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惊天转型
光吃肉2017-01-01 08:434,965

  如果能更上层楼,我宁可不要初心。

  十二 惊天转型

  起因是有人在饭店吃坏肚子,得了急性肠炎。

  吃坏肚子的是个大学生,那天他是和几个同学慕名而来,一个人狂吃了两份麻婆豆腐。之后就腹痛难忍,被送进了医院。当然了,打了吊针之后也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他们非常气愤,于是号召同学们在网上发微博。一般社会上这种微博太多了,本来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况且“众开小饭店”的确就是一家小饭店。如果是全聚德或者麦当劳之类的著名饭店,还有可能被大量转载。

  偏偏那一段时间正好麦当劳还是肯德基因为卫生的问题被大裤衩曝光了,那几天,食品安全正好是大家最关注的事件。众开小饭店就这样倒霉地赶上了这个风口。

  放大这件事的是一个“卢正义”的大V,那几个学生发完微博后见毫无影响力,于是求助卢正义,老卢果断转载,而且还用到了类似“北京又见黑心饭店,大学生吃完豆腐立马倒下”之类的标题,一下子切中民众痛点,随后在网络上迅速发酵。

  这种情况就算是大饭店大品牌也得先停业整顿几天,何况是这家小店了。

  那些人此时的效率前所未有的高,用最快的速度查封了饭店。刚刚有点起色的众开小店遭遇了沉重的一击,不,简直是毁灭性的一击。

  秦奋斗他们仔细研究了这道麻婆豆腐的菜的所有生产流程,最后确定是那家豆腐厂的豆腐出了问题。于是第一时间举报了那家豆腐厂,豆腐厂也被查封。

  秦奋斗和冯佳佳还是怒不可遏,跑到豆腐厂找说法。可是人家早撤了,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

  这条街已经自成了一个区域,全部都是小的食品加工作坊,几乎每个作坊的门口都污秽不堪。除了豆腐,还有其他的熟食、豆浆、粉条等食品。这些食品每天被送到北京的各个菜市场、小饭店……

  回到被查封的众开,两个人的内心都很沉重。

  奋斗喃喃自语:“丧良心,非得丧良心才能活得下去吗?”

  冯佳佳不服气:“别人丧良心,我们讲良心,我们一定活得下去。”

  “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食品的‘食’字怎么写了。上面一个‘人’字,下面是‘良’,‘良心’的‘良’字啊。“年轻的秦奋斗痛心疾首。

  “这一次想要重新开业,那就太难了。我们国家不是倡导年轻人创业吗?不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吗?不是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吗?都是骗人的。我们不够努力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冯佳佳很激动。

  “创业本来就很难,本来就不是人干的活儿。”

  “那我们为什么要创业呢?沟沟坎坎的,干脆找一个公司上班去吧。”

  “要去你去吧。之前,我充其量是一个创业爱好者,现在,我是一个真正的创业者了。”

  秦奋斗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站着的,那个时候夕阳西下,心情沉重的冯佳佳在奋斗身上看到了光。

  “佳佳,我们要认,这件事的确是我们做错了。”

  “可是,大家不都这么做吗。”

  “那只能说我们运气不好,或者说,我们运气太好了。”

  此后,两个人兵分两路。冯佳佳负责公关,意图收复饭店,同时在一些比较小的平台上继续偷着送外卖好养活自己。

  奋斗除了偶尔送外卖之外,基本上已经魔怔了。他天天往城乡结合部跑,基本上每天一早就出发,天不黑不回来。没有人知道他去干什么。

  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太快了。众开小饭店吃坏肚子的消息一传出去,附近的人就都知道了。最后传得越来越邪乎,说是这个饭店的豆腐都是用最劣质的那种转基因大豆做的,里面还有很多廉价的添加物,罂粟什么的,所以吃起来才好吃。甚至网上还有人像模像样地说这家的豆腐如果累积吃超过二十二次,体内就会累积一种致癌物质,而且会让人莫名其妙地免疫力低下。

  周围的白领本来就朝九晚六的像狗一样的在这座城市生活着,本来身体就容易疲劳,亚健康状况更是屡见不鲜,一听到这样的传闻马上对号入座,痛心疾首地怪自己以前吃得太多了。还有人把自己体检报告上的各种加号归咎于众开小饭店的麻婆豆腐。

  秦奋斗在网上看到这则传言的时候在微博上对传谣者破口大骂:“他妈的,我们好的时候传播没那么快,怎么就吃坏肚子一个,我们就成了毒药了。”

