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难道莫家人好欺负?
李酒窝2019-10-13 02:183,638

  好好的一场生日派对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场闹剧。

  历城和江氏父母一干人等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而庄敏如自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折磨江小乔的机会。

  “你个杀人凶手,江家待你不薄,从小就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上最好的学校,可是你呢?不仅仅不感恩,还对怀有三个月身孕的贝贝下此毒手,江小乔,我跟你没完。”都说贵夫人不过是披了件貂皮大衣的泼妇,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连江伟民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神情,摇着头说,“小乔,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哎……”

  “都是你都是你,非要收养江小乔,要是当初我死都不同意她进来,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庄敏如自然是知道自己女儿的那点小心思,更何况当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无论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坐视不理吧。

  既然如此,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肯定要推波助澜一把。

  庄敏如那张酷似江贝贝的蛇精脸瞬间闪过一丝阴险,鲜红的嘴唇就像是摄人夺命的鬼怪。

  说完,庄敏如就往江小乔的方向扑过去。

  江小乔呆愣愣地站在那里,怎么都来不及躲避,看着庄敏如的利爪像是鹰勾一般即将抓向她,她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从此以后,她不会再对江家留任何的情分。

  等待了许久的疼痛感始终没有降临在她的头上,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灯光被遮住了大半,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挡在她的身前,一股细微的薄荷清冽感袭入她的鼻尖,莫名的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只听得那清冽的声音如流水般叮咚淌过,“江夫人,在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的证明前提下,随口栽赃真的是江家的家风吗?”

  那般云淡风轻地声音,带着点上位者的质疑和睥睨,除了莫靖远还有谁。

  庄敏如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时哑口无言后立马说道,“我家贝贝都那样子了,当时在场的除了江小乔还有谁,而且,贝贝进手术室之前也说是被她推下来的,这难道还有假吗?”

  “是吗?”莫靖远不怒反笑,他之前没有第一时间跟着来医院,就是因为他去搜集对江小乔最为有利的证据,谁知道他差点来迟一步,那个笨蛋竟然不知道闪躲,他的人,只能由他来欺负,其他人,下辈子吧。

  “江夫人似乎忘记了贵宅还有监控吧?”

  莫靖远嘴角轻扬,低低笑了笑,但是那副神情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寒颤,那是一种看着关在笼子里的小白兔的眼神。似是猎物在垂死挣扎。

  见庄敏如脸色大变。

  莫靖远上前几步,掌心间正躺着了一个微型U盘,庄敏如光是看便已经整个人后怕起来,要是莫家追究起来,恐怕……对江家十分地不利啊……

  莫靖远像是在说笑一般漫不经心的态度反而让人毛骨悚然,毕竟他代表的可是擎远集团,那个偌大的商业帝国,想要收购一家中型上市公司简直是轻而易举。

  只见莫靖远收敛了玩笑一般的神情,眼神如冰,嘴角噙笑,“江夫人难道忘了,你现在栽赃的可是莫家当家女主人,难道莫家人好欺负?”

  听完这句话,江伟民是神色大变,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竟然在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面前谈之色变,若不是江小乔亲眼见到,她都不相信,所谓的莫家人三个字竟然有这么大的分量,压得江家喘不过气。

  “莫少爷千万不要和一个女人一般计较,一切……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江伟民一下子改变了态度,他是知道擎远在榕城有多大的能量的,是千万不能得罪的。

  “叮”

  急救室的灯一下子灭了。急救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摘下口罩,擦了把汗水,“大人和孩子都平安。”

  江家人松了一口气。

  “下次要是再出现这样大出血的状况,恐怕大人和孩子都难保。”给出了最后的善意地提醒,医生带着急救的护士离开了。

  紧接着看护护士把江贝贝从急救室推了出来。

  等到历城来的时候江贝贝已经住进了VIP高级看护房里,他的神情有些许落魄,奔跑过后急促的换气声,他有些内疚,他不是真的想要江贝贝流产的,他当时说的都是气话,但是看到此时躺在病床上毫无血色地江贝贝,他有些后悔。

  看到江小乔的时候他的嘴唇张了一下,但是什么话都说不起来。

  再抬眼时就看到了江小乔背后的那个男人。

  相貌好到有些刺眼,若说是哪个未出道的明星他都会信,气质卓然,有股上位者的高高在上的态度,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冷然,看不出情绪,光是那气场就让历城觉得不舒服。

  他还来不及多打量几眼。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顿时,历城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硕大的巴掌印。

  “历大公子真是不忘旧情啊,口口声声为了别人要贝贝流产,如果贝贝要是流产了你现在肯定高兴都来不及,可惜,我们贝贝福气大,孩子无恙,会平安地生下来。”庄敏如在江小乔和莫靖远那里吃了亏,自然是巴不得找人出气。

