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茫少年
闲云鹤飞2020-06-14 15:183,076

  天云大陆,凉国北部,凌城南边小镇。

  在青山镇前往陈家村的小路上,恍恍惚惚的似有个人影。

  此时天色乌黑,虽凌晨,但还未大亮,刚刚能够看清一丝模糊的身影。

  天虽未大亮,但早晨的空气却是让人格外清醒,如同喝了一杯凉茶一般让人舒服。

  “哎”!一阵深深的叹息打破了这明镜般的早晨。

  声音听起来浑厚老成,其中又透露出些许无奈!如果不看人,只是听其声音,一定让人以为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人。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发出此声音的却是一个少年,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此时崎岖的山路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慢慢走着。

  待走近些之后,借着朦朦胧胧的光线,能够看到此少年身穿灰色布衣,脚上套着一双破布鞋,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但是却是洗得很干净。

  这个少年名叫陈言,就住前面陈家村,昨天去了青山镇,因为镇上没有落脚处,客栈可不是他这种平民百姓能够住得起的,所以没办法,为了不露宿街头,才连夜赶回陈家村。

  一夜的乏累,让这个普通的少年看起来更加沧桑,虽然如此,但少年的一双眼睛却是格外坚定。

  从小混迹于大山的他,与许多同龄人不同,从小沉默寡言,不喜言语,在他看来,那些同龄人玩的,说的,都那么的幼稚。

  就在昨天,陈言被父亲叫去十几公里外的镇上,向父亲的老朋友凌叔去借点粮食。

  因为几天前的连续的大暴雨,山里大发洪水,把庄稼都给淹没了。

  现在已经快要秋收了,这么一弄,让这一年的收成虽然不至于颗粒无收,但是洪水过后,地里肯定十不存一了!

  去年的存粮到现在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在过不久可能就揭不开锅了。

  所以迫不得已之下,才去镇上父亲的老友那里去借点粮食,用以度过这段时日。

  可是陈言没有想到,原本简单的任务,居然会发生如此变化。

  这让陈言心中念叨父亲看错了人。

  是的,没错,陈言不仅没有借到粮食,还被羞辱了一顿,每当想起凌叔那丑陋的嘴脸,陈言心里就气得不行。

  天边渐渐地泛起鱼肚白,直到天色大亮,陈言才走到了村口,他实在太困了。

  在镇上耽搁了一点时间,十几里的山路虽然不是很远,但是也走了大半夜。

  陈言家就在陈家村的东边,陈家村不大,但也有几十户人家,大部分都是姓陈,这片地方,除了陈家村之外,周围还有其他几个村子,都是靠着大山吃饭。

  走到村口,陈言强打起精神,片刻之后,一座低矮的小瓦房出现在眼前,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还有有些鸡鸭四处乱跑着。

  那里正是陈言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

  推开院子前的木门,走进院子里,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抬脚走向正屋。

  还未进门,一位中年妇女从门里走了出来。

  看见陈言在院子里,连忙快步走了上前问道:“小言,怎么样,你凌叔答应了吗”?

  陈言停下脚步,低下头小声说道:“母亲,凌叔不答应借给我们粮食,是孩儿没用,没有借到粮食”。

  “哎,这可怎么办啊”!中年妇女双手紧握,面色有些着急。

  随后紧接着对陈言说道:“哎,小言,你先回屋,这件事我和你父亲会想办法,我现在去菜地里摘一点菜,一会儿就回来做饭”,说完就急匆匆向门外走去。

  陈言回到家里,见屋里一个人也没有,顿时知道父亲又早早地去打猎去了。

  随即摇摇头,有些心烦意乱的向自己屋里走去。

  来到床旁,立马倒头就睡,昨天晚上一夜没有睡,半夜从镇上赶了回来。

  现在才到家里,陈言也是累得不行了,一直睡到傍晚时分,才被陈母叫起来吃饭。

  信步来到小客厅,走到院子里,给院子里的鸡鸭喂了食,正要提着水桶出去打水,远远地就看见父亲从外面回来。

  陈言顿时迎上去,把父亲身上的弓箭,猎刀取下,搭在身上之后道:“父亲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陈父笑着回到。

