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是魔是佛
大佛在天2016-12-20 23:252,362

  柳云被操刀阎王的表情和所说的话吓住了,她此刻脸色有些苍白,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后面缩了缩,她此刻觉着面对这个操刀阎王再也没有了方才的那种淡然,他完全就像一柄出鞘的斩人狂刀一般让柳云心悸不已。

  操刀阎王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态,他赶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随后他对柳云说道:“算了,今晚你就再到这住一晚,明天一早你再动身走吧!”

  操刀阎王扔下这一句话之后就直接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等到操刀阎王出去之后,柳云悬到嗓子眼的心方是慢慢的又被她按了回去,不过在平复了心情之后,柳云觉着自己一刻也不能再到这里待着了,得赶紧走人。

  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操刀阎王,她是真的怕了,怕对方指不定什么时候心情不好就拿自己来祭了刀,所以想到这里,柳云迅速的开始收拾起来。

  柳云先前的衣服已经被采花贼割破了,如今她身上穿的衣服显得有点肥大,而且料子也很粗糙,想必这衣服是秋娘的,柳云在想肯定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秋娘帮她换了衣服。

  对于秋娘,先前刚醒来的时候还对她产生了误会,如今不但吃了她煲的瘦肉粥而且身上还穿着她的衣服,柳云觉着自己应该感谢一下对方才是。

  于是原本准备现在就离开的柳云又迟疑了一阵,她觉着要道谢的话得当面,这样才能显出诚意,所以最后她只能将已经捆好的包袱往那房间的一张书桌上一放,她坐在方才操刀阎王坐过的那张椅子上等秋娘回来后同她道过谢再走!

  就在柳云将包袱放下之后,她却是突然听到屋外“锵”的一声响,貌似是兵刃出鞘的声音,她不由得心中一惊,她赶紧起身,起身后她再次扒开了窗户缝朝外看去!

  当柳云看到窗户外的情形时差点惊讶的叫出声来,只见此刻屋外操刀阎王居然光着膀子顶着烈日在那里操练刀法。

  在烈日下,操刀阎王身上的肌肉线条很是刚毅,同他那如玉的温文尔雅面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他身上皮肉的颜色以脖颈根部为界限,脖颈以上很是白皙,脖颈以下却是小麦色的肤色。

  这些都还不是让柳云惊讶的地方,让柳云最为惊讶的是操刀阎王身上的伤疤,在光着膀子后,柳云能够清晰的看到操刀阎王身上不下几十处的伤疤,那些伤疤有的出现在离心脏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它们此刻仿佛在述说着操刀阎王这些年来的经历。

  看到那一身伤疤,柳云在惊讶的同时也有些感触,她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在操刀阎王那一袭无尘的白衣下居然会掩盖了这么一具千疮百孔的身子骨。

  同时在此刻她也有些理解这操刀阎王了,他的冷血,他的无情都是由这一身伤痕磨砺出来的,若他不冷血,若他不无情,那么很可能下一次出现的伤口就是他的催命符!

  银刀印日辉,长空展飞翼,这操刀阎王在院子中来回的练习刀法整个人就像一只飞鹰一般上下翻飞,那柄长刀在他手中被舞动的密不透风,刀身反映太阳的光辉将整个院子都照得亮晃晃的一片。

  其中有些刀光更是闪耀到了柳云现在所处的位置,刺得她眼睛一阵酸痛,眼泪都忍住不要出来了,不过她依旧没有关掉窗户,她就眯缝着眼睛在那看着。

  这操刀阎王这一阵练习下来差不多有两个时辰,他身上的汗珠在太阳的映射下也是徐徐生辉,最后不知是刀在发光还是他在发光,总之整个院子内到处都是光亮。

  当院子外面响起了一阵开门声的时候,操刀阎王总算是慢慢的收了招式,随后他身形一闪就抓住了挂在旁边的衣服,而后再一闪就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房间的门也随即关上。

  要不是柳云亲眼目睹了方才操刀阎王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她一定会以为这地方闹鬼了,操刀阎王的动作,她用眼睛也只是勉强能跟上。

  当那院子外头的房门响了一阵之后,秋娘就抱着虎娃,身后跟着那个大汉,三个人就进来了,而那大汉此刻手上提溜着很多的的东西。

  柳云粗略的看了一下,貌似有酒还有烧鸡之类的,另外还有几包用黄纸包了的东西不知道是啥,估计也是一些吃的东西。

  柳云在屋内看的真切,这秋娘和那个大汉加上虎娃三个人走在一起竟然跟一家三口似得,而且他们还有说有笑的,看来这一路相谈甚欢,一片其乐融融的情形。

  见到他们三人的情形,柳云脑海中也想起了自己当初在家的情形,那时候父亲常年在外,她有可能好几年都见不到父亲的面,而母亲虽然在家但对她的要求甚严,在她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如面前这三个人一般有这种其乐融融的情形。

  柳云想着想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随后她便背上了行囊从屋内迎了出来。

  当她和秋娘三人见面之后,她便同秋娘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她便对秋娘说道:“这位姐姐,如今我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谢谢你这么多天来的照顾,今天我就准备走了,你的大恩我铭记于心,咱们日后有缘再见!”

  说完这柳云便要离开,但秋娘哪里肯让她走,秋娘一把把虎娃放下,随后她拉住柳云的胳膊说道:“妹子,你且多住几天吧,这城外现在很不太平,你一个姑娘家的单独出门容易遭凶啊!等过了这些天太平了我求小爷送你出城如何?”

  听到秋娘口中提起了那操刀阎王,这柳云的情形就变了几变,随后她将秋娘拉到旁边声音有些弱弱的说道:“姐姐,我真有点怕你家小爷,我看我还是自己单独走得了,这么多天也一直是我一个人走过来的,想必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秋娘听到柳云的话掩嘴笑道:“你怕小爷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我这死了男人之后就一直承蒙他的照顾,说实话,他其实是一个有怜悯之心的人,这么多年了,若是他想对我们娘俩做点什么,我也只能依着他来,但是他从来就没越雷池一步,一直对我敬若长嫂,对虎娃也是如子侄一般,姑娘你就放心吧,到时候我跟他说一声,他一定会送你出城的!”

  柳云思量了一番,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她可是亲眼目睹了那操刀阎王的暴行,这秋娘和虎娃估计只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吧。

  想到这,柳云不由得望了一眼操刀阎王那紧闭的房门,她心里不由得思赋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还是怜悯孤儿寡母的菩萨?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温香软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虬龙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