道你不在,贝贝又是你的姐姐,和我谈起了一些你的童年趣事,那些都是我从来不知道的,我只是想要了解你更多一点。”他神色有些忐忑地望着江小乔,只见对方并不怒,淡然地就像听着别人的事情。

  只见她樱花般粉嫩的嘴唇里吐出了事实,“然后谈着谈着就谈到了床上对吗?”她的声音不轻不重,刚好足以整个大厅的人都通过音响知道。

  顿时大厅哗然一片。

  众人交头接耳。

  “不会吧?姐姐抢了妹妹的男朋友?”

  “这有什么奇怪的。大集团里这种事情不是多得很嘛,难怪了利时集团和江氏集团近来合作那么多。原来都是搞得这些关系啊。”

  原本在化妆室精心准备的江贝贝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当然还有今晚的寿星庄敏如,本来为她精心准备一次生日派对竟然变成了一出闹剧让她如何甘心,她是怎么都忍不下这口气的。

  庄敏如气得把化妆台上的所有化妆品都一扫而光,噼里啪啦摔了一地。

  “妈,我去对付那个小贱人。你别动气,先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江贝贝稳住了庄敏如,心中有个计划油然而生。

  江小乔,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是你陷害我在先,我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江贝贝本来就美丽的双眸此时被心计笼罩着,看着让人难免觉得后怕。

  然而调音室的两个人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对话已经传了出去,而且也完全不知道外面因为他们的对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小乔!”历城严肃地大声说道,可能是被说中了心事有点心虚了,只见他轻声说道,“当时我们都喝了酒,情不自禁。”他的声音越说越轻。

  “好一个情不自禁。历少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你们认识才一个月不到吧?你下手也真是快啊,连孩子都有了。”此时的江小乔眼神居高临下,看着神情悲伤的历城。

  “小乔,我可以说服贝贝去打胎……”

  “请叫我莫太太,历少爷请自重。”经过这么一折腾,江小乔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她站起身,神情如同万年化不开的冰山,她不再浪费一点感情,迈开步子离开。

  真的是冤家路窄,越是不想遇到的人偏偏最容易遇到。

  好比,江贝贝。

  她和江贝贝也是两看两相厌,江小乔恨不得大路两边开,各自走一条,但是路却只有那么一条。

  江小乔昂着头,高冷地踩着高跟鞋从江贝贝面前走过去,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

  “江小乔,你给我站住。”江贝贝因为有些气愤,导致音量也加大了,尖锐的声音十分地刺耳。

  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江贝贝可不是可爱的兔子,她是蜘蛛精。没错,就是蜘蛛精,喜欢勾引别人男人的妖精。

  要是理她她就不是江小乔。她头也不回地扶着楼梯的木质雕花扶手往下走。

  只见江贝贝几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小乔的手臂,由于过于用力,涂着红色指甲油的长指甲从江小乔的藕臂上划过,硬生生地划出了道伤口出来,“江小乔,你竟然敢陷害我。”

  被拉扯住的江小乔用力地将对方的手甩开,冷冷地笑着,“陷害?你也配?”

  “哼,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还不敢承认,你竟然故意设计历城去调音室,打开麦克风然后好把你们的对话告诉众人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你得意了?开心了吧?你还说你没有陷害我?你当真是不要脸,下贱的种子。”

  江贝贝说这话的时候气得嘴都歪了,本来就长得很像葫芦娃里的蛇精,这么一来嘴更加歪了。

  听了江贝贝的话,她先是一愣。

  调音室的麦克风是打开的?

  那么她和历城的对话所有人都听到了?那……莫安迪也听到了?

  纵使历城和江贝贝那样苟合背叛了她,她也没有想过要报复他们,他们不配,不配她费尽心思处心积虑地陷害。

  江小乔先是从沉思的状态变成了了然,本来就长得极其精致的脸,加上因参加派对而画的完美的妆容,娇笑起来更加地摄人心魄,更何况经过莫靖远的调教,更加是明艳得照人。

  “江贝贝,我不过是喝多了找了个地方休息了一下,谁知道竟然被历大少爷找到了。你说,到底是我有心?还是他有心了?”

  “你……你个贱人竟然怂恿历城回到你的身边,还怂恿他让我打胎,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咯咯咯……”江小乔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得。

  “江贝贝,你也好意思说这句话?就算我现在嫁给了莫靖远,那么你呢?打胎过三次,谁的心更狠毒呢?连自己未出世的孩子都舍得下手。”

  突然,江小乔用手惊讶地遮住了嘴,且轻轻地敲击着自己的脑袋。“我差点忘记了。不是三次。加上这次,应该是四次吧?”

  如今,她是莫太太,和江家划清了界限。江贝贝,既然你要送上门来自取其辱,就别怪她心狠了。

  只见江小乔瞪大了杏眼,用她无辜的眼神盯着江贝贝,“江贝贝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第一,是历大少爷说想要继续和我一起的,说爱的人不是你。”

  她竖起了两根手指,“第二,让你打胎的正是你肚子里孩子的亲爹。”

  “好你个江小乔,自以为嫁到了莫家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吗?你对于莫靖远来说不过是摆设罢了,他有碰过你吗?你这个莫太太有权利掌管莫氏吗?呵呵,你不过是嫁了个快进棺材的糟老头,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玩意儿。”江贝贝那张形似庄敏如的脸因为过于激动已经有点扭曲了。

  “现在我就让你明白什么是自取灭亡。我有着让你如何都翻不了身的筹码,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带着那个污点。”

  说完这话,只见江贝贝形似蛇精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她单手扶着木质雕花栏杆,然后迅速的坐下。

  看着她那样的动作,江小乔心里大叫,不好。

  当她奋力地往前想要拽住对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江贝贝已经一用力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江小乔的脑子里只想到:江贝贝滚下去的姿势真像个球。

  没过一会儿,摔到下面的江贝贝就直喊疼,叫声立马引来了很多人,看着躺在楼梯下面的江贝贝,和站在楼梯上面的江小乔,众人心里已经有了个猜测和了然。

  “啊,我好疼啊,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听着她的话众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一脸呆滞的江小乔。

  江小乔感觉自己就算跳进榕城最深的江河也洗不干净了,她只感觉头发一阵发麻,“她……自己滚下去的……”

  这样的情况众人自然是偏向于江贝贝这一方。

  有人立马拨打了急救电话,连江父和庄敏如都冲冲忙忙地赶来了,以及莫靖远。

  庄敏如差点哭晕在地,“贝贝啊贝贝……我的女儿……”

  江小乔目光坚定地投向莫靖远,就算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她还是希望他能够相信她,只见她动了动嘴皮子,声音像是被堵住了一般说不出来。

  莫靖远像是和她心有灵犀一般动了动嘴巴,她看得出来那个唇语是“我相信你”。

  江贝贝强忍住小腹的一阵阵疼痛,忍住快要晕眩的感觉,咬紧了牙关,一只手捂住了小腹,被抬走前还不忘颤抖着手指指向她的方向,“江小乔……你……你好狠……的心……”

  众人一下子就炸开了。

  这豪门集团内的纷争可不是时时都能够见到的啊,估计第二天又会成为榕城诸多集团茶余饭后的话题。

继续阅读:第十章 难道莫家人好欺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