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解毒箭吕布无恙 八卦阵宋宪归西
伟伟fan2016-12-16 04:094,500

  第九回 解毒箭吕布无恙 八卦阵宋宪归西

  正赞叹间,只听得夏侯惇高声呼叫:“吕布已受箭伤,赤兔想必也已受伤,我等宜速战,一举擒下吕布,建立奇功!”

  曹仁环顾左右,见到吕布手下降将宋宪、魏续即道:“山内林木狭窄,宋宪、魏续,尔等二人速带一千军马追击吕布,不得有误!吾等随后便到!”

  宋宪心头一震,心道:我等二人自降曹公以来,尚无建树。吕布已受伤,只不知伤势如何?拼得吾一身武艺,定要斩吕布以建奇功!

  想罢,当即拱手道:“诺!定必取吕布项上人头来见丞相!”

  魏续听宋宪所言,眼神望向宋宪深怪之,宋宪只作不见,挺刀打马上前直入乱石坡内。

  却说吕布入得山坡,牵过赤兔细看,马蹄已被陷马坑之竹刺割伤,吕布心痛之极,牵马上坡。

  吕布只见到坡上一人盘脚坐于蒲团之上,两边有童子相侍,此人长得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容貌古怪之极。

  吕布心下疑惑喝道:“汝是何人,确是庞统庞士元乎?”

  “人道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今日一见,温侯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吾观世上诸人,无一人能及矣!”凤雏赞叹道。

  吕布听了心下高兴,但终觉有诈,只喝道:“人皆可言为凤雏先生,汝有何凭据?”

  “人言温侯高明,何多疑乎?”凤雏淡淡道。

  吕布持戟立定于凤雏前,直视凤雏双目,突双手举戟,怒喝一声:“汝敢诈吾!”,方天画戟打了个戟花自下而上高高抡起,只听划空之声呼呼响起,直向凤雏头顶劈下。

  那方天画戟血战了半日,戟身早溢满血,舞动之下,周围顿觉有无限杀气涌动。

  凤雏脸上依然露出淡淡笑意,在吕布挥戟时笑意反变得有点轻蔑,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神情。

  吕布的方天画戟一劈之下于凤雏头顶不到二厘米硬生生定住,两童子不禁齐声惊呼:“啊!”,更用双手掩面不敢卒看。

  吕布定定拿住方天画戟,寒气从戟尖传来,血更是一滴滴慢慢滴下,空气仿佛已然凝固。

  一把声音淡淡道:“温侯,汝已中毒,吾观汝面似有隐隐黑气在现,汝深吸一口气,是否觉气血不通?”

  吕布见到凤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神情心中也是暗暗佩服,听其言乃放下方天画戟,立个马步,双手轻轻提起,慢慢提气,只觉一道真气从腹中涌动至胸口竟然有一丝丝痛感,真气无法上提,不禁大吃一惊,面色大变。

  两童子上前轻轻扶住。

  凤雏走前两步,教童子取来医用工具,为吕布拔出弓箭。

  凤雏一看箭头便道:“曹贼沁毒,此箭头已用毒水浸染,直欲置温侯于死地矣!”

  吕布惊道:“追兵又至,吾亦身中剧毒,如何是好?望先生救我!”

  “温侯勿忧,此箭毒乃用鹤顶红浸泡,当用药解之,汝快盘膝而坐,莫动气,心绪放松。”

  凤雏说完,着童子取来一剂草药令吕布服下。

  俄顷,吕布即跳起于一旁低头呕吐,呕吐出一堆黑水。

  凤雏见之,微微点头轻笑曰:“温侯应无大碍,但仍不宜走动!”再要童子拿来一大剂量药水让吕布服下,吩咐每隔一个时辰后再服同样大剂量之药水。

  吕布目视凤雏道:“汝有绝世武艺乎?”

  凤雏笑曰:“吾手无缚鸡之力,然有经天纬地之才。”

  吕布无奈道:“谢先生相救之恩,然则追兵已到,吾不宜走动,先生又手无缚鸡之力,则如何退曹兵乎?”

  凤雏哈哈大笑曰:“温侯多虑尔,此区区追兵何劳温侯动手?”说罢即与童子耳语几句。

  童子手执令旗登一旁高台,望向宋宪等人行进方向,令旗一挥。吕布抬眼望去,只见到树木掩映处竟然藏有几个蒙头面之童子,纷纷望向这边执令旗童子。

  凤雏曰:“温侯,吾于此乱石坡中布下八卦迷阵,令八童子分立于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处方位,互相呼应。现曹军从离位而入,吾只需封其后路,乱其志,进得吾八卦迷阵,管教其有来无回!”

