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惊天反转
光吃肉2016-12-29 08:535,847

  能让你奋不顾身的,其实不是梦想,而是没有退路

  三 惊天反转

  “黄金单”之后过去好几天了,秦奋斗成功得到了卖车的钱,内心又蠢蠢欲动起来。他及时补发了工资,又发表了拿破仑式的忽悠演讲,昔日学霸们陆续又回来上班了。

  这几天,秦奋斗让大家格外注意室内的卫生,每天打扫两遍,又仔细斟酌修改了室内的部分标语。

  以前那些“我们离百年老店只差99年”之类的墙上标语都是拾人牙慧了。现在,要是墙上不贴个“操就操皇娘,劫就劫皇纲”之类的另类标语,哪里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是互联网创业公司啊。

  哗众取宠夺人眼球向来是奋斗的强项,他在墙上贴了一幅看上去很有意思的标语:争做全国最好的社区OTO公司,目前,我们是我们小区最好的。

  这几天他不敢到处去,每天都在办公室里等。他又好几次冲动地想打给那三位天使,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但秦奋斗已经开始有很强烈的直觉,三位天使一定会给他打电话。

  事实证明,他错了。

  三位天使根本没有给他打电话,而是,直接登门拜访了。

  秦奋斗在中国传媒大学正规本科毕业的漂亮前台告诉他有客人来的时候第一秒钟是懵的,难道是物业催款?不对,前台是认识物业的。

  好在他聪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还好,他往主要办公区看了一看,天使来的时候学霸们正在自觉地努力工作着。

  秦奋斗故意把桌上类似文件的那堆纸摆得很凌乱,眼睛盯着电脑噼里啪啦瞧着键盘。然后假装不经意间懵懂地抬头,满脸惊喜地惊呼:“赵总,你们怎么来啦!”

  有点中年发福,小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赵英俊满脸堆笑:“哈哈,秦总,我们是不请自来啊。”

  秦奋斗赶紧起身迎接,让座,上茶。

  双方很快就进入了正题。赵英俊这个天使投资人外表猥琐,但谈判起来镇定、儒雅,而且对互联网创业以及社区OTO这一行业十分了解,给秦奋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奋斗经常跟员工们说自己以后的梦想就是做天使投资人,而且要做那种举重若轻的投资人。他经常给大家讲天使投资人的故事,说有的天使投资人只见了创始人几分钟就投了几千万,更离谱的传说是某个投资人在电梯里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公司创业者,经过了在电梯的这不到一分钟的交谈之后,就决定给对方投资三千万。

  其实奋斗这样的年轻创业者还都不太清楚,你能看到的消息都是经过包装的。天使投资人的真实状况是谨慎,非常的谨慎。不经过几个月的尽职调查,还有反复的比较决策,是不可能出手的。

  赵英俊笑眯眯地问:“众开目前的资金还算充沛?”

  秦奋斗对答如流地装逼:“哦,钱还真不是问题。当然了,如果想要占领全国市场,我们也愿意吸收一部分资金进来。”

  赵英俊好像看穿了奋斗的内心:“我们对社区OTO这个行业非常感兴趣啊。我们五里歌基金成立之后,董事会一致认为目前投资一个社区OTO的项目是非常必要的。秦总也知道,这个行业目前看来,还看不到天花板。就是不知道秦总的胃口有多大啊。”

  秦奋斗哈哈大笑:“我们众开上线一年来,我的副总天天问我公司的目标是什么。我只告诉他一件事,公司目前的目标就是要不盈利,如果现在公司盈利了,我马上撤你的职。”

  那天的那个红领带发话:“这又是为什么呢?”