  结果对方把奋斗的这则评论再次转发,奋斗又遭遇了无数网络暴民的唾骂。类似“中国的无良商贩太多了,他们太可气了,明明错了他们还不认错”,“建议终生禁止这个人从事食品行业”之类的。

  渐渐的就连小店一向火爆的外卖生意也越来越清淡。算一算,众开小店又开始入不敷出了。

  佳佳终于忍不住了:“咱俩想想办法吧,要不咱换个地方换个名字从零开始吧,我们不再进那种豆腐了,我们肯定能东山再起的。”关于这个问题奋斗根本不和她讨论,每天都骑着车在外面晃荡,不知道去干嘛。

  这一天,才傍晚五、六点钟就没什么生意了,秦奋斗同学拎了几瓶啤酒回来,让冯佳佳做了几个菜。

  秦奋斗一直在众开起到主导作用,他的特点是视野开阔,敢弄,丝毫不考虑后路。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又放得开自己,脚踏实地。

  冯佳佳心细如发,对于秦奋斗已经是充分相信,必要时候的决断也是非平常女人所有。她也早已不是昔日那个怯生生的小城市准公务员了。

  几杯酒下肚,秦奋斗问:“怎么样?你觉得饭店什么时候能重新开业?”

  冯佳佳也干了一杯啤酒:“如果我们不换名字的话,我看有点悬。我太清楚这些人了,他们绝对不能担责任,既然网络上都已经曝光了,他们让我们开业,就是砸他们的饭碗。就算我们全都改好了也不行。”

  “我们还剩多少钱?”秦奋斗问。

  “还有四万多。”

  “那么,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冯佳佳自己干了一杯酒,抿了抿嘴:“你什么意思?是要散伙吗?一个大男人这就要退缩了?”

  “不退缩还有别的办法吗?”秦奋斗冷静地看着佳佳。

  佳佳激动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酒洒出了不少:“我还真以为你成熟了,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遇到点困难就害怕的孬种。的确,我的第一反应也是我们应该关了这家店,随便找个工作算了。但我那只是气话,难道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秦奋斗像欣赏艺术品似的欣赏有点激动的冯佳佳。

  佳佳:“我觉得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们了。”

  “有什么区别,说说看。”

  “虽然我们的众开小饭店只经营了不到一年,我来北京才两年而已,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说实话我喜欢现在的我,虽然每天很累,没有时间也没有钱逛街,每天就像家庭主妇似的做饭,你知道哪些油烟肯定会影响我的皮肤的。哦对了,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化妆了吗,正好省了买化妆品的钱了。我爸妈天天说要来看看我,但我不敢让他们来,我怕他们看到我现在蓬头垢面的样子,本姑娘以前的追求者那可比众开小饭店的顾客多。但我好充实啊,我觉得我是在奋斗,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这是奋斗的感觉,自食其力的感觉。”佳佳袒露心扉。

  奋斗夹了一口菜:“继续说。”

  “我喜欢这种突破自我的感觉,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创业那么苦,大家还争先恐后地干这件事。因为有成就感啊。你看我们才干了不到一年,可是已经有模有样的了。还记得我们一起创业之前吗,很久都没吃一顿饱饭了。”

  奋斗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吃菜。

  “你倒是说句话啊。”佳佳急切地问。

  “说什么。”

  “我们到底该咋办啊,你这几天天天出去,我相信你肯定是去找出路了。咱的饭店到底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啊。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散伙儿,去找工作?我可不去了。我不去了。”

  奋斗放下筷子,盯着佳佳,看了半天才说话:“这个世界上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创业爱好者而不是真正的创业者。”

  “你以前就是创业爱好者。”

  “没错。但是现在我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创业者了。”奋斗斩钉截铁地回答。

  “什么样的人才是创业者。”

  “首先得能豁得出,所谓‘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必须让自己没有退路。”

  “可是,一旦不成功呢?”

