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温柔陷阱
光吃肉2020-02-24 18:402,950

  在三线及以下的城市,如果你不能成为公务猿或者取得事业编或者进入国企的话,你就是个失败者。

  四 温柔陷阱

  冯佳佳活了25年多了,一直都是外表林黛玉,内心花木兰型的,唯独今天例外。

  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她正和自己号称“酒后”的表姐马颖一在一家档次不低的饭店的包间里惴惴不安地等待着。

  这个至少能坐十五人的大包间今晚的客人只有三个,除了她们姐俩,主宾王渐参处长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上司王处长,正是那个让冯佳佳欲恨不敢的老油条,老色狼。看着桌上从老爸那里拿来的两瓶茅台,冯佳佳的思绪已经飘远……

  冯佳佳在大连上的大学,毕业后最差也想留在大连发展,当然最想的还是去北京翱翔。但父母死命反对,打断了她的翅膀,死活把她绑回了家乡,一个东北三线小城市。

  无奈之下,已经习惯大城市生活的冯佳佳在这个连DQ冰淇淋,吉野家连锁店都没有的小城市的好几个公司上过班,但实在没什么意思,所以天天吵吵着要到北京发展。

  面对父母的强烈反对,冯佳佳的条件是留在家乡可以,但做什么工作由自己来定。之前一直占据优势,步步为营的父母一时间松懈就答应了,他们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去帮表姐卖起了情趣用品。

  没错,就是去卖安全套,振动棒,以及各种娃娃……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去做那种事?”父母经常捶胸顿足。

  “爸,妈,我们卖的都是正常的商品,都是国家允许的。这都互联网时代了,你们怎么还那么保守啊。”

  “不行,我豁出去老脸也得给你找个铁饭碗。”

  在三线及以下的城市,如果你不能成为公务猿、取得事业编或者进入国企的话,你就是个失败者。能力真的就是个屁,人脉和老爸有多大势力才是最重要的。

  冯佳佳的老爸老冯就是一个在三线城市端了一辈子“铁饭碗”的老公务猿,混了几十年终于混成了一个科长。后来喝了无数大酒,送了无数大礼才终于让冯佳佳进了体制内——综合执法局。

  刚听到醉醺醺的老爸回家兴冲冲地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冯佳佳内心还略高兴了好几秒,这个局的名字貌似高大上啊。等百度一下才明白,妈呀,到这个局工作那不就成了传说中的城管了吗?

  冯佳佳查得没大错,但只错了一点,如果她到这个局工作的话,那就不仅是城管了,而是女城管。准确地说,是暂时没有编制,也就是混在一群“铁饭碗”中却暂时还没能端到“铁饭碗”的女城管。

  冯爸爸还真是豁出去了,他动用了一切关系,真把这事给弄成了。其实只算成了一半,综合执法局的领导同意让冯佳佳先到局里帮忙,到时候必须正常走程序统一参加公务员考试。

  但这也让冯爸爸兴奋异常,到局里帮忙,只要到时候考试不太差,面试这一关肯定是没问题的了。

  这一次,轮到冯佳佳急了。看老爸还真把自己弄进体制内了,立马强烈抵抗。但她的武器太初级,都是些讲道理啊,愤怒啊,谈梦想啊之类的轻武器。怎奈敌人火力太猛,动用了怒斥、劝说、哭诉之类的重型武器。甚至有一天,妈妈见火力再猛也难以压住佳佳的进攻,只好打破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约定,毅然启用了想要跳楼或者吃安眠药这样的原子弹来威慑,冯佳佳只能投降屈就。

  在体制内已经一年了,要说开始的时候王处长还是十分待见灵巧聪明的冯佳佳的,基本上大活动小活动都带着。

  其实那种三线城市走出去的大学生,真在大城市里上完四年大学,极少有再回来的,所以很多三线以下城市的人口都是负增长。

  冯姑娘这样的算是稀罕物,但偏偏又不是池中物。她就根本不想在这湾浑水中埋葬青春,于是各种找借口不能喝酒,不会唱歌,不擅陪客。几次之后,佳佳就被老王打入了冷宫。一年多了,老王每次见到冯佳佳都不正眼瞧,佳佳在这个局里尴尬极了。

