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弱弱联手
光吃肉2016-12-31 14:417,195

  把产品设计得简单其实是最复杂的事情

  十 弱弱联手

  冯佳佳再次见到秦奋斗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因为那个时候奋斗的穿着已经不能用朴素来形容,简直就是破烂。头发长而乱,完全没有几个月前富二代的风采了。

  佳佳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是不是改行了,自己误入某个电影的拍摄现场了吗,或者是某些真人秀视频的拍摄现场?

  但秦奋斗当时并没有马上认出来冯佳佳,他只是在大街上追着冯佳佳而已。

  “美女,美女,留步啊,我是中华保险的客户经理,今天我们有缘,我有一款非常优秀的产品想要推荐给你,小……”

  那个时候冯佳佳的装扮完全就是一职业女性,两个人一时间相顾无言,尴尬症发作。

  秦奋斗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尴尬地笑笑:“好巧啊。”

  冯佳佳也不寒暄,步步紧逼:“你的众开呢?”

  “卖了。”奋斗耷拉着脑袋。

  冯佳佳一瞬间就明白了全部,她看了看秦奋斗手里的保险宣传单,冷冷地扔过去一句话:“你不应该干这个。”

  然后也不理会奋斗,自己傲然朝前走去。

  秦奋斗像个犯错的孩子,在佳佳身后用很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也得吃饭。”

  冯佳佳停下脚步,只侧面回了一下头:“不打扰你吃饭了,我还得去应聘呢。”说完飘然离去。

  刚走几步却听得背后一声怒喝:“你说什么?”

  冯佳佳回头:“我要找工作啊,怎么了。”

  秦奋斗像遇到了欠了自己多年债的躲债者,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你情趣用品不干了,你不创业了?”

  “你要吃饭,我也要吃饭啊。房东天天催房租,我寻思着还是先找个工作吧。”

  “我还以为你是个有梦想的人呢,原来也是庸人一个。”

  冯佳佳攒了多日的火儿也发出来了:“你不也在这卖保险吗?还装富二代,还装有梦想,三顿饭吃不上我看你还玩什么梦想。”

  “我在这卖保险是因为卖一份保险可以马上得到提成,现金流很充沛。我是为了吃饱肚子,或者获得第一桶金。我的心中从来没有放弃过创业梦。”奋斗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一扫刚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颓废情绪。

  冯佳佳:“那还是祝你好运吧。你去创业,我要就业了。”

  冯佳佳说完欲离开,但被秦奋斗拦住了:“冯佳佳,要不,咱俩联合创业吧,就从你的情趣用品店开始。”

  冯佳佳哈哈苦笑:“秦公子,创业那是你们有钱人玩的游戏,我玩不起啊。我一天最多只能吃两顿饭,房东天天来骚扰我问我要房租,还创业,我怕挺不过三天我就饿死了。”

  “有钱人,呵呵,这个词已经不属于我了。”

  “那也肯定比我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说完佳佳愤怒离去,留下秦奋斗呆立在街头……

  “泡否”情趣用品店内,房东带着两个人正在驱赶冯佳佳。

  已经驱赶过好几次了,但看来这次房东的决心很大,誓要把冯佳佳赶出去,她的货已经被扔出去好多了。

  冯佳佳走投无路,鬼使神差般悄悄给秦奋斗发微信:救急,房东今天要把我赶出去,正在扔我的东西,我该怎么办?

  这次来的应该是那个女房东的老公,这个人浑身散发酒气,说话污浊:“没钱就别装,学人家创业,连房租都付不起创个鸡巴业。”

  冯佳佳哀求着:“大哥,我过几天肯定给你。你老来我店里闹,我生意没法做了,怎么挣钱给你房租啊。”

  房东:“我操,还怪我了,没钱就拿别的东西抵。你们这帮小姑娘也太能装了,个个都是绿茶婊,我早就给你指好了道儿了你偏不走。”

  “大哥你咋这样呢,我说了我肯定还你钱。”冯佳佳当然知道房东说的是什么,但人在屋檐下,也不敢愤怒。

  “好啊,就今天,今天不还钱,我就把你这店给封了。你给我滚蛋。”

