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吕布山崖遭险境 黑山张飞遇曹军
伟伟fan2016-12-16 04:084,311

  第十三回 吕布山崖遭险境 黑山张飞遇曹军

  吕布哪里会放过这个时机,狼牙棒格开几件攻来的武器,封住已吓破了胆的五鹿。

  五鹿眼睛睁得血红,双手执枪正要刺向吕布。

  可惜的是五鹿要刺向的人乃乱世之中天下第一高手,人称飞将的吕布。

  吕布比五鹿更快,整个人飞快地撞向五鹿,手中的呲铁刀早挡开长枪,只和身一扑,膝盖正正撞中五鹿的肚子,五鹿大叫一声,向后倒撞而出,紧随他的兄弟李大目翻下山崖。

  可怜五鹿只因跑得极快才被人起外号叫“五鹿”,现在被吕布在崖边封住退路,跑得再快也避无可避,只得一命呜呼。

  此时吕布出险招将五鹿和李大目击毙,自己却已身处险境,但吕布艺高人胆大,早已眼观六路。

  望着左髭、丈八、飞燕同时砍来的长刀,狼牙棒向上一格,身子却欺身向前一滚,只见到玄光一闪,左髭大叫一声,向后扑去,颈部中刀向后便倒。

  丈八、飞燕双双斩到。

  吕布心想:来得正是时候,我只要身子上扬,左手狼牙棒横扫,右手的呲铁刀就能结果一贼的性命。

  想罢吕布大喝一声:“纳命来!”已催动内家真气,刀风虎虎,准备取丈八性命。

  丈八人如其名,确是身长一丈,当下看看躲闪不及,竟然和身扑向吕布。

  只听得“扑”的一声,呲铁刀直插入丈八心窝。

  丈八惨叫一声,狞笑着用带血的手一把捉住吕布嘶声惨叫:“一齐去死啦!哈哈哈!”,笑声带着凄厉,两只眼睛突起,样子可怖。

  吕布想不到这贼竟然不要命主动求死,只求同归于尽,心头也慌了起来,想拔出刀来。

  说时迟那时快,杜长、眭固、苦晒三人的长枪已经刺到。

  吕布避无可避,急催腹中内力在长枪刺到时挣脱,一个空翻正正站在三条长枪上。

  在长枪上的吕布一弓身,呲铁刀打横扫向三人。

  眭固、杜长、苦晒三人中只有苦晒躲闪不及颈部中刀,登时血溅当场一命呜呼。

  更快的刀已经雪亮地闪到,那是飞燕的长刀已然横扫过来,杜长的一支长枪也及时刺到。

  吕布站在长枪上招数已老,电光火石间向后一翻,正正翻向打横突出崖外的松枝上。

  攀坐在粗大松枝上的吕布心想:此刻我只需等贼人攻击过来时催动全身真力跃回山顶便可收拾剩下的几个贼人。

  果然如吕布所料,杜长的一支长枪“嗖”的一声便扎向吕布心口。

  吕布顺势用狼牙棒挡住杜长的长枪。飞燕的长刀直劈而来。

  好一个吕布,只见他于松枝上跃起真如灵猴一般敏捷,直跃向飞燕。

  这时候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刚才被吕布斩断手腕的雷公瞪着血红的眼睛,松开抚着断手的右手,双手张开,如同一只黑猩猩飞快跑几步直扑向吕布凌空跃起的身影,口中大叫:“去死吧!”声音如同山崩地裂,只把众人骇得全部呆在当场。

  眼看着雷公又是不要命地撞将过来吕布虽然人在空中也悍然不惧,脚尖在松枝上轻轻一点,催动全身真气,想再次凌空打个跟头时,只觉心头如有鹿撞,不觉大吃一惊。

  原来吕布日间枪挑巨石时已经受了内伤,又血战了一夜,已经不能催动体内真气。

  吕布一下提不上真气,不禁唉叹一声:“我命休矣!”

  吕布既不是神仙,又不会像小鸟一样飞翔,悬在空中,又无法催动内力闪避,被雷公一把扑中,那松枝如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

  只听得“咔嚓”一声,两人便连同断开的松枝一起直坠山崖,山崖陡峭,有数百米之高……

  吕布想到这里,心里面颤抖了一下,将头晃了一下,像是要忘记那痛苦的记忆。

  凤雏关心地问:“主公,是否还有毒未散尽呀?”

