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鹿肠山于毒招魂 黑山贼山巅布阵
伟伟fan2016-12-16 04:084,345

  第十二回 鹿肠山于毒招魂 黑山贼山巅布阵

  夜已深,吕布正正端坐在黄巾贼山寨大厅中,左手按着雕花四方桌,右手举起酒杯,一仰头,紫金冠一抖,整杯酒便一饮而尽。

  “好酒!”吕布低吭一声。

  厅边四角都有木架支着如炬烛火,将整个大厅映照得光亮如同白昼。

  桌案上摆着无数从贼窝搜出的美酒佳肴,两边分列几张四方桌,几个步军小头目坐于方桌前陪饮。

  一人高声叫道:“主公洪福齐天,今日战胜黄巾军,实是可喜可贺呀!我自干了这杯。”说罢一昂头饮尽杯中酒。

  一人曰:“今日灭了黄巾贼的于毒部,杀得张燕逃之夭夭,不知张将军有否斩杀张燕?”

  一人笑曰:“张将军神勇,明日便会提张燕人头来见主公,何足虑也!来,喝!”

  众人皆大笑。

  吕布也哈哈大笑道:“今日杀贼确是痛快,连战了十数日,我吕布是杀得黄巾贼望风而逃,想那袁绍应知我吕布并非浪得虚名,哈哈,哈哈哈!”

  吕布喝了酒也有点热乎乎的,心头只觉有道热气在烧,胸口还有点隐隐作痛,想是今日戟挑巨石所致。

  吕布双眼视向前方,将酒杯轻轻放于几案上,那个如花似玉的影子总是飘过脑海挥之不去,貂蝉呀貂蝉,你怎么不在此间,此际多想拥你入怀,听你在我耳边嘤嘤细语,感受你身体上散发的如斯香气……

  吕布双手放在几案上伸直,支起身体,头用力摇了摇,大叫:“快快进酒!酒水在哪里?”

  侍从急在旁边轻劝:“主公,你桌上的酒杯是满的,容主公饮完小人再斟满。”

  吕布一楞,头向下一摆,看到酒杯上的酒还是满的,不禁轻轻笑起来,说:“哈哈哈!众将士,来,干!干!”

  良久,众人俱各不胜酒力,唯有吕布仍然双目发亮,举杯便干。

  几个小头目有的大醉趴于几案上呼呼大睡,有的不胜酒力,面红耳热,皆举手告曰:“主公好酒量,吾不胜酒力矣。”

  酒劲上头,吕布也有点头晕了,轻吸一股气贯通全身,只觉心头想作呕,便回头在几案旁呕吐。

  忽地起风,风呼呼从门帐直吹而入,吕布只听到有一点轻微的声响,如疾风,似拂柳。

  吕布一惊,头马上抬起,眼光流转间只觉大厅内的烛火忽地熄灭。

  吕布静静地四顾大厅,右手暗暗在案下抽出呲铁刀拿在手中。

  各人见到烛火熄灭即大声叫:“来人呀!”

  “在!”门外守护的十数个亲兵马上举火把冲入大厅。

  亲兵到得门口,只见到大厅窗外响起招魂之声,一声声如泣若狂,窗外更是现出一个巨大的阴影。

  各兵士大声喝骂:“何人装神弄鬼!”连喝几声无人应答,又听得几声响,从窗外树影飘摇处竟然冒起道道白烟,白烟从窗外直漫入厅内。

  吕布只听得几声细碎的划空声,混乱中无人可以听到,只有吕布凭极高内功才能感觉到。

  吕布更侧耳听之,黑暗中浓烟弥漫于大厅中。

  “……神光照魃魑……恶魔走不定……妖邪侵吾界……急急如律令……”

  招魂之声如泣似诉,一声一声,最后变作嘶厉的叫声:“吕--布,还--我--命--来!”

  众兵齐呼:“有贼人!”有一兵士拿着火把跑去厅侧欲点燃烛火,跑到烛火前刚将火把凑到烛台前。

  只觉劲风突起,呼的一下,手中火把扑熄。兵士一楞之下,后背已插入几把利器,大叫一声扑倒于地。

  吕布四目游走,心道:好快的身手,竟然强用内家功力于黑暗中打熄火把,真是高手也。

  众兵齐齐跑前,至大厅中突听头上有响动,全部抬头视之。

  高高的厅中烟雾弥漫,烟雾中竟然若隐若现有一个人影出现在屋内的半空中,那人手执狼牙棒,一个黑眼罩打斜戴在脸上,头戴金盔,披了一件大红袍,系一条翡翠绿腰带,口中念念有词:“吕--布,还--我--命--来!”

