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转变
闲云鹤飞2020-06-14 15:184,563

  青山镇周围大部分村子的许多人都在森林里讨生活,每天都有人进去,也每天都有人没有从里面出来。

  这山脉中,树高林密,毒蛇猛兽,瘴气迷雾多不胜数,就算是武林高手进去也不一定安全地出来。

  附近的村民一般就在森林的外围打点普通的猎物补贴生活。

  这次陈言他们也是在外面走走,看看是否能遇到容易猎取的猎物。

  密林深处,他们是不敢进去的,包括周围的几个村子也一样。

  快到晌午的时候,陈言两父子就到了山脉的最外面,在走一会就差不多进入山脉外围了。

  “父亲,我们在加快点速度,争取赶在别人面前,这样也能够找到好一点的猎物”,陈言扭头对陈父说道。

  “恩”,陈父闷声应道,没有多余的话语。

  打猎是靠运气,提前与否关系不大,但是能够在人少时遇到猎物,减少竞争对手也是好的。

  看着远去的陈言,陈父摇摇头,这个儿子是他两个儿子中最聪明的一个,虽然大儿子也聪明,现在凌城书院读书,但是少了小儿子的一份机灵。

  因为贫穷,小儿子的谦让,家里只能让大儿子去读书,这让他一直愧疚于陈言。

  至于陈父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怎么会起这种心思,可能是不想自己的孩子走自己的老路吧!

  就这样陈言父子两人在森林里走着,很快就到了中午,不过还是没有遇到任何猎物。

  拿出干粮,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儿,紧接着继续在森林里游走,当然,森林深处,陈言是不敢去的。

  时间缓缓过去。

  眼看天就快要黑了,陈言父子俩还是两手空空,什么猎物也没有猎到。

  现在天色也晚了,在不回去就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村子,森林的夜晚可是很不安全的,许多凶猛的野兽都是在夜晚出来活动的。

  “等等”,走在后方方的陈言脚步一停,突然说道。

  “什么事”?陈父停下准备离开的脚步,转过身来问道。

  “父亲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陈言回到。

  “声音?没有啊,我没有听到,你听到了什么”?陈父急忙说道。

  “我好像听到了狐狸的叫声,而且还是还很微弱,要是刚刚我没注意的话也发现不了”,陈言面带一丝喜色地说道。

  “狐狸?这可是好东西,能够买不少钱呢!城里的那些小姐最喜欢了!那我们快点找找,可能就在在附近”,陈父听见这附近有狐狸,眼前一亮,顿时向着前方搜索而去。

  陈言也散开在附近寻找着,没过多久,突然前面的陈父传来一阵惊呼!

  大叫道:“小言,快过来我找到了”,陈言听闻面色一喜,立马向陈父所在方向奔跑而去。

  方向正是陈言的左前方,相隔也不远,陈言几步就到了陈父跟前。

  陈言近前一看,原来前方是一个大树,大树底下有一个树洞,四周杂草丛生,枯枝败叶,要是之前没有听到狐狸的叫声,知道附近有猎物,还真的会错过。

  这时陈言的目光才转到父亲的怀里,两只白色的小狐狸在父亲的怀里挣扎个不停,看得陈言眼睛发亮。

  “父亲,咱们今天的运气可是真好啊,居然遇到两只小狐狸,拿到镇上去一定能卖个好价钱”,陈言此时仿佛已经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

  “是啊,要是卖给那些达官贵人的小姐公子们价钱可能更高”,陈父此时也很高兴。

  “不好,我们快点回去,要是遇到别的村子的人就麻烦了,这个谁不眼红啊!这两只最少也值几十两银子”,陈父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

  几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在天云大陆,普通四口人家一年的生活开销,也就是七八两银子。

  平时运气好,猎得一头野猪,也就四五两银子。

  但是这野猪可不好猎杀,平时更是难以遇到,像野兔,野鸡这些小动物,倒是经常猎到,但是都不值钱,最多十几个大钱。

  像狐狸,这种皮毛好的动物,可值钱多了,如果是活的,遇到那些小姐,博得喜欢,说不定能够卖个一二十两,两个的价钱,对于陈言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啊!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最近因为这洪灾,许多人都开始劫道了”,陈言紧张道。

