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宋霸天林中杀贼 牛头山张辽打鬼
伟伟fan2019-12-03 14:334,321

  第二回 宋霸天林中杀贼 牛头山张辽打鬼

  时间追溯回十年前,黄巾作乱、汉朝衰败、民不聊生。

  于荆州地界闪出一人于山径行走。

  此人姓宋名霸天,身健体壮,腰挎一柄降龙刀。听闻朝廷要招募义士抗击黄巾,择优选之,武功最强者名曰“天下第一勇士”,宋霸天此行目的就是前来应召,夺取天下第一头衔。

  山野荒草凄凄,偶有惊鸟掠过山坡,道路泥泞。

  宋霸天走在其间自觉心潮激荡:吾自幼得异人传授武艺,二十四式降龙刀法已练得纯熟于心,方圆百里未逢敌手,早已人刀合一,天下只怕再难逢对手了。宋霸天心中暗自唏嘘,摇摇头,低下头继续赶路。

  正行间,只听前面林子里哭喊声一片,宋霸天侧耳细听。

  其时世局动荡,多草莽山贼,劫掠时时有之。

  宋霸天心道:定是山贼作恶,吾自当扫平贼人,保一方平安。

  想罢直跳入林中,只见草木掩映处,两个客商模样之人跪伏在地,十数个贼人正举刀欲斩二人。

  “呔!何方贼人光天化日竟敢作恶,快快放下屠刀,饶汝等不死!”宋霸天双手叉腰大喝道。

  众贼人见只是宋霸天一人形单影只,齐齐放声大笑,一人笑曰:“汝自来寻死,怨不得人,要如何死法?”

  宋霸天见贼人冥顽不灵,自腰间缓缓抽出降龙刀,心道:降龙刀呀!降龙刀,尔久未饬人,如今可发神威了。

  刀既抽出,宋霸天一腾身已飞越几株大树,一刀照刚才说话那贼人凌空劈去。

  那贼人只听得风声急响,反应过来想回身逃走,只听背后风声愈紧。

  “哎唷”一声,贼人被一刀劈倒,直直扑在一巨石上,已一命呜呼。

  众贼齐惊,一起举刀砍向宋霸天。

  宋霸天早有准备,丹田运气,降龙刀望空一转,一招“青龙摆尾”,低首俯腰,全身之力皆运于持刀右手。

  只听一片刀光声中,贼人几把刀被撞飞出去,余下人等并力冲来,皆被降龙刀劈翻。

  未几,贼人死的死,伤的伤,见势不妙纷纷四散奔逃。

  二人得救,向宋霸天拜谢救命之恩。

  相谈间,得知二人是来往荆州之客商,一人荆州人士,姓赵名明,另一人为其仆童。

  “恩公要往哪里去?”赵明问。

  “听闻荆州城内招募第一勇士,故欲前往。”

  “呀!太好啦,可与同行。”

  三人收拾好行囊向荆州一路行去。

  “恩公,适才见汝之刀通体漆黑,是何宝刀?”

  “吾自幼得异人传授武艺,此刀乃是吾练成功后一天于山中游荡,见一水牛状兽,此兽鼻前有一巨角,皮毛漆黑,在前拦住去路。吾上前捉住其角与之斗力,此兽发狂四足齐发力,吾被直推至一大石旁,无计可施,只得手捉一旁石头直砸牛耳,此兽吃痛,落荒而逃。上前视此兽刚才站立之处,见到有一长形块状物,黑漆漆其利如刚,故取回家给工匠锻造得此降龙宝刀,其黑如漆,锋利无比,后听闻此兽乃一异兽,名呲铁,其排泄物可作兵器。”

  “哗!果然是神兵利器,天下第一勇士实非恩公莫属也。”赵明大声称赞道。

  “莫要胡说!”宋霸天双手背在身后,脸上微微露出笑容,心中受用不已。心道:天下第一勇士在吾心中自是如囊中取物一般,天下有谁人能敌吾二十四式降龙刀法?

  天色渐沉,三人来到一处客栈投宿。

  客栈门前灯笼映照处,有一群人围住议论不已。

  三人挤入只见一肥壮汉子双手叉腰正在高声疾呼:“兄弟们,牛头山的山贼如此嚣张,吾等定必剿灭山贼,造福一方百姓。”声调激昂。

  “说得好呀!”

