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苍岩谷力挑巨石 鹿肠山于毒枭首
伟伟fan2016-12-16 04:084,413

  第十一回 苍岩谷力挑巨石 鹿肠山于毒枭首

  各人竟然毫无抵抗能力呼天抢地望风而逃。

  吕布听得哭笑不得,只望于毒的黑马追去。

  于毒才不管什么大将之风,纵马飞奔跑在溃不成军的队伍前。

  吕布的方天画戟盘旋于黄巾军中,只杀得众贼呼爹叫娘,只恨父母没有生多两条腿给自己。

  于毒纵马狂奔,又转过一道山坡,小路随山路蜿蜒。

  吕布马快,早已抢上小路紧紧追赶。

  到得离于毒二三十米远,吕布于马上取下雕花弓,弯弓搭箭看着于毒后心便要射去。

  只听一声梆子响,山坡上竟然听到有轰隆隆之声,滚石!吕布心里面现出两个字,急停下手中弓箭勒马看时。

  吕布只见呈60度的坡上正快速滚下无数巨石,两边是山坡且山路狭窄,除非给赤兔马插上双翅,否则如何能跳出生天?

  情势危急,滚石每块大概有几百斤,但借着斜坡呼隆隆滚下之力又何止千斤?

  好一个吕布,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立定马正对着斜坡,将全身之力聚于手中的方天画戟之中。

  此时吕布只觉全身真气充盈于双手,感觉到无限的惬意,心头如同醉酒一般发出热气,看看一块巨石挟着沙尘轰隆隆滚到面前,声音越来越大,巨石也显得越来越大,大到无以复加。

  吕布待巨石滚落地上,双手一挺方天画戟正正抵住巨石的底部,大叫一声:“啊!呀呀!”声音如平地打个春雷,赤兔马长嘶一声,“噔噔噔”后退三步。

  那巨石到得吕布马前,被赤兔马后退缓冲了一下,竟然被方天画戟生生挡住,吕布只觉双手一震,哗,好重啊!吕布将刚才所聚之气尽数凝于方天画戟之戟尖,巨石挟着粗重的风声被方天画戟挑起滚于一边。

  两边几十米都在滚下巨石,直欲置吕布于死地。

  山坡上一个身材瘦削的汉子将身体挺起,左手撑住岩石,右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眼睛死死地盯住吕布。

  那汉子长得精瘦,不说别的,一看那眼神就知不是常人,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在眼眶内滴溜溜地转,露出彪悍的精光,此人正是黑山匪首张燕。

  旁边站着一个粗壮汉子,也是右手持长刀,却是张燕麾下大将杜长,周围排着三千贼兵。

  张燕命众贼滚下数十块巨石,见到吕布竟然以方天画戟手挑巨石。心道:我方与绍军相斗数日,无分胜负,偏偏吕布却助袁绍杀我手足。连战几日,吕布一人便连杀我十数员黑山勇士,只今设下埋伏,定要叫吕布死无葬身之地!

  遂叫众人将巨石向吕布处陆续滚下。

  吕布戟挑巨石,胸口起伏不定,又见到一块巨石滚到,不由分说,吕布又是大叫一声:“啊!呀呀!”将那石头顶住。

  又听得几支箭向自己头顶射来,吕布一低头,避过羽箭,运全身之力将那巨石挑动,巨石乖乖地滚过一旁,滚了几滚,撞上冲下来的另一块巨石,轰然一声停住,两块巨石碰撞出几缕沙尘,向四处飞溅开来。

  吕布只听得头上一震,竟被一支箭射中头上紫金冠。

  吕布怒了,将方天画戟抡圆,连连将坡上射来的箭拨开。

  吕布立定马,连挑五块巨石,只觉胸口隐隐作痛,从下盘传来的真气已受阻,口中“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赤兔马也在“扑哧、扑哧”地喘着粗气,脚步不停地在原地踏着小步。

  坡上滚下二、三十块巨石,将路口堵住,再无巨石滚下。

  并州铁骑已然赶到,见到小路被巨石堵住纷纷打马回头。

  吕布心道:刚才强自运气,已然受内伤,幸而有赤兔马帮我撑住卸了些力,还能顶得住,否则我今日就命丧于此了。

  山坡上张燕指挥弓箭手向下射箭,吕布将方天画戟抡得水泼不入。

  张燕怒了,抢过旁边一贼正举着的一张弓正要亲自射箭。

  突听有人大叫:“不好啦!吕军攻上来啦!”张燕转头一看,大队吕军步兵从坡后绕来,正密密麻麻地从坡底持盾牌长刀攻上来。

  张燕怒骂道:“兀那三姓家奴!果然厉害!”