  秦奋斗笑眯眯地:“我们不想过早地形成盈利模式的闭环,那样这个环就太小啦。”

  “秦总,您的思路和我们赵总的很像啊。不瞒您说,我们曾经深度考察过几家和众开类似的企业,但是呢,企业的领导人目光短浅,没有秦总这么高瞻远瞩。”

  “过奖了。承蒙家母的努力,我从小就有很好的见识,不谦虚一点,也可以说我的眼光比较远。我们的志向就是全国市场。我们不要做马上赚钱的公司,我们要做值钱的公司。而且,我们都知道,这个行业日后拼杀起来,老二也是活不下去的,必须做老大。”秦奋斗一副信心百倍的样子。

  赵英俊:“但据我所知,目前众开还只在北京地区开了有限的几十个社区,而且还都是加盟店。”

  秦奋斗:“如果我们有更多的资金的话,马上就会把现有成功模式推向全国。”

  赵英俊:“投资其实就是赌人。其实我们之所以能不请自来,主要是我看重秦总你的闯劲,我很想赌你这个人。”

  秦奋斗大喜过望:“赵总,我从来不让信任我的人失望的。”

  赵英俊:“能不能这样,众开现有的规模肯定不符合我们投资的标准。既然你们现在不缺钱,能否多铺一些城市,我们的标准是投资八个城市以上的OTO项目。当然了,每个城市都得有差不多的规模。”

  按住心中的狂喜,得体地送走了赵天使,秦奋斗把林鹤叫了过来。林鹤虽然呆板,情商又低,但至少忠心耿耿。两个人到楼下的拉面馆吃饭,让他帮忙分析形势。

  拉面馆勉强挤下了八张桌子,人很多,但面条上得很快,翻台率极高。

  秦奋斗:“情报搜集得怎么样了。”

  林鹤:“我仔细地查过了,赵总赵英俊,确实是五里歌基金请来的CEO,也就是基金管理人。他们已经投资了七家互联网创业项目,最少的200万,最多的2千万。”

  秦奋斗兴奋地点点头:“我也觉得他们是天使,不可能是骗子,从气质、谈吐来看也不像。况且,三个日理万机的金融界人士是不可能闲得没事来跟我这个小富二代逗闷子的。”

  低情商的林鹤问道:“那他们干嘛投资众开啊,咱们的财务状况能瞒得了他们吗?”

  “我就说你平时只会编程序吧,有两种公司,一种是赚钱的公司,一种叫值钱的公司,咱们公司赚钱吗?不赚钱,但是它值钱。只有值钱的公司资本才会喜欢。”

  林鹤露出疑惑的神情:“这我可真不理解,赚钱了还有错了。”

  秦奋斗吃了一大口面,越讲越兴奋:“你开一家这样的拉面馆,赚钱吗,很赚钱,但再赚钱你觉得天使投资会投他们吗?”

  林鹤摇摇头。

  秦奋斗:“就是因为他们不值钱,他们为什么不值钱,因为他们没有想像力。一天充其量有四、五千块钱的流水,刨除所有成本,最多纯挣不到两千块。”

  “这样不好吗?”

  “好是好,但天花板太低了。再看咱们众开,虽然暂时不盈利,但一旦我们把全国的网络都铺开了,想一想,全国啊,那将是多大的市场?至少现在还看不到天花板。我们头顶上简直就是整片天空啊。”

  林鹤剥开一个茶蛋放到嘴里:“我还是觉得现金最实诚,就这样每天开个小店,老有钱收,多幸福啊。”

  秦奋斗:“你这志向,也就开个拉面馆了。”

  “可是,”林鹤咽了一口茶蛋,不解地问:“可是他们一来调查我们的财务状况,也就是尽职调查,我们该怎么办啊。”

  秦奋斗:“财务状况确实是个问题,我也不想隐瞒。关键看怎么说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全国的网络确实铺得很好,那就是我们最大的资源,谁还会在乎以前的那些进账出账呢。况且这个赵英俊根本不是LP,就是职业经理人吧。如果他们的五里歌基金真能投资我们的话,这个赵英俊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光是这个基金按照合同给他的奖金就够他吃一阵儿了。”

  “难道他还能在尽职调查时作假吗?”