  “剿灭山贼,造福百姓!”各人群情激荡。

  宋霸天听了半晌,原来在此不远处有一座牛头山,山上有三个山贼带二三百人作恶,为首山贼使一把鬼头大刀,力大无穷,刀上结数个铁环,舞动起来咣咣作响,故人称“鬼王”,老二使长枪唤作尹礼,老三使一把开山斧唤作昌豨”三贼武艺高强,在周边一带无恶不作,刚刚就抢了客栈不少金银上山,客栈老板正好遇上那肥壮汉子,于是发生眼前一幕。

  赵明听了大喜指着宋霸天介绍道:“各位义士,此人姓宋名霸天,武艺高强,适才一人打退十数山贼救吾性命,可助尔等杀贼。”

  宋霸天与各人互通姓名,得知肥壮汉子姓臧名霸,因不堪知县压迫,杀了知县亡命天涯,正好在此处相遇。

  宋霸天心想:吾堂堂好汉,岂能与残杀朝廷官员之徒为伍,只想一心杀贼,讨得好功名光宗耀祖。

  想罢,宋霸天便推说天色已晚,要早早休息明天赶路,只等晚上便单人上山灭了那鬼王。

  听得众人商量晚上剿灭山贼,其中有多人是去参加第一勇士大会之士,故各人摩拳擦掌只待夜晚来临。

  夜已渐深,听得客栈内人声沸腾,宋霸天知是各人要上山剿贼,心想:待吾先走一步,杀了鬼王,抢得头功,也好在众人面前扬名。

  想罢便轻提降龙刀从窗口处跳出,直向牛头山进发。

  牛头山顾名思义状如牛头,两边伸出两角,真如牛头一般。

  上得山去,只见月亮如勾,树影婆娑,山风呼呼直吹得人神清气朗。

  宋霸天健步如飞沿山径向山顶奔去,山势并不险峻。

  不一刻,就已到了山背,只见此处有一大片寨子,又见中间有帐幕结成一座座圆形毡房。

  宋霸天心道:此处必然是山贼老巢。

  摸到寨前见有两喽啰在门口半坐着早已进入梦乡,即上前一刀一个了结其性命,轻轻放下喽啰尸首,便弯下身体直向中间帐幕处走去。

  蹑手蹑脚走到一处帐幕,拉起幕布,进入里面只见到有一大汉睡在正中,便提刀对着其颈脖唤醒其人:“快说!鬼王在何处?”

  那贼惊醒失声想叫,被宋霸天捂住嘴。

  “不要吵!鬼王在何处?”

  “好汉饶命!鬼王在……在……在……咦”那贼转头望向门下方。

  宋霸天扭头看时,只觉手中一抖,持刀的手已被那贼捉住并翻身坐起。

  两人拼力纠缠在一起。

  原来那贼正是老三昌豨,正用全身之力捉住宋霸天的手并口中大叫:“来人呀!刺客!有刺客!快来人呀!”

  宋霸天吃了一惊,用尽全力一脚把昌豨蹬到帐边,正想提刀砍下去,听得身边已响起无数脚步声,心知不妙,放过昌豨,提刀照帐外跑来的数个喽啰连斩数刀,几个喽啰应声倒地。

  宋霸天见人越涌越多,心下紧张,向寨门外便跑。

  昌豨拿出帐旁开山大斧,向着宋霸天的身影追去。

  出得寨外,宋霸天听到背后风声响起,知有重兵器袭来,忙向前一滚,避过昌豨从后面劈来的一斧,双脚一前一后,降龙刀自上而下,自丹田运气至双臂一招亢龙入海,刀风直向昌豨卷来。

  昌豨不敢怠慢,连退两步用开山斧挡住连连劈来的降龙刀,已处下风。

  两人战到二十余合,听一声喝,昌豨被一脚踢倒在地,待要爬起时,宋霸天已劈倒数人向山脊跑去,此处正是牛头山的牛背位置,是一大片的山谷。

  只听后面脚步声愈加逼近,宋霸天稍定心神心想我一身绝世武艺,何惧贼人?