  吕军当头一人,乃是手持青龙钩镰刀的张辽。只见到张辽身先士卒第一个步行冲上坡来,侯成、魏续紧随其后,身后是五千吕军步兵,俱持枪执盾。

  张辽连续撩开几支射来的弓箭,冲到坡顶前,几个贼兵拿枪刺来,张辽的青龙钩镰刀如狂龙般卷过,几个贼兵被撞倒于地。

  张辽又连杀数人,此时只觉一个黑影如大鹏般压来,黑影未到一把长刀已然凌空劈到。

  张辽听得呼呼风声,只觉此人身法好快!张辽心道:不用想了,定是那贼首飞燕来了,听闻此人轻功了得,果然是名不虚传。

  想罢,青龙钩镰刀望空一格,毫不犹豫又挥刀用内劲横扫过去。

  张燕只见到刀锋寒光一闪,刀未到劲风已到,哪敢有一丝怠慢,急急将身体向后一个急翻,退出几步。张辽乘机跃上坡顶。

  张辽尚未战稳脚跟,斜刺里一支长枪挟着风声刺到。

  张辽心中一凛,好猛呀!身形一晃,将身体向旁边跃开避过这猛烈的一击。

  原来是杜长从旁偷袭,杜长又“唰唰唰”连刺三枪,张辽看得真切,连避两枪,青龙钩镰刀早如闪电劈向杜长。

  一把长刀及时截住张辽这一击,张燕又是欺身直进,向张辽踢去,动作迅捷无伦。

  张辽抬腿挡住,手一翻,青龙钩镰刀化作道道寒光劈向二人,三人在坡顶战成一团。

  那贼老二于毒弃了马,与众逃兵又聚于一处,从坡下杀上坡顶。

  侯成、魏续已带兵杀上坡顶,双方混战在一起。

  吕布在谷口只听得到处是喊杀声,当下令并州骑兵牵赤兔马先回营,自己则用方天画戟向地上一点,凌空攀爬上山坡,单手持戟,手脚并用,没一会儿便到坡顶。

  到得坡顶,吕布的方天画戟便如秋风扫落叶般杀向敌军,只听得一片呼救声。

  众贼齐声发喊:“吕布来啦!”

  “战神杀来啦!”

  “快逃呀!”

  “救命呀!天呀!”

  张燕听得吕布杀上坡来,大叫:“张辽!来日再取汝性命!”与杜长打个眼色,两人齐攻几招,然后双双转身向后便落荒而逃。

  于毒见势不妙,大呼:“撤!快撤!”说完返身便向鹿肠山上逃去。

  一大堆贼人跟着于毒背影逃亡。

  吕布杀到张辽跟前,兵分两路,指着张燕背影命张辽分一队兵追击贼首,自己则带一队兵向逃往鹿肠山上的于毒追去。

  于毒手握狼牙棒逃得飞快,吕布身法虽快,但无了赤兔马的吕布毕竟是慢了很多,吕布率二、三千步卒沿着盘山小路紧追于毒。

  于毒直逃向半山中之贼兵大寨。

  到得半山,寨内见到于毒跑回来,急忙大开寨门让于毒入寨。

  于毒到得寨门前,也不顾后面跟着的贼兵了,高呼:“快快关上寨门!”

  后面几个贼兵大呼:“不要关门……”

  还未说完就觉身后一股劲风扑来,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几人同时向前扑倒,全是被方天画戟扫中后背,已一命呜呼。

  各有两个贼兵将两边寨门正要关上之际,一条方天画戟竟然从天而降,“噌”的一声,呈60度角插入地下堪堪顶住寨门使其不能完全关闭。

  其它贼兵一涌而上,顶住寨门。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如击败革,十几个贼兵均觉双手一麻,全部被震倒于地。

  吕布右脚一击之下有如千斤,踢开寨门。

  身形一变,只见到玄光一闪,腰间的呲铁刀已握在手中,化作道道黑影闪过处,数个贼兵染血倒地。

  众贼惊骇,齐齐后退,吕布缓缓举起手中刀,刀已染红,从黑色的刀身上滴下血来。

  吕布轻轻赞叹:“好刀!”