  说完陈言父子两急忙向村子赶去,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了村子。

  还好一路人没有遇到什么人,估计是最近都没有遇到猎物出来,所以进山的人少了,并且这山脉巨大,陈言父子的方向,最多也是陈家村的人去。

  回到家里连忙把门关上,还好一路上没有遇到陈家村的人进山,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家里。

  把门关上之后,陈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你们爷俩回来啦,怎么回事,这么惊慌失措的”,陈母看见陈言俩父子惊慌失措地的样子,连忙走过来问道。

  “你看,狐狸!今天运气不错”,陈父晃了晃手中的两只小狐狸有些得意地说道。

  “明天我去镇上把这两只狐狸卖了,家里的情况就会改善许多,孩他娘,去把杀只鸡杀了,今天我们要好好地庆祝庆祝”,陈父紧接着对陈母说道,语气中有些得意。

  陈母回瞪了陈父一眼,厉声说道:“就知道吃,今天要是没有小言和你一起去,你能有那么好的运气”?

  陈父摸了摸额头,有些无奈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

  陈母道:“算你识相,说完得意地看了陈父一眼,你们爷两就等着吧,今晚有好吃的了,就你们嘴馋”。

  随即转身就向厨房走去,陈言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心里非常高兴,父亲和母亲好久没有这样高兴了,这才像家啊!

  虽然父亲母亲时常吵吵闹闹,但是这也是很正常,但是最多拌拌嘴而已,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比什么都好。

  晚饭后,陈言倒头就睡,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随便洗漱了一下,来到小客厅,看见母亲在忙里忙外,便说道:“母亲,你休息一下,我帮你做”。

  一直忙到下午,就看见父亲兴高采烈的从外面走来,老远的就高声说道:“小言,好事,大好事啊”!

  陈母闻言走出来道:“是什么事?看把你高兴的”。

  “孩他娘,告诉你啊,我今天可是撞大运了,有天大的好事啊,快叫小言出来,我在给你们说说”,陈父神神秘秘地说道。

  等陈言从屋里出来之后,陈父便说了他今天的行程。

  今天早上陈父去到镇上,心想这个小狐狸要卖给有钱人才行,有钱人才会花大价钱卖这个。

  于是四处兜兜转转,专去镇上的大户人家附近,看看能不能遇到这些小姐公子哥出来。

  不过转悠了许久都没有收获。

  恰巧在街上遇到了一个镇上的花花公子,仗着自己老子有钱,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

  其实听说这家伙不是本地人,前几年随他老子来的镇上,做起药材生意,听说本家在凌城,听说生意做得特别大,有钱有势。

  前几天看上了一个富商的千金,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就是没有追到手,自己有钱,别人也有钱,而且对方在朝廷也有人,也没办法用强。

  正心情不好在街上瞎逛,正好看见陈父怀里的一只小狐狸。

  顿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心想要是本公子把这个送给美人博美人一笑岂不快哉!

  便问陈父作价几何,陈父不想得罪这些人,便作了一个“一”的手势。

  心想亏就亏吧,一两出手算了,原本还想要十两的,现在这人的架势,周围还有几个身材魁梧的下人,不敢惹事,要十两看来是不成了。

  原本还想遇到那些好说话的小姐,要个二十两呢!

  面对这种人,陈父也不想招惹是非,心中只想多少拿一点就走人,谁让今天碰到这个恶霸了!