  但是看向陈言,眼里尽是亏欠之意。

  随后撇过目光,自顾自地说道:“今天早上我出去看看附近山林里的动物出来了没有,这几天下雨都跑到山林深处不出来”。

  “去年附近几个村子的收成都不好,今年又遭到连续几天的大暴雨,大多数人家的田地都被水淹了,今天去山里打猎的人特别多,以希望能够打到猎物卖点银两补贴家用”。

  “但是这雨刚刚停两天,许多动物都没有从深山里出来,也没有什么收获”。

  “今年受到洪水的影响,现在镇上的粮食价格都上升了许多,行了,不多说了,明天我再去看看,希望有点收获吧”!

  陈父一口气说了许多,似乎有说不完之意。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陈父随口说道,脚步不停,向屋里走去。

  “今天早上就回来了”,陈言马上答道。

  “你凌叔答应借粮食给我们家了”,陈父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陈言见父亲问及粮食的事情,顿时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这个……”。

  陈父看见陈言支支吾吾的样子,那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顿时大怒道:“这个老东西,也不想想他当初落难的时候是谁帮他的,现在借一点粮食都这样,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了”。

  “父亲你别生气,明天我再去看看”,陈言看到父亲生气的样子有些害怕,缩了缩头说道。

  “别去了,没有他的救济,我们家难道还要饿死不成”,陈父阻止陈言道。

  “明天我再去森林里看看,希望有所收获吧”!陈父叹了一口气说道,神情似乎有些落寞。

  “父亲,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陈言见此连忙说道。

  “也好,多个人多双眼睛,你也与我去吧”!陈父想了想说道。

  随后陈言跟在陈父后面进了屋里。

  晚饭过后,陈言回到自己的小屋,却怎么也睡不着。

  想到父亲母亲过的苦日子,心里就不是滋味。

  “哎!都怪自己没用,不能改变家里的生活状况,要是以前那个结石是真的就好了”。

  这样,大哥读书也有费用了!不用现在还给别人做零工。

  想着这里陈言从床头掏出一块布来,把布打开。

  里面赫然包裹着一块白色石头,不!是一块白色的圆形的石头,呈现椭圆的形状。

  这块石头是陈言小时候与父亲去山林打猎,在一头野狼的头颅里发现的。

  当时还以为是动物结石,还高兴了一阵子。

  因为这种结石可是很贵的,结果拿到镇上去卖的时候,那收草药的掌柜的说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害陈言父子两人白白高兴一场。

  陈父一气之下,把这个小石头丢给了陈言。

  陈言看着好看就留了下来,一直保存在身边。

  看着看着,陈言一拳捶在了墙上,一丝鲜血从拳头上流下来,但是陈言全无感觉,没有感觉到疼痛,心里只恨自己没有用,不能给家里减轻负担。

  陈言把小石头拿在手里,躺在床上,心里却是胡思乱想着,想着想着,陈言慢慢睡了过去。

  许久之后,突然那块不起眼的小石头在陈言手里动了一下,把陈言手指间留下的一点点血迹吸了干净。

  紧接着爆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过了一会白光才慢慢消失,然而那块石头却不见了。

  天还未大亮,陈言早早的起来了。

  他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石头不见了也没有发现,或许发现了,但是对于一块石头的消失不是什么大事,转身就忘了。

  陈言来到小客厅,发现父亲也起了,正在院子里准备进山要用的东西,猎刀,干粮,水,自制的弓箭。

  随便匆匆洗漱一番,也不吃早饭。

  陈言上前主动地背负了大多数东西,随后向门外走去。

  陈父拗不过陈言,只好任其背负着进山所用的东西,只背了一把弓箭跟在陈言身后。

  不一会儿,陈父,陈言两人就走出了村子,向村子西方走去。

  那里有方圆几百公里最大的山脉,养活了附近的好几个村子。

  就连青山镇,也因为背靠这片山脉,出产许多野味,兽皮,吸引了许多外地商人,因此在凌城也算是大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创世仙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