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蒙汗药
大佛在天2016-12-19 15:342,449

  那一夜,一轮血红色的圆月沉在山峰的一侧,就像一只嗜血的眼睛在盯着整个大地的生灵。

  喊杀声,求饶声,在这轮妖异圆月的照耀下此起彼伏!

  一只被血染红的手抚摸上了一个男孩的脸,那手的主人此刻用另外一只手撑着一把雕龙刻画的刀,以保持他的身体不倒下去!

  他对面前此刻嚎嚎大哭的男孩焦急的说道:“天儿!你一定要活下去!为我们整个向家报仇雪恨!”

  那个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喷出了一口鲜血,全部喷在了那男孩的脸上,那男孩在男人的血手抚摸上他脸的时候就已经吓得嚎嚎大哭了,如今还被那男子喷了一脸的血,男孩直接吓晕了过去!

  操刀阎王的思绪在那男孩晕倒之后再次被拉了回来,他总算是想起自己的名字了,同时也模模糊糊的记起了一些事情!

  当记起那些事情的时候,这操刀阎王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有些不怎么稳定,身上那原本隐藏的杀气在这一瞬间不由自主的外放了一丝。

  就是这一丝外放的杀气,让原本热闹非凡的酒肆瞬间就变得落针可闻,这酒肆中很多人都是同那操刀阎王一般在刀口上混日子的人,杀气对于他们来说是最敏感的。

  平时这些人都会隐匿自己身上的杀气,只有在对敌的时候才会释放出来,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势,但却又真实存在!

  只要沾染过血腥的人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这种气势的存在,杀的人越多,这种感觉越是浓烈。

  相传江湖上有一位杀人如麻的老前辈,曾经无意间释放了一次杀气,结果他座下的一匹白马因为感觉到了那一股子杀气,直接倒地口吐白沫而亡!

  这操刀阎王他自己也不知自己杀了多少人了,凡是感受过他杀气的人都已经去底下找真正的阎王爷报道了,如今他无意间释放出的杀气,让这整个酒肆中的人都不寒而栗!

  有些人更是直接在第一时间内迅速的抚摸上了自己的兵刃,以面对接下来的情况,一时间这酒肆里因为那操刀阎王的一丝杀气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了!

  操刀阎王自知方才自己无意间放出的杀气惹来了麻烦,他赶忙将情绪稳定下来,把身上的杀气收敛,随后便朝着周围的人一抱拳道:“不好意思诸位,今天诸位的一切酒水由我请了!”

  随着这操刀阎王的这句话说出,这酒肆内立马响起了一连串长长的吐气声,众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特别是那对面自称柳云的女子,先前在操刀阎王无意间释放出杀气的时候,她是首当其冲的,她方才是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人用利刃抵住了一般,那种森冷的感觉差点再次吓哭了她!

  虽然操刀阎王及时的收敛了杀气,也和周围的人打了招呼,但是其他的食客中很多人已经萌生了退意,他们很多都草草的扔了些银两,立马就起身走了,至于操刀阎王所说的由他来结账的话,没人会蠢到真的信!

  在这长阳城内,上一刻还在谈笑生风的人,下一刻说不定就会对你捅刀子,所以即使操刀阎王说了先前的话,但是有了那丝杀气的释放,很多人都怕接下来操刀阎王会动刀子!还是先走为妙!

  原本还算热闹的酒肆,在一瞬间就变得门可罗雀,那掌柜的和伙计见到这一幕也不好说什么,好在那些先前的食客都全部结了账才走的人,这总比到时候真动起手来自己店子被砸了的好!

  自称柳云的白衣女子此刻也有些坐立不安,她真有点怕面前的操刀阎王会突然间对自己拔刀相向。

  有了先前在茶馆里头操刀阎王谈笑间便连杀五人的事件,这柳云突然觉着自己如今邀请这阴晴不定的操刀阎王貌似是个错误到极点的选择!

  那操刀阎王见到对面那柳云此刻小脸煞白,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冷汗,他也知道,估计对方也是被自己方才的杀气给吓到了,于是他赶忙对那柳云说道:“酒菜已经上来了,咱们接着聊!”

  那操刀阎王想以此来转移那柳云的注意力,但是那柳云此番说什么也下不去筷子了,她有些心惊胆颤的对那操刀阎王问道:“兄台,我方才感觉到你有点不对劲,你会不会……”

  那操刀阎王见到那柳云一副心惊胆颤的样子,他随即压低了声音冲着那柳云咧嘴一笑道:“放心吧,对于你这种女流之辈,我是不会动刀子的!”

  那柳云听到这操刀阎王的话,懵懂的点了点头,随后她却是突然觉着这操刀阎王的话有些不对头,再一回想,她猛然一惊,这操刀阎王方才可是点破了自己的身份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女儿身了!

  想到这里,那柳云心里更加的忐忑不安,她当初出门的时候就是为了在江湖上行走方便才女扮男装的,这么做就是避开不必要的麻烦,如今自己的身份被对面这人识破了,方才他说不会对自己动刀子,难道他会对自己做其他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那柳云再也坐不住了,她立马站起身来,冲那操刀阎王一抱拳说道:“兄台,我方才想起还有急事要办,今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说罢她便准备离开这个酒肆,可是就在她刚要转身的时候,那操刀阎王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让她原本转过的身子定在了原地。

  只听那操刀阎王说道:“你若是现在出去,我就将你的身份公布出来,到时候你怎么个死法就由不得你了!”

  那柳云在原地站了一会,心里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之后,最后只能是恨恨的跺了跺脚,再次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她此刻嘴巴嘟了一起来,一副很是委屈和生气的模样。

  见到那柳云一副受气包的模样,那白衣后生哑然失笑,他越发的觉着面前这个柳云很是有趣,随后他倒了一杯茶在那柳云面前的杯子里头,然后对那柳云说道:“好啦,刚才逗你玩的,这杯茶就当赔罪!”

  说完这操刀阎王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冲着那柳云举了举杯子,随后他便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先干为敬!

  那柳云见到操刀阎王先干为敬了,她却是不敢喝那杯子中的茶水,如今她是非常害怕这操刀阎王的,天知道他方才有没有在那茶水里面做手脚?

  曾经她奶娘可是说过的,很多江湖人士都喜欢下蒙汗药来对付别人,而且下起药来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若是自己喝了那茶水被他给放倒了,那自己这处子之身说不定就便宜这禽兽了!

  见到那柳云并没有动那杯茶水,那操刀阎王嘿嘿一声怪笑,随后他对那柳云说道:“放心!我可以用人格来担保,你那茶水绝对没下蒙汗药,对你这类人如果还下药的话,那就是浪费!”

继续阅读:第七章:枯木逢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虬龙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