  说完几个人继续动手封店。冯佳佳纵然已经比以前成熟了太多,也的确找不到解决办法。

  “你们这都在干嘛呢!”一声怒喝让乱作一锅粥的小店立刻安静了下来。

  秦奋斗身穿富贵,一身名牌,带着金丝眼镜,手里拎着一袋一看就特高大上的水果走进来了。

  他本来就是富二代,瞬间强大的气场暂时镇住了房东等人。

  过了几秒钟,房东才问:“你谁啊。”

  秦奋斗指了指冯佳佳:“听好了,我,是她的男人。”

  房东这才反应过来,破口大骂:“你装什么逼,你女朋友都困难成这样了,你肯定也是个穷鬼。”

  秦奋斗掏出手机:“我穷不穷很重要吗?我听说这里有人抢东西?活腻了吗!我告诉你们,我全录下来了。”

  “少鸡巴装逼,你报警啊,我还想报警呢,你们欠着我的房租呢。”

  “看来你是法盲啊,欠房租这事属于民事案件,你可以上法院告我们去。但是抢劫这件事就是刑事案件了,马上能拘留你你信吗?这事咱怎么了啊,黑道还是白道。白道,我马上打110,就凭刚才的证据,关你们几个几天不成问题。要是黑道的话,我也可以马上打几个电话。”

  房东:“你少装逼了,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敢跟我玩黑道。”

  几个人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奋斗。

  秦奋斗顺势把一把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扔,房东定睛一看是法拉利的钥匙。

  奋斗没理会房东,而是对冯佳佳嘟囔着:“你这破地方,我这车都不敢停进来。告诉你我给你娶回家做少奶奶得了,非得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自己混。还独立女性,我早告诉你了,你想做什么生意跟我说啊,我让我爸直接给你开个大的。咱至于让这帮孙子这么对待吗。”

  冯佳佳心领神会:“我不要,我就是不想让别人说我靠男人。”

  秦奋斗对房东:“我告诉你孙子,要不是我女朋友要强,我分分钟把你这房子买下十遍都成。”

  房东的态度已经大为缓和,甚至陪着笑:“小兄弟,我们也不想难为佳佳,可是,她毕竟欠着我的房租。我这日子也不好……”

  房东话音未落,就见一块红红的东西砸了过来。房东接过,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万块钱。房东的嘴马上大大地咧开了。

  “够不够?”

  “够了够了,正好欠我一万。”

  “操,就欠你一万啊,不就是我跟兄弟们去夜场玩一晚上的钱吗?就这点钱就至于你这样,你有没有点出息啊。”奋斗边说还边走到房东面前用手指不断对他指指点点的。

  奋斗明白,越是嚣张地骂对方,对方越是摸不着头脑不敢还嘴。

  “小兄弟,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你还有事吗?”秦奋斗不屑地问。

  “没事了,没事了。兄弟,那个,我们约定啊,需要提前交三个月的房租。”房东一见遇到富二代了,于是陪着笑,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此时冯佳佳赶紧解围,对奋斗故作生气状:“谁用你帮我了啊,我都说了我自己能搞定。你再帮我我就不租了,回老家。”说完做打包状。

  秦奋斗马上低三下四地求她:“亲爱的,我也是心疼你嘛,好,听你的。”继而转向房东:“预交的房租过几天给你,没事你们走吧。再让我看到你抢劫,让你进局子里出不来你信吗。”

  房东点头哈腰地:“信,信。兄弟,那我先走,过几天再来找你哈。”

  几个人离去之后,两个人相互看看,冯佳佳忍不住先笑出了声,接着两人笑作一团。

  冯佳佳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秦奋斗,有点吃惊地问:“你从哪弄的一万块钱,不是假币吧。还有你那车,你的众开不是破产了吗,你妈妈不也破产了吗?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啊?”

  “我就不能从头再来啊。”

  冯佳佳盯着秦奋斗看了看:“我觉得不可能,起码不可能这么快。前几天我还看你在大街上一副落魄相呢,怎么着,傍上女大款啦?”

