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喜遇伯乐
光吃肉2016-12-28 12:454,313

  为了标榜自己互联网企业的自由性,秦奋斗从一开始就宣布众开上班不打卡。开始的时候,学霸们还真就有一股子干劲,经常自觉加班。还在写代码的阶段,很多程序猿自费买单人床,或者直接把自家的被褥搬到公司打地铺。后来,秦奋斗找众多枪手炒作“众开”时还大写特写了这件事。

  产品上线之后,秦奋斗很快烧完了妈妈给的几百万启动资金。到了最近几个月,他真的一分钱工资也开不出来。所以,公司好多大咖都堂而皇之地不来上班了。

  秦奋斗来得最早,直到快十一点了,他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一看几十个人的公司只来了三个人。奋斗又气又急,大声问正在电脑前的程序猿林鹤:“这前台的小吕呢,都几点了还不来。”

  林鹤停下打字的胖手:“啊,她请了几天假。”

  “那其他人呢,都请假了?”

  “没,我,我也不知道。”林鹤有点不知所措。

  秦奋斗气急败坏道:“以后公司要重新修改规章制度,必须打卡,否则扣工资。”

  情商极低,只能靠智商活着的程序猿回了一句:“秦总,要不您也没给我们发工资啊。”

  这句话彻底把秦奋斗压抑的火点燃了:“工资工资,我有钱的时候亏待过你们吗?”

  林鹤也有点发蒙,他只能点点头,又赶忙摇摇头。

  “我知道公司目前遇到了一点点的困难,但是哪个公司不经历困难就能成功呢?你们喜欢马云,当年马云在自家里跟另外十七个人指点江山的时候,那些人没有一个人能听懂的。当时他们每个人挣多少工资?500块。可是后来呢,后来呢?”奋斗继续发飙。

  林鹤:“秦,秦总,主要是吧,咱公司工资太高了,所以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了。现在大家都租着特别豪华的房子,有的人还贷款买房子了,这工资一停吧,大家都受不了了。”

  秦奋斗:“那你们可以都住在公司里,节约房租嘛。我们是什么企业,我们是创业企业啊。”

  “可是,您不是说了吗,当年雷军创建小米的时候,用的都是各个领域最好的人才,这也是一种创业啊。”

  “时代已经不同了,我希望大家记住,我们是一家初创企业,是创业企业,理应是奋斗的企业啊。”秦奋斗大声疾呼。

  还有一名员工小声嘟囔了一句说不是奋斗的企业,是秦奋斗的企业。

  秦奋斗本想发作,但一想到这几个人能来上班,就算态度还是不错的了,于是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大家工作去吧。

  林鹤支支吾吾地问:“秦总,我想提个建议好不好。”

  秦奋斗:“你说。”

  林鹤:“我还是觉得咱们步子迈得太大了。咱们同时开的社区实在太多了,我大概算了一下,大概80%以上的社区几乎没有什么人在用。我建议一个一个的开,先做好几个示范性的大社区,流量做到一定的量再扩张。否则,以我们现在的人手,我们真的没法管理这些社区。用您的话来说,现在我们的问题就是用户体验太差了。”

  秦奋斗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小林啊,你也跟了我很长时间了,我总是劝你什么?啊,你说劝你什么?劝你要有全局思维!我们要是先只做几个社区那我们成什么了?啊,你说我们成什么了?我们就成超市了。谁会给一个大超市投资呢?我们一定要搭建平台,平台啊。让五湖四海的人都来到我们这个平台,来了之后他们就走不了了,到时候什么管理费,中介费,广告费,我们想收什么钱就收什么钱。”

  “可是,现在来咱们这个平台的人太少了,我觉得应该是他们的体验不好。”

  “好了,你提建议这一点非常好,我知道了,做你的事情吧。”奋斗烦躁地停止了对话。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秦奋斗又放下了一个打给朋友借钱的电话,叹了一口气。平时,奋斗为朋友花钱,买单都习以为常了,他以为一旦有一天自己求到这些朋友,他们一定会帮忙的,一个人支援他十万块,十个人就是一百万。