  各兵士俱各大叫:“哗,于毒!鬼呀!”

  众人全都大声呼叫有鬼,有反应快的转身就向外跑去,有反应慢的双手掩面不敢卒看,最后全部冲出大厅外,大厅外一片噪杂声,有叫救命的,有好奇的,有大声奔逃的,有各自知会的。

  便有年纪大之兵卒曰:“今日定是于毒惨死回魂,找吕布报仇雪恨来了,我等小心被鬼魂索命。”

  众人听之,皆将双手合十向空中朝拜,口中皆道:“莫来找吾,莫来找吾!”

  吕布兀自端坐于大厅主位上,目视悬于空中的“于毒”,心道:此贼先是以浓烟摭掩,再故意装神弄鬼,惑我军心,定是贼人前来找我报仇,今晚就叫你装鬼的人真的变成鬼!

  想罢,双目四处游走,更加警惕起来,酒已醒了大半。

  那“于毒”在空中呆了数分钟,见到吕布竟然不为所动,依然稳稳坐于座上不动声色。

  突然风声又响,吕布听到从那“于毒”手中射出几枚暗器,直射向他的面门、颈、胸口。

  吕布手中的呲铁刀已出手,当、当两声,两枚暗器被呲铁刀击落,还有一枚被吕布顺手一抄,抄于手中,原来是一柄飞刀,便将飞刀直掷向空中的“于毒”。

  那“于毒”在空中打了个空翻向窗外纵出去。

  吕布一掷暗器后,身体也已凌空飞起,不想此“于毒”已飞出窗外。

  紧接着吕布又是一个飞身跃起,身体呈跳水状如一只大海豚一般跃升起来,跟着“于毒”跃出窗外。

  那“于毒”到得屋外,几个起落直窜向寨外,身法灵动迅捷,如燕子掠过水面,未几便从山岩中冲上山顶。

  “好俊的轻功呀!”吕布在后面看得暗暗喝彩,也展开身形,如影随形般直冲上山顶。

  今夜,鹿肠山之巅,月亮如勾,星光灿灿,树影婆娑,夜风劲吹。

  风吹起山顶早已站定的八个汉子的衣襟,呼呼风声中,那八人各持不同武器直直呈半圆形站定,默不作声,如同八尊威武的泥塑雕像。

  那八人按八个方位站立,一见“于毒”跃上山巅,众人一齐呼叫:“大哥!吕布来了吗?”

  那于毒自然是张燕假扮的,张燕还未开口,就听到有人朗声应道:“来了!”各人俱各一楞。

  只听一声大响:“呔!”,于山中有如晴空霹雳,一个影子如大鹏展翅般跃上空中,于空中一个翻身,稳稳站在山顶的平地上。

  不须多作解释自然是吕布到了。

  张燕抛下手中狼牙棒,从同伴手中接过自己的长刀,冷冷地望着吕布,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在眼眶内滴溜溜地转,露出彪悍的精光。

  吕布走入阵内,于正中立定,嘴上发出微微冷笑。

  “吕布!好大的胆子,敢上我鹿肠山之巅,今日便是你之死期!”张燕双手一舞长刀大叫道。

  “还我兄弟命来!”一人大叫着持长枪照吕布后心直刺过来,正是张燕手下大将杜长。

  吕布听得身后风声响起,知有兵器袭来,急将身体向侧边一闪,闪过杜长这一击,抬脚向上一踢,杜长只觉手中一震,长枪向后便弹开,只得退后两步,定住身形。

  杜长心道:这个吕布真的是力大,只被他一脚踢过来我便把持不定,看来今日鹿死谁手还未知呀!

  吕布踢开杜长刺来长枪,将手中呲铁刀在胸前左右劈斩两下,缓缓将刀伸直,整个人如同一个“卜”字,静观其变。

  只听张燕双手将长刀一举,大喝一声:“布阵!”