  想罢刚想转身,就听到一股破风之声“啷、啷、啷……”不绝传来。

  转身只见火光中,一贼人身长九尺有余,上身无穿衣衫,头顶光秃秃,胸前一摄黑毛,双脚赤足,快步如飞,手提一柄巨大的鬼头大刀,刀锋对着自己,刀上的铁环正啷、啷作响,真如恶鬼无异。

  未及镇定心神,鬼头刀便如泰山压顶般直劈下来,风声加铁环撞击声,摄人心魂,有如猛鬼催命。

  宋霸天双手持刀,运起全身之力向上一挡,“哐”的一声,闪出一丝火花,两刀相交,宋霸天双手虎口感觉到隐隐作痛。

  第二刀又打横扫过来,宋霸天还哪里想到用什么刀法招式,只得顺势用刀背挡向鬼头刀,又是一声巨响,宋霸天暗暗叫苦,感到此人力大无穷,黑暗中都不知是人是鬼,连挡两招已震得双臂发软,还有何信心与此人过招。

  又听“啷、啷”声不断袭来,头向旁一偏,鬼头刀“咣”的一声砍在身旁一棵大树身上,砍得树“哗拉”一声掉下一大片树叶。

  趁鬼王拔刀之际,宋霸天急急向旁一滚,爬起后向山下发足狂奔。

  身后,呐喊声、沉重的脚步声、呼呼风声、鬼头刀的啷、啷作响声都令宋霸天心胆俱焚,真后悔自己逞能半夜跑上这深山里受苦,只望尽快脱离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

  “咣”一声响身后只觉风声劲响,宋霸天知道鬼头刀又要劈向自己后心,刀刀催人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身体向地上一滚,鬼头刀“嗖”的斩入泥地里面,几棵小草被“嚓”的齐齐砍断掉在地上,如同自己的头被砍掉。

  宋霸天只吓得手脚酸软,见鬼头刀已发出催命响声砍向自己的头颅,勉强用刀一架,降龙刀脱手飞出老远,宋霸天的心也飞了出去,双眼一闭……

  只听“咣”的一声响,宋霸天睁眼一看,自己毫发无伤,一柄大刀从自己前面斜插入地下,堪堪挡住鬼头刀,持大刀之人身长八尺,长得相貌堂堂,白衣飘动,真如神仙下凡一般。

  霎忽之间战了十数合,只听得“咣啷、咣啷、咣啷”之声不断,一长一短两柄刀不断相交。

  宋霸天心神稍定,只听身后有一大帮人喊杀着冲上山来。

  回身一看,见到当先一人,身材肥壮正是臧霸。心想:幸亏刚才被鬼王追杀时的狼狈相没给这帮人见到,不然我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臧霸手持一把弯刀与宋霸天打个招呼,就带众人直扑向鬼王身后的一大帮喽啰。

  两边各人捉对拼杀起来,宋霸天捡回降龙刀,收摄心神,向山贼冲杀过去。

  杀死几人后宋霸天瞄向那白衣人,只见他与鬼王已战了五、六十余合,双方不分胜负,白衣人身法已不如刚才灵便,想来是持大刀力气有点不继,渐渐采取守势。

  又战了十余合,大刀刚刚架住鬼头刀,想不到背后被一贼持长枪刺来,那贼是老二尹礼,这一枪刺得极阴狠,想将白衣人刺个透心凉。白衣人招数已用老,无计可施正危急间听到一声断喝:“张辽,小心后背!”,一把弯刀将长枪挡向上空,是臧霸过来解围。

  老二尹礼怒气冲天又再“唰唰唰”几枪刺向臧霸,两人刀来枪往竟然战成一团。

  宋霸天见了啧啧称奇,心内叹息道:唉,江湖高手如云,原来这白衣人叫张辽,吾乃一井底之娃,可能连这个臧霸都斗不过矣!

  正叹息间,一把大斧兜头劈来,宋天霸吓了一跳,向旁跳开一看,是那老三昌豨向他狠狠劈来的一斧。

  宋天霸也怒了,心道:今晚就杀了这家伙也好出吾一口闷气。降龙刀霍地展开,一片刀光照昌豨闪去。

  夜色中,山坡上杀声一片,各人火把齐举,火光冲天中双方打得难分难解。

  昌豨终究不是对手,打得十数合,已气喘不已,又斗得十合,只觉肩头一麻,已被降龙刀扫中,痛得他大叫一声,将手中斧向对方扔去,宋天霸闪身避过,昌豨回身便向山上奔逃。

  宋霸天也不追赶,向鬼王处看去,只见那张辽使的大刀是重兵器,时间长了一定会力量不继。

  张辽也深明此理,只见他突出险招,大刀架住鬼头刀时双手顺刀向前逼近到刀柄处,突然弃刀一手捉住鬼王持刀的手,一手掐住鬼王的咽喉。

  鬼王哪想到张辽竟然出此险招,被死死掐咽喉,喉咙发出“咕唧咕唧”之声,铜铃似的两眼突起,真状如鬼脸。

  张辽和鬼王惊心一战,最终鹿死谁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