  “是的,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有的人豁得出,甚至可以把自己最后一块钱投到公司里,但是‘如若自宫,未必成功’,这样的结果能否接受。”奋斗盯着佳佳问。

  佳佳也看着奋斗,她已经明白奋斗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跟她商量,她了解现在的奋斗基本上都是经过了充分的考察之后才会开口。

  “半年多以前,我们两个穷光蛋凑到了一起,一男一女都是单身,混居在一间陋室里共同创业,从饭都吃不上混到现在。奋斗,现在的这一点成绩和已有的几万块钱都不可能成为我们的牵绊,我现在特别相信你,你一定有话要说。你说吧,大不了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众开小饭店开始重来。”

  佳佳已经做好准备了,这几天奋斗到处转悠一定是去考察场地的,他们一定会另外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启众开小饭店。当然了,有可能会改一个饭店名。重新开起来之后渐渐地大家就会忘记吃坏肚子这件事的。

  “佳佳,我想开个豆腐厂。”

  说完了像没事儿人似的夹菜吃。

  冯佳佳一口酒差点没喷出去。之前,她在脑子想了好几遍指不定奋斗又有什么奇怪的招数来把众开小饭店起死回生呢,但确实没想到他居然要开一个豆腐厂。此时的两个人虽然不是恋人,但比一般的恋人都了解对方。最近这一年,秦奋斗的变化太大了。

  冯佳佳虽然觉得秦奋斗的这个决定太跳跃了,但她其实清楚,此时秦奋斗虽然看似举重若轻地说出这句话,但其实他一定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前几天他疯狂地骑着车到处走,一定不是瞎转悠,不是找小饭店的新址,而是去考察豆腐厂了。这一定是他经过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疯狂考察之后做出的决定。这个决定肯定不是拍脑袋而成的。

  但冯佳佳是女人,其实女人比男人更理性,她冷冷地问道:“这么说,你做好丧良心的准备了?”

  “佳佳,我们不丧良心。既然现在市场上很多豆腐厂都是粗制滥造,不注重卫生,那么,我们开一家绝对健康的豆腐厂,一定会有出路的。”

  “可是,我们俩谁会把一把一把的黄豆加水变成豆腐呢?”

  “这个可以学,我这几天遍访名师,遍访各种豆腐厂,我觉得这件事并不难。”

  “那么,我们的饭店呢?”

  “我们的饭店很难再次营业了,先作为大本营,我想,如果豆腐做出名了,饭店的名誉也肯定会回来的。我们这相当于败也豆腐,成也豆腐。”

  “其实我一直在问你,我们要不要换一个名字,换一个地方继续经营这家饭店。”冯佳佳问。

  “饭店肯定是权益之计,如果我们能够做出一种品牌,影响力一定大过一家送外卖的小饭店。”

  “表面上看,我们从卖麻婆豆腐到卖豆腐,都一样。可其实我们已经从服务业转变成制造业了。”冯佳佳很理性。

  “中国的制造业太LOW,但其实是缺乏极致的单品。我们能不能把豆腐做成极致单品,爆款产品呢?”

  “我们卖给谁呢?”

  “我们可以到菜市场去摆摊,出名了之后卖给各个供应商,各个饭店。”

  “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件事离我们好远啊。小米的总裁雷军不是说他们的法宝之一就是专注吗?我们是不是应该专注做饭店呢?”

  “佳佳,你知不知道,最近几年,中国的方便面销量开始下滑。”

  “啊?方便面?这跟咱开豆腐厂有什么关系啊。”

  “其实这都是相通的。方便面销量下滑,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大家可能想吃点更好的东西吧。”

  “没错,这叫什么呢,叫消费升级。现在中国市场的大势就是消费升级,更多的人喜欢质量更高的商品绝对是大势所趋。还有,有一个品牌想当年可是全国人民共同的奢侈品,但是现在销量也在下降。”

  “哦,是什么?”佳佳问。

  “宝洁公司的所有品牌啊。”

  “说得好像是那么回事,那这是为什么呢?也是因为消费升级,大家想用更好的清洁用品了?”

  “没错。好的东西一定是稀缺的。我们眼下就是要做高质量的豆腐,这个也一定是稀缺的。”

  佳佳略有心动,可还是有疑问:“奋斗,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你还记得我们的初心吗?”

  “佳佳,你知道马云当初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初心是什么吗?是多挣点钱,然后生活得好一点。我们是创业者,创业者的重要特点就是不断地小步快走,迭代试错,然后找出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啊。任何美好的‘初心’都不能成为我们的牵绊,市场决定一切。如果能更上层楼,我宁可不要初心。”

  冯佳佳沉默了大概一分钟,之后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了。”

  “你说。”奋斗回答。

  “再小的工厂那也是工厂啊,我们的钱够吗?”

  秦奋斗也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钱,从来都是最不重要的问题。”

继续阅读:十三 疯狂豆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梦想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