  没想到那个花花公子问道:“一百两?没问题”,也没有还价就丢了钱拿起狐狸就走,那架势不知道是生怕陈父反悔还是快点去博美人一笑了。

  其实陈父不知道,这家伙虽然是花花公子,但家里生意那么大,一点眼力还是有的,在观察了陈父怀里的狐狸之后,觉得有些与众不同,在才没有还价!拿起就走。

  而且走的方向并不是那个富商千金大小姐的住所,而是镇长府上方向。

  陈父好久才反应过来,心里却是有些发懵,随后缓缓神之后,心中窃喜,还好刚才留了一手。

  两只狐狸是分开,还有一只在腰间的布袋里,要不然按照这些花花公子的性格,那一只也保不住,而且也只有一只的钱,虽然这人出手大方,但陈父也不想卖给他,这样重新找一个人卖,或许没有这么多钱,但是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随后收起钱向镇中心走去。

  这次来镇上不止卖小狐狸,还需要去换一点生活必需品。

  刚刚到镇中心就看见许多人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陈父便过去问了问,原来是镇长大人要招几个下人。

  这可是大好事啊,进去意味着生活就有了保障,不在为温饱而劳碌,而且在镇上镇长家做事,怎么也是一件出人头地的事,比留在这小山村强多了。

  陈父就用剩下的那只狐狸送给镇长管家,现在他身上就这样值钱了!至于刚刚的钱,陈父病不打算拿出来贿赂,财不外露,他还是明白的,而且这银子也没有化开,也不可能全部贿赂。

  眼看天色渐晚,这剩下的小狐狸估计也难找买家,眼下还不如送出去,有这个大礼,相信这事情应该成了,陈父不相信,以这管家的眼力,还看不出来这狐狸价值几何!

  那管家提着小狐狸看了看之后,脸色微微一笑,答应给一个书童的名额,所以陈父才会如此高兴,连忙赶回来报喜。

  “孩他娘,今天多做几个菜,小言明天要去镇上了,得多吃点”,陈父很是高兴地说道。

  陈母闻言也欣喜异常,连忙道:“好好好!我马上去做”。

  这次陈母格外的没有和陈父斗嘴,说完陈母满脸笑容的向厨房走去。

  陈言心里也是很高兴,明天去镇上做书童,也可以为家里补贴家用。

  现在家里的那一百两也足够家里开销好几年的时间,而且哥哥读书费用也不用担心了,就算去考试,自己也不用太过担心,这些钱完全够用了。

  这一百两看似很多,不过陈言的哥哥读书的费用可不低,算上哥哥读书的费用,这点钱也只够家里几年的开销,之前陈父就是以打猎为主,供陈言的哥哥读书。

  而且陈言的哥哥还经常在凌城打零工,所以经常没有回家来!

  至于陈言,就有心无力了!

  从小没有机会读书,因为没有钱,只能够让哥哥去,还有哥哥不久之后也要去赶考了,这些钱刚刚及时。

  “小言,虽然有了这个书童的机会,但是你如果不愿意去,我也不逼你,现在有了这些钱,你也可以去镇上于夫子哪里学习几年了”,陈父看着陈言,突然认真地说道。

  “不,算了,识字的话,我多少也认得一些,村里夫子哪里我也经常去,这钱还是让哥哥进京赶考吧!从这里去京城路途遥远,有了这些钱,哥哥一路上也不用那么辛苦”,陈言摇摇头拒绝。

  陈言见陈言如此说,欲言又止,好久,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次有机会去做书童,一定要借这个机会多识点字”,陈言心中暗道。

  虽然陈言也可以利用这些钱去读书,但是陈言心里并不想乱花这些钱,现在去镇上又能够识字,又能够赚取一些银两,干嘛要花这些冤枉钱呢?

  读书考取功名?这不是陈言想要的,陈言只想能够认识一点字而已,然后在镇上开一个小铺子,把父母接过去住,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这是他的想法。

  至于以后才能去外面的世界闯闯,天地之大,一生老死在这个小村子不是陈言想要的,他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美丽,体验一下人生的起伏。

  而不是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娶妻生子,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晚饭后,陈言躺在床上,想着自己以后的人生,想着以后的路,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想着想着,陈言慢慢地睡了过去。

  过了不久,陈言的手臂上慢慢地发一层淡淡的白光,一闪之后又消失不见了。

  屋里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像是一样也没有发生一样。

  陈言并不知道,他这一去,他的人生轨迹就此发生改变,踏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