  在山巅站定的八人便围绕吕布为圆点跑了起来,脚下起风,团团围绕。

  那围着吕布转的是哪八人呀,正是黄巾军头目:左髭、丈八、雷公、五鹿、李大目、杜长、眭固、苦晒。连同外号叫飞燕的张燕,布下一个九字连环阵。

  只见九人互相于阵内穿插,互为穿插,只听得飞燕一声大喝,大喝声中,丈八、雷公刚刚穿插到吕布身后,各挥长刀直直劈向吕布后心。

  吕布早有准备,呲铁刀随身形变换,侧身向后一抄,两把长刀被吕布的呲铁刀格开。

  未及吕布变招,五鹿和李大目又交叉穿插过来,各挺长枪刺向吕布后心,吕布身躯游走,早已窜出二人包围,呲铁刀正想劈向李大目,不想又有其余二人交叉刺来。

  吕布心道:似此何时可以击败贼人,车轮般战我,无一丝破绽,真可惜我的方天画戟无带上来,不然刚才这招这两个人早被我的方天画戟挑上半空了。

  又打了十数个回合,吕布只被动招架,无进击机会,实在是因为对手配合默契,再加上吕布手上的呲铁刀并不是长兵器,面对对方长短兵器结合交相攻击而来,实在是颇为吃力的。

  但是吕布混然不惧,在圈中游走闪避,进退自如。

  飞燕看出这样打下去纵然能胜但也要耗费太多时间,在劈出一刀后跳出阵外大呼道:“鹤阵!”

  只见到众人皆应一声跳出阵外形成两道半圆形包围圈,一起执兵器杀向吕布。

  吕布手挥呲铁刀在各人攻到时趁空隙游走。

  众人一招不中又化成另一道阵势,如同一只鹤的两翼,不断招展回旋。

  吕布自小与虎狼为伴,了解各种动物习性,当下见到众人形成鹤形阵势与自己对敌,使出混身解数对敌,又战了数十合。

  吕布在一个转身时已被飞燕瞧得真切,长刀望吕布横扫过去,吕布待要闪时,却闪得慢了些许,被长刀扫中手臂,鲜血直流。

  吕布对敌一向甚少受伤,幸而伤势不深。吕布心里不禁杀意顿生,怒从心中起。

  吕布一怒,招数便无原先灵活,渐渐处于下风,顿时险象横生。

  在挡过几招险招后,吕布也觉不妙,一低头弯腰之际看到刚才飞燕扔在地上的狼牙棒,心中一动,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狼牙棒已经抄在左手了。

  手中多了一条狼牙棒的吕布单手挥棒挡格,右手随狼牙棒的动作长身直入。

  只见李大目的长枪插入时被吕布用狼牙棒封住,身随棒动,呲铁刀的玄光一闪,李大目的肩头即时中刀。

  幸而是飞燕及时攻击进来,否则李大目的一条右手都要被吕布卸去。

  战阵明显发生了变化,九人的阵势被吕布前劈后斩冲乱。

  飞燕看到情势不妙,长刀直劈吕布面门,口中大叫:“急急如律令!”

  其余八人听得飞燕下令,迅捷形成一个奇怪的阵形,上下分两排,前排五人后排四人,各人动作诡异,是为六丁六甲阵。

  只听各人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各各变得身手奇快,奋不顾身扑向吕布。

  “来得好!”吕布大喝一声,对着扑上来的五人,狼牙棒带着虎虎风声横扫过去,呲铁刀已刀随棒走,整个人如同与刀一体直撞上前,人未到,刀先到。

  快得无与伦比,只见到玄光一现,排在前面的雷公根本闪避不了吕布这奋力一击,拿 着长刀的双手无所适从,只一瞬间,已被呲铁刀从左手的手腕齐齐截断。

  只痛得雷公惨叫一声:“啊……”声调最后变得嘶哑,在空旷的山顶如同鬼嚎。

  雷公人如其名,平时讲话声音极响,如同打雷,现在被吕布斩断手腕更是发出惊心动魄的叫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吕布既斩断雷公的一只手腕,身形更是迅捷,有如游龙,前后左右尽是吕布的身影。

  各人皆大喝一声,向后便退。

  退到崖边,吕布避开飞燕的狠命一刀,用左手狼牙棒对着五鹿和李大目横扫过去,将二人逼到崖边打横向崖外突出的一棵松树旁边,呲铁刀之玄光已经死死逼近李大目。

  李大目本已受伤,身手不甚灵活,被呲铁刀一刀照头劈下。

  血从头上渗出,整个人已没有反应,直直地头下脚上翻落山崖,只听得山崖中传来清晰无比的一声惨叫声,久久回荡在黑暗的山谷中。

  山巅恶战,吕布能否全身而退?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