  “作假当然很难了,但是呢,我们可以把我们最近几个月的财务状况做得好看一点啊。”

  “可是,要不是你把车卖了,我们连工资都发不起了啊。”

  秦奋斗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主要是让自己吃了一惊):卖掉妈妈给他在北京的房子。

  又做了一个更惊人的决定:没有告诉他的妈妈。

  事实上,除了这么做,他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在北京,真正好的豪宅有的是人接盘,没用得上三天就成交了,1200万。

  秦奋斗在签字的时候颇有一种豪迈感,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脑补了自己若干年后被无数的媒体、自媒体、网红争相报道他当年勇卖自住房自获融资的壮举。

  那个时候他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把此时卖房子的合同呈现给所有媒体,并对他们再说这样一句金句:“能让你奋不顾身的,往往不是梦想,而是没有退路。”

  哈哈,以后一定要写一本自传,里面写满了我秦奋斗的金句,这一句就放到扉页上吧。

  从小几乎没缺过钱的秦奋斗甜滋滋地签了卖房合同,屁颠屁颠地搬进了公司住,每天打地铺。当然了,他没有忘记让员工用手机拍照记录。

  “以后众开集团名震世界的时候,我要到美国哈佛去做演讲,这些照片就是那时候PPT的内容之一。”秦奋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投向了窗外的远方,眼神中充满了自豪。

  之后秦奋斗开始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疯狂地把“众开”生鲜果蔬社区店铺向其他城市,按照GDP的排名,从上海开始,到深圳、广州、重庆、天津……疯狂地促销,暂时把用户体验放在第二位,只开旗舰店或者用更大的资金补贴开店的加盟者,疯狂地求下载量和开店量。

  第二件事就是频频联络五里歌基金的赵英俊。赵总很忙,但总能抽空接他的电话,偶尔也接受秦奋斗安排的饭局酒局以及和他的女朋友凌阿轩的闺蜜们的K歌局。

  有一天,在KTV里,秦奋斗让凌阿轩找了几个还没有成名的小演员,把老赵喝得差不多的时候终于发问说赵总实话实说我现在铺了十几个城市了,规模肯定是有了,但是用户的粘度并不高,也并不活跃,这样的情况您跟我说个实话,你们真的能投吗?

  赵英俊放下酒杯,搂着小演员哈哈大笑:“年轻人,你以为我们是看好你的项目才打算投资你的吗?”

  轮到秦奋斗不解了:“不然呢?”

  赵英俊满嘴喷着酒气:“我们打算投资你,有两个原因,一呢,是我们背后的老板要求我们必须要投一个社区生鲜类OTO项目,而你的项目和我们的要求是最贴切的;第二,是因为你的项目已经越来越有想象力。老弟,你也是圈中人,你应该知道其实现在投资都是在击鼓传花,谁还真正关心到底项目能不能成呢,只要你的故事精彩,我投了你们,然后有下个人接盘不就行了吗。”

  奋斗心领神会,继续灌老赵酒。

  之后,众开更加疯狂地扩张。赵总也很靠谱,甚至派人到各个城市的众开旗舰店去考察指导,并同步开启了对众开的深度调研。

  眼见着秦奋斗的一千二百万花得差不多了,赵英俊已经答应,三天之内双方研究一下合同的细节。

  秦奋斗这几天一直处于持续兴奋状态,直到接到了妈妈的那个电话。

  可想而知,张巧思和儿子秦奋斗通完电话之后的心情。她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几十年来眼神里第一次流露出了一种神情——绝望。

  此前,她面对债主之所以能够从容应对,是因为她手里还有一张王牌,就是给奋斗在北京买的那套房子。买的时候,张巧思就有打算,不仅买的是地段不错,小区上乘的房子,同时也是学区房。也许,她就为了有一天一旦资金链断裂,这套房子可以成为大后方。

  可是,奋斗居然卖了这套房子,自己住在租来的写字间里,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张巧思。

  接下来的事情就别无选择了,张巧思不得不同意了那家基金的收购请求,他们看中的是机会集团多年来积累的品牌形象和各种现在已经很难办下来的资质。

  手续办得很快,张巧思除了自己在大连的自住房之外,只保留了5%的机会集团的股份,其他的,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半生的积蓄就这样付之东流。