  “我天天在大街上卖保险发传单,难道一分钱不挣啊。”

  冯佳佳摇头:“挣一万块我信,但我可不信你卖几天保险就能挣出一台法拉利。”

  秦奋斗从桌子上拿过那把钥匙:“法拉利我当然挣不了了,但法拉利的钥匙总可以吧。”

  冯佳佳笑:“你可真虚伪。”

  秦奋斗:“人生本来就是虚伪的。你给我发微信之后我问我那个卖保险的哥们儿借的,没想到真用上了。”

  “卖保险那么挣钱啊,都能开上法拉利?”佳佳睁大了眼睛。

  “那可是他花一百多块钱在淘宝买的。在淘宝,这产品叫什么你知道吗,这叫泡妞神器。晚上去酒吧,随便把钥匙掏出来一放,十个妞有八个能跟你走。”

  “要是人家提出来让你开车送回家,不就露陷了吗?”

  秦奋斗笑:“到酒吧喝酒了还能开车吗?”

  冯佳佳:“可是,女孩可以提出找代驾啊。”

  奋斗哈哈大笑:“我就跟女孩说我那车好几百万,谁放心让代驾开啊。”

  冯佳佳恍然大悟:“我算知道了,一切都是套路。那你身上这身行头呢?”

  秦奋斗脸上有些黯然:“实话告诉你,我把自己以前的那些奢侈品都卖了,就留了这一身,以备有人来给我投资时用,没想到用到了你身上。”

  “今天谢谢你啦,不过我欠你的钱会还的。”

  “那个不着急,那个,我,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你说吧。只要不是让我杀人放火。”

  “我饿了,能给我做顿饭吃吗?””

  当天晚上,冯佳佳为秦奋斗做了一顿饭,两个人没什么钱买菜,只做了炒鸡蛋和麻婆豆腐。

  吃饱了的秦奋斗问:“是你做饭太好吃还是我太饿了呢?”

  “我告诉你,我做饭的手艺可是家传的。我妈妈年轻的时候也开过饭店,手艺好着呢,保留菜就是麻婆豆腐。我妈妈也是跟我姥姥学的。”冯佳佳说这话时一脸骄傲。

  “你们家是开饭店的啊。”

  “可惜,当年我姥爷非要让我妈妈进体制内,要不,到现在我家应该有一个大的餐饮集团了。”

  “要不,咱俩开个饭店吧,别浪费了你这手艺。”

  “你这人,不踏实,想一出是一出。”

  “我这恰恰是务实啊。什么90后美女开情趣用品店这样的老概念已经不适合现在了,真要是务实就开个小饭店。你这个地方我考察过,虽然在一个小胡同里,但其实不偏,步行五分钟就是中心CBD,咱要是开个饭店,就专门送外卖都能挣钱啊。”奋斗一脸认真。

  “你说真的啊。”冯佳佳也认真起来。

  “当然了,开饭店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肯定能吃饱饭。”

  “你这么不落地,我怎么敢跟你合作?”

  “我以前是在天上,但是现在我掉下来了。我现在就在地上了,而且,我还是摔下来的。”

  “可是饭店不是说开就开啊,哪里来的钱啊。”冯佳佳愁容满面。

  秦奋斗瞅了瞅满屋子的娃娃:“这些不都是钱吗?折价,卖了。”

  “这些都卖了也只够交房租的。”

  “房租我不是都交完了吗,以后的房租继续欠着,等开饭店有了钱之后再慢慢交。卖这些东西的钱咱简单买点开饭店的桌椅板凳什么的。反正你这里有灶,应该不用大动。我那一万块我不要了,就当投资了。”

  冯佳佳还在思考。

  “当然了,我还有一个附加要求。”

  “什么要求啊。”

  “我今晚要睡在这里。”秦奋斗说着话就蜷缩在小沙发上了。

  “那怎么行,我这不是刚打走猛虎,又迎来豺狼吗?不行不行。哦,我明白了,原来你还是色心不改,你一点都没有落地……”冯佳佳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阻止,却听到了奋斗的呼噜声。