  而历城很不幸地成为了她的出气筒。

  历城的神情有些狼狈,衣衫都有些凌乱,身上有股酒气四处弥漫着。

  “江伯母,我……并没有那么想……我只是……”

  他已经编不下去了。

  他对江小乔的话被所有人知道了,他知道就算他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

  “妈……”

  只听见一声虚弱地声音传了过来。

  “妈,真的不怪历城。孩子怎么样了?”江贝贝的气色十分地差,没有丝毫血色躺在病床上就像一个将死之人。

  看着栽赃自己的那个贱人醒过来了,江小乔那一腔怒火又再次熊熊燃起。

  有莫安迪手上的那个监控视频,这下就能够证明她的清白了,她胆子也开始肥起来了,一开始苦于空口无凭,解释了也是徒劳,现在不一样了,有人撑腰了,腰杆子硬了。

  “江贝贝,你的苦情大戏到此为止吧。就算你滚了几圈差点把孩子给滚没了,还流了不少的血,差点去见阎王,但那也是你自找的。”江小乔感觉拥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让她整个人的四肢百骸都焕然一新。

  或许是莫安迪的那个证据,也或许是……他站在她旁边给她无形的力量。

  “你……你说什么?”江贝贝开始装糊涂,紧紧地拽着被子。

  江小乔一把将她手中的被子扯下来,“你是一摔摔傻了还是怎么的?难道你还想来个失忆不成?少装蒜,我现在告诉你,莫安迪手上有当时走廊的录像监控,而且他已经拷贝下来了,这下你到底做了什么,是如何栽赃我的事情就会真相大白了。”

  江贝贝半信半疑地望向庄敏如,只见庄敏如神色难看地轻轻点了点头。她又把眼神转向江小乔身后那个危险又惊艳的男人身上,对方笑的胸有成竹,江贝贝的心里更加忐忑起来。

  “妈……妈……我的孩子还在吗?啊?我的孩子呢?”她这才想起了她的孩子,摸了摸小腹,蓝白相间的病服衬托得她格外憔悴。

  “孩子还在。放心吧。”庄敏如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

  谁知道江贝贝听到这个消息像是惊吓了一般,一下子坐立了起来,不可能,她当时找江小乔前特地吃了流产的药,好顺利地栽赃给江小乔,让她一辈子都翻不了身,可是……为什么这个孩子摔了一跤之后还这么平安呢?

  为什么为什么?

  江贝贝像是丢了魂魄一般,整个人都慌张起来,这个孩子……不能生下来……绝对不能生下来……

  只见她慌忙地从床上爬下来,哭着大喊,“妈……妈……”

  庄敏如及时地上前抱住她,“贝贝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不要这么激动,小心一点。”

  “江贝贝,当时是你自己摔下来的对吗?而且你在抓伤了江小乔之后,还一度威胁她,最后自己滚下了楼梯对吗?”莫靖远像是最终决判的上帝,不带任何情绪不带温度地质问她,像是亲眼看到了当时的场景一般。

  而江贝贝已经慌乱的眼泪鼻涕一把只知道哭。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你惹不起的人。”莫靖远本就长得极好,收敛了那种漫不经心地笑容,眼神如同万年冰山一般寒冷,望着颤抖哭泣的江贝贝,不留一丝温度,“有些人是你这辈子都不该动的,要是伤了这些人,后果恐怕是用你整个江家来抵都赔偿不了。”

  没错。莫大总裁就是这么护短,他的小妻子谁都不能欺负,除了他。

  当他从安插在江家的眼线里得知江贝贝准备了一包堕胎药,准备自己服用然后栽赃给江小乔,他就开始策划了这么一出,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和江小乔之前还有历城的一出戏,这令他十分地不悦,那就让江贝贝肚子里的孩子留着吧。

  敢觊觎他莫靖远的人,活腻了吗?

  没错。莫大总裁就是这么腹黑,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让历城喜当爹,谁让他是小乔的前任,触了霉头啊。

  出了医院的门口,莫靖远就把那个银色的U盘往垃圾桶里一丢,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得江小乔是目瞪口呆,“哎哎哎,别扔别扔……”

  但是U盘已经掉进了医院门口的垃圾桶里,没有了任何声响。

  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丢了呢?那可是她的法宝啊!要是以后江贝贝再得罪她,她就拿这个威胁她,这种宝贝等同于尚方宝剑啊,助她所向披靡啊。

  二话没说,她眼疾手快的立马去翻那个垃圾桶。

  乐文在医院外面的车道上看着自家的太太像是捡垃圾似得,开始翻垃圾桶找那个U盘,和身上的精致小礼服格格不入。

  偏偏他们家的莫总裁也不着急,抱着双臂站在旁边就看着他的太太,翻垃圾桶!

  乐文的头上一道黑线划过。

  真是趣味奇特的一对夫妇。

  而医院外面的路人也开始投来了怪异的目光。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想了半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的呆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