  尴尬不光在于老王不待见她,最重要的是没有事情做。

  每天在他们局的大厅里都有前来抗议、闹事的群众,但进出的所有公务员都假装视而不见。而佳佳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游戏、玩手机、午睡、闲聊……哦,忘了说最重要的,网购。

  回到家呢,以爹妈为首的亲戚集团军轮番轰炸,炮弹的种类直接而单一:“你都多大啦,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有孩子了”、“这周末你去相亲,我都安排好了,人家小伙子可好啦,是政府的公务员”……

  谁不爱自己的故乡,谁不说俺家乡好,可是,冯佳佳在自己土生土长的家乡却感觉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马上,新一轮的“国考”就要开始啦,冯佳佳自我感觉笔试的问题不大,而面试的关键就是老王。

  与此同时,这个局的老领导退休,新领导新官上任,中层以上领导全部重新竞聘。局里的人都知道,老王肯定是空缺的那个实权副局长的最有力人选。

  冯佳佳在心底暗暗琢磨着自己考不上才好呢,到时候就背水一战了,必要时可以启用先斩后奏离家出走这种超级核武器,去北京混一混。

  可是眼前,佳佳还是被敌人的火力压得喘不过气。看着老爸日渐弯曲的背,每天都跟各路人马喝大酒送中华,确保冯佳佳能留在这个局,她又有点不忍了。

  现在是副局长竞聘前最紧要的关头,平时老王根本不出来吃饭。但冯爸爸冯妈妈天天去磨佳佳,佳佳只能天天去磨老王,终于把老王约来了。其实老王也有点好奇这个小丫头到底能请她吃什么饭,因为这个冯姑娘自打来就没请领导吃过一次饭。

  老王保持了一个标准老政客最基本的谨慎,刚进门就表示佳佳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今天我可不喝酒哈,喝口茶就走。

  但既来之则弄之,两个思维活跃,也见过点世面,目的明确,最重要的是很漂亮的妙龄女孩频频劝酒,老王这样的根本招架不住。

  古来芳饵下,哪个不钓钩?哦对了,佳佳在这个局里混了一年了,她很明白老王这个人很自律,基本油盐不进,除了一个缺点:好色。

  佳佳和马颖一之前在网上买了好几种号称千杯不醉的解酒药,可还是抵不过酒经沙场的老王。关键时刻,马颖一脱颖而出,拿出杀手锏来,给老王频频倒酒,又连干了三杯,但其实马颖一喝的是水。

  老王终于烂醉在今晚的第二场KTV的包间中。

  两个女孩也喝得差不多了,三个人居然醉睡在了KTV中,佳佳的头枕着老王的胳膊,马颖一的头不知不觉中钻进了老王的怀里……

  周一上班的时候,冯佳佳感觉好像传达室大爷都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权力的确就是一副春药啊。一入侯门深似海,以后要是真的进了体制内,自己会不会像那个温水里的青蛙呢?唉,难道自己真就这样一辈子困在这个小城市了?可是不这样的话,爸爸就会很伤心,妈妈天天吵着要跳楼……

  照例给所有人的杯子倒完了水,擦完了办公室的地,擦完了每个人的桌子,冯佳佳正胡思乱想着,却突然闯进了几个气质特牛逼的人。这几个人的眼神不像是平时被罚了的小个体户,也不像被强拆了某个房子的大老板,倒像是电影里看到的锦衣卫。

  冯佳佳正瞎想着,一个锦衣卫问坐在门附近的冯佳佳:“谁是冯佳佳?”

  冯佳佳当时愣住了:“我就是啊。”

  “那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啊?佳佳当时就吓懵了:“你们是谁?”

  “纪委。”

  佳佳还是保持住了镇定:”你们的证件呢,你们说是纪委的就是纪委的啊。“

  此时邻处的文处长走了进来,佳佳像遇到救星似的冲了过去,“文处长,这伙人说他们是纪委的。”

  文处长一脸严肃地:“佳佳啊,纪委的金科长要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没什么大事,你实话实说就行了。”

  冯佳佳彻底懵了:“真是纪委的,为什么会找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