  吕布微微笑曰:“非也!”

  平静了一下思绪,吕布心想:若不是我命大,坠至四五十米处抓住一条横生的树杈,今日我已不能和凤雏先生在此乱石坡相遇。

  吕布听凤雏之言自觉大有道理,细细思之,又觉不妥,摇头道:“先生所言虽金石良言,但实无此可能。因吾前番曾与张燕交恶,联同袁绍合兵大败其于山下,其对吾恨之入骨,定不肯归顺于我。且张燕那贼甚彪悍,众贼对其死心塌地,又如何揽黑山之众呢?”

  “哈哈哈,这有何难?主公,吾有一计,可降众贼!”凤雏哈哈大笑道。

  吕布愕然楞在当场。凤雏便将计谋和盘托上,一一道来。

  吕布听了,大喜过望,高声欢呼:“先生果然妙计,吾得凤雏先生,何愁天下不定?吾有先生,统一中原自是指日可待!”

  微风拂过,树木摇曳于乱石丛中,朝阳如万度金光射向二人,将身影斜斜拉长于山谷之中。

  凤雏亦在微风艳阳中哈哈大笑,乱石坡顶俩战争狂人相对哈哈大笑,声震山谷。

  今日过后,天下将再起惊天骇浪,于风口浪尖处自是一柄杀人无数之上古神器方天画戟,如同一柄定海神针,方天画戟所到之处,无不掀起滔天巨浪!

  许昌曹营大帐内,曹操端坐正中,文臣武将于两边整齐排列。

  曹操曰:“吕布于乱石坡遁去无踪,实是吾之过也。”

  众人问操何出此言。

  曹操曰:“适奉孝嘱吾要于乱石坡埋伏重兵,吾只设一处伏兵陷坑,不想那赤兔真乃世之神驹,竟然让吕布逃出生天。若于乱石坡再多设两支伏兵前后截击,吕布早擒矣!是吾之过错也。”

  郭嘉进道:“主公,非也,定是天助吕布也,非主公之过。”

  夏侯惇上前道:“主公莫忧,吕布已身中两支毒箭,此毒箭乃用剧毒鹤顶红浸泡,吕布纵逃到山中,如若救治不及时,必死无疑!可趁此良机,袭击吕布泰山余党,斩草除根!”

  正商议间,听得有探子来报,泰山传来消息,吕布中毒箭而亡。

  众将齐齐恭喜曹操,俱言吕布终逃不出曹操的埋伏。

  郭嘉上前淡淡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吕布之死唯恐有诈也。”

  夏侯惇道:“奉孝何多虑也,吕布必死矣!”

  曹操收敛笑容曰:“奉孝之言有理,当小心陈宫使诈。多派探马再探,看看风声如何,如若吕布真死,便命充州发兵前往泰山肃清吕布余党。”

  众将齐声道:“喏!”

  数日后,一支神秘的马队出现在冀州境内,人数大概一千人左右,皆人含枚,马束口,日夜兼程直向黑山老巢象山奔去。

  象山,东黑山村。

  村中传来一片呐喊声,其中偶尔夹杂着几道尖声惨叫声。

  村内一民舍传来一道清脆的尖叫声:“救命呀!”

  未几,从民舍内钻出一肥一瘦两个头裹黄巾的贼兵,两贼手中竟然各抓着一只白嫩的小手,正从门帘处拉出门外。那声清脆的尖叫声便是从此处传来。

  肥贼嘻皮笑脸道:“嘻,嘻!小娘子,快快跟老子回山寨快活快活!”

  瘦贼在旁帮忙拉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边大声咐和道:“对……对……对呀!快……快……出来。”这个瘦贼说起话来却是口吃。

  女子拼命挣扎,但一个弱女子终究敌不住两壮男的力量,被强行拖出了家门,只能扭转头高呼:“救命呀!”

  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瘦老者扑出门来拉着那瘦贼,双膝下脆,苦声道:“这位大爷!放了我女儿吧,求求你们行行好吧!”

