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黑暗爬行
光吃肉2017-01-01 07:425,139

  是啊,来都来了,闲着干嘛。说不定人生真就是一场游戏呢,这就好比你去网吧里打游戏,来都来了,又不能走,你总不能自杀对吧。那么,这段时间干嘛啊,那就尽情玩游戏啊。”

  十一 黑暗爬行

  当时的饭店说开就马上开了,相关手续肯定不齐全,但其实也不怪秦奋斗他们,他们每天都去跑手续,只不过还没有批下来而已。无非是东家说你必须有西家的印章,西家说,东家不盖章我们就不能盖章。

  所以,他们的某些手续的确没有办下来,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真的属于黑饭店。

  当时的场景很是尴尬,三桌的客人正在吃饭,一干人等直接闯进,赶走了所有人。仗着冯佳佳曾经在综合执法局实习过,对这个系统的工作方式比较了解,仗着秦奋斗巧舌如簧,终于成功使得执法人员——还是封了他们的店。

  被封之后,秦奋斗万般无奈,到外面拿进来两块红砖头,眼睛血红地死死盯着这两块红砖头,然后说了一句“操他妈的”,不顾佳佳的阻拦,拿起砖头就直奔综合执法局。

  事实证明,佳佳的担心的确是多余的,秦奋斗真的用这两块砖头和拼命的心解决了这个问题。

  回来之后,佳佳劝慰奋斗:“没关系,不就两万块钱吗,我们再挣回来。”

  是的,没错,最终,他们俩一狠心把很像砖头的红彤彤的两万元都给了他们,才换来一句:这算是罚款,反正你们的手续还得继续办。

  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了,秦奋斗开始疯狂地大量送外卖。有一天他到一家大楼送外卖等电梯的时候,通过旁边的镜子看到了自己,却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还是昔日神采飞扬面色白皙的富二代吗?那个时候儒雅白净,现在清瘦而健壮,黝黑而有光泽。秦奋斗其实更喜欢现在黑瘦的自己,他对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这一天,北京遭遇了多少年未遇的特大风暴潮,大街上的树都倒了好多棵。

  “这鬼天气居然还有人下单。”冯佳佳边做饭边嘟囔着。

  “就是这鬼天气才有人下单呢。”秦奋斗信心满满准备送单。

  “今天就送这一份吧,其他的单子咱不接了。你这小身板,别让风给吹走了。”

  “恰恰相反,这种天气肯定下单的人比以往更多,接单的人比以往少很多。这种天气如果我们把热气腾腾的外卖送到他们手里,这客户以后肯定是我们的忠实粉丝啊。”

  冯佳佳给秦奋斗准备了一个大书包,里面有好多份外卖,秦奋斗穿着雨衣就出门了。

  在风雨里,奋斗死死护住自己要送的外卖,坚持一家一家送到。然后再回去接单,再送。

  一个宅男接到外卖的时候还嘟囔着:“呀,你们服务怎么这么差呀,外包装怎么都弄湿了。我得投诉你。”

  秦奋斗只能再三道歉。

  奋斗敲开一个高档小区的客户家门,把外卖送到了对方手里,却遭遇了对方潮水般的埋怨:“四十分钟才送到,四十分钟啊, 我要的是麻婆豆腐,你们是现磨的豆子吗。”

  奋斗呼哧直喘:“大哥,实在对不起,外卖风雨太大了,我耽误了一会儿。”

  “你这哪是一会儿啊,我都饿死了。”这个人说着说着就更加生气了,用本来要给奋斗的五十块钱一直在抽打奋斗的脸:“我告诉你们,下次再这么晚,我肯定不给你们结账。”

  奋斗唯唯诺诺地忍着,直到对方拿走外卖,把五十块钱扔到了地上……

  路上已经结冰了,电动车不停地打滑,开始的时候奋斗只能把两只脚伸在车的两边防止滑倒,到后来只能下车推着车走了。

  那一天,绝大多数收到外卖的客户都是很惊讶,之后感动。因为天气原因,绝大多数人都对外卖能准时送到没报什么希望,所以很多人选择了货到付款的模式。

  秦奋斗还记得其中有一家是一家三口,当满身雨水加汗水气喘吁吁的奋斗把外卖送到的时候,全家人都很惊讶,那个小孩子还跑出来说了声“叔叔辛苦了。”

  外卖是39块钱,男主人坚持给50块钱不让奋斗找了。奋斗平静地说了声谢谢,然后离开。

  在楼道里,他没忍住,脸上的雨比外面的雨还大……

  这一天的某一单比较特殊,是附近的一个高级小区,女主人开门看到奋斗的时候愣了三秒钟,然后差点尖叫出来。

  不,不是差点,而是已经尖叫出来了。

  宫橙:“师兄,我更崇拜你了,你真的是亲自送单,在古代你这就是御驾亲征啊,你的员工们一定很深受你的感染了吧。”宫橙本还以为奋斗亲自送单只是富二代一时兴起,只是噱头。

  此时的秦奋斗倒确实是落地了,他大大方方地说:“学妹你好。我的众开已经破产了,现在我开一个小小的饭店,自己送餐。”

  宫橙这才观察到奋斗的肤色、状态,她这才反应过来:其实,奋斗已经是专业干这个的了。

  小师妹有点尴尬,说谢谢你,她刚想多聊几句,奋斗说对不起我还有好几单要送,我们之后再聊吧。

  终于送完了全部的单,秦奋斗在最后一单楼下的门洞里想了十分钟。然后冲着大雨喊了一声:“努力,奋斗!”