  从此以后,有一个名号不能再用到秦奋斗身上了,这个名号叫“富二代”。

  秦奋斗赶回大连照顾妈妈的时候,妈妈已经病了好几天了。

  秦奋斗泪如雨下,说卖房子没有跟妈妈商量是我的错,张巧思苦笑说你这孩子从小做事还跟谁商量过吗。秦奋斗心如刀割但信誓旦旦地说妈今后我可以养你了,因为我的公司马上会得到大量融资了。张巧思说奋斗妈妈不怪你,但是妈老觉得这事有点蹊跷。虽然妈妈不懂互联网的那一套,但天底下从来就没有什么新鲜事儿发生,古往今来做生意的人在一点上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人性。而且,任何时候做生意有一句话都是好用的,那就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当时的秦奋斗表面上对妈妈说是是,但其实内心不以为然。三天之后,他终于找到了最近貌似总对他避而不见的赵英俊,事实充分证明了姜还是老的辣。

  张巧思很快出院了,这位六十岁的女强人彻底告别了商界,回家养老了。

  回到北京之后,秦奋斗一直找赵总,但赵英俊总以各种理由推脱,连找小演员K歌局都拒绝了。这一天,在电话里秦奋斗说:“赵总,我今天必须得见您,不投我的公司也没有关系,但您得把话说清楚啊。”

  赵总:“啊,我现在不在北京,等下周回来的吧。”

  奋斗只好到赵英俊的办公室里堵他,还真堵到了,赵总看到奋斗时显得比较尴尬。

  奋斗一个箭步走过去:“老赵,你为什么老是躲我,今天咱俩必须谈谈。”

  赵英俊实在没办法,就对奋斗说:“奋斗啊,你的项目的确很有想像力,但是啊,你知道吗,红木资本最近半年已经不再投任何OTO的项目了。”

  奋斗急:“红木资本再有名,那跟你们五里歌投资我们众开有什么关系呢?”

  赵英俊叹了一口气:“跟你说实话吧,开始啊,我也不是十分看好你的项目,所以我试着报上去了, 没想到我们总部有股东大力称赞你们众开,让我对众开做重点关注,所以我才找的你。但是……”

  奋斗:“但是什么赵总。”

  赵英俊一脸愁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计划里,其实本周我们就能签字了,投资款肯定也能很快到位。但是我们总部那位大力夸奖你的股东突然口风又变了,让我慎重考虑这件事。”

  奋斗激动地拉着赵英俊:“那您就慎重考虑啊赵总。”

  赵英俊尴尬:“奋斗啊,他说的慎重考虑其实就是让我,唉,让我放弃。”

  “赵总,您再帮着说说好话,毕竟,我们众开现在所有的战略战术以及风格都是按照您跟我说的你们五里歌基金的口味来做的,你一时间让我找其他的投资商太难了。我们现在资金链断了,投资款必须马上到位啊。”

  赵英俊表示无可奈何:“唉,奋斗,我的经验告诉我,我们总部是不会同意我们投这个项目了,你有时间还是问问别人吧。”

  奋斗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开始疯狂搜索寻找购买妈妈机会集团背后的基金。林鹤帮他查到了,背后真正的大股东是黑带基金,而黑带基金的大股东同时也是五里歌基金的第二大股东。

  奋斗直到最后也没有确凿证据来证明这件事其实是一个阴谋。黑带基金在全面收购资金链断裂的奋斗妈妈的机会集团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张巧思有可能把在北京给儿子买的那套房子做抵押去贷款以缓解机会集团的资金压力,这会给收购带来麻烦,所以故意做扣让奋斗卖了那套房子,并引诱秦奋斗大力花掉卖房子的钱,断了张巧思的后路。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奋斗的猜测。即便真是这样,那个赵英俊很可能也只是别人的棋子,他基本不会知道这背后的原因。

  这永远只能是奋斗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但是,花在众开身上的这一千多万并没有白花,起码让秦奋斗明白了一件事,世界上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早餐,晚餐,夜宵,间食,小零食统统特么都没有。

继续阅读:六 举步维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