  在奋斗的眼里,再筹一百万简直太轻松了。可事实是一百块人家都不给他。酒肉朋友要是没有酒没有肉了,朋友也就没有了。可惜之前奋斗不明白这些道理。

  奋斗从来没有为钱着急过,因为一旦没钱就问妈妈要。他还不习惯妈妈不给他钱的情况。

  其实,他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奋斗的妈妈张巧思面临的是比众开更严峻的挑战。

  张巧思今年快六十岁了,昔日威武的女汉子,今天也是。

  可是现在,她面临着人生最重大的考验,比当年自己的丈夫出车祸之后的考验还要大。

  是的,对于生意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资金链的断裂更可怕的了。

  此时的她正坐在自己总部大楼的会议室里,她的对面坐着几个虎视眈眈的投资人和冷傲的律师。

  “张总,您的机会贸易借我们的钱马上到期了,按照规定,如果到期不还,您的公司和这座大楼可就是我们的了。”资本就是这样,需要你的时候五体投地,跪舔膜拜,想吸你血的时候撕破脸皮,单刀直入。

  “赵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还没到期吧。”

  “哦,当然了,我只是提醒您而已。张总啊,您也快六十了吧,机会集团的名气的确曾经在整个东北都响当当的,但那是以前了。现在,据我所知,你们的资金周转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不如这样吧,我提个建议,您把公司转让给我们,我们会保留您一部分的股份,这样,您可以安然回家养老。同样,您之前所有的债务我们都帮您还了。”

  张巧思冷冷地看着他们:“这辈子,趁火打劫的事我也没少干过,但不同的是,每次我都要看清对象。”

  赵总:“张总,你是非常冷静的生意人,你应该明白机会集团只剩下名字了。怕是到了下个月,已经根本不值我刚才说的那个数了。”

  张巧思笑笑:“谢谢你们的好意了,钱,我一定会还的,机会贸易是我白手起家干起来的,我不会允许它到别人的手里。”

  林鹤气喘吁吁地来敲奋斗的门。

  “请进。”

  “卖出去啦,卖出去啦!”

  “这么快,通过哪个网站?四七同城还是兽兽车?”

  “兽兽车。70万”

  “你说我是不是挂便宜了?”

  林鹤擦了一把汗:“这价已经不便宜了,我比较过兽兽车其他的二手豪车,您这已经属于不错的价啦。”

  秦奋斗眼神的喜悦中略带一丝忧伤:“兽兽车,才上线多长时间啊,就这么火,就是拿钱砸的,咱还得砸啊。”

  林鹤:“秦总,这保时捷911可是您的最爱啊,我们都叫它泡妞神器,您真的打算卖了?”

  “一台保时捷算什么,众开要是做大了,买下整个保时捷都行。”秦奋斗恨恨地回答。

  林鹤还真当真了,问:“真的吗?”

  秦奋斗:“当然了,创业,就是从地狱爬到天堂,路过人间。此刻我们正好在地狱而已,一旦有了加速器,会一下子冲到天堂的。”

  “那什么才是加速器呢?”

  “当然是钱了。”

  “老板,”林鹤又来喊奋斗。

  “又怎么了?”

  “有人下黄金单了。”

  “靠,几个月没人下黄金单,我这一卖车就开始下了,老天爷你玩儿我呢。”

  “那我给他推了哈。”林鹤正欲离去,奋斗叫住了他。

  “我去送吧,赶紧帮我准备。最后一次了。”

  奋斗他们还给“众开”开了一家旗舰店,也是唯一的一家自营店,就在他们办公室楼下。其实就是一家小超市,可以给周围的人送外卖,送小零食,送水果蔬菜什么的。这家旗舰店的服务还是不错的,平时不挣钱还倒贴,主要对象就是周边五公里内的白领。这一家小店占据了众开所有加盟店一半的下单量。