  送完最后一单之后,奋斗回到饭店,这条街只剩众开小饭店还亮着灯了。

  疲惫不堪的秦奋斗回到了饭店,把收来的一塑料袋子的钱全都交给了佳佳。但他不仅没得到佳佳的安慰反而被她一顿臭骂。

  这个女人对奋斗充分展示了霸道的温柔,她大声斥责奋斗刚才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这个鬼天气你出去送餐应该随时汇报动向否则我会担心啊你也别以为我担心你就是喜欢你我只是觉得你是我们店唯一的送餐员你要是有点什么意外我怎么办啊我们的店该怎么办啊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再有一次我就罚你晚上不许吃饭不许睡觉。

  累到虚脱的秦奋斗静静地站在那里,幸福地享受自己的美女合伙人一边替自己脱下送餐大包和雨衣,一边痛骂自己,最后还边骂边拿毛巾替自己擦头上的雨。

  这种场景很像《喜剧之王》里柳飘飘骂尹天仇的那个情节,在这种情境下,奋斗颇有一种尹天仇似的冲动,捧起佳佳的脸,在她喋喋不休的时候说一句“佳佳,我爱你。”

  可是,奋斗已经不是富二代奋斗了,他现在是奋斗着的奋斗。儿女情长会影响公司发展的,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劝说。

  风暴潮那天,秦奋斗一个人在暴风雨中送了五十一单,晚上直接虚脱在自己的“床”上,那张收起折叠的餐桌之后,摆放的折叠的单人床。

  两个人都已经疲劳不堪,并排躺在两张折叠的行军床上。但冯佳佳的内心却有种莫名的壮怀激烈。

  “睡了吗。”她悄悄地问奋斗。

  “啊,马上就睡着了。”奋斗含糊地回答着。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啊。”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废话,你忘了你一天只能吃一顿饭的时候了,当然是为了吃饭了。”奋斗被气醒了。

  “你的回答不像你的风格啊,要是以前,你肯定会说是为了梦想为了美好的人生之类的呢。”佳佳来了兴趣。

  “每天都能吃饱饭,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这不就是美好生活吗。”

  “哈哈,你现在真像一个屌丝。”

  “什么叫像,我本来就是啊。”

  “但是以前的你可不这样。”

  “以前的我能吃饱饭。好吧,既然你想听,我给你来一碗鸡汤吧。”奋斗可能是累到极致,反而睡不着了。

  “好啊,你说。”佳佳更兴奋了。

  “这人生啊,有可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但是呢,一定是有一个宽度的。”

  “宽度?不懂。”

  “不懂就对了,这宽度啊,就相当于人生的上限和下限。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注定的,那也是有界限的。我呢,就想使劲跳一跳,看一看我这辈子的上限到底有多高。翻译成你们特别喜欢的鸡汤,那就是:我想遇见最好的自己。”

  “这也是很多人不停奋斗的原因吧。”佳佳若有所思。

  “是啊,来都来了,闲着干嘛。说不定人生真就是一场游戏呢,这就好比你去网吧里打游戏,来都来了,又不能走,你总不能自杀对吧。那么,这段时间干嘛啊,那就尽情玩游戏啊。”

  冯佳佳笑:“说着说着就又下道了。你就这么不喜欢喝鸡汤啊。”

  “因为我没有勺子。”

  说完这句话时间不长,就传来了奋斗轻微的鼾声。

  也许是他们的努力感动了市场,很快,他们就集中了好多固定的客户。他们也雇佣了两个伙计,经过努力,很快就又有了几万块钱。

  如果说富二代秦奋斗只是一个空谈者,那么现在“众开小饭店”的CEO兼送餐员秦奋斗慢慢地要成长为一个理论加实践的小专家了。他知道想要让企业突破,必须得有“极致单品”,就是最厉害的一款产品。

  这一点并不难,小店找到了自己的“极致单品”,真如奋斗所预言,就是冯佳佳做的麻婆豆腐。麻婆豆腐盖饭是六道单品中点单率最高的,这让秦奋斗开始寻思着寻找更便宜的豆腐进货渠道。