  瘦贼将双眼瞪得滚圆,大喝道:“快……快……快……放开!”见到那瘦老者只捉住自己的手不放,口中依然在苦苦哀求,不禁大怒,与肥贼使个眼色,两人一起飞起一脚,向那老者踢去。

  老者大叫一声,被两人从门边直踢入屋内,只听得响起一片物品被撞倒的“乒乓”声,便了无动静。

  那女子大叫道:“爹!”声音凄苦无奈。

  两贼兵拖着女子便走出门外。村内百姓皆敢怒不敢言,门外的东黑山村到处都是头裹黄巾的贼兵,有劫掠的,有正在放火的,有高声威吓的,有拖着肥猪的,有拉着只肥牛的,有几个贼兵围着村民殴打的,有兴高彩烈的……

  一骑白马于村中徐徐走过,白马上那贼人却长得肥肥黑黑,与白马极不相衬,只见他手持长矛,燕颔虎须,长得与张飞有几分相似。那贼正是黑山军飞燕手下大将,人称小张飞的张白骑。

  张白骑在马上悠然自得地左顾右盼,看着自己率领的一群贼兵在村中烧、杀、抢、掠,心中想道:看来今日收获颇为丰富,抢了不少粮食和女子,回寨便可以享受美人和美食,在大哥处也可立下一功。

  张白骑心里面美滋滋的,正想下令收兵回寨。只听见远处沙尘滚滚而来,不一刻,一支军马便杀气腾腾地杀到眼前。

  于张白骑眼前迎面而至的是一面大大的曹字大旗,一面“夏侯”字大旗紧跟着扑面而至,为首一将灰衣灰甲,骑一匹黑棕马,手执一把长刀,正是曹将夏侯渊。

  夏侯渊于马上把左手向前一伸,戟指张白骑。

  身边一员副将长得面黑如漆,威风凛凛,直纵马上前对着张白骑照头便是一刀。

  张白骑听得刀风呼呼而来,急忙用手中长矛挡格,“当”的一声响,张白骑只觉虎口一阵发麻,心中慌乱,不禁暗自奇怪:怎么夏侯渊身边的副将如此厉害,自己也经无数战阵,不想此人力气如此巨大,竟然感觉双手酥软。

  那副将第二刀已经再次劈到,张白骑抖擞精神双手挺起长矛架住,顺势便刺了过去,口中大喝一声:“杀!”声传四方,确有几分张飞的狮吼功味道。

  两个人皆像黑面神一般战在一处,各黄巾军已经聚拢过来,两队人马在村头相对峙。各人为己方大将呐喊助威。

  二人战了不到十合,只听见曹将大喝一声,那长刀如同一条游龙一般舞动。张白骑不能抵挡,回马便想逃跑。

  可惜张白骑只是“小张飞”,不是真正的张飞。刚刚拔转马头,便被曹将从后一刀劈中后背,大叫一声头下脚上地从马上纵下,已是一命呜呼。

  众贼人大呼:“曹军来攻打我黑山啦!”

  “夏侯渊来啦!”

  “风紧!快跑!”

  “逃命要紧呀!”

  “饶命呀!”

  全部贼人见到主将阵亡都一齐望风而逃。有的贼人不舍得放弃抢来的物件,被曹军一拥而上,乱刀劈死。

  刚刚劈死张白骑那曹将冲得最快,跑马直入,数个跑得慢的黑山兵便被他的大刀劈死。

  适才抢得美女的一肥一瘦两贼兵也在奔逃着,但是二人也是舍不得放弃抢来的美女,那瘦贼情急之下将美女往肩上一背,便向前冲。那肥贼将肥肥的贼手放于美女身体上,似护送着美女的护花使者。

  曹将骑的快马已然赶到,“的得、的得”,马蹄一声一声有如恶鬼催命。

  很快马就跑到了,第一个见阎王的是肥贼。曹将的长刀如一道闪电划过,干脆利落,肥贼闷哼一声,即扑倒在地,口中喷出鲜血。

  瘦贼背着美女亡命奔跑,一直不敢回头,只听到身边一直有“扑哧、扑哧”的马匹从口中喷出的喘气声音。

  跑了一百米左右,瘦贼再也支持不住,想停下脚步休息。

  刚一停下,就见到一只马眼在瞪着自己,只听到头顶风声虎虎,抬头一看,一把大刀照头砍下。

  瘦贼立在原地,肩上还驼着一个美女,只是他的双眼已经不会转动,从眉心以下有一条血线渗出,早已一命归西。

  那美女吓得尖声大叫,从瘦贼身体上跌落到地上,连爬带滚,滚到路边,双手掩脸不敢再看。

  马蹄声从美女身边不断响起,开始如狂风骤雨,及后狂风骤雨便从近而远,直到消失不见。

  张白骑死得不明不白,究竟内里有什么阴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