  将手中呲铁刀插入腰间刀鞘,回头将插入寨门地上的方天画戟轻轻拔起,将戟望空一抡,顿时激起无限杀意。

  众贼见之,齐齐向后退出一步,口中同时发出一声:“啊!”面上全都露出惊愕之色。

  于毒站在众贼之前,狼牙棒横寰在身前,犹在喘气,面色发青,头上冒出汗珠,睁着一只独眼死死盯着吕布。

  吕布向前一步,于毒之独眼便睁大一些,面上惊惧之色更盛。

  于毒望着吕布,胸膛起伏不定,心道:此人力大无穷,前番数次杀死我几员大将不费吹灰之力,手起一戟便亡,以我的三脚猫功夫,如何得胜?张燕和杜长又不在身边,叫我如何是好?心下慌张。

  吕布口中挂着微笑一指于毒道:“汝!能接吾五招,便放你一条生路!”说完持方天画戟跨前一步。

  于毒面上的汗珠大滴大滴落下,左边脸颊不断的抽动着,手中狼牙棒在不断地颤抖,独眼内露出恐怖之状。

  吕军大队人马已经杀到,各兵涌于吕布身后,更有兵士拉开弓箭射向贼兵。

  贼兵中一人中箭翻身便倒。

  众贼人皆不敢动,全部望向于毒。

  于毒见到吕兵杀入,拿着狼牙棒的双手更是抖得厉害,脑袋里面突然闪出上月自己率群盗去村中劫掠的画面:全部村民都被逐出村口,有抵抗的全部被斩头,村内鸡飞狗走,血流成河。

  于毒站于跪在地上的数十个村民面前,只听得一片求饶之声。

  乡长是一个五十多岁之老者,长须花白,双手撑地,叩头如捣蒜,口中大呼“各位大爷,放过我们吧!钱财你们尽数取去,只望饶过我等性命呀!”

  于毒双手执狼牙棒,狞笑着用独眼靠近乡长的头,笑嘻嘻地说:“放过你?好!叫我三声大爷吧!”

  “大爷!大爷!大爷!”只听一声划空之声,狼牙棒照其肩头拍下,那乡长被打得大叫一声,马上倒伏于地。

  于毒也不管他是生是死,回头对众贼道:“兄弟们!撤!”……

  正想间,只听吕布大喝一声,方天画戟双手举过头顶大喝一声:“战!还是不战!”

  “咣”的一声,于毒手中的狼牙棒已把持不住,直跌落地上。

  只见到于毒扑通一声竟然双膝跪于地上,继而五体投地,大声高呼:“我愿降!”

  众贼听得主将投降,全都双膝跪地齐呼愿降。

  吕布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意,跨前一步,直到于毒身体前,轻轻举起方天画戟,停在半空。

  两方人员全都静止了,莫明奇妙地齐齐看着吕布的举动。

  只听吕布口中大喝道:“大丈夫处世,能战则战!不能战则守!不能守则逃!不能逃……那就只能够……死!”

  死字既出,方天画戟如闪电般掠过,各人只觉一道风声划过,整个天地为之一颤。

  风声过后,于毒吭都来不及吭一声,跪在地上的头颅如同一个西瓜般咕碌碌滚出去,鲜血从颈脖飞溅而出。

  吕军士兵也个个面面相觑,有的还摸一摸自己的颈脖,吐一下舌头。

  众贼齐齐哗然,眼前这个人称人中赤免马中吕布的男子,虽然长得英俊无比、气宇轩昂,但其作派真如地狱里面派出来的恶魔,竟然比盗贼还要蛮横残忍得多!

  全部人从地上爬起,复捡起刀剑,有夺门而逃的,有向后跑的,有拼命顽抗的,有大声惊叫的,如热窝上的蚂蚁乱成一团。

  吕布立于寨前,看着众军将众贼杀得哭喊连天,不禁心中充满无限欢娱,抬头只见天色已晚,心道:吾赤兔马不在此间,天色亦已晚,今夜便在此庆祝我的大捷吧!只是今晚不能听貂蝉的新小调了。

  一想到貂蝉,吕布便于脸上露出微笑,大步向寨内走去。

  众贼纷纷四处逃窜,逃不掉的都死于吕军的刀枪之下,整个山寨变成了地狱,呼救声、求饶声、惨叫声、喊杀声,不绝于耳。

  地上、寨门框上、屋内、帐幕内到处都横流着一大滩一大滩的鲜血。

  吕军就如同催命小鬼,而吕布就似是追命阎王。

  吕布哈哈大笑,命各军士扫清贼党,四处搜索贼人库房,搜出无数金银珠宝。

  当下便在山寨内驻扎。

  吕布毫无仁义可言,会产生什么恶果?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