  秦奋斗骑着那辆三手以上的小电动车,走了好多豆腐加工厂。

  某一天,他慕名找到了一家豆腐生产厂家,到了之后才知道,不过是郊区的一家较大的作坊。

  作坊内污水横流,场景非常恶心,但是进货非常便宜,几乎是秦奋斗找到过的豆腐厂中最便宜的一家了。老板是南方人,人称老王。

  环境看起来很差,可是貌似这家厂给不少小饭店供货,这让秦奋斗很不解:“王总,这豆腐没什么问题吧。”

  老王操着南方腔的普通话:“能有什么问题呢?你别看我们的工厂这样好像污水很多的样子,但我们的豆腐很干净的。你了解豆腐的生产流程就知道了,做豆腐的时候必然需要大量的排水,所以水多是很正常的。很多的水排到了地上,自然会给人脏乱差的感觉。”

  秦奋斗捂着鼻子:“王总,可是这还有那么多苍蝇啊,你们不采取点措施吗?”

  “哪个食品厂没有苍蝇啊,小兄弟,这都是正常现象。豆腐肯定没问题。再说了,我要是把这个地方重新装修,变态那样的注重卫生,我的成本肯定就提上去了,还能给你们那么便宜的价格吗?”老王点上一根烟,笑眯眯地看着黝黑的奋斗。

  秦奋斗不置可否,但内心在盘算着:这家作坊离自己的小店不是很远,对方已经答应送货,而且送货速度比较快,这还节省了我们的运费。而且,豆腐这东西都差不多,难道还能吃死人不成。这家店比其他的豆腐厂都便宜,一斤能便宜8毛钱,现在他和冯佳佳的小店豆腐的需求是最高的,每天能送出六十多单豆腐,很快就会达到一百单。这意味着每天能从原材料上省80块钱。一个月光原材料就可以省下2400元。

  老王看秦奋斗还在犹豫,就拍了拍他肩膀:“小兄弟,你刚做食品时间不长吧。”

  秦奋斗点点头:“有将近一年吧。”

  老王意味深长地问:“你知道做食品想要挣钱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秦奋斗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首先要好吃,然后控制成本,哦对了,还得勤快。”

  老王笑了笑:“小兄弟,我做食品有二十多年了,我告诉你,在中国做食品这个行业想要挣钱必须要做到三个字。”

  秦奋斗好奇:“低成本?”

  老王摇摇头。

  秦奋斗:“会吆喝。”

  老王笑得很神秘。

  “很好吃。”

  老王还是不语,掐掉手里的烟头。

  秦奋斗赶紧又给老王点上一根烟:“王大哥,您说,最重要的到底是哪三个字?”

  老王抽了一口烟,平静地说:“丧良心!”

  这回轮到秦奋斗沉默了,这三个字的答案对于他来说无疑是震撼的。看奋斗一直在沉思,老王突然哈哈大笑,他拍着秦奋斗的肩膀:“兄弟,跟你开玩笑的。我老王做豆腐童叟无欺,对得起天地良心。人家丧良心,我不丧,我才能有今天这么多的客户哈哈哈哈!”

  秦奋斗最终还是从老王那里进货了,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两个字:便宜。而且口感好像还比其他豆腐更好一些。

  众开小饭店里的这款“极致单品”确实在周围的白领界渐渐火爆了起来。现代人多少都有点胃病,多少爱吃点辣的,冯佳佳家传的这道菜终于火了,只有三桌的小店现在每天外面开始有排队的了,指明点这道菜。每天的送单量也终于达到了一百单。

  奋斗和佳佳又雇了几个送餐员和帮工。

  小饭店开通了WIFI,而且是信号很好的那种,适当的贴了几个能引发大家转发的标语,类似:最爱你的人是我,我怎么舍得你挨饿。还有:欢迎大家来吃我豆腐。总之因陋就简布置得还挺有特色,每天来吃饭的人都有人主动拍照发朋友圈。

  某一天打烊之后,他们俩得意地算账,照这样的速度,下个月就能开分店啦,再有个三五个月,说不定就有人加盟咱们众开小饭店啦,哈哈。咱们第一年的目标呢,开十家连锁,第二年五十家,三年之内三百家。那些天使资金还是什么A轮B轮的,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到时候让那些资本家在门口排着队等着吧,选择要谁的钱还必须看对方对咱们有多谦卑,谁鞠躬鞠得更深,咱就要谁的钱。

  哈哈。

  看来秦奋斗的语文还真的很烂,中文系的冯佳佳此时也忘记了一句成语:天有不测风云。

  送过两块红砖头的奋斗和这些检查部门的关系非常好,每次他们来吃饭都不用排队,不用付账,享受VIP服务。可是今天,当奋斗堆着满脸的笑脸迎上去问他们吃什么的时候,他们失去了往日的笑脸,也不再吃白食。

  那个收过奋斗好几次钱,至少来白吃过好几十次的老张平静地说了一句话:小秦啊,你这家店我们今天必须给封了。

继续阅读:十二 惊天转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