  冯佳佳着急地去推他,可是奋斗没有反应。

  “你少装了,我知道我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是我必须提醒你,我可曾是跆拳道高手。你,你要是有非分之想,我,我就……”

  话还没说完,奋斗的鼾声越来越大了。

  身高一米八几的昔日富二代秦奋斗就这样蜷缩在一个一米多一点的破沙发上秒睡了。

  冯佳佳其实也困乏无比,她看着睡得如此投入的奋斗,只能无可奈何回到自己的床上,连外衣都不敢脱掉。

  奋斗睡得很香,佳佳在脑子里预想了很多种办法来对付一旦欲行不轨的奋斗,可惜整个晚上奋斗都秋毫无犯(咦,我为什么要用“可惜”?)。

  佳佳晚上起来上厕所时,她还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倒在了秦奋斗的身上,但奋斗哼了一声之后居然没反应,反而睡得更沉了。

  凌晨四点多钟,佳佳还是没有睡着。但此时她已经不再想着怎么防备奋斗,而满脑子都是昨晚奋斗提出的开饭店的提议。

  天大亮的时候,冯佳佳困了,她看着依然沉睡的秦奋斗,对他的信任度上升了好几个台阶。

  等奋斗终于醒来的时候,冯佳佳正在盯着他看。

  奋斗吓了一跳:“干嘛呢,你吓我一跳。”

  冯佳佳:“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奋斗伸了个懒腰:“好像咱俩在说话,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你呢。”

  冯佳佳:“一晚都没睡。”

  奋斗:“啊,你是在守护我吗?”

  “去你的。跟你说个正事。”

  “什么啊。”

  “关于开饭店这件事,你想好了吗?”

  “还想什么啊,你以为咱俩现在是手里握着千八百万犹豫往哪投资啊,咱这样的人先别想了,先去做。我已经付出了我全部的财产了,我义无反顾。”

  看到佳佳还在犹豫,奋斗起身,凑近佳佳,盯着她看:“说真的,你真的是上好的合作伙伴。这个屋里所有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吧。”

  冯佳佳居然被他逗笑了。

  她考虑了一晚上,不得不同意奋斗的提议。如果不同意的话,就得还奋斗的钱,而且,情趣用品店也真的经营不下去了。

  但第一步是先处理掉那些避孕套、振动棒和充气娃娃。

  秦奋斗带着冯佳佳一家一家洗浴中心、KTV、小发廊跑,基本上以比进货价稍高一点的价格销掉了差不多一半的货。

  这更坚定了冯佳佳和秦奋斗一起合作的想法。

  “我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发现你变化好大啊。”

  “你也觉得我变帅了?”

  “去你的吧。”

  “那我哪里变化了呢?”

  “你落地了。”

  他们用这些钱简单布置了小饭店,其实就是买了几张桌子椅子,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

  这真的是一家小饭店,只放得下三张桌子,主要以送外卖为主。

  这家取名为“众开小饭店”的小饭店目前由秦奋斗担任CEO兼市场部一把手,冯佳佳担任总厨师长兼行政总监,一共两个人。如果把两个人的分工说得再通俗一点就是冯佳佳做饭,秦奋斗送餐。

  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说干就干了。但秦奋斗说你要管我的住,因为我实在没地方住了,可以折算房租将来用股权抵扣,算你占我便宜了。冯佳佳说什么股权, 现在就当我雇你了,你那一万块我到时候还你,但是秦奋斗说死都不同意。

  当天,在秦奋斗的坚持下,两个人草拟了一份“协议”,秦奋斗的股权意识还是相当强的,后来这被证明是正确的。

  但是两个人的钱实在是不够,于是秦奋斗又拉上了林鹤。林鹤已经成功应聘某互联网公司的程序猿了,秦奋斗说了一番大道理,林鹤糊里糊涂地就掏钱了。秦奋斗让林鹤选择,是借给他还是当成投资。林鹤不懂,最后一狠心说借什么借,反正就几千块钱,投资赔了我就认了。没想到,这个决定日后几乎改变了林鹤的命运。