  吕布闻言,暗暗称奇。

  却说宋宪与魏续统一千曹军进得乱石坡中,只见林中乱石磷峋,林木繁芜,山坡内湿气较重,故现出丝丝雾气。

  魏续怨道:“汝何故道必取吕布项上人头?吕布有万夫不当之勇,凭你我二人恐难有胜算!”

  宋宪听了,呵呵笑道:“吕布纵再厉害,亦一凡夫俗子,再者其已中两支毒箭,赤兔马又陷于坑内,定必受伤,此正你我立功之机,也好于曹公处显我二人之威!”

  魏续听罢精神为之一震,纵马挺刀带头直入,各军士尾随而入。

  走得数十步,只听得一声响,众军士回头惊叫,只见到有两、三个黄蜂巢突然掉落于地,无数大黄蜂从巢中飞出。

  只听“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向众军士袭去。

  走于后面的曹兵被大黄蜂盯咬,皆痛得大呼小叫,向前急拥,前面的曹兵见到无数大黄蜂飞出,皆向前夺路狂奔,见路便走,队形顿时散乱。

  宋宪叫之不应,只得随各人一起向前狂奔,山坡内乱石环绕、枯草丛生,只听得密密集集一片脚步声。

  吕布盘脚坐于蒲团之上,只见曹军跑到北面,旁边站高台处小童就将令旗指向“坎”位,于北角便有一小童挥旗示意。

  好不容易甩掉黄蜂的侵袭,曹军各人正想坐下歇息,哪想又有人大声惊叫,各人皆跳起视之,只见到遍地皆有毒虫、小蛇向曹军爬过来。

  宋宪大叫道:“此间不能歇息!快走!”

  如是几遍,各人到哪里都有毒虫、小蛇侵袭,曹军各人鼓噪,都要求退出此处乱石坡。

  魏续也怒道:“此间必有古怪,吾不求甚么功名,只求无事,各人速退!”

  宋宪见日已渐入,兼见遍地皆有毒虫,哪敢停留,遂一起寻路而出。

  走了一遍又一遍,竟然寻不到归路。

  宋宪心下暗暗焦急:不想如今竟然遁入迷宫,吕布呀吕布,今日又被你逃过大难,你莫非是天上九头鸟降生,有九条性命,每次都被你逃脱,赤兔马跌进陷坑都能逃出生天!想我还望此次能生擒吕布显我之名,不想连归路都难寻。心中暗暗叫苦,各军士也是怨声载道。

  天色渐暗,在乱石坡内兜兜转转,曹军内有被黄蜂叮咬者在痛苦呻吟,有被毒虫咬伤者痛得大声呼叫,有跌倒者,有自相践踏受伤者,有心中惊慌莫明者。

  宋宪和魏续叫军士牵马,带头走在前面只一直找不到出路。

  魏续停下长叹一声,道:“吾本散淡之人,想当年于白门楼时就曾想弃吕布而去,解甲归田,回故乡务农,乱世中杀来杀去,终将埋尸于黄沙之中!”

  宋宪听之斥道:“晦气!晦气!汝何出此丧气之言,你我自小苦练武艺,皆望于乱世取得将军之名,报效国家,扬你我之威,日后也好衣锦还乡,造福乡里。”

  魏续叹道:“曹公手下战将千员,猛士如云,以你我之武艺,实难挤身于前。”

  宋宪再斥道:“汝何其不明乎?大丈夫只求于乱世觅一明主,想那刘邦亦一凡夫,力不能举鼎,盖因乘时而动也,终成一番伟业,你我虽不望成刘邦,但亦不可自坠其志!”

  魏续亦骂道:“好你个宋宪,以汝是何人?是项羽乎!汝武艺尚未及得上吾,何口出狂言!”

  宋宪霎时立定脚步,双手按剑,目视魏续道:“汝有何能?当年演武场败于你手盖因我手中降龙刀被吕布那贼子夺去,吾若使出降龙二十四式刀法,早击败汝耳,吾非宋宪,吾乃宋霸天,宋-霸-天!”宋宪最后一字一顿地狂叫道。

  魏续亦双手欲按剑,两边军士连忙劝住,宋宪挣得几挣。

  只听前有士兵高声大叫道:“前面有火光一闪即逝,莫不是负伤的吕布在前面逃命?”