  一年前,奋斗为了炒作概念,还推出了“黄金单”,就是加一百块钱享受老板亲自驾驶保时捷911送单的服务。刚推的时候还真有不少人下单,其中不乏有企图心的美女们。哦对了,奋斗的女朋友凌阿轩就是通过这个方法钓到奋斗的。

  下单的人要一些外卖和饮料,林鹤很快就通知人弄好了。秦奋斗拿起车钥匙最后一次往公司外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次送单,他走出了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第一步。

  到送单的地方只有不到三公里的路,那是一家超五星大酒店。奋斗到的时候有一个骑贴着**外卖的电动车的小伙子正在和保安说着什么。保安说不允许送外卖的进去,只能在外面等着让客户下来取。

  秦奋斗潇洒地把车停到门口,保安一连谄媚地过来问先生您好,吃饭还是住店。秦奋斗摘掉墨镜回答了一句:我是送外卖的。然后下车,趁保安还一脸懵逼的时候熟练地把车钥匙扔给他,又随意地扔过去二百元。保安眼睛里有惊喜,屁颠屁颠地接过钥匙,恭敬地送拿着外卖的秦奋斗走进酒店,之后还不忘朝着背影鞠了一躬。回头再去训斥那个骑电动车送外卖的小伙儿。

  那是一间行政豪华套间,门没关,里面有一个小会议室,三个人在热火朝天地讨论问题,桌子上散见各种文件,每个人的面前还有一台笔记本。

  他们还在讨论着,似乎没有看到门口拿着外卖的奋斗。可奋斗刚听到第一句话,就被吸引了,于是忍不住站在门口听。

  眼镜胖男:“总之我对社区1000这家公司特别失望。”

  西服红领带男:“当初咱们的反对是对的。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出身农民家,果然在创业的时候就那么小家子气。”

  中间一个像领导的老总也怒气冲天的样子,他狠狠地把手里的材料一扔:“我们调研了三个月,就是这么个结果。我现在真的怀疑我们还有没有必要投资这个领域了。”

  “既然资本是逐利的,那么‘最后一公里’这块大肥肉岂有不争之理。”

  三个人一愣,抬头却看到一个外卖小哥拎着外卖笑盈盈地站在那里。

  领导:“您是?”

  红领带:“哦,我忘记了,你是来送外卖的吧。”

  奋斗点头,很绅士地俯身把外卖放到桌子上。

  眼镜胖男:“民间藏龙卧虎啊,这年头连送外卖的小哥说话都那么有见地。”

  奋斗笑:“我是众开的创始人秦奋斗,很荣幸能亲自为三位服务。”

  领导一脸惊讶:“董事长亲自送餐?”

  红领带转身对领导解释:“哦对了,赵总,我怕送外卖的都太慢,所以就在他们那个众开软件上加了一百块钱,没想到增值服务是董事长亲自送餐啊。”

  领导好像在搜肠刮肚地想:“众开?”

  秦奋斗风度翩翩地递上三张名片:“众开软件。‘最后一公里’的非著名软件。”

  赵总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好事,好事啊。”

  这一天的秦奋斗兴奋异常,他施展平生所学,和上帝赐给他的这三个天使投资人相谈甚欢。

  原来这三个人是某天使投资基金的,为首的那个赵总是老大,但不是GP(一般合伙人)或者LP(有限合伙人),而相当于基金管理人,可以理解成基金雇佣的管理基金的职业经理人。

  后来秦奋斗专门让林鹤查了一下,这家公司新成立不久,最近老板就想投资社区OTO这个领域,老赵他们已经找了好几个相关的企业了,但不是执行力太弱,就是气度太小。

  奋斗送餐时,他们刚刚决定不再投资已经调查了好几个月的某公司。就是因为这个公司老板不同意全国扩张,坚持以北京为核心,慢慢再辐射全国,所以一直被老赵骂作“农村人”。

  秦奋斗隐隐地感到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已经到来,而事实上,这三个人还真的改变了他的众开甚至他妈妈的机会集团的命运。

继续阅读:三 惊天反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