  秦奋斗坚持不拿工资,或者持续把工资投到里面成为股份,最终占了51%的股份。

  世界上最简陋的小饭店就这么干起来了,由一对不是夫妻的单身年轻男女干起来的。只有三张桌子,这三张桌子到了打烊之后就会被折叠起来,再放上两张折叠床。

  头半个月,佳佳几乎没睡过什么踏实觉,倒是秦奋斗由于白天实在太辛苦倒头就睡,一觉到天亮。半个月之后佳佳老寻思着:难道我老了吗?我对这个男人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有一天,在睡觉前,佳佳终于忍不住了:“奋斗,你说我漂亮吗?”

  奋斗累了一天了,他躺在自己那张行军床上有气无力地回答:“嗯,漂亮,非常漂亮。”

  佳佳:“你少敷衍我了。”

  奋斗:“要是在以前,我肯定,肯定会追……”

  佳佳:“肯定会追我的是吗,是吗?”

  鼾声如雷……

  开始的时候客人很少。当初那些情趣用品有一部分没卖出去,就暂时挤放在饭店。所以,经常有客人投诉说吃着饭突然旁边有一堆东西倒了,掉下来一个情趣娃娃砸到头上……

  奋斗上菜的时候有时会不小心碰掉一盒安全套……

  开始的时候,自信的佳佳自己列了一个菜谱,足足有二十多道菜名。奋斗大笔一挥砍掉一半以上,只保留了八道菜。

  佳佳急了:“这些菜我真的都会做,而且做得还不错。”

  “但是目前为止我们只有你一个厨师,一个伙计,只有我一个送餐员和一个买菜员。我们这么小的饭店能做那么多菜就肯定不精,没办法集中精力推出自己的爆款单品。”

  “你说得也有道理,但一家饭店只有八道菜是不是不合适啊。”

  “确实不合适。”奋斗想了想,又拿笔划掉了两个。

  “六道菜吧,少即是多。只要有一道菜能让大家记住,我们就成功了。我个人觉得麻婆豆腐这道菜有希望成为爆款,我觉得你应该在这道菜上苦下功夫。而且,菜单上的菜越少,你做这些菜的机会就越多,你就越熟练。我们进的单品原材料就越多,也会更便宜。”

  “好吧,我听你的。我以前没有想过这一点,你一说我好像明白了,其实大集团和小饭店本质上讲都有相同的地方。”

  “当然了,别看咱们饭店小,但也需要产品定位。对于我们来说,越简单越好。把产品设计得简单其实是最复杂的事情。”

  众开小饭店的产品设计好像已经奏效了,虽然只有六道菜,但发展得不慢。他们开始发传单,送外卖,渐渐地外卖数超过了来店消费的数额。秦奋斗每天都以跑步的速度送单。生意还凑合,但似乎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起码能吃饱饭,能付得起房租了。

  奋斗目前只能送一公里之内的外卖,而且是跑步送。为了利用一切时间学习,不让自己最后沦为一个送餐员,他每次跑步的时候还听某音频APP的创业类语音节目。

  但这样毕竟效率太低,他们俩的第一个小目标是买一个二手或者是几手的小电动车,这样,就可以把送餐范围扩大到三公里之内了。

  随着奋斗皮肤越来越黑,越来越健壮,这个小确幸很快就实现了。它应该是一部三手的电动车,奋斗觉得开着它送餐的时候比当年开保时捷911都幸福。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居然已经有两万元的存款了,奋斗和佳佳决定进一步招人扩大送外卖的规模。把这个饭店做成CBD地区的中央食堂。

  “哈哈,我就说嘛,我们俩是珠联璧合,天生绝配。”奋斗看着那一叠现金,兴奋得手舞足蹈。

  “反正,咱俩努力,就肯定饿不死。”

  冯佳佳是学中文的,可是最近她才切身体会到成语“好景不长”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一天的中午,饭店里大家正在吃饭呢,突然来了一伙人,到店就说要封店。原来,他们是卫生部门和综合执法局的联合检查……

继续阅读:十一 黑暗爬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