  众人听得俱精神一震,宋宪拔出剑大叫道:“众军兵听令,吕布负伤正在前方,随吾前去杀之,可得千金,封万户侯!”说罢,快速跃向前方追去。

  魏续也随之拔剑紧随其后而去,众军一起向火光处奔去。

  火光一闪即逝,于山木林荫中如冥冥鬼火,一闪一闪的火光随山林而转,一直现于前方上坡处,山风呼啸,满坡乱石如一只只张开血盆大口之怪物准备随时嗜血,山中传来不知名虫鸣,一声一声不绝于耳,偶尔还有一声虎啸狼嚎之声,将恐怖氛围尽情渲染。

  各人不再说话皆紧紧跟随,剑拔弩张,随火光绕山坡而上。

  到得乱石坡顶,宋宪并不见有吕布,只见到此处原是个山岗,下面是直直的峭壁,山顶则一马平川,月光从山边升起,皎洁明亮。

  突听有兵卒惊叫道:“在鬼!”

  众人登时从放松状态变得精神紧张起来。

  只见到山崖边有一巨大黑影正左右晃动。

  宋宪深吸一口气,心道:吾自小至今从未见过鬼怪,今日竟然会遇到?只怕是虚惊罢了。

  遂大叫道:“何方怪物!取吾大刀过来!”

  待得提过小兵送来的大刀,宋宪双手持刀,大叫一声,胆气大壮,快步向前冲去,对着正在晃动的怪物一刀砍下,只听得一声痛苦抽搐声,血从高大的怪物身体上渗出,一滴一滴,滴落下来。

  宋宪又狂斩几刀,只听得“扑”的一声,竟然断成两段跌倒在地,各人齐齐抢着冲上前看是何怪物。

  众人视之,原来竟然是吊在树上的一只麋鹿,已经被宋宪斩为两截,一只大腿掉落在地,鹿嘴被绳索紧紧扎住,鹿身从树上用黑色长袍围住,麋鹿不断挣扎,远处看过去就似是一个长身巨人在张牙舞爪的样子。

  那麋鹿还未死去,兀自在不断挣扎,断腿处血流如注,少顷地上便遍布鲜血。

  各人奇之,纷纷跑至峭壁处望下去,只见到峭壁边竟然遍布香烛,烟雾迷漫开来,怪不得众人看不清吊着的麋鹿是什么怪物。

  魏续奇之道:“此处何以有一四不像?”

  宋宪思之道:“只恐有诈!”

  各人均摸不着头脑,只闻得香烛之香气四处飘荡,竟然感觉到香气馨人心脉,一小兵大喜道:“好香呀!此处莫不是神仙府第?”众人纷纷用力吸香气,大声赞叹着。

  宋宪闻得几闻,只觉香气直透心头,轻轻提气竟觉一口气呛在胸口,宋宪摇摇头,以为是自己累了,再次提气,心头一惊,不禁大声叫道:“不妙,中计啦!”

  魏续愕然望向宋宪道:“此话怎讲?”

  宋宪脸上现出惊惧表情,心下更是惊慌,大声道:“此乃……此乃……迷香毒气……”未及说完,扔下武器,双手掩住口鼻,再不言语。

  众兵士闻言,俱扔下武器双手掩住口鼻。

  魏续大叫一声:“快快离开此地!”

  拔脚就向山坡下跑去,众人应声而动,只听得乱石旁边有清脆童音道:“倒!快倒!一、二、三……”只见跑在最前面的魏续突然扑倒在地,其他各兵士也跟着一一跌倒于地。

  宋宪只觉头晕眼花,眼神开始变得模糊,只见到有两个黑衣童子走到面前。

  宋宪用力提着一口真气,作势欲扑向两童子。

  只听一童子道:“哎哎哎,莫要乱动,越动迷香便会加快进入心脉,哈哈哈!”

  另一童子拍手笑道:“倒也,倒也!”

  宋宪想上前捉住二人,无奈却连脚也迈不动了,心中大叫苦也,心想:想我宋霸天一心只望于乱世闯出一番伟业,无奈竟然折在此间,实在不甘心呀……

  未能多想,只觉童子笑容越来越近笑声越来越大,人也变得更大了,整个人只觉天旋地转,终于支持不住,扑地向后倒去。

  两童子拍手大笑,声传于野。又有几个童子走来,将曹军众人一一解下衣甲,抬至峭壁抛下山崖。

  只可怜宋宪、魏续连同一千魏兵,于今夜尽变孤魂野鬼,全部丧命于乱石坡山崖下。

  在历史滚滚洪流中,多少英雄豪杰怀一腔热血,抱一身豪情,壮志未酬而身先死,只余一具空壳或战死沙场或埋首山野,无人知晓、无人问津,皆掩没于历史长河中。

  历史于冥冥中似乎更青睐那些最强者,青睐于那些迎难而上的幸运儿,问世间谁能独领风骚?问世上谁主沉浮?

  凤雏如何对待吕布?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